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一级骂一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团二营新兵连部坐满了人,九个新兵班长,三个新兵排长,新兵连长和新兵指导员。新兵连长管长清看着开会的人到齐了,看了看新兵指导员裴永京说:“指导员,我先说吧。”裴永京笑着点了点头。管长清还是那副阴沉的脸,是啊,能不阴沉吗?因为跑兵的事被担任新兵营长的副参谋长靳洪凯骂得狗血喷头。“这次开会的主要议题是如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抓好训练新兵的工作,大家都知道,新兵三排跑了一个叫董运来的新兵,团里和当地武装部门取得了联系,人一回家立即控制送回部队,昨天团军务股赵建峰股长和保卫股李干事已经去董占位家了。

但只要人没有回来,我们的压力就一直在肩上扛着。”说到这里,他掏出烟散了一圈,点燃后继续说:“我不知道你们三排是怎么搞的,你们排长和三个新兵班长是干什么吃的,眼瞎了还是耳聋了。”管长清突然提高了声音骂道:“你们在部队不是一天两天了,新兵骨干集训时学的知识让狗吃了……”管长清将三排一顿臭骂,足有五分钟之久。骂了一顿后,火气消了一些,缓声说道:“虽然跑了兵,这责任我和裴指导扛着,你们在吸取经验教训的同时,不能放松对新兵的管理和训练,不能因噎废食,还得加大管理力度和训练强度,如果这些新兵在新兵连没有打好基础,那会给他们以后的发展埋下隐患,慈不掌兵,但不能打骂体罚,要掌握好尺度,总之,我要的是新兵训练成绩。

”管长清是三连副连长,准备训完新兵后再上一个台阶,由此,他非常注重新兵的训练成绩,这也是他升迁的一个筹码。在A团,由于训练新兵是一个苦差使,而且容易出问题,所以新训干部一般都是由一些要求进步的副职担任。“我的话说完了,指导员,你说吧。”管长清长吁一口气对指导员裴永京说。裴永京咳嗽了一声,不紧不慢地说:“刚才连长对前几天的新兵管理和训练作了讲评,又对今年的新训提出了要求,下面我就新兵思想政治工作说几点。”黄永涛听到这儿心里暗骂:“奶奶个熊!什么讲评,祖宗八辈都差点骂出来了,挨了上头的骂,拿我们撒气来了,真是一级骂一级一骂到底!”“新兵工作看起来难,其实只要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我看就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裴永京说完这句话,拿眼角看了一个管长清,管长清只是闷头抽烟。“跑兵主要是思想工作没有跟上,大家都知道,思想主导行为,没有做不到,只能想不到,只要我们做好思想工作,让他们树立当兵光荣,当逃兵可耻,并且给家人甚至给家乡抹黑的思想,再在生活上给予关心,训练上给予帮助,我想管理严一点,训练强一点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家说对吧。下面我说几点想法,大家下去根据自己班排里兵的特点,想想招法,绝不能再出现跑兵问题了。”裴永京说完又咳嗽了几声,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其实不是自己的什么想法,老生常谈,不外乎是给每名新兵家长写封信,双方共同做好新兵的思想稳定工作,要以情带兵等等。政工干部嘛,都一个样。接下来,各人汇报了自己班排的新兵状况,谈了今后打算。屁大个会,开了近两个小时。散会后,一排长王辰炯召集黄永涛、陈根柱、冯会远三个新兵班长开了一个小会,根据自己排里的新兵情况作了一些安排。黄永涛回到班里的时候,新兵们在副班长王立臣的带领下,汗如雨下地做体能训练。见此,黄永涛满意地笑了,这个王立臣,嗯,不错,自己亲自定的。

从第一眼看到这个新兵,自己就对他产生了莫名的好感,一米八五的个头,身体健壮,是个当兵的好料,特别是人家还是货真价实的高中毕业生呢,自己的那个花钱买来的高中毕业证,只能在表格档案上给自己的学历作一个虚假证明而已。黄永涛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会议。新兵私自离队主要是在晚上,趁上厕所时机偷偷溜走,如何控制呢?常规招法大家都知道,但兵员成份年年有变化,兵是越来越难带!自己班里的秦小宝和龚华刚就让自己头疼不已,两个废物蛋都是独苗,家境富有,但他们胆子特别小,晚上上个厕所都要找伴,而且吃不了苦,从平时表现上看,有逃跑的苗头,怎么办呢?突然,他脑子里冒出一个稀奇古怪的想法,马上坐起身说:“王立臣,叫大家都别做体能了,歇一会儿,听我讲个故事。

”新兵们巴不得歇一会儿,一个个小鸡奔食似的围了过来。“先得营造氛围。”黄永涛暗想。随后拿出一根蜡烛点着了,起身将灯打灭,屋里顿时暗了下来,只有微弱摇摆的烛光。“我给大家讲一个好听的故事,这个故事是真实的,是以前我的老班长给我讲的。”说到这儿,他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班长,故事叫啥名?”坐在他对面的李二群兴奋地问道。“鬼官查夜”黄永涛学着林正英的声音,阴森森地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