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6章 【一箭三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杜龙笑道:“你看看,又来了,我早说过这事不怪你,现在雨过天晴、皆大欢喜,以后不用再说那三个字了,明白没有?”余心奇用力点头,这时响起叮咚的门铃声,原来是客房服务,穿着服务员服装的虹凤推着一辆大号餐车进来,杜龙问余心奇和刘书钰道:“你们来点夜宵吗?”。刘书珏站了起来,说道:“不必了,时间不早,我想我们应该先回去了,下次你方便的话我们再好好聊聊,小奇……”余心奇满心不愿地跟着刘书珏离去,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漂亮的服务员虹凤。

“我点的夜宵都准备好了?”杜龙问道。“是的,先生。”虹凤一本正经地说道:“您点的夜宵都在这里,您还需要什么服务吗?如果没有了的话,我可以先离开,您享用完之后或者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叫我来收拾东西。”杜龙笑道:“哦,你们这没有什么特殊服务吗?我可以多给点小费的。”虹凤无奈地答道:“有的,请问先生需要点什么特殊服务?”杜龙笑道:“全套,我要全套的,现在,在我享用你们提供的美食的时候,跳个舞给我看吧。”杜龙说完用遥控器打开客房里的音响系统,房间里顿时响起了节奏感很强的金属乐曲。

虹凤完全忽视了杜龙的脸,在心中依然将他当做是那个令人讨厌的刘子健,她银牙暗咬,无奈地随着节奏开始跳舞,而且是很卖力地跳着。虹凤的舞姿很不错,不过杜龙却并没有用心欣赏,因为眼前有更加诱人的美食在等他品尝,他掀开餐车上覆盖着的白布,他订制的夜宵冰火双鸽正躺在他的面前,或者准确的应该说是被紧捆着吊在他的面前。邱寒雁和邱烈燕姐妹俩全身被剥得光溜溜的,全身被白色棉绳紧紧缠绕,绑成了四马倒躜蹄的样子,四肢向后扭曲紧捆在一起,并且被绳子并肩吊在车架上,一根绳子勒住她们的小嘴向后连在捆绑着她们手脚的绳子上,以至于她们张着嘴无法说话,并且只能抬着头无法低下。

白布一掀开,两女一齐发出呜咽的声音,将头扭转向远离杜龙的另一边,俏丽的脸蛋因为羞愤而变得通红,她们雪白的肌肤似乎也因此变得红润起来。一样的脸蛋,一样的身材,一样的捆绑方式,一样的羞愤模样,连杜龙都难以分辨这两姐妹到底谁是谁了。杜龙将餐车拉到自己面前,他伸手在两女身上抚摸着,两女身体紧绷扭动着想要躲开,然而却是徒劳无功,杜龙的手倒是在她们的身上带起了一阵阵令人令她们倍感**的感觉。“呜呜……”两女一面挣扎一面发出声音以示抗议,杜龙将她们一一解下,然后把被捆成一团的两女放在茶几上,让她们面对面地跪在那,双手双脚依然反绑在背后,姐妹两就像照镜子似的看着彼此,禁不住羞愧难当地把头扭开。

杜龙的手在她们身上游走,团结社的女人不论脸长得怎么样,那身材都是一流的,眼前的邱寒雁姐妹俩更是个中翘楚,杜龙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同时在观察她们的反应。杜龙的手刺激得两女身体不断扭动,鼻腔里发出难耐的呻吟,何不拢的嘴角甚至流出晶莹的口水,缓缓地滴在她们自己胸前,或是跪曲着的雪白长腿上,显得极为淫荡。杜龙一手各抓这一女的肉感圆臀,抓捏着……问道:“瞧你们淫荡的模样,我都认不出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了,按理我应该先跟姐姐再续前缘,姐姐点点头,我要好好爱你。

”照镜子一般性感诱惑的两位**双胞姐妹没有理会杜龙,杜龙说道:“好吧,不肯说我就随便挑了,你……那么淫荡风骚,肯定是妹妹……你就是我心爱的姐姐邱寒雁了!”杜龙说着就要将被他点中的那位**美女提起,结果她呜呜叫着,然后对面那位落体美女用力点头并且也呜呜叫着。“你才是姐姐?”杜龙问道。两女一起点头,杜龙笑道:“你们想糊弄我吗?我可没那么白痴,既然有机会,我当然是一起上了,哪里还会管你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说着,杜龙的手在两女屁股上同时用力一抓,两女登时疼得呜呜挣扎起来,杜龙说道:“今晚我还有别的选择,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我可以解开你们嘴上绑着的绳子,只要你们不乱喊叫,并且一直用嘴巴亲吻着彼此,我就一直不动你们,可是你们俩的嘴只要一分开,那就别怪我了哦!同意享受我给你们的这个机会的话,就一起点头吧。

”邱寒雁和邱烈燕无奈的互望一眼,一起点了点头,能拖一时就拖一时,姐妹俩亲个嘴也不是什么大事,等刘子健稍有疏忽,她们就可以用牙互相解开绳索逃之夭夭了。杜龙说着便解开了两人嘴上被绑着的绳子,对邱寒雁姐妹道:“你们可以开始了,只要被我发现你们的小嘴彼此分开在做不该做的事,嘿嘿……”美丽的**双胞胎姐妹无奈只好嘴对嘴地贴在一起,杜龙见状得意地一笑,说道:“很好,非常好,你们慢慢亲着,虹凤,你的舞蹈跳得不错啊,尤其这一身皮衣真性感。

”虹凤勉强笑道:“谢谢主人夸奖,奴婢愧不敢当。”杜龙向虹凤招招手,说道:“热身结束,过来。”虹凤无奈来到杜龙面前,杜龙将她一拉,虹凤身体失控地倒在杜龙身边,杜龙笑道:“如此性感的皮衣,就让主人给你剥了吧。”杜龙慢条斯理地拉下拉链,将虹凤的身体一点点从连体皮衣里给‘剥’出来,虹凤感觉十分屈辱,这行为简直比直接强暴她还要难以忍受。虹凤的身体被一点点剥了出来,她身上光溜溜的,竟然什么都没穿,杜龙抱着她同时不断在她身上几个重要部位爱抚着,同时坏笑道:“原来高不可攀的红姑居然也这么淫荡,你不该叫虹凤,你就是条淫凤!”虹凤羞耻地低垂着头,杜龙在她身上上下其手,虹凤虽然有心抗拒杜龙带给她的感觉,然而她的反抗是如此无力,虹凤的**被杜龙轻易挑了起来。

“看,她们是多么的美,这是你的杰作吧?”杜龙突然指着还在那里亲吻着的邱寒雁姐妹问道,她们俩似乎已经忘记自己的初衷,居然有点忘情似的在那里亲吻着彼此。虹凤看着邱氏姐妹性感、无助甚至淫荡的身体,她的身体猛一哆嗦,居然来了次小**。“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竟敢在主人之前**了!”杜龙骂了句,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掏出早已昂首待发的小杜龙,十分霸道地进入了虹凤的身体,杜龙对她说道:“你这个师姐应该让她们好好学几招,她们的小嘴迟早是要分开的!”虹凤忘乎所以地搂着杜龙的身体,双脚也盘在他腰上,努力地索求起来。

沙发上的战斗乐章引起了邱寒雁姐妹俩的注意,她们一开始羞涩地偷看过来,最后只看得忘乎所以,张开着小嘴傻愣愣地,失去了响应。“哈哈,我就知道,你们的小嘴是不可能一直贴在一起的!”杜龙大笑起来,他放开已经浑身发软的虹凤,双手叉腰站在茶几旁,金刚宝杵油光发亮地杵在邱寒雁姐妹面前。两姐妹眼神朦朦胧胧地痴迷看着眼前的宝杵,她们清楚地感觉到宝杵上传出的热度以及那充满**的怪味,两女就像被催眠了一样,竟然一左一右分别伸长了脖子,向那热乎乎的宝贝亲吻过去。

杜龙嘿嘿一笑,毫不惊讶地伸出双手抚摸着她们的头发,笑道:“看来你们也是一对**啊!”精明干练性格各异却都心志坚定的邱氏姐妹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对杜龙的调侃简直充耳不闻,她们专注地亲吻、甚至争抢着杜龙的宝贝,杜龙抓住她们的头发将她们的脸仰起,说道:“求我吧,求主人赐予你们幸福与快乐!”“求求你……”两张一模一样的美丽俏脸上遍布着**的魔力,她们焦急妩媚地叫道:“求主人赐予我们……幸福快乐!”杜龙将两女拎起放在沙发前的地毯上跪着,接着他将沙发上浑身绵软的虹凤摆成双腿张开坐着的姿势,虹凤羞涩地想要合拢双腿,却被杜龙喝止。

美丽性感且又**无比的花园清晰地呈现在邱寒雁与邱烈燕面前,两人只看得两眼发直嘴都何不拢来。杜龙将碍事的茶几推到一边,跟着跪在邱氏姐妹的背后,他毫不客气的伸手在她们屁股底下一摸,结果摸到两手湿粘的液体。“都湿了啊,是看戏看爽了还是亲嘴亲爽了?”杜龙取笑道。两女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杜龙解开其中一女绑着双脚的绳子,也不知她是姐姐还是妹妹,用力抓着她的屁股揉了两下,杜龙再度提枪上马,毫不怜惜的一棒穿刺进去……左左右右……左左右右……杜龙分别冲击着两女的身体,将她们送上一波又一波的**巅峰……邱寒雁与邱烈燕姐妹俩陷入半昏迷状态,杜龙对一旁期待着再次享受主人爱宠的虹凤道:“去,将她们处理一下,我注意到酒店提供的床尾差两只装饰柱,要有点艺术气息的。

”虹凤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杜龙喝道:“还不快去?”虹凤急忙答应着,然后将狼狈不堪的邱氏姐妹拖进了浴室,大约二十分钟之后,杜龙的床尾就多了两件颇具艺术气息的装饰柱,那是虹凤精心制作的美女烛台。只见邱寒雁与邱烈燕两姐妹依旧赤身**难分彼此地被麻绳紧捆着身体固定着跪在床尾两个角上,她们挺胸收腹提臀向后高昂着头,因为她们的嘴里分别咬着一只点燃的香薰蜡烛,若是蜡烛歪了,蜡油便会滴在她们的身上,因此她们只能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稳。

粗糙的麻绳将细嫩的美丽女体妆点得异常妖艳,虹凤的这两件杰作已经超越了淫荡的范畴,它是那么的美丽,甚至充满了艺术的气息。“服务员,你的厨艺不错,”杜龙向虹凤褒扬道:“以前学过?还是研究过?”虹凤不想回答,但是却不得不答,她躺在杜龙怀里轻轻喘息着,答道:“奴婢……在训练的时候学过捆绑,后来……自己也研究过……所以……”杜龙笑道:“嗯,算你老实,我不但知道你喜欢这种游戏,还知道你有个网名叫做火焰女王,对吧?”听到‘火焰女王’四个字,邱寒雁和邱烈燕都惊讶地偏头向虹凤望去,以至于嘴里的蜡烛一偏,两女都被泼落的蜡油烫得惊呼起来。

虹凤更加惊讶地说道:“主人您是怎么知道的?我从来没有摘下过火焰面具,更没有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甚至上网的ip都是经过伪装的啊。”杜龙笑道:“我怎么知道的没有关系,令人奇怪的是,这两只烛台似乎也听说过你的大名哦,你不觉得奇怪吗?”。虹凤有些惊讶地向邱寒雁与邱烈燕望去,只见她们赫然依然昂首挺胸,但是脸上却多了一分赫然,虹凤很熟悉这样的神态,那是羞涩同时带着点兴奋与期待的样子,虹凤立刻明白过来,她说道:“她们看过我发布的那些视频,而且不止一次,真想不到啊,你们这两只鸟儿居然也喜欢这调调,早说嘛,咱们可以交流一下,也不会把关系搞得这么僵了。

”杜龙笑道:“你平时也没表现出来啊,要不她们或许早拜倒在你裙下了。”邱烈燕又偏头看了虹凤一眼,只见虹凤正灼灼地望着她,她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急忙恢复了原状。虹凤瞅瞅这个瞅瞅那个,然后扑哧一笑,说道:“现在知道也不晚,主人,您猜她们两个谁是s谁是m呢?”杜龙道:“不用猜都知道,她们都是m,在没有一个好s的情况下,只能轮流做s。”虹凤笑道:“没错,刚才我绑她们的时候就发现她们的身体似乎特别敏感,没想到一贯清冷高傲的寒雁居然也是一个看着绳子就兴奋的贱货啊!”杜龙看着羞惭被绑跪在床角昂首无语的姐妹花烛台,再被怀里的虹凤挑逗着,**再度腾升,他将虹凤放倒在床上,分开她修长的双腿,十分顺利地进入虹凤的身体,虹凤兴奋得眉开眼笑,杜龙在冲击她身体的同时说道:“你不也一样?平时装出一副精明干练的样子,其实也是个淫荡的女人!不是吗?”。

虹凤兴奋地叫道:“是,奴婢就是个淫荡女人,不过奴婢只对主人淫荡,别的男人奴婢碰也不会让他们碰一下。”“这就对了!”杜龙想起上次与虹凤见面时的情景,当时她奉命绑架韩倚萱来钳制杜龙,结果替岚凤给杜龙带来一条消息,在告诉杜龙消息之前,虹凤可是下手毫不容情,是杜龙所见过的身手最好的女杀手,现在……杜龙卖力地在虹凤身上驰骋着,此刻虹凤不再是平时那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也不是那个出任务时冷峻的杀手,她就是一个美丽性感的女人,在杜龙的猛烈冲击之下,她很快再次达到幸福的顶点,见她不堪再战,杜龙的目光不禁瞥向了床脚的那两座美女烛台……只见她们已经是烛泪长流了…………御雅得知南京的行动彻底失败,派去的人一个都没能回来,他在愤怒过后迅速冷静下来,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料,这不是被派去的人的错,御雅迅速找到了失败的根源,他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刘子健。

如今的刘子健让御雅有种不认识的感觉,御雅与刘子健认识很久了,两人曾是双子座的搭档,刘子健虽然很有城府,但是御雅所熟知的那个刘子健应该是没有那么大胆子,也没有那么大本事的,刘子健前几天还一切正常,怎么去了一趟天南省就……想起刘子健去天南省的目的,御雅心中登时咯噔一响,刘子健是为了坑杜龙而去的玉眀市,结果铩羽而归,其后刘子健就判若两人,难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御雅不相信杜龙能说动刘子健背叛自己,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御雅想到那个可能性,他的脊梁突然一阵发冷,杜龙被关在牢里,夏红军还在印尼,这究竟是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杜龙在牢里还能操纵一切?“查清楚刘子健到了天南省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御雅吩咐道。天南省反馈回来的消息显示一切正常,然而御雅却从中看出了问题,御雅立刻开始怀疑团结社玉眀市地区的组织已经沦陷,就像南京那边那样。御雅开始通过互联网展开搜索,结果立刻发现了更多疑点,当他看到刘子健在离开法院的时候打倒一名法警的新闻照片时,御雅面沉如水,从玉眀市团结社的组织那传回来的报告中半点都没有涉及这个事情,自己只关注杜龙的事,却没有注意到这些旁枝末节的事,真是疏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