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窥视,风光无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些日子以来,叶宇算是见过很多漂亮女人,如温元殊,姨妈张素梅,眼前的书记夫杨素心等,这些女人无论在外貌,还是气质上,都可以说是千里挑一了。可是见到眼前的女人时,叶宇心里大大地动撼了一把。眼前这个女人怎么说呢?她的脸有这个时代罕见的雕塑美,一双睛睛明丽清亮,可是转动间,又有一种慑人的威仪,略微有点高的颧骨,这本有点美足不足,可是如果配上她那笔挺有势的鼻子,使人感到风姿特异,有一种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陪衬得眸珠乌灵亮闪,是名符其实的凤眸蛾眉,充盈着古典的美态,叶宇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女人。

妇人身上穿戴一件红色的牡丹旗袍,一朵朵绽放的牡丹花娇艳欲滴,包裹着她成熟玲珑的身体。大红色不但没有让她俗气,反而大雅。质地柔软细薄的丝绸旗袍紧贴在妇人的身体上,更是陪衬出她身材的曼妙跟成熟。对比一些年轻女子,妇人的身材显得有些丰腴,但正是这点丰腴,将她妇人的味道展露出来了。高贵,典雅的红色很配妇人,穿上旗袍的她仿如从中欧世纪古画里面走出来的贵妇人,雍容,典雅,大方,带着一丝无可匹敌的艳丽。她危坐在沙发上,修长的腿从旗袍的开叉处露了出来,雪白得让人花了眼睛,没有穿任何的丝袜。

叶宇虽然不是大大咧咧的性题格,但也跟怯懦搭不上关系的。可是在这个贵妇人面前,叶宇却是一点也不敢猖獗。规矩得不得了。“阿姨,阿姨姐姐。”叶宇很尊敬叫了两声,一声是对杨素心说的,一声是对坐在沙发上的妇人说的。书记夫人杨素心愣了小会儿,讶看着叶宇,问道:“什么,你叫她姨姐姐?”看杨素心那样问,叶宇觉得刚才自己的叫法有问题,脸没有任何免疫能力地红了起来,轻声地道:“我看那位阿姨看起来跟您差不多,所以……”贵妇人听到叶宇的解释,肃静严厉威仪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红晕。

杨素心听到这个解释,讶异得眼睛大大的,莞尔一笑,道:“什么呀?她是我妈妈?”叶宇不由地啊了一声,心中暗觉不成思议了。以杨素心的年纪推断,那她妈妈的年纪至少也在五十岁以上了,可是眼前这女人看起来,大概就三十几岁,至多也就比杨素心大一点,那皮肤嫩得跟少女差不多了。叶宇讪讪一笑,对妇人道:“阿姨,对不起,我刚才不知您是杨阿姨的妈妈,所以……”贵妇人轻嗯了一声,道:“没什么。”叶宇发现贵妇人话虽是对她说的,可是眼睛却没有放在他身上。

虽为母女,可是杨素心性情柔和,而她的这位妈妈,身体上却有一种不加以掩饰的傲气,在她的身上,被轻视的人觉得她有这个资本,所以,她的骄傲很容易让人觉得顺其自然,生不起不爽来。你叫我妈阿姨,叫我杨阿姨,这叫什么事啊?初时杨素心也觉得有点诡异,不过想想也只能那样呢?谁叫自己妈妈保养得那么的好。杨素心看着有点拘谨的叶宇,笑道:“叶宇,你别站着啊,随便坐。”叶宇道:“阿姨,我知道。”话落,便坐在沙发上,位置在妇人的右下侧。

杨素心坐下后,拿起电磁炉上的水壶给叶宇沏了杯茶,道:“叶宇,你有空的话,多来坐坐,前些天,老吴还在念叨你呢?”叶宇不知道杨素心说的是真是假,只能应和着。“妈,他叫叶宇。上一次就是他救了老吴,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贵妇人只淡淡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她是不肯意多说话,还是觉得没有需要在叶宇身体上浪费过多的言语。不过妇人对杨素心却是极好的。脸色柔和,眼里含着关爱:“心儿,你怎么那么久都没有回去看看妈啊?”“妈,老吴才刚来这边,事情很多,我走不开。

”“你们在这边还好吗?有什么欠好的话,跟妈说,妈来办。”贵妇人一副护犊子的语气,随即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其实,你跟羽峰不消那么辛苦的,只要我给我外公打个德律风……”杨素心道:“妈,你又不是不了解羽峰那个人,对他的决定,我很支持。”贵妇人看了杨素心一眼,似责怪,又像溺爱地道:“你啊,一直护着他。”“妈,人家哪有啊?”她们母女俩的谈话并没有避开叶宇这个外人。他倒没有觉得贵妇人的语气有什么问题,心中只是大概在料想这个女人或者说,她身后的势力会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上。

看着优雅的书记夫人露出的那抹婉约的笑意,以及眼里所流露出来的爱意,叶宇不由有些嫉妒吴羽峰能拥有像杨素心这么漂亮温柔的女人做老婆。“妈,我最近托朋友从上海给你带了只表,原本想回去再给您,现在您来了,你带着试试看。”杨素心说话的时候,起身,往房间走去。大厅中,只有叶宇跟妇人两个人,气氛有些沉闷。叶宇几次想开口说话,可是一看到妇人那张冷淡傲然的脸,话到嘴边又吞回肚子里去了。而杨素心的妈妈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怡然坐在那儿。

时间就在这样过去了,压抑始终萦饶在叶宇的心头。如果不是要跟吴羽峰说教育局的事情,叶宇很想早个藉口开溜。在这时,杨素心拿了只女式表走了出来:“妈,这支表你试一下。”贵妇人站了起来,道:“好的。”伸出左手将她百达翡丽腕表解下,将杨素心那只叶宇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的手表系在手上。叶宇没有什么恋手癖,脚控的特殊嗜好,可是看到杨素心母亲的手时,眼睛舍不得离开了。修长,白嫩,像是一尊羊脂白玉观音的纤手。秦雪影的眼力何等锐利,在叶宇的眼睛一触到她手的时候,她便发现了。

她并没有任反感,相反的,反而觉得这个年轻人的眼力很好。在三十年前,秦雪影因为她那双精致到没有瑕疵的纤手而听腻了赞美,那时在闽浙圈子里面有隐晦的说法,不知道出自那位牛人的嘴巴。说是秦家的大小姐一双手就能媲美其它美女整具身体,抛开其间不问可知的猥亵成分,剩下的无疑是对秦雪影漂亮双手最大的由衷赞美。秦雪影的手,还有大美人温元殊的屁股,那都是北京男人梦寐以求把玩一番的终极情趣。只不过结婚后,秦雪影做起了隐居似的贵妇人。

关于她的传说风闻,便慢慢消失了。叶宇那有点拘谨的眼神比起三十年前那些男人,是小巫见巫了。杨素心拿出来的那只手表都是由极品材料制成的,闪动着柔和的色泽,整只表的设针很是精致,显然是出于大师之手。秦雪影生平没有什么快乐喜爱,惟独喜欢收藏了一些名表。带上后,她左看右看,对女儿送的手表很是喜欢,笑道:“很不错。”精致的手表跟秦雪影那双无论是大小,,曲线都堪称完美的手相得益彰,完美至极。叶宇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将手表带得这么美。

便在这时,佣人去开门,却是吴羽峰回来了。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脸有些圆,腆着个肚子,年纪在四十左右的中年人。吴羽峰朝叶宇点了颔首,走到秦雪影的面前,问道:“妈,你怎么来了?怎么没说一声,我去接你?”秦雪影道:“这一次我原本是到X市转转的,经过时,就顺便看看素心。”吴羽峰哦了一声,道:“那小陈呢?”别看小陈小陈叫着,在F省大部分厅局级官员见了小陈都要尽力讨好呢?谁叫人家是省委副书记的秘书?“这一次我想在云溪多陪素心几天,所以叫他回去了。

”吴羽峰又是哦了一声,在秦雪影面前,吴羽峰这个云溪县的一把手完全没有了往日里的领导风采。叶宇看秦雪影对吴羽峰也是很冷淡,心说:“看来这个吴书记也很不招他这个岳母待见啊?”看出吴羽峰的尴尬,,叶宇适时说:“吴书记,我有件事情向你禀报。”吴羽峰给了叶宇一个感激的眼神,适时地道:“好,那我们到书房说。”说此,他对秦雪影道:“妈,我有事先措置一下。”“你看小说.V.请到去吧。”看着吴羽峰的背影,秦雪影心中暗叹了口气:“论能力,才调,这吴羽峰都不差,做官,他也是一位好官,只不过他终究少了几分气势,这将会最终决定他爬到什么位置。

”气势是很重要的,就拿那位建立了共和国的毛老人家来说吧。当初毛老人家可以在汇聚英杰中脱颖而出,除他的才华,智慧,军事才能,政治才能外,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他那种舍我其谁的气势。做为尊长,秦雪影也希望自己的女婿可以爬得更高。秦雪影深深看了一下杨素心,暗说:“心儿,当初要不是你执意,我是不会选吴羽峰当你的丈夫。”推荐一本书很Y很D的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