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章【交换条件】(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扬本想说吉人自有天相,可转念一想,这句话好像并不适用于祁山。 小说城手机版适合手机阅读的免费站,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事实证明,祁山走私贩毒,的确做过很多的坏事,就算他不选择开车投江,落在警方手里,最后也难逃一死。张扬将林雪娟送到了她的住处,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宽慰她。当天下午的时候,警方将祁山沉入江水中的那辆汽车打捞出来,车内并没有人,车窗上是打开的,车内也没有搜查到其他的线索。

目前仍然在继续搜寻祁山的下落,根据警方的初步判断,祁山应该凶多吉少了,尸体或许被湍急的水流冲走,想要在滔滔江水中找到一个人,希望极其渺茫。 张大官人却不是那么认为,祁山这个人做事相当的精明,对自己的每一步都计算的非常清楚,在林雪娟被绑架的事情上,祁山就表现出超人一等的冷静,他并没有因为对林雪娟的感情而冲动,而是找到自己寻求帮助,在确信林雪娟平安无事之后,他本有出逃的机会,可是祁山再次做出了让人出乎意料的举动,他先利用手机向警方投案,然后驱车驶入长江自杀,这一系列的事件更像是一场完美的计划。

丽芙和桑贝贝也和张扬有着一致的看法,桑贝贝道:“祁山那个人没那么容易死,我看整件事都是他预先计划好的,林雪娟被绑架,他明明自己有能力去救,可是却没有出面,而是向你求助,他自己则去了舅舅方知达家里去住,目的是什么?目的还不是为了撇清自己和这件事的关系?”张扬道:“他跟我说,他的手下背叛了他,电话也是利用方知达家里的固话打过来的,应该没有骗我。 我相信他对林雪娟的感情,他不会拿林雪娟的生命开玩笑。”丽芙道:“无论他到底死了还是活着,他应该都不会再公开露面。

向警方自首。也算是他对自己昔日罪行的一个交代。”桑贝贝道:“如果他真得那么喜欢林雪娟,我相信他肯定还会找她,只要盯住林雪娟早晚都能发现祁山的下落。”张扬道:“祁山本来已经决定离开,他昨天曾经去找林雪娟,想带她一起离开,可是被林雪娟拒绝了。”他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并不重要,我们的目标又不是祁山。我们要找的是安德恒,你们查的怎么样了?那个井上靖到底和安德恒有什么关系?”丽芙道:“其中具体的关系我也不清楚,如果祁山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井上靖和安德恒之间想必不是单纯的生意来往,张扬,你和井上靖认识多年。

这么多年中,难道你就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张扬皱了皱眉头,他仔细回想着自己和井上靖交往的过程。桑贝贝道:“你和这个日本人是怎么认识的?”张扬道:“通过佳彤!”桑贝贝的俏脸之上闪过一丝歉疚,她知道顾佳彤是张扬心中永远的痛楚,虽然她并没有和顾佳彤接触过,可是她也不想让张扬想起这段伤心的往事。张扬笑了笑道:“看来我应该亲自去一趟!许多的疑问,也许只有当面才能解得开。”丽芙道:“这件事必须你在明。我们在暗,祁山的事情可能会惊动不少人,安德恒如果还在东江,想必很快就会知道祁山的事情,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一旦安德恒离开,我们再想抓住他,只怕难度会很大。

”桑贝贝道:“去找井上靖总得需要一个理由吧?“张扬道:“他妻子美鹤子开了一间居酒屋。过去我常去那边吃饭。”桑贝贝笑道:“不如我陪你去!”张扬微微一怔:“你陪我去?”桑贝贝点了点头道:“我想你需要一个搭档!”居酒屋依然未变,张扬来到这里,不由得产生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车停在坡下,通往居酒屋的小路层层叠叠地铺满了红色的枫叶,秋风一吹,枫叶随风起舞。露出下面青色的石阶,两种色彩的对比演绎出一种妖艳的美。妖艳的枫叶显得越发妖艳,青石却变得越发沉稳。

张扬看到一旁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GTR战神,因为对车的喜好。不由得多看了一眼。桑贝贝身穿深蓝色束腰风衣,秀发垂肩,穿着打扮无不恰到好处,望了望满山遍野的红叶,她微笑道:“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张大官人嘿嘿笑道:“你又想那事儿,想那啥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桑贝贝啐道:“滚!你什么时候能变得高雅一点。”张大官人道:“我最大的优点就是接地气。”两人并肩走向居酒屋。晚霞满天,居酒屋门前的风灯已经点亮,在风中摆动着椭圆的身姿。

风铃在秋风中荡动,发出悦耳的声音。身穿白底青花和服的美惠子从酒屋内走了出来,看到张扬她显得有些诧异,眨了眨双眸,惊喜道:“张先生!”张大官人笑道:“突然想起了居酒屋的清酒,于是就过来了,本想提前打个电话,可是我怎么都找不到这里的号码。”美惠子温婉笑道:“能找到地方就已足够!”张扬将身边的桑贝贝介绍给她:“我朋友周晓珠。”桑贝贝心中暗责,叫什么不好,张扬偏偏喜欢胡闹,非要给自己起一个周晓珠的名字,听起来就跟小猪一样,今晚上要被他占尽口头便宜了。

美惠子在任何时候都将一个日本女人的温柔和礼貌表现的淋漓尽致,虽然张大官人不知道她是否真的表里如一,但至少在表面上美惠子将一切都做得很好。美惠子正在接待朋友,让张大官人没有想到的是,她的这位朋友竟然是元和幸子。桑贝贝见到元和幸子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顾佳彤,虽然她没有见过顾佳彤本人,可是对顾佳彤的样子却早已牢记在心,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她看不出元和幸子和顾佳彤之间有任何的分别。张扬本以为元和幸子近期不会再来中国,两人相识已经很久,但是每次见面,张大官人仍然不禁内心泛起波澜,他微笑道:“幸子什么时候来的?”这厮向来侵略性十足,现在就算有其他人在场也毫不顾忌地对元和幸子直呼其名。

元和幸子表情淡然道:“前天到的。”张扬笑道:“这次前来是为了散心还是为了生意。”元和幸子道:“心情很好,无需散心!”张扬道:“一起吃饭!”说这话的时候,桑贝贝悄悄牵了他的手臂一下,显然是对张扬见到元和幸子之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极为不满。元和幸子微笑拒绝道:“不了!”张大官人却仍然并不死心:“大家都是自己人,还是一起吧,就当是我为你接风洗尘。”桑贝贝似乎再也忍耐不下去了,用力在张扬的手臂上推了一下,怒道:“张扬,你混蛋,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张大官人道:“我只是和朋友说句话,这也不行?”桑贝贝怒道:“你陪你的朋友吧!”说完她甩手而去。

张大官人被晾在那里,看起来颇为尴尬。元和幸子有些同情地看了看他,向他道:“还不快追?”张大官人道:“就是一普通朋友!”元和幸子和美惠子两人的表情却都显得毫不相信,张大官人讪讪笑了笑道:“要不,我还是跟出去看看……”张扬转身跑了出去,元和幸子和美惠子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显得有些无奈,这张扬实在是太过多情了一些。张大官人追出门外,看到桑贝贝已经来到车前,张扬上前抓住她的手臂道:“我靠,玩真的?”桑贝贝唇角露出些许的笑意,低声道:“我离开,成全你和老情人相聚,你不谢我,难道还想骂我?”张扬这才知道她并没有当真生气。

桑贝贝道:“我在反而不方便,元和幸子的背景也非常复杂,这个美惠子看起来也没那么简单,如果我在场,你们有什么话肯定不方便说,明的交给你,暗的交给我,我刚好在这周围调查一下,看看这美惠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张扬道:“好吧!”桑贝贝道:“还有,得委屈你一下。”说完她扬起手掌在张扬的面颊上给了一巴掌。张大官人看到她抬起手就知道这丫头是什么目的,可心中又明白,元和幸子和美惠子一定在后面看着,这场戏必须要配合啊,只能硬着头皮挨了桑贝贝一巴掌,虽然桑贝贝这一巴掌打得不重,可她落下的方式很巧妙,又脆又响,方圆三百米内一准要听到了。

桑贝贝打了他一巴掌,还不忘小声道:“打在你脸上疼在我心里。”说完驾车离去。张大官人被扔在原地,作失落状,愣了一会儿方才回到居酒屋。美鹤子和元和幸子仍在那里等他,看起来似乎都没有看到刚才外面发生的事情,张大官人笑道:“搞不懂为什么要发脾气,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关系。”新的一周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