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朝中有人好做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新兵训练已经进入到了后半期,黄永涛对自己班的新兵训练成绩非常满意,特别是王立臣,在多次新兵训练项目考核中都拿了第一,受取了团、营、连三级的嘉奖,这让他这个当班长的脸上颇有面子,其他新兵也都不错,特别是自那次讲了鬼故事后,他班里的十一个新兵都没有发生逃跑事件,“偏方气死神医呀!”他拿着水杯,面对着俱乐部墙上的八位英模画像笑着说。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小说城,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正在这时候,营部通讯员来到了他身后,说:“黄班长,教导员找你。

”“在哪儿?”黄永涛回头就问。 “在他宿舍,他让你现在就过去。”通讯员说完就走了。黄永涛已经知道教导员找他是什么事,于是连忙将水杯放回宿舍,急步向教导员郑天昊宿舍走去,到了宿舍门前,他用手轻轻地敲了敲门,并没有喊报告。“进来。”里面传出了郑天昊的声音。推门进去,黄永涛立正向郑天昊敬了个标准的举手礼,说:“教导员找我有事?”“你小子,别跟我装了,坐下说话。”郑天昊半开玩笑地说。黄永涛坐下后,没有开口说话,静静地等着郑天昊。

“团里的提干指标马上就要公布了,一共是三个。 ”郑天昊不急不慢地说。黄永涛掏出画苑烟正要递给郑天昊一支,被郑天昊挡了一下,随后他拿出石林,递给黄永涛一支说:“抽这个。”黄永涛说:“这么早就下来了。”“是,全团的具体情况我打听了一下,是这样的。”说到这儿,郑天昊慢慢地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吐着烟圈。“请教导员给我分析分析。”黄永涛专注地看着郑天昊。“三营的刘占宁是上级打过招呼的,他肯定没问题,你争不过他;一营的裴立强是师XX的亲侄子,你也争不过他;那么剩下的就是咱们二营二连的蔡军辉了,他虽然没有前面两个实力强,但你要知道,他是MM省人,在咱们团里,团政委,政治处主任,参谋长,副政委,技术处长,后勤处长都是MM省人,虽然他素质不如你,但你不能不小心。

”“教导员,依你看,我们俩人谁的胜算大?”黄永涛问。“从表面上看,他和你没法比,不管是从在全团的知名度上说,还是从自身的素质上讲,他都不行。”郑天昊客观地说。黄永涛脸上露出了一丝隐隐的笑意。“但是,咬人的狗不露牙,你必须小心提防,他的底细你知道的不是太清楚,记着,小心行得万年船。”郑天昊的脸上有一丝担忧。从他内心来讲,他非常希望黄永涛这次提干成功,因为凭黄永涛的素质当一个干部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但那个蔡军辉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身体条件一般,专业也不见有多么出色,所以他非常倾向于黄永涛。

“教导员,那你看我下一步该怎么办呢?”黄永涛小心地问。“这个还用我教吗?你得找后台,先找最硬的后台,然后再行动!”郑天昊笑着说。黄永涛这下有点蒙了,心道:“最硬的后台不就是你吗?我哪里再找后台而且是最硬的后台去?”看着黄永涛迷茫的眼神,郑天昊开口了:“你这小子,平时挺精明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犯迷糊,找四位开国元勋,没有他们,谁肯实心帮你,哈哈哈!”黄永涛听郑天昊一点,顿时朝自己头上捶了一下:“瞧我这死脑子,教导员批评得对!”郑天昊掐灭了烟,转身从床头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交给黄永涛:“我也不宽裕,尽力为之,你先拿着,其余的自己想办法,记着,以后要还的呀!”说完和蔼地笑着。

黄永涛接过来,眼里顿时潮水涌动:“教导员……”“打住,别说了,装好走吧,抓紧时间办事,能帮你的我尽全力。”郑天昊扬手阻挡。“大恩不言谢,等成了我再请你好好喝一顿。”黄永涛说黄永涛说完装好信封走了出去。看着黄永涛离去的身影,郑天昊的眼里露出复杂的表情,自言自语地说:“八个常委,六个老乡,蔡军辉,你小子够有福的!永涛,成败就在此一举!”新兵一班副班长王立臣站在黄永涛身边说:“黄班长,你找我有什么事?”黄永涛说:“实话给你说,我现在要办提干的事,希望你能帮一下忙。

”王立臣一听心想:我一个小新兵,能帮上啥忙?但既然班长开口,自然不能拒绝,于是说:“啥事,说吧,只要我能行,就没有问题。”“好,你这样……”黄永涛悄声地对王立臣耳语一番。“行,没问题,班长你放心吧。”王立臣满口应道。晚上,黄永涛出去了,也不知他上哪儿找“后台”去了。新兵一班内,大家正在做体能训练,王立臣关上门对大家说:“大家先停一下。”班长不在,副班长的话就是命令。一帮新兵巴不得歇会儿呢,于是停下来看着王立臣。 “下面有些话,大家听了以后,绝对不能对外乱讲,这关系到咱们黄班长的前途和命运,我的意思是,大家现在带的钱也没有多大用处,咱们暂时借给班长一用,等事成了,班长就还给咱们,而且班长要提干成功,以后亏不了咱们,你们看怎么样?这事不勉强啊,完全自愿。

”说完王立臣扫了一眼大伙,等着答复。“没问题,我的存折在这里,这就给你,班长对咱们这么好,帮忙是应该的。”王小峰带头说道,他父母在烟草局上班,家里很富有,来的时候带了一万块钱。 “我这存折也给你,完全赞同小峰的话。”李建亮也慷慨地拿出存折。大家都一致同意用经济来资助班长,多少不论,最后王立臣把这些存折上的钱加了一下,数目可观。王立臣说是完全自愿,可是谁敢不呢?在部队上,尤其是在新兵连,一个班长比一个连长还要牛,得罪了班长,可以说这个新兵连你就等着受罪吧,一双双的小鞋夹死你!黄永涛的想法是,等提干成功后,再向亲朋好友借钱,还掉这些新兵的钱。

人就是这样,你没有成事时,没人敢借给你钱,怕你还不上,但一旦事成了,都能看到希望了,那时只要张口,要多少有多少!即使亲戚也不例外(父母例外),教导员郑天昊的钱可以往后拖拖。 第二天晚上,新兵们都去俱乐部学唱歌去了,王立臣把存折给了黄永涛说:“班长,钱全都在这儿,一共是XXXXX钱。”黄永涛看着存折说:“你下去给他们讲,我的事不管成与不成,都会还给他们的,让他们放心,特别是让他们嘴严,否则,我就麻烦了。”王立臣哪里不知道新兵训练骨干里有规定:“严禁收受,挪用新兵钱物。

”于是说:“放心吧,班长,我早都说了,呆会儿他们回来,我再强调一下。”王立臣上俱乐部学唱歌去了。黄永涛看着抽屉里的一大堆老人头和存折,他知道挪用新兵钱是违反规定的,特别是在这节骨眼上,若泄露出去,让蔡军辉抓住把柄,那自己肯定要吃滚蛋饺子了!但事已至此,没有退路,把一切都豁出去,拼上一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第二天,黄永涛从银行里将钱全都拿了出来,等到吃过晚饭,他怀揣着一包老人头,借着夜色的掩护,不声不响地向团部大院走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