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三章 前程似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朱代东还没到京城的时候,就接到了卫生部长黎丙赣秘书包华然的电话,让他京城的话,一定要跟他联系。朱代东告诉他,很快就会来京城,包华然很是高兴,跟朱代东约好,到京之后再联系。朱代东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把无名配方改动之后,新创的排毒丸,搞不好黎丙赣这个卫生局长会被免职。虽然免职并不是降级,但也是一个很严重的处分。而方子出来之后,sara疫情迅速得到了抑制,普通老百姓没那么恐慌了,黎丙赣这个卫生部长的压力,自然就少了。

而且随着中国地区的疫情得到控制,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政府卓越的组织能力,以及深入基层、发动群众的能力,都给予了高度赞扬。这就让黎丙赣从地狱又回到了天堂,卫生部不但得到中央的肯定,而且黎丙赣本人,也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嘉勉。得知朱代东到了京城,黎丙赣决定宴请朱代东。得知朱代东是来铁道部找田林,黎丙赣让他也把田林请来。黎丙赣跟田林一起吃饭,如果是在地方上,那是非常了不得的事。就算是在京城,也容易让人猜忌。但这次是黎丙赣安排,这样的事情,自然不用朱代东操心。

他接到包华然的通知,只需要准时到达就可以了。包华然给的地址,是一个小四合院,如果光从外面,看不出这里是一家饭店。而且这家饭店的级别很高,只有五六个包厢,一旦包厢满了,就不再接客。厨师很用心,食材的选择也很精心,口味当然比一般的饭店要好。但朱代东却并不很在意。对他来说,不管吃到什么样的菜肴,都不足以让他意外了。“田哥,黎部长,我敬你们一杯。”朱代东端起杯子,笑吟吟的说道。原本包华然是要留在包厢里的。但朱代东带着江炎斌一起来的,包华然就去陪他。

包厢里就他们三人,说起话来反而更方便。“代东,厚此薄彼可不对啊,你能喊田哥,就不能喝黎哥?”黎丙赣佯装不满的说。“小弟错了,罚酒三杯。”朱代东给自己倒满酒,一口一杯,喝酒比喝水还快。“代东。早就听说你酒量很大,看来名不虚传。”黎丙赣说道,他望着朱代东感慨万端,这个年轻干部今年跨过了最关键的一道坎,正式进入高级干部行列,看着他年轻的脸庞,让人实在有些羡慕啊。他在朱代东这样的年纪,才刚熬到副厅。可是已经让人羡慕万分,但跟朱代东一比。

就什么也不算了。“领导干部不喝酒,一个朋友也没有;中层干部不喝酒,一点信息也没有;基层干部不喝酒,一点希望也没有。我就是从基层干部成长起来的,当时如果不会喝酒,那根本不好开展工作。”朱代东笑着说。“黎部长。听说湘省的龙思凡可能要动?”田林问,所谓的龙思凡正是湘省的一把手,按说**召开之后,全国的省委书记都调整到位了。但龙思凡却是个特殊情况,就在上个星期。龙思凡突然发病,现在已经进了医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

既然龙思凡突发疾病,自然不能让他继续工作。一听到“湘省”这两个字,朱代东心里顿时动了一下。他虽然跟湘省没有任何关系,但他的岳父严鹏飞现在却担任湘省常委副省长。田林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说起这件事,肯定是跟黎丙赣有关系。说不定黎丙赣会调任湘省,虽然卫生部长跟省委书记的级别是一样的,但就跟卫生厅长与市委书记一样,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从卫生部长到省委书记,算是微升,如果黎丙赣真能去湘省,并且能干出成绩的话,担任副国级领导,也不是不可能的。

到那时,那就是国家领导人了。“是啊,这件事说到底,还得感激代东同志。”黎丙赣有些激动,原本他觉得**是自己政治前途的终结,可哪里想到,在华武市竟然峰回路转。**事件,竟然会成为他新的起点。他之所以会联系朱代东,不但是要对他表示感谢,而且还想看看朱代东的态度。当然,现在黎丙赣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每一个省委一把手,都是中央高层的一次博弈。但他现在,已经是热闹人选。要不然,田林不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黎哥,我只是做了分内之事,倒是要提前恭喜你了。

”朱代东闻弦音而知雅意,黎丙赣复杂的表情,已然说明了一切。“等上任之后再恭喜也不迟,代东,我听说你岳父也在湘省工作?”黎丙赣随口问,作为卫生部长,自然是不会关注这种事的。但他现在能一口说出这件事,显然已经在做功课了。“是的,他是进了班子的副省长。”朱代东说道,黎丙赣已经在了解湘省的人事,看来把握很大。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自己面前说起这件事,如果到时黎丙赣不能去湘省,岂不是遗笑大方?“代东,你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跟你岳父一起共事?”黎丙赣突然微笑着说道。

“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也能成就一段美谈。最好是让你岳父向你汇报工作,就再好不过了。”田林说道,现在朱代东已经解决了副省级待遇,再进一步的话,肯定是进班子。而进班子的选择有很多,比如说让严鹏飞动一动,让朱代东担任常委副省长。或者直接让朱代东担任常务副省长,那严鹏飞就真的要向他汇报工作了。但是这样的可能性都不高,如果黎丙赣真的能去湘省,而他又想让朱代东去帮他的话,那朱代东肯定是在省委那边工作。而省委那边的选择余地就要少得多,省委秘书长?朱代东倒是能胜任,但有些大材小用。

其实就是宣传部、纪委、组织部了。田林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是黎丙赣,让朱代东担任组织部长,是再好不过的安排了。想到这一点,田林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翘起。组织部长的党内排名,可是要高于常委副省长,到时在开会的时候,朱代东是要坐在严鹏飞前面的。如果他们一起下去视察工作,下面的人,更是会把朱代东安排在严鹏飞前面。“田哥,你是不是在想,让华武市全部供应铁道部的货车车厢?”朱代东看到田林走神了,笑着说。“你想的倒美,垄断其实会扼杀企业的创新能力,可以给华武市足够多的订单,但不能让你们一家独大。

”田林说道,现在他是一把手,首先要对整个铁路系统负责,然后才能顾及跟朱代东的交情。“有田部长这句话,华武市以后的装备制造业,将会一派欣欣向荣。”黎丙赣说道。“黎哥,华武市的全民免费医疗,已经提上日程,但华武市有八百多万人口,至少需要新建一百五至二百家医院,才能满意全市人民的需要。”朱代东可怜兮兮的说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跟我张嘴,放心吧,我已经让部里在研究。这次木川和焦遂在**事件中,表现非常出色。这种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民群众,有利于经济发展的事情,肯定会大力。

可是全国那么多地市,能有这份魄力的,却不多。”黎丙赣说道,要知道,就算部里有再大的支持,光是当地医院基础工程建设,就足以把财政收入全部投进去。很多地方政府,把面子工程、市政工程、形象工程直接跟政绩挂钩,自然就不会做这种卖力也不怎么讨好的事。“非常谢谢黎哥。”朱代东站起来,又给黎丙赣倒了杯酒,高兴的说。“代东,你这么卖力气,到时就没有一种为他人作嫁衣的想法?”黎丙赣意味深长的说,朱代东在木川的时候,刚把医院建好,就调到了焦遂。

而焦遂才刚刚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朱代东又调到了华武市。现在他又想在华武市搞这一套,可是不久之后,朱代东如果调走的话,恐怕华武市的新建医院项目,都还没有完成。“作不作嫁衣我没想过,只要老百姓能得实惠,我就心满意足了。”朱代东诚挚的说,很多东西,当你在工作的时候,不去追求,心无旁骛的时候,它们反而会倒追着你来。权力是如此,财富也是如此。一个人如果总想着赚钱,是赚不到大钱的。但当一个人做事,把财富放到一边之后,财富反而会追着他跑。

“你有这样的心态,殊为难得。”黎丙赣说道。“以后还要请黎哥多加照顾。”朱代东打蛇随棍上,他最大的弱势就是没有“根”,但这或许也是优点,可是如果他还想在仕途上走下去,这是必然要面对的问题。“我还需要你多支持我的工作呢。”黎丙赣意味深长的说。“代东,来,我敬你一杯,祝你前程似锦、青云直上。”田林微笑着说。ps:之所以提前结束,有几个原因,大可解释一下。第一,自从上次临时屏蔽之后,本书的订阅开始降低,大可也要养家,没有了收入,肯定就没有了动力,总不能让人天天看老婆的脸色吧;第二,本书从现在开始,到净网行动结束,也就是十一月,都不会有推荐;第三,编辑建议。

希望大家理解,大可也不想去触红线,如果被封,更是划不来,希望大家能够理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