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被她‘握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对自己也许是一个机会。“着司法重办。”叶宇很简单的四个字,却有一种奇异的力量,饶是吴羽峰的镇定,亦有一种心荡神摇的感觉。但吴羽峰究竟结果是吴羽峰,这个云溪县的一把手转瞬间便将自己调剂到一种很平和的状态:“说说理由。”“相对医院,病人是弱势群体,医院方面,为了不使自己声誉受损,肯定不会主动认可的。像苏老实这种纠纷,如果他拿不出实实在在的证据,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如果是这个结果的话,这对生命就太不尊重了。”吴羽峰听此,只觉得叶宇书生意气,有些失望。

“不知道吴书记有没有听过前几个月北方省产生的那件事情?”吴羽峰眉头一动,看着叶宇,道:“你是指?”“几个月前北方某宾馆员工坠楼死亡事件,死者家属因为讨不到满意的说法,便煽动亲戚,最后乃至城市许多不相关的人围堵宾馆,造成整个城市交通瘫痪。这件事情虽属偶然事件,但纵观整个社会因素,却又是必定的。现在医患纠纷,社保纠纷,执法团队中在执法过程中的不透明等等因素,时间一久,导火索一成将形成难以预测的后果。”吴羽峰心中一动,他实在想不到叶宇竟然想得那么远。

叶宇刚才说的,他并没有想到,他更多想到,办了之后,会引起云溪县政局动荡。究竟结果县医院是云溪县最为赚钱的,涉及到太多的利益关系。他究竟结果才来云溪县半年,根基不稳,常委会上,县长乔耀生其实不买他的面子,甚至时常跟他唱反调。基于以上考虑,吴羽峰很为难。从苏老实做出的极端事情看,叶宇说的情况说不定还真的会产生,若是真的产生群体动荡事件,这个后果他真的难以承担的。吴羽峰又掏出根烟点上,长长吸了口,道:“叶宇,你的话让我明白了许多。

三人行,必有我师。古人诚不欺我。”出了书房,吴羽峰叫叶宇下楼坐,而他则进房间。据叶宇估计,吴羽峰可能是在跟杨素心进行交流。果然一会儿,杨素心便拿着支票走了出来,道:“叶宇,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真的要收下。”走到叶宇的身边,将支票塞进叶宇的口袋里面。这哪里是一点小意思啊?叶宇虽然没有收,但也看到了那支票上面的数字——二万。叶宇以前教书一个月才一千五。他不吃不喝也要十年才能赚到上面那个数字。这么多的钱,叶宇很心动,可是他却知道吴羽峰的人情比上面那个数字更加的有用。

叶宇又将口袋里的支票拿给杨素心:“阿姨,我刚才已经跟书记说了,这钱我不克不及要的。”两人推辞着,在这个过程中,难免手会碰上。杨素心的手又白又嫩,柔弱无骨,保养得又很好。每次相接触时,一种柔滑的感觉泌入心脾,叶宇的心总是不由一颤。叶宇虽然推拒,可是杨素心却是真心地想要将钱给叶宇,来表达她的谢意。那时要是没有叶宇出手救下吴羽峰,最后会产生什么事情,她真不敢想象。“你再不收阿姨生气了。”杨素心将叶宇的手握在手里,另一只手将支票塞入叶宇衣里。

手被杨素心握着,叶宇有一种很说不出的感觉,一时间,他不敢乱动。等杨素心松开后,他才将支票推给吴羽峰,道:“书记,这钱我不克不及收。“吴羽峰呵呵一笑,对杨素心道:“素心,叶宇就是这样的人,他既然不收,我们就尊重他的意见。”杨素心眼波流转,顾盼生辉地看了叶宇一眼。叶宇连忙将眼睛闭开,可是一颗心却禁不住地跳了起来,脑海里浮现刚才手被她握着情景,一阵奇异的柔滑感觉从掌心传到心海。对不起,来晚了,我刚写好就发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