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良家美妇,医院春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素梅饶有兴致地看着叶宇跟她有心结交的女人。叶宇是她很有好感的后辈,所以今天她才会带他来见温元殊。他人或许不了解温元殊,可是做作为她朋友的她对她的能量能猜得出五六分来。如果叶宇能被她看中,那日后的成绩肯定不但仅局限在云溪县的。“对了,元殊你刚才说云溪县考察,考察什么来的?”“你们云溪县内云溪不是有种茶的吗,我想看看……”温元殊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却是挑起了张素梅跟叶宇的神经,她们心中各自一动,脑海中划过一道亮光。

在‘内云溪’有三四个偏僻的镇乡气候土壤都很适合种植茶叶,那里在很久以前开始种茶叶了,只不过一直以来,政府与企业没有专门的规划跟宣传,茶叶一直成长不起来,无法像福建的乌龙茶浙江的雨前龙井那样打出自己的品牌。叶宇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也喝过一些其它处所的名茶,觉得自己家乡的茶叶其实不比它们差。现在内云溪的茶叶都是以家庭作坊式为主要生产模式,规模跟影响力都不大,难成气候。如果有资本注入,统一收购包装再加上好的市场营销,内云溪茶未必不克不及作大,成为第二个铁观音。

张素梅笑道:“那是好事啊跑!元殊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处所,你要说哦。”温元殊道:“对你,我自然不会客气的。”“那就好。”张素梅对叶宇道:“叶宇,你去跟大堂经理说我来了,他就晓得怎么放置了?”看着叶宇离开的身影,张素梅看了温元殊一眼问道:“怎么样?”温元殊微笑不语,若无其事。张素梅这句语藏双关的话,她理解其中含义,只不过叶宇这个青年,她目前瞧不出什么出类拔萃的工具,若是那样实说,恐落了自己朋友的面子。张素梅刚才虽然说得很平静,可是语气中所隐藏的那缕热切,她还是捕获到了。

“素梅,你好像挺看中这个年轻人?”“我不是说了吗,他是我外甥。”多年的修养,张素梅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很平静,可是内心在刹那间的意动,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温元殊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一时间里,包厢内的气氛有些沉闷。“他现在在哪里做事啊?”“云溪教育局。”温元殊闻言,颇感意外,按理说,以张素梅的力量如果她要扶助自己的外甥,怎么会将她弄到教育局那种闲散衙门。似是知道自己朋友的疑惑,张素梅道:“这是子正的意思。”……叶宇回房包厢的时候,温元殊坐在包厢的黑色高档沙发上,两条包裹在肉色透明丝袜的尤为。

所幸叶宇在机关煅练了一段时间,虽不敢说视女色如无物,可是在自制力上却提高了一个档次。他不着痕迹地从温元殊的曲线玲珑的小腿一闪而过。强忍着回头在看的感动,对张素梅道:“姨妈,除你以前点的工具,我还点了一瓶红酒。”“我是无所谓了,你问一下元殊吧?”张素梅微微一笑,将绣球抛给了温元殊。同时也给了叶宇一个磨练的机会。人情事故这门学问,光靠凭空诬捏是肯定不可的。叶宇小心翼翼地看了眼不知道岁数的温元殊,心里琢磨一下,觉得还是喊温姐比较妥当,当下说:“温姐,威士忌比较辣,我还点了两瓶比较温和的红酒。

”“温姐?”温元殊莞尔一笑。张素梅神色一愣,神情古怪。“呵呵,挺好,听算不别扭,你就这么叫吧。”温元殊的神情有些忍俊不由,却没有道破其中的猫腻。女人的年龄原本就是很大的秘密,尤其是她这种将保养看成第二事业的大家闺秀,否则的话,以她年纪,若是早结婚几年,做叶宇的妈妈也不为过。另一方面,她对这个温姐的称号感到新奇。在F省黑政商三道,谁不知道她温家大小姐,除一些从小在大院长大的玩伴,还历来没有人敢称号她温姐呢。从见到叶宇到现,她终于发现叶宇一个不算利益的利益——大胆。

这个年轻人竟敢叫她温姐,难道素梅没有跟她说过自己的身分吗?其实刚才叶宇进房间偷看她,虽然做得很隐蔽,可是她还是看到了,不过她其实不为意。一个没有男人眼光注视的女人,这个女人八成是一个丑八怪。她自然知道她温家大小姐身体对那些雄性的吸引力,不过这么多年来,敢这么看她的人其实不多。至少她所面对的男人其实不敢那么公开,肆无忌惮。……仅五分钟,酒菜便上来了,是明园酒店的大堂经理刘明善亲自送来的。酒是瓶威士忌,外加叶宇点的法国红酒,菜都是明园酒店大厨的拿手绝活,色香味俱全,让人看了食指大动。

姨妈张素梅跟温元殊的动作都很幽雅,尤其是吃菜,喝酒的时候。这种工具对叶家村来说是遥不成及的工具。在心里叶宇认真着磨张素梅跟温元殊吃饭时的动作以及她们的谈吐言行。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他都停留好几妙,默默记在脑海里面。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讲究,在自己实力还没有逆天到整个圈子以他为标准的时候,那他能做的只能是尽快融入到这个圈子里来。叶宇怎么说也是上过大学的人,他吃饭的时候自然跟村里那些狼吞虎咽的农村大汉不一样,但也仅仅是斯文罢了。

这跟张素梅她们比少了几分韵味。这种韵味,没有点底蕴,想学是学不来的。这种优雅的韵味,叶宇曾在杨素心身上看到过。叶宇心中亦在想:“杨素心看来也不可是一个县委书记夫人那么简单?不知道她的家族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两瓣娇艳的嘴唇微张,猩红的液体慢慢滚入咽喉中,随着温元殊的一咽,她雪白的嫩脸立刻浮现两缕红晕,红晕如涟漪般扩散,仅刹那间,温元殊精致的俏脸便布满了桃色,像一朵绽放的牡丹花,风情万种。并且经过叶宇的观察,她还发现温元殊比较偏苏格兰的威士忌。

苏格兰的威士忌没有纯麦威士忌的粗糙,也没有日本威士忌的虚伪。苏格兰和谐威士忌才是真正的威士忌。不过苏格兰威士忌有一种很浓烈的烟熏味,口感很强劲,后劲倏长。今晚为了招待温元殊,张素梅特地将寄存在明园的麦卡伦拿了出来。麦卡伦这个牌子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历经近两百年岁月风霜的麦卡伦已经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威士忌了,成了奢侈品中的经典之作,被称为‘威士忌中的劳斯莱斯’。这些天来,在教育局,叶宇除看文件后,偶尔也翻看了一下许胜利从旧书市场淘来的各种书籍,其中不乏一些时尚类的杂志。

一般来说,女人很少喝威士忌,喝麦卡伦的更少。这倒不是因为她的价格,而是她的口感很辣。一个喝辣酒的漂亮的女人,这温元殊给叶宇一种奇怪的感觉。……饭后,叶宇看了一下张素梅,道:“姨妈,要不,喝杯茶在走。”张素梅清丽的凤眸一动,颔首道:“好吧。”不会儿,酒店的服务员便送来茶具跟茶叶。叶宇长在内云溪的天德镇,那里是茶叶之乡,对茶道,他其实不陌生。这泡茶的工作自由便交到了他的手中。泯了一口茶,温元殊道:“口感清醇不涩,后味香甜,回味无穷,其实云溪的茶其实不比我喝的龙井,观音差几多。

”叶宇道:“这茶应该是大坪那边的,其实云溪茶做得最好的应该是天德,祥云这两个处所的。”张素梅颇为惊喜地道:“叶宇,想不到你还懂茶啊?”“略知一二。”张素梅像叶宇使了个眼神,道:“你温姐不是要考察咱们云溪茶吗?你有空的话就陪她看看。”叶宇有看到姨妈的眼神,心中有点不解,不过还是道:“如果温姐需要向导的话,我对云溪茶却是略知一二,到时……”好你一个张素云,你心里打什么主意,我还不知道,你要我出手,那也要看你外甥有值得投资的处所。

温元殊看了叶宇一眼,道:“好的,到时还要麻烦叶宇了。”叶宇与张素梅亲自将温元殊送到客房。出明园酒店时,叶宇便在暗想喜欢喝烈酒的温元殊跟一般有钱,能干的漂亮女人不一样。他心中也是测度能让姨妈倾心相交的女人大致是一个什么位面的人物。只不过他想了好久,都没有想明白。按叶宇想,如果温元殊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那身边肯定少不了一帮忙手,如果她是某些权贵家族的公主,那更少不了人了。温元殊孤身一人,并且从刚才她跟张素梅的谈话中,知道她是开着一辆叫什么玛莎拉蒂的跑车来的……叶宇看温元殊似乎无意让他进入房间,那叶宇颇为知趣,便留在门口等。

叶宇第一次感受到了羞辱,不过,很快地,他便心中的那缕难受隐藏在心底。好在,两人并没有谈久,十分钟后,张素梅便出来了。张素梅看着吸烟很猛,烟雾环饶在他面前的叶宇,道:“叶宇,你是不是等很久了?”“没有。”看着有点赌气的叶宇,张素梅呵呵一笑,道:“叶宇,你也没必要介意,元殊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如果你能融入她的圈子,那你对的帮将会很大。”现在的叶宇其实不了解张素梅这句话所代表的真正含义,直到一年后,叶宇才真正体会到了温元殊对她的意义。

……由于近来没有什么事,叶宇上班的时间颇为准时,每天8点的时候,准时到办公室。由于盛夏,天气炎热,**点的时候,太阳公公便将它的热量肆无忌惮地散向天空上的人们。办公室的空调早已经开了,可是还是很是热。叶宇看了一会文件后,便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上透透气。这时在走廊上局里的清洁工吴姐拿着扫帚正在打扫各科室的卫生。吴姐,今年五十六岁,在教育局已经打扫了十年的卫生,一头黑发早已染满风霜,脸上隽刻着岁月留下的痕迹,身材微微的偻佝,看到她,叶宇经常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今天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打扫卫生虽是比较轻松的活,可是吴姐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看此,叶宇忙上前道:“吴姐,我帮你。”“不,不消了,叶宇怎么敢麻烦你呢?”“吴姐,不消客气,归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叶宇不消由分辩,将吴姐手上的扫帚抢了过来,扫起了卫生。扫完后,叶宇将垃圾拿到垃圾场倒失落。倒的时候,他倏然发现里面竟有一封崭新的信件。叶宇将信拿给吴姐,问道:“吴姐,你怎么将办公室里的信件当垃圾倒失落呢?”“没有啊,这信我发现时已经在垃圾箱里面了,刚才也有看到了,我还问过黄主任呢,他说不要了。

”叶宇闻言,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信封。信件上并没有署名,收的是教育局办公室收的。教育局办公室是:综合协调局机关政务事务;文件运转和管理;局务会议等重要会议的组织放置;信访接待分流和督办;负责机关文秘、保密、档案、信息、捍卫、双拥、招商引资、计划生育、对口扶贫、政务公开、提案议案打点,对外新闻宣传,协调机关行政后勤管理及生活福利等工作。办公室可以说是教育局对外的窗口,一般有信的话都是寄给办公室的。这封信既然没有署名,会不会是匿名举报信?在机会中,这种举报信说不常见也不常见,说常见也常见。

叶宇心中一动,拿信一看,发现信的封口已经被人拆开了,他正要拿出来看时,手机却响了。叶宇借听后,那边传来一个很好听的声音:“是叶先生吗?你昨天不是预约我们医院内科萧主任吗?”叶宇闻言,才记了起来,道:“对,是今天吗?”昨天叶宇因为自己的那工具总是很敏感,不容易泄身。便想起以前他看过的一篇文章,说这也是一种病。便想到县医院检查一下,所以打德律风预约了一下内科专家。“是的,我刚刚查一下记录发现您没来,便打德律风告通知您一下。

您现在便利来医院,如果不便利的话,我可以您的预约排到下个星期。”“不,不消了。我现在马上过去。”叶宇胡乱地将手上的信塞进口袋,急急忙忙赶到了县医院,直奔专家门诊部三楼的内科。叶宇到门诊室时,在门外的座椅上还多了许多患者。无奈这下,叶宇只得跟着众人坐着等。也不知过了多久,从门诊室内走出一位护士道:“93号,叶宇。”叶宇忙喊了声‘到’,跟着女护士走进门诊室。门诊室不大,但很向阳,阳光从窗外洒进,暧洋洋的,玻璃窗边两个盆景正开着光辉的花朵,闪动着淡淡的香味。

一位身穿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女医生坐在椅子上,她面前一张长桌,桌子上放着一个液晶显示器。叶宇进来的时候她边在键盘上看小说.V.请到敲敲打打,一边对叶宇说:“坐吧。”又打了一会儿后,她才转过身来。当她看到叶宇时,讶异地道:“叶宇,是你……”叶宇记不起来,疑惑地看着对方,问道:“你是……”对方哦了一声,摘失落脸上的口罩,露出一张美丽的瓜子脸。看到对方,叶宇哦了一声,道:“萧虹嫂子……”今天因为某人要过来,而特意化了个妆的萧虹比往日更加娇艳。

俏丽的脸上粉黛薄施,尤其是涂了唇膏的樱唇更显鲜艳亮泽。的唇肉在唇膏下,线条分明,无比。漂亮的卷发随意地披在脑后,煞有成熟女人的风情,的身体裹在白色的医生大褂里,却依然遮掩不住曲线玲珑的曼妙的身材。一双修长的裹着肉色丝袜从白大褂下露了出来……“是啊,你今天来看什么病啊?”这句话一出口,叶宇的脸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