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你羞先人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八月的黄土高原,骄阳似火,雪花村象蒸笼里的锅盔馍,每个缝隙里都钻满了热气,路面上的灰尘足有一寸厚,人一走过便“扑扑”带起一溜尘烟,知了在微卷的树叶中扯着喉咙拼命地叫喊,象有人在拿烧红的烙铁烫自己的屁股一样。村支书车仁合蹲在院子里,抽着闷烟,低着头,再也没有昔日的精神头了,四个儿子三个残废!够让人闹心的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地上忙碌的蚂蚁,再次隐入了苦苦的沉思。车娃齐腰以下失去知觉,彻底成了一个废人,大小便不能自禁,浑身散发着腥臭的尿臊味,进他的屋里要是不捏着鼻子,简直没有办法踏进一步,整天在屋里大声叫骂:“姓柳的,你个狗球日河的废了老子的一生,我饶不了你,等你出来咱再算帐,你个驴日河的,呜……”骂完了又长声大哭,哭完了再接着大骂,而且双手时不时地乱捶乱砸,把一个新买的轮椅都快折腾散架了。

量娃彻底成了粉碎性的阳萎,只要一撒尿,看着蔫头蔫脑的小弟弟,他就不可自抑地将柳正彪十八辈祖宗统统地辱骂一番,有什么用呢?勒上皮带又四处游荡去了。载娃每当看到别人象孙悟空嚼太上老君仙丹一样地“咯嘣咯嘣”地吃着炒黄豆的时候,他的下巴就一阵的疼痛,他这一辈子算了告别坚果类的食品了,他恨呀,恨那个柳正彪,但他也怕呀,那小子比黄飞鸿还牛比!斗娃用一根布带将残废的左臂吊在脖子上,这小子属于阴险恶毒的人,从他那暗地里袭击柳正彪一铁锨的事上就可以看出来,现在他很少惹是生非,而是几乎足不出户,整日思索着怎么报这深仇大恨,但他一想起柳正彪那凶狠的狼一样的眼神,浑身不由自主地暴起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架鹰”的左臂也隐隐作痛起来,正面交锋他怕得要死,不能硬攻,只能智取。

车仁合猛地站起来,抬起脚,狠然踏下,将那群无辜的辛勤蚂蚁踩得稀巴烂,而后再狠狠一捻,就这样定了,日他先人的!人到这份上了咋有脸活着,柳正彪啊柳正彪,你有两个哥哥,据说功夫不在你之下,我不敢惹,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要在精神上活活折磨疯你!让你肠子痒痒没处挠,先挨个肚子疼再说,等你出来再想法收拾你,哼,哈球日河的,我要是整不死你就白当了这么多年村支书了!天黑了,车仁合把四个儿子叫到他屋里,关上门窗(也不怕热死),阴毒地说:“你们弟兄四个让柳正彪那个王八蛋害成这个样子,我心里难过呀!哎嗨嗨哟”说完压抑地哭了起来。

车娃四兄弟看到父亲如此模样不禁一怔,疑惑地相互对视一眼。斗娃说:“爸,哭啥吗?我们正在想着如何报仇,你就不用操心了,等那个狗日河的出来再说。”“你羞先人呢!等他出来,你能等下去,我还忍不下去,亏你还是个男子汉,裆里白吊了个二斤半!”车仁合破口大骂。这一下把斗娃及其他三弟兄骂蒙了,车娃扶了一下轮椅,支起有知觉的上身问:“爸,那你说咋办?他现在没出来,咱们总不能找人上监狱去找他吧?”车仁合擦了擦哭声带出来的鼻涕,小声地说:“我有一个办法,管保让柳正彪这哈种比死还难受?”“噢,啥办法?”车娃哥四个一脸迷惑。

“你们围过来,听我说……”车仁合带着刻骨的仇恨说出了一个丧尽天良的毒计!高考分数下来了,陈小星看着成绩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自己的愿望就要实现了,这样的分数上西秦师范学院应该不成问题,之所以把西秦师范学院填成第一志愿,是因为她想毕业以后回秦兴市当教师,这样离家近,等柳正彪刑满释放后二人再成家,然后小两口美美满满地过一辈子,多好!此时的陈小星仿佛看见那张诱人的录取通知书向自己翩翩飞来,幸福的小日子已经向自己招着可爱的小手,离自己不远了。

正当陈小星沉浸在自己勾画的美好未来时,一场塌天大祸兜头罩来!,原创文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