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姨妈春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若云,我打我妈的手机一直说关机,你说我妈会不会失事了?”陈雅莎揣紧小拳头,焦急无比。陈雅莎那个身材比她还高挑的同学抚慰地道:“雅莎,你别瞎担心,不是跟你说了吗,她跟朋友出去了,也许有事迟误了,所以晚了一点。”隐在树后的李素芬心中羞愧不已,自己的女儿在找自己,自己却跟一个小男人在约会,不过她却不敢出来,这要是让女儿看到她跟叶宇在一起,她可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就在这时,她觉得嘴上一紧,原来是叶宇又吻住她了。自从陈雅莎呈现后,叶宇不知怎么了,心里竟有了一种别样的刺激感。

在这刺激感的引导下,他再一次将美丽的师母抱了过来,狠狠地亲吻着。想到女儿就在一边,李素芬涌现出一种强大的力量竟将叶宇推开,又恼又羞地瞪了他一眼:“你胡闹……唔……”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又给叶宇堵住了嘴巴。李素芬虽然尽力地推拒,可是她的力气哪有叶宇的大。最后只能任由这个坏学生吻着了。一想到女儿就在一边,而自己竟然跟一个不是她爸爸的男人接吻,李素芬便羞愧得要死。“我妈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共”陈雅莎翘盼着远方,焦急地跺顿脚。

说此,她想了想道:“若云,我妈连这次一共才来省城才来两个,怎么可能会有朋友啊?”雅莎她同学一听,脸上露出一丝焦急,不过语气上却是冷静无比,开玩笑地说:“雅莎,你别吓自己了,伯母那么大的人,难道还会被人拐去卖了吗?”风似乎一下子停了,在加上此刻已近凌晨,街道上已经没有人了。在寂静中,叶宇与李素芬的接吻声便显得格外的响亮。听到这声音,雅莎狐疑地扫了一下四周,最后寻找榕树而来,问道:“什么声音啊?”她同学道:“我们看看去。

”叶宇虽与师母在激吻,可是依然眼观左右,耳听八方,闻言,忙转了个身。将他的背影面向陈雅莎。而陈雅莎呢,在坏学生叶宇娴熟的接吻技巧下,早已迷迷糊糊的,不知今昔是何年了。陈雅莎两人走近一看,只见两个人正在接吻。男人的背影都差不多,是以,陈雅莎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的背影会是叶宇。时下大学的校园已经很是开放了,只不过蓦然发现男女这种事情,陈雅莎还是有些羞涩,脸色一红,黑暗啐了一口,轻声地道:“不要脸。”当下忙拉着她同学悄然走开。

女儿‘不要脸‘三个字仿如天雷降下九天,迷糊的李素芬闻言,浑身一震,清醒了过来。用手盖住叶宇的嘴巴,说怎么也不让他再吻了。所幸陈雅莎跟她同学只拖延了一会儿便走开了,否则的话,李素芬真不知道怎么控制住自己的心跳声了。自己跟男人亲吻,差点被女儿抓了现行,那种紧张,难堪令她有点无地自容。待女儿走远,阿素芬才华呼呼地狠狠捏住叶宇腰间软肉,恼看着他道:“都怪你。”这女人的颈还真大,叶宇痛得眉头皱了起来,忙求饶地道:“好阿姨,快罢休,痛死了。

”“活该,谁叫你那么坏?”李素芬嘴上虽是那样说,不过还是松开了叶宇的手。“好阿姨,你太狠了吧,痛死我了。”“痛死你活该。你这天杀的小坏蛋也不怕我没脸做人。”“痛死我了,我就怕有人舍不得。”触及到叶宇那有点邪邪的笑,李素芬不由有点心慌意乱,脸红了起来,将眼睛转向其它标的目的,嘴上却硬道:“谁舍不得了?”话出口,她轻啊了一声,连忙按住自己的嘴巴。自己真笨,这样说了,不就不打自招了吗?看此,叶宇轻声呵呵一笑。看到叶宇那满意的样子,李素芬很自然地将心中的气撒到他身上了。

可怜的叶宇腰间又多了几块青色的淤肉。叶宇一点也没有生气,相反的,受之如殆。以前,叶宇对李素芬更多的是源于读高中的时候对她身体的向往,可是现在,他也不知道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他喜欢跟她说话,跟她开玩笑,她,看她脸红等等……在李素芬心里呢,叶宇则给了她一种陈伟东所没有的感觉。他年轻,高大,有钱,有男子气概,这一切都给了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新鲜跟刺激感。并且跟叶宇在一起,她感觉很轻松,不需要为一切现琐事而懊恼。最重要的是他强而有力的身体给了她所需要的满足。

这一丝微妙的情愫两人都没有说出来,彼此都将它放在心里。两人又打趣玩笑了一会儿,李素芬看了叶宇一眼,轻声地道:“时间晚了,我该回去了。”“好的。”说此,叶宇将嘴凑了过来。李素芬问道:“做什么?”嘴上虽是那样问,可是她的脸却没有移动,依然在那个位置。叶宇轻轻地在李素芬脸上一吻,道:“阿姨,我回去了。”看着那满意洋洋,好像获得什么奖赏的背影,李素芬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同时摸了摸刚才叶宇亲过的处所,那里似乎还有他遗留下来的温度。

这时,她感觉她的心被一种叫做甜蜜的工具所填满着。第二天叶宇便回去了,他本想叫李素芬跟她一起的,似乎是觉察到了他的‘险恶用心’,李素芬死活不合意。无奈之下,叶宇只得孤身一人乘上回县城的客车。跟来时的激情旅途不合,回去的时候,叶宇连个好看的一点的女人都没有看到。他索性要了一个后座,抱着身子睡起了大觉。一觉醒来的时候,车便已到了县城。(PS,这次他乘坐的是省城直通云溪的客车,故尔不消到QZ市转车。)到县城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叶宇想想,还是去办公室向许进峰解释一下吧。他那时到省城,只是打德律风说了一下罢了。叶宇虽然心想,自己现在有洪子正,将来若是出什么事的话,估计吴羽峰也会帮忙说话。这靠山可以说是很硬,但也不克不及骄横过了头。究竟结果许进峰还是名誉上的领导。草草吃了个午饭后,叶宇专门到商场买了一条软中华,早早来到了办公室。对叶宇的解释,许进峰很理解,一个劲地说:“小叶,你以后有事就直接跟我说。”许进峰虽然能力平平,可是在机关耳闻目染了数十年,政治敏感点几多有了点。

对陈玉刚的外调,他隐隐嗅出了其中的味道。对叶宇这尊菩萨,他是一点也不敢获咎了。在叶宇拿出那条软中华时,许进峰怎么也不肯意收。除平庸,许进峰还很怯懦。教育督导办主任在县里确实不算什么,可是对学校,那相当于教育机构中的‘纪委’了,权利不成谓不大。以许进峰的职位,送工具的肯定很多。可是许进峰这么多年来,却没有收过任何工具。因为他怕丢官。最后叶宇说:“许主任,我们是上下级关系,我买条烟给你抽算不上贿赂。”许进峰才收下。虽然没有具体表示出来,可是叶宇还是发现了,对自己的举动,许进峰还是颇为高兴的。

……出了许进峰的办公室,叶宇发现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到了。看到叶宇,许胜利走了上来,问道:“叶哥,你昨天怎么没有到世纪山庄啊?”“我有事情到省城去了。”“哦,那你没去,真是可惜。”“怎么可惜了?”私人会所叶宇只是在小说中或者电视上看到过,他还真的没有去过。“那世纪山庄真不愧是我们县里高档的会所啊,里面那装修比五星级的还要高档,那女服务员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并且昨天我还喝到了传说中的XO,据有福讲,一瓶要几千块呢?”叶宇哦了一声,心中却想:“看来要苏玉婷的男朋友却是瞒有钱的。

”许胜利颇有八卦性质,神秘兮兮地说:“叶哥,你知不知道苏玉婷的男朋友是谁啊?”叶宇虽然心中没有多大兴趣,但还是配合地问道:“谁啊?”许胜利地道:“他是我们公安局周局长的公子,据传也是建国集团的董事。”公安局是县里的实权部分,掌管着整个云溪县的公安力量,公安局长实打实的大佬之一啊!建国集团更是了不起,起初做外贸起家,如今涉及电子,服装,房地产大型集团公司,是云溪县在沪上市的两个公司之一,同时也是县里第一的利税大户。

局长公子,建看小说.V.请到国集团的董事哪一个不是**的。叶宇心里着实震撼了一把,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机关煅炼,叶宇的脸上却是很平静。在许胜利走开后,他不由望了望苏玉婷。发现她正在把玩手里的一把崭新的多普达手机,俏丽的脸上不时浮现几许微笑。很美,很悦耳,她的笑几乎是那个离开她的女人的翻版。叶宇心中一阵抽搐,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下班后,叶宇提着一个锦盒,往县委大院而去。他是去找张素梅,盒子里装的是他买给阿姨的礼物。晚上还有一章,只能慢慢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