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书记夫人(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其实中年男子砍的人不是吴羽峰而是吴羽峰身边的县医院院长陈学东。只不过,在他举刀的刹那,吴羽峰慢慢侧过身子跟陈学东讲话,所以外人看起来,中年男子正举刀要砍吴羽峰。锋利的长刀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光耀眼的白光,白光如一缕惊鸿由上而下,速度快到不成思议。那男子蓄势而为,吴羽峰要躲闪已是不及。而场边的公安根本想不到有人竟敢在这个场合闹事,并且针对还是县里的一把手。没有意识的话,要救的话已经来不及了。现场的人,见到这一幕,纷繁惊呼。

说时迟那时快,场中只见一条人影恍过,紧接着一阵骨折声,那耀眼的白光突然消失了。所有人皆目瞪口呆地看着着场中那个一脚将男子踩在地上不得动弹分毫的青年,简直是不敢相信。这是在拍片子吗?刚才那一幕可比片子精彩刺激多了。陈学东惊魂未定地看着将头仰起来,脸红脖子粗,眼睛好像要吐出来,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的男子,讶声道:“苏老实……”“你这个丧尽天良,没有一点医德的人渣。”苏老实冤仇地看着苏老实,随后恨恨地看了叶宇一眼,老泪横流,道:“老婆,我对不起你,我没有杀了这个畜牲。

”吴羽峰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物,比陈学东镇定多了,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苏老实,随后对陈学东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看出来了地上这个苏老实不是来砍他的。从这个男子的语气上,他好像认识陈学东。陈学东一张老脸涨得通红,不自然到了极点,道:“吴书记,我……”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任海洋冲跑了过来,他一张脸色惨白无比,这一次剪彩仪式的治安任务是他执行的。如今出了这么大的吡露,他算是失职了。想到这里,他更是胆颤心惊地道:“吴书记,你还好吗?”不消他叮咛,两个县公安局的民警便从叶宇手里押走了苏老实。

“我没事。”吴羽峰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我觉得没有那么简单,你们公安机关要查清楚,有了结果,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是。”如果不是出了苏老实这档事,整个剪彩仪式算是相当完美的。看着人群逐渐散去,叶宇觉得没有什么事,就要离开。虽然这是一次认识吴羽峰的好机会,不过叶宇却不想那样做。有时,机缘却是很是难说。在叶宇刚要离开时,吴羽峰却叫住了他,道:“年轻人,请等一下。”叶宇只得回过头来,喊了声吴书记。吴羽峰上下打量了一下叶宇,点了颔首,道:“这一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舍命相救,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吴书记,你客气了。”吴羽峰呵呵一笑,道:“古人说受人滴水之恩,理当涌泉相报,我只是跟你叩谢罢了,算不上客气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叶宇。”“叶宇,记住了。”从言谈举止上看,叶宇觉得吴羽峰并没有一般官员架势,虚假,相反的,却是很朴实,平易近人。一下子,叶宇对他有了一些好感。这时县委办主任贺天刚跑了过来,问道:“吴书记,你有没有怎么样?”吴羽峰摇了摇头,道:“没事。”说此,他看了手上的手表,道:“叶宇,对不起了,现在我还有一个会,以后有空的话,再跟你聊。

对了,小贺,等一下你帮我问一下叶宇的德律风。”“好的。”看着吴羽峰走远,贺天刚对叶宇道:“等一下吴书记还有一个大小企业改革的座谈会。”叶宇知贺喜天刚那样说,是为了让他理解吴羽峰其实不是故意离开,而是真的有事。叶宇心中窃笑,嘴上却很平淡道:“吴书记是一个好书记。这一点,我想云溪县一百二十万的群众都用刚才的掌声说明了。“贺天刚心中略感惊奇,看了叶宇一眼,这个年轻人倒会说话,并且这句话妙的是,他不但在概况上奉承了吴羽峰,并且黑暗对他说的话做出了回应。

贺天刚道:“叶宇,将你的德律风给我吧,我好回去交差。”叶宇给贺天刚自己的手机号码,随后道:“贺主任,我还要上班,这就告辞了。”贺天刚看叶宇没有坐车,便问道:“叶宇,你在哪里上班啊?我派车送你。”“教育局。”“好,你稍等一下,我叫司机开车。”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奥迪的缓缓开到叶宇面前,贺天刚率先上车,对叶宇道:“我送送你吧。”在车上,叶宇与贺天刚两人做了短暂的交流。因为年纪相当,叶宇跟贺天刚有很多共同的语言,随着交谈的深入,两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进了许多。

不一会儿,车便到了教育局。整个云溪县,只有两辆奥迪小轿车,一辆是县委书记吴羽峰坐记,一辆即是政府一把手乔耀生的。在云溪县,这黑色的奥迪车代表着什么,稍微晓得政治的人都知道。此时正是大热天,叶宇到的时候,整个教育局的人都在午休或者还没有上班。看到的人甚少。叶宇不想引起过多人注意,只要贺天刚将车开到教育局的大门口,并没有开进教育局。恰在这时,骑着本田摩托车来上班的王有福正好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看到那个奥迪牌照,王有福本以为是某个领导来局里考察,可是一想又不对,如果是县里领导来考察工作,局里的领导早就在大门口排队迎接了。

当他们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是叶宇时,尤其是看到县委办公室主任贺天刚伸出头来跟叶宇作别时,更是感到不成思议。贺天刚的职务只是县委办的主任,县委办主任代表着什么,稍微有点政治敏感度的人都知道那是县委的大管家,非领导的心腹不成任之。并且据传,吴羽峰原本是想将贺天刚提为常委,只是县长乔耀生从中阻拦才没有实现。所以贺天刚的级别虽不高,可是却没有人敢小看他,一些乡镇的领导见到他,都要尽力凑趣。教育局是一个清闲的部分,人一但闲了,好奇心难免就大了,一些诸如某某局里的领导跟她的下属有什么含糊的关系,某某领导为了什么事在开会时拍了桌子等等一些杂七杂八的的流言便时常在教育局里流传。

身处其中的叶宇久而久之,对县里的一些事情倒了解了很多。待奥迪车走远,王有福才牵着摩托车走到叶宇面前,道:“叶宇,刚才那个人是县委办的贺主任吧?”以前王有福跟叶宇说话带着点凑趣,那现在的语气就是有点畏惧了。叶宇本想说点什么,可是转而一想,将到嘴边的话吞进肚子里,高深莫测地轻‘嗯’了一声,道:“有福,我有事先进去了。”因为陈玉刚的挑拨离间,叶宇跟许进峰关系其实欠好,他在办公室里很尴尬。叶宇几番想要弥补他跟许进峰的关系,但收效甚微。

许进峰是一个很古板的人,这种人,他对你的偏见一但深种,要改善就很困难。既然改善不了,叶宇便想是不是可以用外力将这种不和谐的关系抹失落。所谓的外力,即是借势。再简单一点,就是借助洪子正的名头。你许进峰虽是办公室的头头,可是我背后有常务副县长,你能拿我怎么样?如今看来根本不需要动用他跟洪子正的关系,仅凭着刚才这一幕。在透过王有福这个八卦男人一宣传,他的来历就够教育局那帮整天所事事的人人料想一阵子了。基于以上种种考虑,叶宇便将要说的话,吞进肚子里的。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如叶宇所料。王有福很认真地执行了叶宇心中的设想。他虽然没有亲耳听到王有福说什么,可是从教育局的同事看向他那艳羡又带着点敬畏的眼神,他知道了,王有福已经将下午的那一幕汇声汇色地传到了教育局所有人的耳朵里了。叶宇下班后,便到银行取了钱,再到明园大酒店订了一个包间,随后给康政和打了个德律风。十五分钟后,康政和便来到了明园,同来的,还有他的两位同事。当晚,叶宇豁出去了,对康政和跟他同事的敬酒,他是来者不拒。

同时叶宇动用了他超凡的交际好了关系。……第二天叶宇晚上叶宇刚下班的时候,贺天刚便在等他了。“贺主任,你怎么在这里啊?”“大老板晚上要请你。这不让我来接你。”罗天刚开了车门,要叶宇先上车。叶宇没有推辞,先坐到车里。这种待遇是第一次遇上。这时的叶宇其实不知道,这一次的见面对他将来的仕途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并且认识了他生命中的最重要的一个女人。晚上还有一章,兄弟支持一下,中不?上不去,收藏上不去,,信心颇受打击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