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行人一边轻声交谈,一边欣赏着房间里的布置。从窗户望去,外面是现代化的校园,灿烂而又炫目;房间里却是宁静而朴素。安正斌夫妇一时感慨万千,沉浸在对王书记当年在这里办公时的遐想之中。只是,这种意境很快就被破坏掉了。“你父母能过来吗?”“我爸来不了,不过我妈肯定会过来。”王辰昶笑了笑,轻声的说道。陈爱华轻轻的笑问道:“那你爸工作挺忙吧?”“嗯,我爸每天都有不少工作。”说到自己的父亲,王辰昶脸上露出了一丝自豪。“你爸这么忙,估计收入肯定不少哟!”陈爱华眼角的余光朝王辰昶的衣着打扮瞟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安怡然从母亲和王辰昶说话时,耳朵就一直支愣着,不肯放过任何一句,此时见母亲终究“本性难移”,心里有些不快,赶紧转移话题道:“妈,你看那个杯子,这可是王书记当年用过的杯子哟,幸亏当年没有带走。”“你这丫头,我正和小王聊天呢,随便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陈爱华朝心爱的女儿翻了个白眼,又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小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爸工资不高,也就一般水平吧!”王辰昶脸上有些为难,但还是如实说道。

他这话说的倒是实话,尽管公务员的工资在逐年增长,父亲的级别又决定了他的收入算是公务员序列中最顶尖的,但是,和经济社会迅猛发展下社会群体收入相较而言,父亲的收入也就是中等水平。陈爱华此时再也无法保持宽容的心境了,暗道这孩子可真够虚荣的。还收入中等?哼,也不看看你那一身衣服,还好意思说收入中等呢?就在陈爱华准备毫不客气的把王辰昶的谎言给戳穿的时候,跟在他们身后的镇成手机响了。“喂,爸,我已经接到了安叔叔和陈阿姨。

您在哪里呢?”镇成兴奋的接通电话,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您在豪帝大酒店?好的,好的,我这就和安叔叔他们一起过去。”挂了电话的镇成,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道:“安叔,阿姨,我爸正在豪帝大酒店,请你们一起过去,说从京城来了一个大人物。我爸正在那里等着。看能不能见一见那位。”“京里来的大人物?你爸说来的是谁了吗?”安正斌顿时来了兴趣,他和镇成的父亲也是多年的交情了,知道这个老朋友挺傲气,一般人,让他在那里等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姓秦。”镇成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说道。虽然只是两个字,但是安正斌整个人却是颤抖了一下,当下就催促道:“快。咱们这就过去,如果能和秦女士谈两句话。那咱们这次江市之行就太值啦!”“你这个干什么?当着孩子的面,你能不能老成一点。”陈爱华一把拉住自己想要疾步离去的丈夫,低声的朝着丈夫说道。“你要搞清楚,是秦女士,如果去晚了见不着,那才是遗憾呢!”说到这里。安正斌又怕妻子不明白秦女士是哪个人,当下声音又高了两分道:“是双木秦呢。

”陈爱华愣了一下,就颤抖的道:“你说的是……是那个秦女士。”“除了那位,还有谁?快走吧。”安正斌说话之间,再次大踏步的朝着楼下走去。陈爱华此时也着急了。她一把拉住安怡然的手道:“怡然,咱们跟着你爸过去看看,快走。”安怡然并不知道秦女士是什么人,竟能让父母一下失了分寸。拽了一把王辰昶道:“小昶,咱们一起去看看。”陈爱华看女儿对这个穷小子一往情深的模样,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她看着王辰昶道:“小王,我们车上可能坐不下了,我看,你还是先在学校准备毕业典礼吧!”“妈,你们去吧,我不去了,小昶我们走!”安怡然本来就对母亲对王辰昶冷言冷语觉得难堪,此时见母亲这般姿态,也顾不上其他,拉起王辰昶就走了。

正急着下楼的安正斌见状一阵苦笑,朝陈爱华使了个眼色道:“好了,咱们一起过去吧!”在家里,陈爱华一向比较霸道,此时见丈夫竟敢吼自己,顿觉脸上有些挂不住,正当她准备发飙的时候,就听安正斌低声道:“带着这个穷小子去看看也行,让他长长见识,也好对女儿死了这条心!”陈爱华不是傻子,瞬间就明白了丈夫的意思。当下就沉声道:“好吧,那咱们一起过去。”王辰昶此时心中想的是那位秦女士,说实话,此时他并不愿意去见那位秦女士,不过看安怡然和母亲据理力争,不想让她扫幸,最终还是坐上了镇成开来的奔驰。

车子很平稳,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就来到了豪帝大酒店。在金碧辉煌的大酒店门前,安正斌笑着道:“小王,这酒店你没来过吧,我来的次数也不多,这里的房价简直就是天价哟,一晚上的住宿,估计就是你爸半个月的工资哟!”王辰昶看着那金碧辉煌的酒店,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安怡然的脸却耷拉下来了。她爱自己的父母,她真不知道深爱的父母双亲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的势利了!有那么一刻,安怡然恨恨的掐了自己一下,如果今天不让父母和男友见面,是不是会更好呢?至少不用伤了他的自尊心!“叔叔,我爸爸在那儿呢。

”镇成虽然没怎么说话,但是脸上却一直洋溢着一丝自信的笑容。在他看来,这个叫王辰昶的年轻人,根本就不足以对他构成什么威胁。大学校园里上演的一幕幕爱情悲喜剧,无论剧情多么感人,都会随着毕业相继落幕的。这个穷酸小子能成为安怡然的男友,只不过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占了一点地利罢了。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爱情呢?年轻的时候,遇到的感情似乎是纯粹的,可是,这种所谓的纯粹之所以没有杂质,只不过是因为幼稚和盲目。甚至完全不懂什么叫感情。

试问,让你心爱的女孩儿跟着你吃苦受罪,才算相濡以沫吗?相信等真正步入社会,他天真的可爱的安怡然,才会意识到,大学校园里被她认为爱情的东西,其实只是伪爱情。到那个时候,也只有他镇成,才配和她安怡然在一起。在何镇成满脑子自信之际。已经高朋满座的大厅里,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这中年人的头发早已呈盆地风貌了,远远望去,很是给人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不过四周的来客,丝毫没有这个人的发型滑稽感到好笑,碰到他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正斌,恐怕这次要让你白跑一趟啦。我原以为自己得到的消息最快,没想到才半小时的时间。这里就人满为患了。”那人来到安正斌的身边,小声的表示歉意。安正斌听镇成的父亲这样说,心里失望极了。不过,好在他临来之前也有心理准备,就算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能见到那位秦女士的可能性。也是少之又少。“没事儿,也不算白跑,等一下秦女士不是要出去吗?能在大厅里见见也不错。”镇成的父亲笑了笑,没有再吭声。“中普兄,你见到秦女士了吗?”安正斌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哎。我来的比较早,但是怎么比得过孙家的人?到底是财大气粗哟,更何况孙凯跟那个人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何中普叹口气,自嘲道。安正斌不甘心的问道:“孙家自然是无人比得过,可是,你何兄也算排得上名的,不会连这个机会也没挨上吧?”“秦女士等下还有别的事情。”何中普说到这里,连连摇头道:“这次这么好的机会都被我错过去了,以后再想见秦女士,恐怕就更难了!”安怡然听着父亲和何伯伯的谈话,不由得轻声问男友道:“你知道这个秦女士是什么人吗?”“应该就是一个普通人吧?”王辰昶轻描淡写的说道。

在外人眼中,这个好像很神秘的人,他太熟悉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何镇成看王辰昶说起话来轻飘飘的,嘲讽的话脱口而出。就在这时,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女子从房间里走了过来。在这中年女子出现的瞬间,几乎所有的人都用一种期盼的目光看向了她。“请问您是安正斌先生吗?”那女子轻轻的来到安正斌的身边,轻声的问道。这女人颇有礼貌,但是王辰昶却从那女人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调侃的意味。安正斌此时可是激动坏了,他没想到这么多的大人物在场,这位女士竟主动找自己来了,当下就赶忙道:“您好,我……我就是安正斌。

”“安先生,秦女士请几位过去喝茶。”那中年女子说话之间,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请自己去喝茶?这么好的事情掉到自己头上来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安正斌瞠目结舌。但是,不论什么原因,安正斌还是不假思索的跟着那中年女子走了。眼角的余光朝站在大厅里的人群扫了一眼,安正斌有些激动,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都向他们投来羡慕的一瞥,这阵势,就跟一个国家元首出访时三军仪仗队的迎接仪式似的。陈爱华快走几步,紧紧的跟在老公后面,脸上也是神采飞扬。

这种万众瞩目的场景她不是没有见识过,不过,此时此刻,她每走一步,总觉得一落脚,踩在脚下的地毯就像踩在棉花堆上,不不,像是行走在云端似的。不过,当她看到和心爱的女儿手牵手走在一起的年轻人时,眼里又飘过一块乌云。安家家大业大,女儿又是才貌双全,怎么就找了一个如此不体面的女婿呢?有心将那个年轻人拦下来,又担心外人看笑话,得了,权当让这穷小子长长见识吧。装修精美的总统套房内,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虽然只是穿着一身普通长裙,却给人一种雍容华贵感觉的女子,正静静地坐在沙发上。

虽然女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是看到这女子的瞬间,却让人不由自主的肃然起敬。“夫人,安先生来了!”带头的中年女子轻声的对中年女子说道。不过那女子不待中年女子把话说完,就站起来笑着道:“安总,安太太,快请坐。”安正斌万万没想到,这个商界女精英竟会对自己如此客气。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说什么才好。陈爱华更是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秦女士……秦女士您好。”秦虹锦轻轻一笑,让安正斌夫妻坐下之后,这才拉着安怡然的手道:“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个小姑娘就是怡然了。

过来孩子让阿姨看看,嗯,姑娘长的真好看,怪不得我家昶昶喜欢呢。”安怡然心里像是撞鹿似的,莫非这个传说中的秦女士,就是自己未来的婆婆了?正当她满脸狐疑的准备找男友求证的时候,就听那秦女士已经笑着吩咐男友道:“昶昶,你傻愣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倒水。”“好的妈妈,我知道了。”王辰昶笑着点点头,准备倒水去了。尽管只是简短的一句话,却犹如石破天惊一般,在安正斌夫妻的心里炸开了。作为商界精英,他们当然知道,这位秦女士所代表的的力量以及她身后那富可敌国的财富。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以为这位秦女士是独身,没想到被女儿爱的一塌糊涂的穷小子,居然是她的儿子!这巨大的变化,让安正斌夫妇有点作梦的感觉。“这孩子从小就性格倔强,这一点非常像他爸爸。一接到通知书,就说了,向爸爸学习,通过自己勤工俭学把大学读下来,这几年,吃了不少苦!”秦虹锦说到这里,爱怜的瞅儿子一眼,不无心疼的说道:“其实,昶昶根本就不知道,当年他爸爸上大学的时候,他爷爷正在这学校任职,每天都像生活在蜜罐子里,哪里受过什么苦呢!”半小时的时间,就好似流水一般的过去,当安正斌跟着秦虹锦一起坐在江大贵宾席上看毕业典礼的时候,看着阳光下那个正在神采飞扬发言的年轻人时,忍不住摇了摇头。

虽然他自认为自己的定力挺不错,但是这种戏剧性的变化,给他带来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ps:读者兄弟们的留言我看到了。最近正在构思酝酿新书,不敢对读者不负责,所以,请容小猫好好认真思考一下,再来上传。呵呵,更愿意把大家的催促当动力,谢谢各位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