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堕落的良家美妇 ,满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倏然给一个大工具顶着,萧虹觉得有些难受,便想扭了扭身子。她那柔滑肥满的便在叶宇的坚硬上摩擦着,受到刺激的工具一下子又硬了几许。“啊,怎么又变大了?”叶宇的转变,萧虹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叶宇那大工具有如刚出炉的铁棍般狠狠地顶在了萧虹的屁股上。叶宇那工具坚硬,萧虹柔软,一种刚柔相抵,完美和谐的感觉从两人的心里升起。叶宇的一颗心猛地提到咽喉,他长长的呵了口气。灼热的气息吹散了美妇萧虹的长发,洒在她珠圆玉润的耳珠子上。自从被叶宇那工具顶着,萧虹亦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坚硬袭来,一丝淡淡的酥麻感觉从上面传来,浑身被一种奇异的感觉充满着,就在这时,叶宇吐出的那口灼热气息在她耳珠子上扩,热热痒痒的感觉像涟漪般扩散着。

两种奇异的感觉叠加,萧虹的身体倏然一紧,气在胸腔里积蓄着。只差一条导火线便会全部引爆。就在这时,轿车突然刹车,叶宇的头部由于惯性的作用前倾,温润的嘴唇正好吻在了萧虹的耳朵上,萧虹全身一颤,紧闭的嘴唇张开,长长呵出一口气,同时伴着奇异的呻吟声。那呻吟声细细的,声声入耳,落到叶宇的耳朵里,叶宇的全身一紧,那工具积蓄到了极点,身体猛烈地颤抖着,喷射出浓烈的工具来。同时登到极点的感觉,化成一阵奇异的感觉将两人联系起来。

同一时间,两人不谋而合地看了对方一眼,可是眼睛一碰到,又马上分隔了。两缕妖艳的嫣红浮现萧虹的玉脸,一时间,她恍如变得娇艳了。“萧虹,你们没事吧?”贺天刚的话惊醒了缄默的两人。萧虹闻言,如梦方醒,快速地从叶宇身体上离开。虽然神色有些慌乱,但她还是连结冷静,道:“没事。”想到刚才的事情,她心惊胆颤,一丝怒火从心而生:“天刚,刚才怎么回事啊?”虽有些责问的成分在里面,不过语气甚好,这其中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刚才她与叶宇所产生的事情。

“这事怪不得贺主任,刚才是有辆有摩托车突然从右边窜了出来,幸亏贺主任车技了然,否则后果真不敢想象。”叶宇指向窗外,道:“嫂子,你看。”“哦。”萧虹顺着叶宇的手看向窗外,果然,一辆摩托车正消失在黑夜中。听到叶宇叫她嫂子,一种怪怪的感觉在萧虹心里升起。她蠕了蠕嘴,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送了叶宇教育局宿舍,贺天刚夫妻回到家已经十点半了。一到家里,萧虹感觉腻腻的,便直接进入了洗手间里面。裙子甫一褪下,一股味道传了出来,萧虹一看,脸上倏然红了起来。

刚才与叶宇的接触,萧虹知道自己有了点感觉,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竟然湿了。从流出来的水迹已几乎将她的黑色蕾丝的前面湿透了,浓郁的味道久久不散。想到刚才在车上极点刹那间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好美妙啊!”这话一说出口,她的心羞愧不已,她实在想不到自己会说出那种话来,心里对那一刹那的快感,似乎还有所留恋。这想法刚升起的时候,她吓了一大跳,连忙将她压住,同时有些神经质地裙失落了身上所有的衣物,人立在喷头下,当水喷下来的那一刻,她努力地涮着自己的身体。

这一顿澡,萧虹足足洗了有一个钟头。萧虹湿湿的长发披在肩上,洗尽铅华的她更有一种清新的感觉,修长的身体上披着一件粉色的睡袍,美妙诱惑的若隐若现,看到这里,贺天刚一下子有了感觉,的物事正慢慢地变硬。他起床,一下子抱住了萧虹:“老婆,我们好久没有做了?”灼热地亲吻着,双手同时在爱妻身上抚摸着。萧虹给丈夫那样抱着吻着,身体里被水冲散的情思又复苏了起来。正想回应时,发现手摸丈夫的身体时油腻腻的。她一向有洁癖,便推开他道:“现在时间还早,去洗洗吧。

”贺天刚松开了萧虹道:“好。”说完便兴致勃勃地进了洗手间。他洗得很快,两三分钟便出来了。出来后,发现萧虹正坐在床头,长发也没有梳理,随意地洒在肩上。虽有些乱,但却有一种别样的懒散的气息。贺天刚看到这里,便冲了上来,将萧虹压在身下,有些胡茬的嘴巴狂热地在爱妻脸上吻着,有些手轻车熟络地解开妻子的衣衫。不一会儿,萧虹便被扒得光光的,跟叶宇想得一模一样,脱光衣服的萧虹整个身体晶莹如玉,发出耀眼的白。贺天刚露出痴迷的神色,猛压在萧虹的身体上,嘴巴处处吻着。

萧虹起了剧烈地反应,一边扭动着身体迎合着丈夫,双手在他的背后摩擦着。很快的,贺天刚便挺枪入巷。贺天刚的水准还是跟以前一样,只不过不知为什么,萧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随着贺天刚的动作,她脑海里面竟慢慢浮现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的身影由模糊而到清晰,起初萧虹以为是贺天刚,也应该是他。从结婚到现在,丈夫就是他的骄傲,他的一切,跟大大都家庭一样,昔日青春的激情在平淡的生活中慢慢地转化亲情。虽然没有了几多激情,但一直以来,萧虹以为亲情激情更加重要,更加牢靠。

激情是会消散的,而亲情则永恒的。哪知道这个人影清晰呈现时,竟然不是丈夫,而是那个她才刚见过一面的那个瘦弱,斯文的小青年叶宇。萧虹心里认为自己挺对不住贺天刚的,便更加热情温柔地迎合着贺天刚。两分钟以后,贺天刚发出一声难以压抑的怒吼,随后身体一颤,便疲软下来。贺天刚看出妻子没有尽兴,心中有些愧疚,轻拍着萧虹的背部,柔声地道:“老婆,对不起。”萧虹则很善解人意地摇了摇头,道:“没事的,老公,十二点了,睡觉吧。”虽是那样说,可是她却没有像以往那样小鸟依人般地倦入丈夫的怀里,而是转了个身。

看此,贺天刚叹息了一声,慢慢地将眼睛闭上。其实他那方面的能力也还可以,只不过踏入机关后,由于工作压力,经常加班等等一些原因,他的身体虽然没有呈现大的问题,但棱角却基本磨光了。贺天刚的感觉并没有错,萧虹并没有满足,一阵空虚化成的骚痒如海浪般地袭卷了她,一种难言的痛苦如蚂蚁般正一寸一寸地嘶咬着她的心灵。她心里呈现了沉闷,而不久之后,丈夫传来的酣睡声更将她的沉闷推到了新的极点。她的手第一次伸向了自己的身下,她是一个良家妇女,她历来没有这样过。

那一夜,萧虹第一次用自己的手满足了自己。有泄身的刹那间,她甚至想,如果晚上是叶宇来弄她的话,那……接下去,她不敢想了。在那一刻,她的脸红如烈火,同时升起了对丈夫的羞愧。她实在想不到自己竟然坠落到如此境界的一天。在那一夜,叶宇亦是翻来覆去,直到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才睡去。第二天当他到教育局的时候,一个他想不到的人来到了教育督导办公室。感觉状态正在慢慢的回复,晚上还有一章,大家是不是要支持一下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