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美熟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县委书记夫人杨素心半弯着腰,由于她穿的是休闲裙子,这一动作,胸前便露出了一抹浑圆雪白的乳肉,甚至连小沟也隐约可见,瞧见这一幕,叶宇强作镇定,实在心里是排山倒海,为了避免给吴羽峰等人觉察,叶宇只得端起碗将书记夫人夹来的红烧狮子头放进碗里。“叶宇,你是要红的,还是白的啊?”贺天刚问道。“我不太会喝酒,还是不要了?”吴羽峰却道:“叶宇,我听天刚说你在教育局,算起来也是仕道中人了,仕道中人,怎能不会喝酒呢?”从吴羽峰的举止看,叶宇也发现这个县里的一把手是一个烟酒不戒的人。

从小到大,叶宇一向都是乖孩子,烟酒不沾的,吴羽峰既然将话说这份上了,自己若是在推脱,恐惹起对方不快,当下道:“那我喝红的吧。”贺天刚很熟练地打开那瓶法国红酒打开,给吴羽峰跟叶宇倒了一杯。叶宇看了一下杨素心眼前的空酒杯,问道:“阿姨,你怎么不喝啊?”杨素心微摇了一下头,道:“我喝饮料就好。”她说话总是柔和的,动作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味道。都有了嘴,吴羽峰坐下了身子,端起酒说:“叶宇,昨天要不是你,我就不克不及坐在这里了,在这里,我在向你说声谢谢了。

”叶宇忙站起来,道:“书记,您不消那么客气。”杨素心端着嘴杯,轻抿了一口椰子汁道:“小叶,今天的事我听老吴说时都吓坏了,救命之恩这份情意,我们是要感谢的。”说完,对吴羽峰道:“羽峰,救命之恩,那是天大的恩典,叶宇这年轻人,人品真是不错,他竟然不敢居功。”说完眼波流转,看了叶宇一眼,说不出的妖娆。叶宇自小在农村长大,后来到省城读大学,再后来,回老家教书,这个过程中见到过几个美女,不过像杨素心这么优雅的美熟妇却是第一次见到,并且她就坐在对面。

叶宇连忙避开,一颗心却是不争气地跳动了起来,语气竟带着一丝颤抖:“阿姨,今天的事情我们就让它过去好吗?今天你们能请我来你们家吃饭,这就是最好的答谢了。”说此,顿了顿道:“吴书记,是我们云溪县三百万苍生的好父母官,一定会福大命大,逢凶化吉的。”吴羽峰哈哈一笑,道:“你这小子却是会说话。”他看起来颇为高兴,说完话,便将怀中的红葡萄酒一饮而尽。吴羽峰久居高位,下属的奉承马屁少不了,只不过他却是一个很注重羽翼的人,进入他办公室的人有两个禁绝,一是禁绝带礼物,二是禁绝拍马屁。

若是触犯了他这两个准则,就会被轰出办公室了。这个准则叶宇可能不知道,所以竟敢当面拍了吴羽峰的马屁。让贺天刚惊讶的是,吴羽峰竟没有生气,并且还笑了。并且贺天刚注意到了,吴羽峰竟然称叶宇为小子。这个称号有点粗野,可是用在相识的人身上,那就是熟悉了。想到这里,贺天刚很有深意地看了叶宇一眼。“来来来,吃菜。”杨素心热情地招呼大家。一顿饭在很是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着,等两瓶红酒喝完时,杨素心要再去拿的时候,吴羽峰叫住了她,示意不要。

叶宇估计吴羽峰有话要说,果然如他所想,饭后吴羽峰将他叫到了书房。吴羽峰的书房在二楼,书房的安插跟办公室差不多,最大的特色是在北边靠墙有两个大书柜,书柜中装满了书,叶宇眼尖,稍微一瞥,发现里面多是经济类的书籍。“坐吧,叶宇。”书房里有两张真皮沙发,吴羽峰自己坐一张,要叶宇坐到另一张上。杨素心给两人端来茶水,放到茶几上便出去。吴羽峰端起茶杯喝着,杨冲锋知道他有很多话都要说清楚,自己心里也在想着该怎么应对。从吃饭时看,吴羽峰是那种记情的人,感觉到他是那种一旦成自己人后很讲义气的那种人。

叶宇心里就有很多期待。在讲究资历,讲关系,讲人脉中国官场,最不缺的即是人才,最缺是给你施展的平台。这个事理很简单,好比某个城市的市长位置空出来了,紧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可能有副市长,副书记,省里那些局里的二把手等等,这里每一个都有当城市市长的资格跟能力,这最紧要的关头,只要有人给你说一句话,那结果可能就不一样的。对你的仕途将有难以估计的影响。从洪子正将弄到教育局这个闲散衙门,叶宇就清楚,他并没有将他当作亲戚,他所以帮自己,可能是迫于姨妈张素梅的压力吧。

在真正意义上,他并没有任何后台。所以,在叶宇心里,他更看中吴羽峰这条线。吴羽峰执着茶杯,沉吟不语,可能一直在想着措辞。叶宇历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另一方面,也怕自己的话,会打断吴羽峰的思绪。吴羽峰将手中的茶喝完,道:“叶宇,今天,我叫你来,除跟你见面,聊聊天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要好好谢谢你的。”叶宇忙道:“书记,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昨天那事,我们就让随风而去吗?”“你有那种想法,我很欣赏。

”吴羽峰摇了摇手,阻止叶宇在说下去:“你能那样想,我却不克不及有,昨天若是没有你,现在我就不克不及坐在这里跟你喝茶了。人再怎么忘本,也不克不及对事实不认。”说完,吴羽峰从衬衫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到桌上,两指压住推向叶宇。杨素心亦道:“叶宇,这点钱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收了钱的话,那就代表着吴羽峰在也不欠自己的人情了,以后可能就那样疏远了。这一点叶宇很清楚。吴羽峰今年才四十出头,这个年纪已经云溪县的一把手,将来成长的前景不成估量,要是可以跟得上这样一个强势人物,今后自己的成长哪里是一笔钱可以比得上。

叶宇心中权衡了一番后,又将支票推给吴羽峰,道:“书记,你这钱,怎么说我也不克不及要。昨天若是他人,我也会救的,我就不说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话,我只是认为,我能做到的事情,我就会去做。”吴羽峰闻言,眼里闪过一阵别样的神采,笑道:“叶宇,你既然那样说了,我就将支票拿回来。不过,等一下你可得跟你阿姨说哦。”说此,吴羽峰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软中华,抛给叶宇一根,同时也给自己点上:“昨天事情产生的原因后果,公安局那边已经查清楚了,那个苏老实要砍的人其实不是我,而是陈学东。

”叶宇做出聆听状,并没有插嘴。“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那苏老实的老婆因为生病来县医院医治,其实那病只是肺炎,可是因为县医院的医生的一次粗心大意,将苏老实老婆的检验述说跟另一位肝病患者的述说弄混了,后来造成了苏老实老婆病死。苏老实的老婆死得太突然,后来他通过各种关系,找了医生朋友辅佐,推断出了其中的原因。他来找医院说理的时候,医院却不肯认可。要告医院,苏老实又无凭无据的,最后这案子就不了了之了。”吴羽峰一脸凝重,唏嘘不已,道:“叶宇,你说这事要怎么措置才好?”叶宇知道,这可能是吴羽峰对自己的一个考验了。

在弄不清楚吴羽峰真正的用意前,叶宇是不会乱说,闻言,只道:“书记,这事情我也没有想过。”看书的朋友请安心,本书的各种女人会慢慢增多,刺激的故事也会有的.现在是公众版,为了怕和谐,我也不敢过分猖獗.本书的基调是情节跟刺激并重,主角认识一个女人,总要有个相处过程,一见面就,嘿嘿,那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