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婚外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hapter1犯错“嗯——唔——”几经剧烈运动后,男人再也不支地发出无法压抑地低吼。大脑有些晕眩,混沌到无力睁开眼眸,可是此时,她竟在想:他和他连高潮时的叫声都不一样。“乖,把两腿合起来。”身上的他喘息着发出指示,同时,大手轻柔地将她架在他腰间的双腿合拢在自己的身下,而后很满足地将娇小的她尽压身底。他将头埋在她的颈间,闷声低笑,“缺氧了。”她陪笑,可是笑意却无法达到眼底。直到此时,她才从心底涌起罪恶:她出轨了,真真正正地出轨了。

如果说精神上的出轨谁也抓不住什么,那么现在,她的全身都沾满了这个男人的口水,只有自己丈夫动过的下体,现在还充满着这个男人,这是她出轨的罪证。“酒醒了吗?”他仍是很温柔地问。“嗯。”对,酒,就是酒!酒后果然能乱性。可是现在,怎样后悔都来不及了。她的心里有些恐慌,手脚冰凉,可是面上仍然平静。他支起一只胳膊,架在她的身侧,抬高了身体俯视她,用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梳拢她汗湿的发,轻啄她的唇,“我的小猪对我不薄,今晚给了我一个惊喜。

”闻言,她闭上眼,五味杂陈。婚纱照里的男人,从没有一次这样对她。没有事后爱伏,没有甜言赞许,更不会去顾及她的感受。每次匆匆的床上运动后,那个男人总是一脸疲倦地翻过身,同时不忘将她往旁边一推,而后点了烟,径自喷云吐雾,有些淡漠地看着她去浴室清洗,待到她回来时,一支烟刚好抽完,他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看她,而后走进浴室……“累不累,喝水吗?”身上的男人柔声询问,同时已坐起身,为她倒上一杯温水,递到她的唇边。略带凉意的杯壁碰到她的唇时,那冷意让她心中莫名一烦,对于男人的体贴,她没有情理之中的感动,只是觉得烦,很烦。

她抬头,发现他已无声无息地用浴巾遮住了要害部位,而她却毫无遮拦。“下一次,别让我穿‘雨衣’了。”“嗯?”她抬头,不解,顺着他暧昧的目光看向避孕套,她恍然。轻笑之后,又是无尽地嘲讽。男人总是这样,不愿意牺牲任何享受的机会,却把危机留给女人。她放下水杯,脱口而出,带着无法压抑的怒意,“没有下一次,想不穿雨衣,自己回家跟你老婆做去。”说完,她站起身,一丝不挂地走向浴室,不愿看男人的任何表情,也不想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只是……一个错误而已。……有些过热的水从喷头上洒下,她仰着头,让水流冲刷自己无垢素颜,连同那不知为谁流出的泪水。为丈夫?那个和自己从相识到结婚已满五年的男人,甚至都谈不上有什么爱情。为恋人?恋人?她冷笑,狠狠地冷笑。从结婚的那一刻起,她已经没有了去恋上别人的权利。偏偏,要死地喜欢上那个充满阳光活力的同龄男孩。喜欢又如何?一厢情愿地以为人家对自己有几分好感,一厢情愿地将丈夫不愿意接纳的情谊尽数倾倒给人家,可是,当看到那人为了另外一个更年轻的女孩子心花雀跃时,才知道……,她只是个小丑。

不只是小丑,而是……她遭报应了。不该喜欢上人的,不该有爱情的,谈情说爱对她来说只是奢望。可是,她还年轻,她才二十四岁……莲蓬头下,不知第几次抹去了脸上的泪和水,她苦笑,命,这就是命,她认了。可是,今晚呢,她做了什么?约了自己的部门经理去喝酒……她知道那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对自己有意思,虽然他已经很收敛,他很少跟自己说话,只是在部门聚餐的时候,才会偶尔地开一两句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是他看自己的眼神,她懂。那里面……不怀好意。

他长得不丑,很有男人的味道,沉稳、低调,可是,却是自己最厌恶的类型。因为,他和婚纱照里的那个男人,是同一个类型!相似到,哪怕刚刚她和他在床上翻滚时,她都会想,自己的丈夫是不是也正在这座城市的另一张床上,和一个更年轻的女人同样地翻滚着?今晚,是她第一次单独和他吃饭、喝酒。因为,丈夫五点钟发来短信:今晚要出差。很简短的字眼,没有说去哪里,也没有说去几天,她已经习以为常。也因为,她受了那个自己喜欢的年轻男人的刺激。

所以,她邀请了他。他应邀,仍然很平淡、很沉稳,没有表现地受宠若惊。“为什么请我?”他用着他惯有的低沉的声音轻轻地问,但是她就是该死地能看出来,他的眼里闪着火。她又想冷笑了,“没有什么,感谢你半年来的帮助和包容,你知道,我不是个好员工,懒散、随心所欲。——总之,让你费心,这顿饭该我请。”她是从另一个分公司调过来的,半年而已,跟每个男人混的都像哥们。在之前的分公司,女多男少的环境里,她却过得相当低调,而如今,已经张扬地要死。

这一切,都归功于——酒。在这个部门里,她喝酒的豪爽众所皆知,却没有一个好酒量。这晚,几杯高度白酒下肚,她已微醺。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身后的他间或地从她的身后伸出一只手来,抓住她的胳膊,稳住她的身形。“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她轻笑地睇了他一眼,“有车了不起?”他莞尔,或许因为有好感,他对她额外宽容。“那帮你打车?”“打车还用你帮?”人总是这样,仗着被宠,分外嚣张。她聪明地抓死了他这个弱点,只要不是太过分,她相信他总会让着她。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是个醉鬼。他果然继续轻笑,只是抓住她胳膊的手,已不动声色间搭在了她的后腰,看上去,仍是在稳住她的身形。身体里某些邪恶的分子突然兴奋了,她很想看看,他有几分胆量。“领导,如果一个男人晚上不想回家,他一般会怎样跟家里说?”他盯着她,眸色有些暗,借着昏黄的街灯和霓虹的闪耀,有些晦暗不明,“理由很多,最常用的,就是出差。”呵……原来……是出差。她想起了五点多的那个短信,心里更抑郁,某些已经计划良久却一直没有行动的方案重新蹦到脑子里。

她仰头看着面前斗大的“Hotel”五个橘黄字母,突然抓住他的手,走了进去。Chapter2悔意都说男人因为性而爱,女人因为爱而性。如果是今天之前,或许她信,可是现在……她嗤笑,说这种话的人,是因为他根本没有偷过情。哪怕是心底对这个男人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当那双陌生的大手抚上她细腻的肌肤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以至于身体最深处的欲望觉醒。不仅如此,她尝到了从丈夫那里从未尝到的高潮。——她告诉自己,这就是荷尔蒙,与酒无关。

脑海里忽然想起了《蜗居》,都说郭海藻爱上宋思明的原因,就是因为第一次尝到了高潮,宋思明让郭海藻知道了性爱的乐趣。那时,她本不屑,现在想来,人的构造果然奇妙地可以。可是,即便如此,她还后悔,深深地后悔。她一遍遍地冲洗着自己,不能因为丈夫的出轨,而让自己也同样无视道德论理。沐浴液一遍遍地抹在身上,视线从始至终,都是模糊。虽然酒醉,但是每一个细节她都记忆犹新。当时,她很豪迈地掏出身份证,是她开的房,是她付的钱。他只是用有些汗湿的大手罩在她的手上,妄图阻止她的举动,可是,那种阻止的力度实在是微乎其微,微乎其微到她竟怀疑他根本就是欲擒故纵。

宾馆前台的小姐是什么样的眼神,她不记得了,她确实醉到无暇顾及这么多,只是匆忙地扯着身边的男人往电梯方向走。或许,在小姐的眼里,她根本就是欲求不满。摁上了“8”字,她无力地靠在电梯壁上,闭上眼睛笑,“是不是吓到你了?”他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要不要给你家里的那位发个短信,就说是出差?”她的话里有嘲讽,想来,她竟有些恨他,像恨自己的丈夫一样,恨他,恨所有这些没有情感节操的男人。所有的举动,都是源于某种报复的心理,或许,报复的不止是出轨的丈夫,还有性格、举止,连不忠的感情态度都很像丈夫的他。

那话是刺激到他了,他移开脸,“你玩不起的,回去吧。”“你不敢?”他沉下语气,“不要挑衅男人。”她微滞,有些黯然。或许,自己的丈夫也是因为经不起女人的挑衅,才会走上外遇的道路吧。想到此,她冷哼,“怕就明说,别把责任踢给我……,唔!”他猛地将她推到电梯墙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有些危险,灼热的气喷在她的脸上,良久,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她。“叮——”八楼到了。她有些恼,扯着他的手往外走。虚伪!如果真是那么忠贞,现在轻松地被她拉着走又是什么意思?划开房间的门,她手忙脚乱地掩上,房卡因为慌乱甚至找不到取电的缝隙。

他轻叹,拿过她的卡,轻松地找到了关键,却在灯光闪亮的瞬间,她软软的唇落在他的唇上……她的主动,到此为止。他的迟疑,也只是一瞬之间。他很快就着急地想要撬开她的唇,不稳的呼吸昭示着他同样紧张,双手紧拥着她……她听不见他的急切,因为,她的呼吸更为急促,身体抖动地厉害。衣裙毫无抵抗能力地被剥落,他甚至来不及将她抱上床。“可以吗?你想好了吗?”虚伪!为什么男人可以这么虚伪!她咬着下唇,想要开口,却无能为力。“啊!”她以手臂掩住眼睛,不可压抑地迎接着第一次高潮的来临,这个男人,很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她最敏感的位置。

“好湿。”他拿开了手,喘息,“你真是敏感的女人,我想这样做已经想了整整一个晚上。”说着,他以腿挤开了她的双腿…………早就知道,他不是善类,他早有预谋。真想把他的每句话录下来,寄到他老婆的手里!可是,或许某一天,另一个年轻的女人也会将一盘录音带送到她的手里,而那里面的内容……己所不欲,何必施于他人?她有些虚脱地拧上水龙头,拿起浴巾,马马虎虎地擦拭完,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去。男人就靠在浴室的门口,抽着烟,等她。

他抽烟的样子很帅,不可否认。并且,和她婚纱照里的那个男人很像,拿烟的姿势、掸烟的姿势,全都很像。这充分说明他们就是一类人。看见她出来,他盯着她,“我以为……”“你去洗吧。”她截断他的话,不想交谈。他沉默地看了看她,终究依言。拖着倦怠的身体,躺在床上,时间已是晚上十一点,没有短信。她习惯性地瘪瘪嘴,没有电话,鲜少短信,这就是她的丈夫——韩越。好友说,韩越对她不闻不问,是因为对她绝对地放心。也是,从十九岁相亲认识韩越开始,她从一张完全空白的纸,被他画成现在的样子。

她的初吻是韩越的,初夜是韩越的,身体的每处皮肤只有韩越抚摸过。用朋友的话说,她完完全全是属于韩越一个人的。但是,仅在此夜之前。朋友也曾说:如果这样的她真的离开他,他或许就疯了。对于朋友的论断,她只是笑笑,因为她知道,她没有那么重要。韩越可以调教出这样一个她,自然也可以调教出另一个人完全属于他的女人。“你有新的消息。”女人机械化的声音传来。不是她的手机。她探过头,扫了一眼,赫然看见上面写着“老婆”。她冷笑,这个男人,果然还是发了一条关于“出差”的短信。

浴室里的男人似乎有感应一般,很及时地走出浴室。她看他,戏谑而带着嘲讽地看着他,“领导,你老婆的短信。”“嗯。”他应着,脸上一闪而过尴尬。“你很紧张?很怕她知道?”他看完了短信,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不怀好意的小脸,“我发现,你就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男人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让女人心悸的话语,她不由在想,韩越一定更是技高一筹,她亲眼看见韩越是怎样把自己属下的90后挑逗到花枝乱颤。他俩,果然是一类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