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邪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前这个女人是一个很难令人忽视的异性。她长的不算很漂亮,但却布满了良家妇女的成熟肃静严厉,说话总是柔声细语的,举手投足间都有股浓浓的女人味。虽已五十多岁了,身材还是连结的相当好,鼓鼓的高耸着,腰肢上几乎没有什么赘肉,又大又浑圆,皮肤也白腻光滑的跟少女一样,不消抹任何化妆品就自然保养的很好。平时良好的心态跟细心保养,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加年纪轻了许多,一点看不出老样。妇人将身上围裙解了下来,吊在墙壁上的挂勾上,走了过来,坐在萧虹的身边,也就是叶宇的对面。

看到那妇人,叶宇心中一震,觉得很熟悉,隐隐约约觉得在哪里见过似的。另一方面,他也讶异于这妇人年轻。妇人依然容光焕发,从体态上,仿如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一般,比媒体揄扬的那些靠化妆品堆出来的所谓不老美女更加的自然,年轻,有韵味。“妈,这个人叫叶宇,他是天刚的同事,今天有事来找天刚。”叶宇站了起来,叫了声:“阿姨。”“不消客气,来,来,什下拉吃饭,否则等一下菜凉了。”妇人的声音很柔和,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贺天刚扒了口饭,对妇人道:“妈,你难得来一次,这一次就多呆几天。

”女人道:“看看吧。”萧虹帮腔地道:“妈,我后天有假期,你就多呆几天,我带你处处看看。”“傻丫头,妈在云溪呆了近十年,对云溪,妈比你更熟悉。”妇人呵呵一笑。叶宇在一边偷偷观察美妇人,越看是越觉得熟悉。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女人。那个在小时候,给予他很好感觉的医生阿姨。这时听她说在云溪呆过,叶宇心中一动,问道:“阿姨,你是不是姓张啊?”“嗯。”这时连萧虹跟贺天刚都有几分惊奇了。“那您去过兴林村吗?”“兴林村,去过,十几年前,我便在那边插队的。

”听此,叶宇不由啊了一声,半是兴奋,半是欣喜地道:“阿姨,你是不是在兴林村第一诊所当过医生?”妇人听此,眉头一动,讶看着叶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张阿姨,我是小宇子啊!”“你就是那小拆台鬼?”妇人亦高兴不已,仔细打量了一下叶宇,喜道:“想不到,几年不见,你就长这么大了!”不知为什么看到叶宇,她就想起叶宇小时候,那时另外小孩怕打针,他却是不怕。三天两头总喜欢往她的诊所里跑,说是要打针。那时引得诊所里的人都笑了。

有一次,她问小叶宇,问他为那么喜欢打针,那小拆台鬼竟说打针时,她可以抱着她。还说长大后,要娶她做老婆。叶宇呵呵一笑,挠了挠头,憨厚顿现:“想不到还可以见到阿姨你,真是太好了。”“叶宇,你认识我妈啊?”叶宇要解释时,张秀云已先说了:“虹儿,十几年前妈下乡插队,即是在兴林村诊,那时候学校学生的一些防疫工作即是由我负责。那时候的叶宇可跟现在不一样,那时候,在百多号孩子傍边,他最淘皮拆台了。”说此,她看了叶宇一眼,发现叶宇也正偷偷看着她。

那眼神跟小时候一模一样。张秀云的脸有些红,将头转开,问道:“叶宇,这些年来村里一切还好吗?”“一切还好。”……一顿饭在很好的气氛下进行着。今天叶宇特开心,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一次见到小时候经常梦见的医生阿姨。眼前这个医生阿姨除变得更有味道外,几乎跟以前没有什么转变。几杯果料橙下肚子,叶宇膀胱发涨,先告离座。还没有完时,洗手间竟然有人敲门:“叶宇,你好了没有?”听声音,竟是萧虹。“好了,你稍等一下。”洗完手,叶宇开门出来,发现萧虹被淋了一身,有些狼狈。

叶宇心中一紧,问道:“虹姐,你怎么了?”对跟自己有了关系的女人,叶宇一向是很关心的。“没什么,我刚才去厨房端糖水不小心淋到了。”“你怎么不叫贺大哥去端啊?”叶宇虽责怪,可是萧虹心里却没有任何不快,相反的,看到他那紧张的样子,她倒有些甜蜜,小声地道:“人家以后会小心的。”听到萧虹竟然自称‘人家’,叶宇心中狂喜,暗想:“虹姐该不会是对我有了情意?”想此,他看了萧虹一眼,发现对朴直在看她,那秋水般的眸子泛动着异样的光彩,跟以前全然不合。

叶宇的胆量瞬间大了许多,他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没人,悄声地道:“虹姐,今天从医院离开后,我一直都想着你。”萧虹闻言,惊骇不已,手指着叶宇道:“你,你……”她想不到叶宇竟然会说出那么大胆的话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除惊骇外,在心里也有一丝萧虹怎么也不肯意认可的惊奇跟刺激。对,就是刺激,就像平静的湖中,被人大力投下一块巨石而浪花四溅。这种感觉她很久没有过了。以前贺天刚挺有情趣的,只不过进入机关后,整天忙事情,忙着揣谋上峰的心思,忙着勾心斗角……哪还有什么心思说这些妙话。

叶宇敏感地捕获到了萧虹这个良家美妇眼中那缕兴奋。他悄悄动了一步,如一个老道的猎人走向他的猎物。叶宇没有逼得太近,跟萧虹间适本地连结着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虹姐,我说的都是真的。”说此,这个将师母骗男人又看了朋友的老婆一眼,发现对方并没有反感,便又大胆地道:“虹姐如果你不信的话,摸摸看我的心是不是滚烫的?”说话,就欲拿萧虹的手……“哪个要摸?”萧虹羞红着一张脸,将手缩在身后,半是埋怨半时嗔怪地道:“你越来越猖獗了。

”叶宇心中嘀咕一声:“这还不是你给我的胆量。”嘴上却道:“我只是见到虹姐你……我一时间情不自禁罢了。如果虹姐你不喜欢的话,以后我会好好控制我自己的。”听此,萧虹先是长长松了口气,但在心底深处却又有一丝不一样的情怀在作祟,仿如有什么工具失去了似的。这种负面的情绪在刹那间便已上升到了跟她理智持平的水平。在这种矛盾的情绪下,萧虹哼了一声,道:“随你。”叶宇苦着脸,道:“虹姐,那你是要我理你还是要我不睬你啊?”看着叶宇那苦兮兮的脸,萧虹没来由地有了几分酣畅,虽然想控制,可是脸上还是露出一丝微笑,嘟着张嘴,道:“不睬。

”“真的不睬。”看着萧虹这个良家美妇堵气的样子要有多可爱就有多爱,叶宇心怀大动,再次问道:“真的不睬?”人紧挨着良家美妇。“就不睬。”萧虹樱桃般的红润小嘴又嘟了几分,闻着从男人身上传来的浓郁气息,良家美妇的脸不由红了起来,羞涩带着悦耳的妩媚。“虹姐,我身上还有你的气息呢?”“你这个小坏蛋胡说些什么啊?”萧虹被叶宇这句突然其来的怪话打了个措手不及。叶宇垂头,将嘴几乎凑到了美妇的耳朵边:“虹姐,你要不信,你闻闻。

为了闻你身上的气息,所以到现在我还没有洗澡呢。”“你恶心。”萧虹依然连结着惜字如金的好习惯。那红润的小嘴依然紧嘟着。想到今天早上,萧虹即是用这张嘴替他……想到这里,,叶宇涌现了强烈的,当下便将良家美妇抱了过来,嘴巴凑了上去狠狠亲着。萧虹没有想到叶宇竟然这么大胆,在她家里也敢乱来,心中又惊又怕,想推开叶宇,可是她的力气实在太小,怎么也推不开,无奈下,只得将她转到他处:“不,不要,小坏蛋,你别这样,等一下给人看到了。

”叶宇心中虽已大动,狠不得再将这个良家美妇狠狠操上一顿,可是现在在他人家里。不过他其实不想就这么放过这块到嘴的美肉,他的嘴依然亲吻着美妇,手同时在她的身体上摸抚着,道:“那你说,以后要不要我理你?”“理。”听到满意的答复,叶宇的手狠狠摸良家美妇的浑圆的pi屁蛋儿一下,笑道:“那我们一言为定。”萧虹的一张脸是又羞又红,嗔看了叶宇一眼,嗔道:“我上辈子真是欠了你这个小冤家的债了。”叶宇将右边的脸凑了上去,猥笑地看着萧虹:“嫂子,为你暗示你的诚意,你亲我一下如何?”“美得你。

”萧虹白了叶宇一眼,狠狠在叶宇的手臂上捏了一下,同时嘴唇凑了过来,朝耳道里吹了口热气:“谁要亲你?我要咬死你,你这个小坏蛋。”说话的时候,腿也挨了上来,在叶宇的身体上摩擦着,同时贝齿在耳根处轻轻咬动,伴着媚笑声。眼前的萧虹那张精致靓丽的脸庞,正经中又泛动着妩媚,猖獗放任中又带着肃静严厉,矛盾又和谐,勾人无比。叶宇不由深吸了口气,道:“虹姐,你真是一个。”这时一个脚步声传来,两人拉开了距离。来的人正是张秀云。两人颇有奸夫妇的气质,情绪收敛得很快,张秀云倒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当,只道:“虹儿,你怎么还没有洗?”“阿姨,我刚才身体有点不舒服,在里面呆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张秀云听到叶宇不舒服,跟小时候一样,立即露出关心的神情,问道:“叶宇,你不舒服,怎么了?”叶宇摇了摇头,道:“没事。

”看着张秀云那关心的神情,叶宇心中很感动:“阿姨还是跟小时一样,那么关心我。”小时候,叶宇虽然淘皮,可是张秀云却对他特别关心。每次他有一点小病时,张秀云紧张得不得了。“你手伸出来,我替你把个脉吧。”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叶宇怕如果不伸手给医生阿姨,她会怀疑,只得将手伸了过去。张秀云搭着叶宇的脉,仔细的诊断着。张秀云的手搭在叶宇手上时,手指上传来很柔滑,温润的感觉。叶宇心中一荡……在张秀云将手抽回去时,叶宇倘然若失,讶问道:“怎么那么快啊?”张秀云咯咯一笑,胸前那对的玉球跟着摇动着看小说.V.请到,她嗔看了叶宇一眼,笑道:“你这个小拆台鬼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淘皮。

”“阿姨,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美丽。”张秀云的脸一红,有些欠好意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道:“哪有啊?阿姨都老了。”叶宇摇了摇头,道:“阿姨,你哪里有老啊?你跟嫂子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女人哪有不喜欢奖饰自己年轻漂亮的?张秀云也不例外。她的脸上又是一红,嗔道:“你这个小拆台鬼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油嘴滑舌的。”有能力的就请多多支持一小下吧,唉,成绩不睬想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