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大的夏天,不但充斥着太阳的温度,对于将要毕业的人来说,还掺杂着一丝离愁别绪。树林中、凉亭下、湖水边,到处可见一对对相依相偎的情侣。作为王子君书记毕业也工作过的地方,这些年江大的知名度迅速攀升,两年前,江大已经跻身于国内排名前十的行列之中。“辰昶,今天我爸妈要过来,你跟我一起见见他们吧!”长发披肩的女生,柔声的对坐在她旁边的年轻男子道,那娇柔的身体,像是要躺进年轻男子怀抱里一般。女孩儿个子细高,面色健康,并没什么出众之处,只是一看就让人觉得干干净净。

坐在她旁边的男孩子身材挺拔,高挑白皙,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他一脸阳光。这两个人放在一起,真是忍不住让人赞叹一句好一对金童玉女。不过,也有一些不般配的地方,比如这两人的衣着打扮。这女孩子的衣服虽弄不清是哪种奢华品牌,但是一看就是质地上乘,需要几千大元,但是那男孩子,穿着虽然清清爽爽,却是一身普通的休闲装。“你爸妈什么时候到,用不用咱们去接接一下?”王辰昶看女友一眼,笑着问道。“他们有车,不用管。”女孩儿帮王辰昶整了一下衣服,关切的问道:“这次毕业典礼,你不是还有一个典型发言吗?怎么样,你的发言稿准备好了吗?”“嗯,我已经打好腹稿了,你放心吧。

”王辰昶面对女友的关心,自信的说道。“那就好,这次你能代表全体毕业生发言,辅导员可是很重视的。你可千万不要搞砸了哟!”女孩见男友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轻声的嗔怪道。王辰昶笑了笑道:“我看你比我还紧张呢,你对我没有信心是吗?”说到这里,男孩神秘的笑着道:“抑或者你是怕我太出风头了,被别人抢走了对不对?别担心,我会保持低调的!”女孩发现男友坏笑的样子很像一个孩子,眯着眼睛,一排齐整的牙齿闪耀着光泽,这个让她迷恋了四年的男友太出色了。

内心里一边为他的优秀骄傲,一边觉得“危机四伏”,见男友又拿自己的小心眼儿取笑,佯装生气,轻轻的擂了他一拳笑了:“小昶。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因为……因为我爸妈也会参加咱们的毕业典礼。”说到这里,女孩儿的脸上闪过一丝忧郁,犹豫着问道:“小昶,这次毕业典礼,你的父母能过来吗?”男孩儿并没有留意女孩儿脸上的忧虑,想了想道:“我妈可能会过来。我爸太忙了,来的可能性比我中五百万大奖的几率还小呢。”“哎,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爸忙。

也是为了你们这个家嘛,别怪他。”虽然对男友的父亲没有任何印象,但是女孩儿还是为这个从未谋面的男人辩解了一下。想想日理万机的老爸,王辰昶还真是有点郁闷。对于别人而言。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再正常不过了,可是对于他而言。爸爸能给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嘟嘟嘟”突兀的手机铃声将两个年轻人的窃窃私语给打断了,女孩接通电话,柔声道:“妈,你们现在到哪儿了?”“然然,我们已经到你们学校了,你在哪里呢?”电话那头,一个听上去有点严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女孩儿吓了一跳,本能的问了一句:“你们不是说十点才到吗?”“爸爸想你了,所以我们就提前过来了。我刚才碰到你一个同学说你在湖边,你抓紧过来吧!”电话那边母亲的声音虽然温和了不少,但是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安怡然问了母亲的位置,有点慌乱的道:“我给妈妈说好今天十点到的,没想到他们提前过来了,你看……”王辰昶看女友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大大方方的笑着道:“没事儿,我迟早要见他们的。走吧。”“可是”安怡然为了能让男友给父母留下一个好印象,几乎费尽了心思。

故意让父母十点过来,就是为了让他们看看毕业典礼上,王辰昶代表他们这一届毕业发言的精彩表现。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处心积虑的安排,根本就没有实现的机会。辰昶这副打扮,能过得父母这一关吗!安怡然忽然有些烦躁起来,她是个懂事的女孩儿,知道父母为自己的成长付出了很多,但是最近几年,她隐约总觉得自己深爱的父母似乎有那么点世俗、那么点势利,还有那么点虚伪,当然,自己这么想是不对的,也许做生意的人,都得这么精明吧?看着男友干净的脸上那一抹自信的笑容,安怡然觉得那就是一面完整而晴朗的天空。

把心里的不安掩饰了,伸手挽住他,笑着道:“我妈一向不拘小节,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如果哪句话惹你生气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我知道,没关系。”对于安怡然,王辰昶也很是宠爱,他捏了捏女孩的脸,笑呵呵的说道。当王辰昶和安怡然来到指定地点的时候,见到的,不止是安怡然的父亲安正斌以及母亲陈爱华,在他们身旁,还有一个衣着挺括的年轻男孩。这男孩衣着光鲜,在那里一站,就给人一种我很有钱的感觉。看着这个男孩儿,安怡然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

陈爱华看到站在安怡然身边的王辰昶时,那秀气的眉头也挑了一下。“然然,安叔和陈姨可真够宠你的,公司有一项重大项目的谈判,因为和你的毕业典礼冲突了,安叔毫不犹豫的推掉了!”那男孩子在看到安怡然和王辰昶之后,就笑眯眯的对安怡然说道。安怡然迟疑了一下,这才道:“爸爸妈妈。这是我男朋友王辰昶,你们吃饭了没有?”“叔叔阿姨好。”王辰昶从安怡然有点变紧的手上,就意识到了女友的神情变化,握了握安怡然的手,算是对她的安慰,然后颇为得体的朝安正斌夫妇打招呼道。

安正斌看着眼前阳光帅气的年轻人,觉得女儿的眼力还是有的。不过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绝不是女儿的良配。毕竟两家的情况不一样,他安正斌的女儿嫁给一个穷小子。那在圈子里会被人笑话的。而陈爱华更是直接的道:“你这丫头,真是好笑,妈妈又不是老眼昏花,看不出来小王同学是男生啊!”陈爱华颇为老道,一句玩笑话。把女儿嘴中的男朋友变成了男性朋友。安怡然的脸变了一下,随即就抬起头道:“妈,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吗?王辰昶是我的男朋友,不是普通朋友。

”安怡然的话虽然不多,却让原本欢快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陈爱华刚要发火,站在一边的安正斌已经开口道:“好了,你们娘儿俩真是。怎么见面就斗嘴呢。”“小王同学,让你见笑了。”安正斌这个小王叫的挺亲热,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对于这种称呼,王辰昶能感受得到。这孩子虽然年轻。但是他的家庭背景以及他的成长环境,让见接触到的层面,比这个高的太多了。“叔叔您说的对,阿姨和安然站在一起。倒真像是姐妹俩呢。”“然然,这次我和妈妈过来。

这么快能找到你,多亏了镇成,镇成放下工作跟着我们过来的。”安正斌说话之间,拍了拍那个叫镇成的男孩子道:“你光说我啦,我损失生意是应该的,让你耽误工作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呢,我听说你这一天下来,损失恐怕有几十万啊!”安正斌说的云淡风轻,好像跟王辰昶没有丝毫关系,但是谁都能听出来,安正斌正在用这种贵气逼人的方式向王辰昶示威:你和我们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不要对我的女儿虎视眈眈。王辰昶笑了笑,并没有在意。那镇成却笑着道:“安叔叔,你们两位来到江市我不过来陪着,我爸妈也会不愿意哟!再说了,钱是挣不完的,不能为了挣钱丢了生活。

”“镇成你这句话说得好啊!”安正斌说到这里,笑着道:“钱是挣不完的,该享受生活的时候,就得享受生活。就连王书记,该休假的时候,也不提倡工作。”说到王书记,安正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豪,从他的神情上,足以看出对这位王书记相当尊敬。王是大姓,能被称为王书记的,没有一千个,怎么也有八百个,但是安正斌随口说出的王书记,却不会让任何人产生异议。“王书记不是常人可以比拟的。我觉得他的执政理念非常先进,其中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条就是工作不提倡加班加点,因为这不仅是敬业的表现,还是工作效率不高。

”镇成的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丝崇敬:“这五年来,王书记已经将咱们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我真希望他能多干几年哟。”“嘿嘿,说这个还早,实际上有你这种想法的人,可不在少数啊!”安正斌说到这里,又笑着道:“我觉得很多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王书记毕竟还很年轻嘛!”王辰昶没有说话,不过他心中却清楚,这两个人说的不对,他可是亲口问过那个人,那个人给出的答案是一个凡事预则立,一个好的计划可以各项工作稳步实施,比手忙脚乱的抓瞎好。

不过他绝对不敢将这句话说出来,毕竟看这二位的模样,绝对是老爹的崇拜者。“爸,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咱们先去我们学校看看。”安怡然一刻也不肯松开王辰昶的手,轻声的朝着自己的父母建议道。“嗯,也好,我上次来的时候,王书记当年工作过的地方正在检修,现在是不是对外开放了?”安正斌也不愿意让气氛凝结,欣然接受了女儿的建议。“嗯,早就开始对外开放了,对了,辰昶是我们系里的团支部书记,让他领着我们过去不是正好吗!”安怡然说到男友,脸上的骄傲更多了几分。

陈爱华哼了一声,对于女儿和这个王辰昶亲热的样子,她心里非常不快。看这小子的衣着打扮,他又如何能给女儿一个幸福的生活呢?到了陈爱华这个年龄,早就过了相信爱情的年代。对她来说,女儿的婚姻绝对不能儿戏,她必须确保给女儿一个安逸富足的生活。在安怡然的带领下,几个人只是用了五六分钟时间就来到了一栋老旧的办公楼前。安怡然指着办公楼道:“爸,要说这件办公楼,早就该拆了,可是学校说什么都不肯拆,现在还是按照原状维护的。 用我们校长的话说,这是我们学校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代表着我们学校深厚的底蕴。

”“你们校长说的很对,这栋楼就是你们学校的底蕴,只要一说这是王书记当年用过的办公室,就算收门票也比建栋楼收的多。”安正斌目视着那小小的两层楼,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朝圣的神情。楼东一见简单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子上写着团委两个字,这两个字不是流行的不锈钢,而是用木头白牌以及红色的漆写的。因为年头多了,所以现在看上去,竟然显得有点掉色。“这是从学校仓库里面找到的,我听说找到的时候,我们校长兴奋了一天。 ”安怡然接着帮自己父亲介绍道。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的东西,相信王书记在这里的时候,挂的应该就是这个牌子。”安正斌说到这里,有点意犹未尽的道:“这间房子内,如果能再多一张王书记的照片就更好啦。”王辰昶一直没有怎么吭声,表现的很低调。在听到安正斌说照片的事情时,他心中暗道这照片能挂吗?老爸可是最反对搞个人崇拜这类东西的。就算那位和他一起工作过的老校长,都不敢触这个霉头。就在他思索的时候,陈爱华却对他道:“小王,你父母过来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吗?”PS:最近有不少读者催问小猫为什么没有开新书。

小猫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书记让我心力交瘁,我想静静心,好好思考一下,如何走出书记,写出不一样的风格。不是懈怠,不是懒惰,我得为跟了我这么久的读者负责,请大家容许我、理解我。有句话说的好,好饭不怕晚,不是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