第010章 冲冠为红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深深的岩层底下,有着喧嚣的地火,茫茫的沙漠底下,藏着奔腾的暗河,从蒙昧的时代,便带来永久饥渴,噢……情欲,很久很久以前便受尽了谴责,很早已被定为首恶,这可怜的人们在苦难中挣扎,多年来的希望从束缚中解脱,噢……”。柳正彪站在村边的河沿上,迎着微冷的北风,象狼一样的嚎叫着,心中的郁闷随着歌声的尽情渲泄,已经基本上烟消云散了。是啊,人在犹豫不决时,左思右想,憔悴的脸庞上布满了岁月的犁痕,但一旦拿定主意,下定决心,则顿时云开雾散,心境清明,不管这个主意是好是坏,也不管决心是错是对,因为有目的的地狱往往胜过无目的的天堂。

柳正彪自从刚才决定在家务农时,就不再为前途渺茫而黯然神伤,而是面对现实,脚踏实地,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种地种好了,也能舒舒服服地活一辈子。“食色,性也”。孔夫子所言极是。柳正彪吃饱了,决心下定了,于是满脑子印着陈小星那可爱的小脸和迷人的身段,嘴里嚎着解放情欲的歪歌,西北狼开起了个人演唱会。唱了一遍,觉得还是余兴未衰,准备再嚎一遍,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向他家走去。“好熟悉呀”,柳正彪揉了揉眼,顿时绿光炽然:“那不是我的小星星吗?我不是在做梦吧?”猛抽自己两个耳光“啪,啪”,疼得直抽冷气。

“小星。”话刚出口人已飞出,如出膛的炮弹,滑落的流星。来到陈小星跟前,双臂一伸,温香软玉顿入怀中。“想死我了,星星!”柳正彪把痴迷的相思化作了激烈的行动。双臂如铁箍一样勒住陈小星的腰,张嘴猛地吻向那熔铁化钢的樱唇,陈小星挣扎着,想说话,可是柳正彪哪里肯给她这个机会,趁陈小星张嘴之际,韧劲十足的舌头霸道地探进了陈小星那清香可人的嘴里,然后象插上三百八十伏电压的搅拌机一样,在里面翻江倒海。陈小星嘴巴被堵,呜呜地呻吟着,双臂无力地挣扎。

柳正彪的手也开始不老实了,猛地由陈小星后背下滑,到衣摆下往里一插,和田玉般的后背光洁柔润,左手固定住心爱的人,右手迂回到前胸,一团温软的肉丘纳入掌中,摸着那粒小小的嫩樱桃,不断地揉搓着,惹得下面的指针立即指向十二点整。冷静的理智如果能逼退熊熊的情欲,那么男人就和盗圣火的普罗米修斯一样伟大,而当原始的雄性一旦窒息了理智的呼吸,那么男人就是一只穿着衣服的野兽。此时的柳正彪正在欲火中雄起,他将陈小星压在了一堆干草堆上,顾不得许多了,今天我就要让你变成我的人。

当他刚把舌头从陈小星嘴里抽出来时,正要进行下一步行动时,柳小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这一声不是对粗野行为的不满,更不是对肢体肆意进犯的抗议,而是包含着满腹的委屈和滴血的心痛。柳正彪被这哭声一下子吓蒙了,呆在了原地一动不动,满腔炽热的情欲之火象浇了一勺深井的凉水,“兹”地冒了一股清烟,熄灭了!下面的指针象放了气的条形气球一样,顿时变成了六点半。“怎么啦,小星。”他扳过哭泣的陈小星的肩膀急切地问道。陈小星只是哭,一句话也不说,而且越哭越难过。

这下柳正彪可是靴子里长草——慌了神,多亏夜色已暗,周围没有人,不然还不把他当成欺负女孩子的流氓。柳正彪抡起双手,左右开弓,打了自己两记响亮的耳光,这张脸今天可算是倒了血霉,高兴挨打,不高兴挨扇。“小星,是我不对,请原谅,我给你作揖了,你别哭了,让人看见多不好,哎,你倒是说话呀,我的菩萨妹妹。”柳正彪急得快要上房了。“我都快让人欺负死了,你管不管,你到底管还是不管?”陈小星连哭带嚷地总算开口了。“谁欺负你,说!看我不弄死他个驴锤子蹲河的!”柳正彪一听,原来不是因为自己的野蛮行为而哭,这才放下了心,同时一听原因,怒火一下子把欲火撵出十万八千里之远。

陈小星终于止住了哭声,在柳正彪那有力的臂弯里,抽抽噎噎地把车娃强逼自己之事说了一遍。柳正彪听完后一言不发,直盯盯地望着远方,只是手臂还紧紧地搂住小星不放。“怎么啦,害怕啦!”陈小星一见此状,猛地挣脱柳正彪的怀抱,用手擦了一下眼泪,往上撩一下前额的头发,轻蔑地看着柳正彪。柳正彪收回了望向远处的目光,坚定地看着陈小星,沉稳地说:“别急,让我想一想。”别看柳正彪学习不行,但在处理事上却有着同龄人难以比拟的成熟。 “要是害怕就算啦,我的彪哥哥。

”陈小星显然误会了柳正彪,带着轻蔑又轻佻的口吻说完这句话,转身欲走。柳正彪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小星,如果你不怕当‘寡妇’,我今晚就把四个兔蹲河的牲口给做了。”虽然天色渐黑,但柳正彪眼里的凶狠目光还是穿透了茫茫夜色,把陈小星吓得浑身一激灵,那哪儿是人的目光,分明是饿了七天的雪狼看见五彩斑斓的稚鸡的目光——断喉、吸血、啖肉、咽毛,一点不剩!陈小星相信柳正彪说到做到,因为在学校里打架时,她见识过柳正彪的狠劲,如果他和卖烧饼的武大郎一样,她也不会来找他,可是,他就是打死猛虎的武二哥!陈小星轻柔地靠在柳正彪的肩上:“犯法的事,咱不能做,我们还没活人呢,在路上我想出一个办法,你看行不行。

”柳正彪眼里的利芒渐渐褪去,温柔地抚mo着陈小星的秀发说:“你说吧,反正不能让你受欺负,我哪怕是死!”柳正彪吐出的每一个字,象一根根钢钉一样。陈小星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一把捂住了柳正彪的嘴:“不许说死,不然我不理你了。”娇嗔过后,陈小星害羞地说:“你明天到我家,就说是我的男朋友,这样估计他们不会再闹了吧。千万不能动手打架,他们人多,你肯定要吃亏的,我爸胆又小。”“也好,你不要害怕,一切有我在。”柳正彪话不多,但在陈小星听来却是天大的依靠。

二人相拥呆了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我送你回去吧,免得家人担心。”柳正彪慢慢地推开陈小星。“嗯。”此刻的陈小星象一个受了委屈又得到足够安慰的小媳妇一样,低眉顺眼地让人怜爱。夜色更浓,两个相依的身影消失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