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我死也要等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西原监狱在西部是赫赫有名的大监狱之一,建在莽原山之巅,占地面积五百余亩,又高又厚的围墙上整齐地拉着四道铁丝网,这些铁丝网偶尔地闪着蓝色的小火花,都通着电,四周围墙每隔三百米就有一个高出墙头三米多的岗楼,岗楼上二十四小时地走动着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监狱大门朝西开着,两扇厚重的铁门整日紧闭,偶尔才开一下侧边的小门,用以人员的出入,高大的门楼足有五米之高,上面横着一排镀金大字“西原监狱”,每到傍晚,夕阳的余辉把这四个字照得森气凛然,大门两侧各有两座坚固的岗楼,左侧岗楼里坐着值班的武警排长,右侧岗楼外站着笔直的执枪武警战士。

这座监狱*时期关押着级别较高的“牛鬼蛇神”,拨乱反正后,那群重见天日的“牛鬼蛇神”扬眉吐气地走了,继之而来的是各地的重刑犯,其中以黑道落网者居多,他们背景复杂,心狠手辣,有的身怀某一方面的绝技,有的还神通广大,手眼通天,他们来自于全国各地,覆盖了黑道的各门各派,各个行当,真正的鱼龙混杂之地。一声尖利的哨音划破了宁静的天空,“放风了”,随着管教的一声高喊,一群面目各异的囚犯涌出了各自的号房,三三两两地走进到了院子,或闲聊,或扩胸振臂活动身体。

柳正彪独自一人慢慢地走取了院子西墙底下,抬头望了望高墙外那淡蓝色的天空,稀疏的云朵在空中没精打采地飘浮着,阴不阴晴不晴的天气罩得人心里发闷。来这里已经快一年了,在这一年的牢狱生活中,他对人生进行了全面的思考,对自己进行了深刻的反省,慢慢地领悟了一些道理。为了陈小星,自己只身单挑车、载、斗、量四个恶徒兄弟,其结果是两败俱伤,车娃被自己用分筋错骨手掐断脊椎骨,已成终身残疾之体;斗娃的左臂也被自己捏残,下半生只能保持着架鹰的姿势;载娃鼻梁骨折了,下巴也被自己膝盖顶得裂了缝,牙齿没剩几颗,以后的饮食中只有喝粥的份了,啃骨嚼肉只能在梦里实现;量娃的命根子遭到了自己阴狠一击,那根头戴钢盔腰挎手雷的胯下玩意儿,其功能彻底地变成了一根只能用于放水的管子,要是在清朝,还可以跟随着李公公混混日子,但现在是社会主义,不行啊!自己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头上那片被铁锨砍翻的头皮经过缝合已经好了,以后头发养长点完全可以盖住,对外貌没有多大影响,但是左手小指永远地完了,想到这儿,柳正彪抬起左手,看着只剩下一个关切的光秃秃的小指根,“日他先人的,那个该死的派出所民警崔二社。

”柳正彪最后才知道,崔二社是车娃的亲戚,是他不顾自己哀求,将那件装着自己手指的衣服给拿走,扔了,然后将自己关进一个黑屋里,一顿暴打,自己当时感觉是活不成了,血都快流完了,于是晕过去了,最后醒来时躺在监狱医院里,接指手术做不成了,超过了时限。估计崔二社也怕出人命,所以暂时放过了他。这些伤不大,也不算啥,和车娃四兄弟的伤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自己以故意伤害罪,而且情节严重恶劣,被判刑五年,这损失就可大了,尤其是名誉上遭到了永久的损毁,不可弥补,就是刑满释放,也得终生顶着一个前科犯的帽子。

他后来知道了,车家花了巨资,想将自己置于死地,但由于条件不够,所以没有得逞,但他还是遭了不少罪,满身的伤疤和到现在还隐隐作痛的右肋就是证据。“日他先人的,等着,老子一旦出去后有你们好看的。”柳正彪的眼里放出了一股凶气森森的恶光。但现在还在这笼子里圈着,好好改造,争取提前减刑出狱,这不是人呆的地方,父母说的对,要忍,忍,忍!中卫高中的班主任李志峰和校长边志宏也来看望过自己,边校长临走时对他说:“忍字头上一把刀,遇事不忍把祸招,若能忍得心头怒,事后方知忍字高。

”他能理解,但当时的情景能忍吗?那四个驴日的要把自己往死里弄!自己父母和两个哥哥在这件事上也骂自己是“瓜种,瓜熊,暮的跟猪一样”,为一个女同学,即使是女朋友也犯不上这样干呀,而且事前给谁都不打招呼,也不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地行事,血气方刚啊!但陈小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将父母和二位哥哥的嘴牢牢地堵上了。事发后,陈小星两眼红肿地到自己家中,跪在父母身前,满脸流泪地说:“爸、妈,正彪是为我才有今天的牢狱之灾,现在我向你们发誓,从现在起,我就是柳家的媳妇,不管正彪被关多长时间,我永远是她的媳妇,永远等她,即使我上了大学,也不会反悔,爸、妈,你们信不信我!”柳正彪的父母和哥哥一听,心里别有一翻滋味,自己的孩子进了监狱,以后出来找媳妇就是一个天大的难事呀!人活脸,树活皮。

谁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有前科的人呢,现在这女子提出要给自己的娃当媳妇,而且还发誓,他们能不愿意吗?于是两口子当即就说:“信,信,信,咋能不信娃呢!”柳正彪的母亲上前扶起陈小星:“我的好娃呀,妈信你,快起来吧,以后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想啥时候来就来,你家里有事也告诉我们一声,好娃呀!”陈小星“哇”地一声泪如泉涌,一把抱住柳正彪的母亲放声大哭,婆媳二人哭成一团,旁边的父亲和哥哥也眼圈红红的。尤其是陈小星在第一次探监时,用那双柔情似水但忧郁有神的眼神坚定地看着他,说:“你安心改造,争取早日出来,我永远都是你的人,放心,我死也要等你!”当时,他心中一阵感动,险些掉下泪来!自己付出的代价是值得的,这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哎,柳兄弟,又想媳妇啦!”一个矮胖的狱友走了过来,打趣地说。

“林哥,有啥事?”柳正彪回头一看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