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完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军少老公悄悄爱4-第四章完结纸是包不住火的。尤其是夫妻两个人,那么密切地相处,早晚彼此隐瞒的东西,都会暴露出来。比如,馨子的暴躁脾气。最初,姜弈是很震惊的,想不到自己当时看走了眼,也有点愤怒,觉得自己被骗了。但是感情这东西,哪怕是养只宠物,时间久了,也会舍不得,更不用说是人,一个对自己有点诱惑力的年轻女人。慢慢地,姜弈似乎对馨子的暴躁习以为常了,甚至会觉得,她大吵大闹的时候,也有点可爱。但也有忍无可忍的时候,姜弈不会骂人,充其量沉声喊一句,“沈馨!”馨子则会立马接口,“叫老娘干嘛?别以为你叫我全名,我就会怕了你,我要离婚!你个大骗子、老男人!”别以为馨子是占据主动的那一个,其实,她不过是虚张声势,只要姜弈冷着脸将她纤细的小胳膊一扭,馨子便没辙了。

似乎这个动作成为某件事的标准性暗示,只要姜弈将她胳膊一扭,那么接下来,便是馨子整个娇弱的身子便困在某老男人的怀里,接着是他软的像巧克力的唇压了下来,馨子便只有乖乖地张开菱口,任他攻城略地的份。不是她太没出息,而是姜弈的唇,馨子无法抗拒,很难想象,一个四十岁的男人,可以拥有那么有弹性的唇。再加上,馨子喜欢被姜弈紧紧扣在怀里的感觉,那种霸气,让她觉得,自己嫁了个真男人。吻可以挑动激情,再接下来的事,便是要在床上解决了。

姜弈也似乎找到了馨子的软肋,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不过,也有例外的一次。那就是姜弈前妻曝光的时候。馨子是真的恼了,她是在逛街的时候,偶尔从一家咖啡厅的橱窗外,看见坐在窗边的姜弈和他的前妻。馨子一眼认出了那女人。只不过,比上一次被泼咖啡的时候,那女人要瘦了些。其实,前度的相见,也没什么,分手后也可以做朋友的,馨子和自己的前男友,如今也成了“闺蜜”,可是,当馨子瞧见那个前妻竟然将双手罩在了姜弈的大手上,而后者没有拒绝的时候,馨子怒了。

在姜弈默许了她的坏脾气后,她越发得寸进尺,这一次,更是冲动地直接冲进了咖啡厅,恨不能再从哪里捞来一杯咖啡,泼在那个女人的脸上。“姜弈,你这个老男人!”馨子劈头就是让姜弈最忌讳的一句。而姜弈瞧见馨子来了,下意识地要把手抽离,但某前妻显然不识时务,牢牢握住那只大手不放,甚至是将脸贴在了那只大手的手背上。馨子七窍生烟。姜弈也终于抽离了手,站起身。二人尚未交换意见,前妻垂然欲涕地站起身,“阿弈,我知道自己错了,看在小宇的份上,我真的是诚心诚意地,想跟你复婚。

”馨子眨眨眼,复婚?姜弈知道瞒不过了,垂眸解释,“这是我前妻。”馨子一阵头晕目眩,前妻?娘的,这下被骗大了!馨子怒气攻心,急火冲向大脑,竟然真的晕了,晃了晃身子,人倒在了姜弈的怀里。好像每次见到那个前妻,她的出现,都会以晕倒在姜弈的怀里告终。这一次,当然是真的。姜弈紧张了,也顾不得前妻,抱起馨子就打了车去医院。这事说起来,是姜弈本人有点怂,他对于女人的娇弱身体,并没有多少深刻的理解,而且,心底深处,更是将女人的头晕,理解为怀孕之类的原因。

所以,姜弈紧张啊,即便是有过一个儿子的男人,可面对着新任娇妻可能有孕,还是像第一次做爸爸似的。到了医院,检查结果:贫血而已。姜弈空欢喜一场。不仅如此,就因为他的前妻也跟到了医院,那女人本来是想复查下之前跟那个没良心的男友意外受孕最后流产的康复情况的,结果,却查出了更要命的病来。医生凝重的说辞,让姜弈前妻当场脑子一懵,昏昏沉沉地给姜弈打了电话。而输了维生素的馨子也醒了过来,一睁眼,未及发飙,就听到姜弈说,那女人得了不治之症,刚刚确诊。

馨子是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人,在放手让姜弈去找前妻的同时,她也在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同时放手了这段婚姻?馨子输液的同时,一个又一个打击接踵而至。前妻得了不治之症,不仅如此,没过十几分钟,有个自称是学校老师的人,打电话来说:姜宇在学校里跟人打架,需要家长过去一下。馨子这才明白,之前那女人所说的“看在小宇的面上”,那个小宇,是姜弈的儿子!……馨子觉得天阴沉沉地,快要塌了,而且,全都塌在她一个人的身上,无力承受。

她向好友倾诉,她前所未有地想要离婚。其实,想象着姜弈的那个儿子,和真正见到的时候,完全是不同的感觉。馨子万万没想到,姜弈的孩子竟然已经那么大了,十二岁,和她同高,如果她和这个孩子一起出门,说这是她“儿子”,别人会怎么看她?馨子恶寒,却也要做好后妈的义务。她给小宇打扫了个新房间,布置地尽量符合现在十二岁男孩子的性格,晚上又做了一大桌的营养餐,给这孩子买了整整一个衣柜的新衣服,甚至是墙上贴着当下这个年纪男孩子最崇拜的女偶像明星的海报。

对着小宇,馨子尽量地嘘寒问暖,可那个小家伙看起来比姜弈还冷、还酷,一句话不说,连个点头都没有。一个晚上,好容易熬到小宇洗了澡,进了房睡觉,馨子才松了口气。馨子觉得憋屈,可是这也没办法,因为姜弈前妻的病,姜弈已经要回抚养权,而且,她似乎该感谢姜弈的,并没有前妻的事,而抛弃了现在的她。有得必有失。馨子得了姜弈这个男人,自然要失去一些在这个家的放纵和自由。小宇对她这个不能叫姐,叫妈又嫌小的女人,自然是抗拒的,可馨子想不到,那孩子竟然有天把她晾在外面的内衣给丢到了垃圾桶里!那件内衣,还是她最喜欢的。

不不,这不是重点,馨子只是觉得,小宇的这种行为,是绝对的挑衅!所以,馨子火了,离家出走,一声不吭地晚上住进了宾馆。姜弈打电话,不接,姜弈发短信,不回。不过馨子低估了姜弈的能耐,姜弈没耗多少时间,就查到馨子的所在了。在馨子所住的宾馆门口,他“砰砰”地敲门,其实,在楼下的时候,他已经拿到了房卡,因为,恰好这个宾馆,他们姜家是有股份的。可是,房卡握在手里,他却选择敲门。大概,因为自己也火了。“沈馨,你快开门!”听到他的声音,馨子在房间里也火着,她把电视的声音调到最大,大得盖过了姜弈敲门的声音。

二人僵持着,十分钟后,姜弈忍不住了,还是用房卡开了门,本来想要劈头盖脸地吼馨子一顿的,可是一瞧见馨子那穿着,便什么话都卡在了嗓子眼里。馨子也是一愣,她才洗了澡,只在腰间盖了条浴巾,其他部位,完全清爽,她在听到姜弈敲门,以为他奈何不了自己,想什么时候放过他,那是她的权利,结果,想不到他竟然能够溜进来……“啊——”馨子尖叫,就像是未出嫁姑娘死的纯情。只不过,房间里的电视声音太大,完全盖过了她的声音。而姜弈则关门、反锁,关上电视、跳上床、掩住了馨子的嘴。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馨子瞪着他,他则顺着馨子的小脸往下看去。火更大了,却已经不是单纯的怒火。姜弈压抑着,松开了她的唇,别开脸,“给我穿上衣服,回家!”“不回!”馨子发泼了,竟然霍的站起,那浴巾从她的腰间滑落,只露出她穿着的黑色镂空小内裤。姜弈低咒了声,具体说的什么,馨子没听清。“穿衣服,回家!”姜弈命令,声音很沙哑。“我不回!”馨子顾不得衣衫不整,“现在那还是我家么?我在那呆着,就完全是没地位,你儿子对我不理不睬的,我哪点做的不好了?你这个当丈夫的,更是不从我的立场考虑!好,我体谅他是不适应你有个新老婆,他有新后妈,可是,就算这样,他每天摆着僵尸脸就好了,干嘛丢掉我最心爱的内衣!”姜弈滞了滞,慢慢回头,却把目光只停留在馨子的脖子以上,“你说什么?他丢掉……”“对,我在香港买的那件内衣,最喜欢的那件黑色镂空内衣,跟我身上这条内裤是一套的那件,现在没了,只有内裤了!”姜弈下意识地想着:怪不得她只穿内裤,原来是因为……才想到这,又猛地摇头,收回心思:傻了,她有那么多内衣,随便搭配一件就好了,她现在这么穿,完全是为了……是为了……“沈馨,你给我老实说,你是不是在这房间里等谁呢?”穿得那么诱惑,哪个男人能保持地住,而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看见她穿得这么诱人地在床上等着自己。

姜弈为自己幼稚地胡思乱想,而搞得有些抓狂。馨子更是被气得不轻,口不择言,“是啊,我就是在这等人呢,反正你现在儿子回来了,前妻有病,需要照顾,指不准什么时候你就复婚了,我自然要为自己打算打算!”姜弈握了拳,“原来,你是这样想的。”馨子翻翻白眼,想着男人真的是很容易吃醋,也是会分不清真假的动物。她撩开被子,钻了进去,“懒得跟你说这么多,你赶紧离开吧,别被我等的人撞见。……怎么,你还想三个人一起?”“砰!”姜弈一拳砸到了电视机上,那么好的一个液晶彩电,就被他的一拳废了。

馨子目瞪口呆,想着她幸好带了张信用卡,不然现金还真是不够赔的。“姜……姜弈,你这个老男人……啊!”馨子再也无从逞口舌之争,因为姜弈砸烂了电视后,又跳上床,她吓得闭上眼,生怕自己也被那么一拳给砸了。姜弈的手伸来,馨子缩了缩身子,却被姜弈一下子撩开被子,大手就这么圈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家暴?馨子怯怯地睁开一只眼,颈项处的大手并没怎么用力,可是姜弈的太阳穴上却能看见青筋毕露的,显然是气得不轻,盛怒之下,却还知道对她掌握力道。

“你老实说,那人是谁?”馨子无语,“你……你真的和我代沟唉,哪有什么人啊,就你和我!”“你等的那个男人,他是谁?”“我哪有等什么人?我自从嫁给你,这生命里就你一个男人了,哪还有别的男人,你蠢啊!”馨子真是不怕死了,脖子上的威胁还在,可是她天生的口不择言,让她每一句都带着挑衅。姜弈现在已经不在乎什么攻击性的词语了,他只介意一件事,“真的没有什么男人?”“没有!你个老男人,我的第一次就是你的,每一次都是你的,每天的生活安排也都是被你计划好的,你自己说,你有介绍过什么男人给我吗?”姜弈渐渐恢复了平静,慢慢地放开了手,却别有意图地往下滑去。

“喂,死男人,你往哪摸啊!”姜弈目光锁着馨子的小脸,“你给我起来,穿衣服,回家!”又是这句!馨子轻哼,“你儿子将我的内衣扔垃圾桶里,我还回家,休想!”姜弈微微蹙眉,“他真的做了这种事?”“不是他,难道是霞姐?要不,就是你?”姜弈的眉头蹙得更深,大手却已经滑到了她的腰间,“就是跟这条内裤配套的内衣?”“是啊是啊,所以,我不回去,因为你儿子是变态!”馨子不知危险将至,还在逞口舌之快。就听姜弈轻叹一声,“既然不想回家,那今晚就不回去吧,反正……反正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想放开你……”说着,声音消失在馨子的唇间。

……原来,偶尔在宾馆里玩一次,别有激情。馨子尝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而且,姜弈虽然保守,可是如果真是激动、发疯起来,那也是很可怕的,他将宾馆里能找到的地方,都试了一遍,浴室、椅子上、床头柜,甚至……甚至是露天的阳台上!大概是他笃定阳台面对的是山边、海边的,没有人偷看!最后,馨子迷迷糊糊地,被姜弈抱回床上,依稀听见,他在自己的耳畔说着,“别离开我,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了。”不管这是梦是真,馨子都像是吃了颗定心丸,她想着,哪怕姜宇那个小变态,再丢她几条内衣裤,她也会回到那个家里,因为姜弈。

第二天醒来,身边已经没有了姜弈其人,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馨子刷牙、洗漱后,就接到了姜弈的电话,“穿好衣服,下来二楼餐厅,咱们一起吃个早饭。”馨子欣然前往,可是迈进餐厅后,她赫然发现,姜宇那个小变态,竟然也在。硬着头皮,馨子坐过去,端起面前的柠檬汁,喝了口。“二妈。”“噗——”馨子喷了,抬眸,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小变态,“你叫我什么?”姜宇别开脸,小脸上有点粉红的红晕,“这么年轻,就耳背。”姜弈瞪了儿子一眼,“说什么呢,好好说话!你二妈说你把她那个……扔了,怎么回事?”馨子想撞墙,什么二妈?这听起来怎么……怎么这么让人崩溃!姜宇耸耸肩,“那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想拿我晒干的校服,可是不小心把你的那件给扯了下来,我把两件衣服分开的时候,你那东西的布料就被我校服的拉链给扯了个口子,我一害怕,就丢在垃圾桶里,希望霞姐给随手扔了,想着你找不到,也就不追究我破坏了那东西……,不能怪我,是你衣服质量差,那么一扯,就坏了。

”馨子眨眨眼,想象着那场景,想着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第一次碰到女人的内衣,又给扯坏了,应该都会有鸵鸟的逃避、畏罪心理吧。那她……要不要原谅他?还是继续矫情两下?一抬头,就看见姜弈父子俩都眼巴巴地瞅着她,眼神都一模一样的。无辜!馨子恶寒,决定不说话,埋头吃饭。姜弈还是有点了解她的,知道她这是息怒的表现,不然,以她的暴躁脾气,早又破口大骂了,于是,他拍拍儿子的肩,给予一个安抚的微笑。姜宇松口气,端着牛奶喝了两口,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二妈。

”“噗——”馨子又喷了,这称呼,还是不习惯啊,“干……干嘛?”“我房间里的那幅海报,我很喜欢,还有你给我买的衣服……挺有品味的。”“呃……”馨子的脸,不由红了。她喝了口汤,偷偷地咧唇:其实,有个那么大的儿子,……也挺好。(完)请牢记: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