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怪异的庞统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路与黄冲保持着联系,当张浩天的车队到g市时部通往万洪帮总坛进山的分路上,并没有\现有什么异常情况。张浩天也不知高云的情报是不是百分百的准确,三联帮真要在今晚进攻,但到了现在,只有先到总坛再说。担心车队进入崎岖的山区会被庞统勋的人误会阻击,张浩天就下令黄冲在路边暂停,然后拔通了于光中给自己的庞统勋的手机号码。音乐声响了一会儿就停止了,跟着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正是庞统勋。张浩天自己已经是万洪帮的龙头大爷,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庞统勋,便以过去在万洪帮对他的称呼道:“庞大爷,是我,张浩天。

”庞统勋听出了他的声音张浩天,好久没有听见你的声音了,现在打给我,有什么事吗?”张浩天立刻道:“你我之间的恩怨今后再说,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听说三联帮会在今晚凌晨对总坛\动强攻,是不是真的?”庞统勋并不隐瞒,而是用沉稳的声音道:“有这么一回事,不是假的,我已经接到了三联帮的战书,讲明要在今晚凌晨动手,怎么,张浩天,你想看我的笑话吗?”张浩天道:“我不仅不会看你的笑话,正相反,会亲自带五百名精锐到总坛来增援你,现在黄冲已经带了两百人到了进山区的分路上,所以我通知你一声,免得你的人误会。

”庞统勋在手机里沉默了好一阵,才道:“张浩天,你确定自己要来,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三联帮为了这一仗已经准备了很久,要守住总坛,艰难的程度不是你想像得到的。”张浩天微微一笑既然来了,也没有想过要回去,只是不知道你信不信得过我,会不会怀疑我别有居心。”传来庞统勋地声音道:“我到了现在这样地地步。也不怕什么人别有居心了。更何况在当今南方道上如果让我相信一个人地话。那个人一定是你。张浩天。我欣赏你地信义胆识与才能。只可惜一开始就无法走到一条道上。

过去是我地遗憾。到现在还是我地遗憾。既然你准备好了。那就进来吧。至少在明天黎明之前。我们两人还可以做一做朋友。”张浩天听高云说过。三帮主有在黎明之前结束战斗地命令。不过这话由庞统勋地嘴里说出来。可以感觉到一种明显地悲观情绪。张浩天心里顿时一沉。庞统勋是最清楚敌我双方实力地。假如他都没有自信。那么今晚一战残酷地程度或许还在他地预想之上。事情到了这样地地步也容不得他想这么多了。当下告诉庞统勋自己跟着就会到总坛。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给黄冲打了去。

让他继续前进。向东部而行。过了郊区三十几公里之后。就从分路进入了山区。山区地路甚是狭窄。体大身长地大卡车只能缓缓前驶。此刻。张浩天再次仔细地查看地形。却见这路是在一座大山地半山处修建出来地。直通十公里深处地万洪帮总坛。而道路下面是一条数十米高地深沟。也就是说。三联帮要进攻总坛。如果是乘坐汽车进来。庞统勋只需在山上安排枪法好地成员居高临下地伏击就能够轻松阻止敌人。而三联帮当然不会这么做。那么他们要进攻。就只能徒步翻山或\从道路下深沟里穿行前往万洪帮总坛。

但这些地方布了成百上千地监视器。可以将敌人地一举一动尽收眼底。随时方便调度埋伏。要说三联帮能够在黎明前结束战斗。张浩天还真有些不相信。思想之间,盘旋的山路就驶完了,远远的就见到了万洪帮总坛所在的那个光秃秃像帽子般的山丘,就算是敌人绕过了大山,攻到了这里,山丘上没有任何的遮挡护身之物,那也是很难进入总坛的。观望着,车子已经开到了山丘那条通往总坛的斜路上,隔着玻璃窗,张浩天看到总坛外已经堆起了无数个半人高的沙袋工事,成环形状,每三四米就有一个,犬牙交错,可以交叉火力将敌人的路线封锁住,没有任何的死角,而此刻,这些沙袋工事后来隐隐露出人头,自然是已经有了防备。

到了总坛的大门外,黄冲他们开来的七辆大卡车正停着,不过人已经不在了。张浩天下了车,正准备给庞统勋打电话,就见到铁门大开,一个穿着红色执事服的壮年男子走了出来。张浩天认得这壮年男子,他叫做成清水,一直在总坛做事,是一个行五的帮办大爷,他到这里几次都见到成清水跟在庞统勋的左右,应该是他的心腹。那成清水走到了他的面前鞠了一个躬,还是以过去的称谓道:“张大爷,请跟我来吧,龙头大爷在等你。你手下的兄弟我会另外找人安排好的,”张浩天点了点头,示意黄彪看着安排,就跟着他走进了总坛的大门。

顺着小路走了十几钟左右,便到了一幢仿古木制建筑两层楼前,门外站着十余名穿执事弟子服的青年男子,庞统勋自然就在里面了。大厅里此时并没有人,成清水径直带着张浩天从侧边顺着一个木梯爬到了二楼,却见上面是一间间的小屋。带着张浩天到了中间的一间关着门的小屋外,成清水轻轻敲了敲门道:“龙头大爷,张浩天我已经带来了,就在外面。”屋子里立刻传来了一个男子威沉的声音道:“请他进来。”成应了一声,推开了门,向张浩天做了一个姿)#大爷,请进去吧。

”张浩天走了进去,却见这是一间三十来个平方的屋子,屋子里摆设甚是简单,只有几张木椅与茶几,不过最显眼的,就是上方有一个香案,上面供着一个灵牌,而一个穿着红色唐装的男子正背对着他站在那灵牌下。这个人,就是庞统勋了,万洪帮供奉的祖灵除了洪门先辈外,还有除戚英航外万洪帮历代去世的龙头,这么单独的一个灵牌,却不知道是谁。庞统勋虽然没有回头,却似乎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沉声道:“这是我堂叔欧阳飞的灵位,当时他接掌万洪帮龙头之位时,万洪帮成员刚刚过万,地盘也不大,当时南方能够与万洪帮抗衡的有三个帮会,但我堂叔英明神武,雄才大略,用了十年的时间,就将其余三个帮会击得灰飞烟灭,不复再存,整个南方黑道的大哥见到我堂叔无不战战兢兢,唯他马\是瞻,那是何等威风,后来他看准g省的根经营,成为了无可摇撼的南方第一大帮,气势是何等之盛,只可惜传到了戚英航的手里,他龟缩保守,让三联帮占去了一半的地盘,万洪帮从此衰落,再有邱光与公孙剑这两个叛逆分裂,才让万洪帮到了今天的境地。

”听着庞统勋一味的指责他人,却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张浩天本来要反驳他几句,但想到自己此行来是与他合作共渡难关,有什么争异仇恨都必须抛在一边,本来要冲口而出的话便又吞了下去大爷,万洪帮的总坛还在,就不算亡,我想你现在不应该怨天尤人,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应付今晚三联帮的进攻。”庞统勋此时回过头来,张浩天顿时见到了一个脸颊清瘦,胡须杂乱,双眼布满血丝的男子,他知道庞统勋只有五十出头,但现在看来,似乎比实际年纪大了十岁,这样的苍老憔悴,自然是忧心焦虑所致,他这个龙头,也不好当啊。

庞统勋并没让他入座,而是凝视了他好半天,才道:“张浩天,你的龙杖是真的吗?”张浩天点了点头道:“是。”庞统勋仍不放心不是‘鬼影子’的什么人交给你的?”虽然知道戚英航的龙杖是庞统勋派田新的师兄“鬼影子”偷去的,但是他这么说,无疑是毫无顾忌的亲口承认了,张浩天忽然感觉到庞统勋的状态有些不对,但还是道:“不错,是他的一位朋友给我的,在你杀他之前,他就把龙杖藏在了一株大树的树洞里。”却见庞统勋好像是舒了一口气,缓缓点头道:“很好,很好,龙杖只要没有丢失,我就放心了,否则的话,更无颜见我堂叔于九泉之下。

”此刻张浩天终于忍不住道:“庞大爷,你好像很悲观啊,万洪帮的地盘虽然失了,但忠义的兄弟还多,三联帮今晚要进攻总坛的事情你通知没有,如果这些兄弟和我们内外夹击,再有总坛周围上千的监控摄像相助,守住总坛不会有什么问题,三帮主要求黎明前结束战斗,他们也害怕时间拖久了,会招来警方的注意。”庞统勋这时恢复了些精神,摇头道:“警察是不会来的,他们就算是知道了,也会给我们两帮充足的时间消耗残杀,对他们来说,是会省很多事的,更何况总坛在设计之时,就做过实验,只要进了山一里路,枪声便传不出去,这一点儿三帮主早就知道,他说黎明前结束战斗,不是怕警察,而是觉得自己有把握。

”张浩天绝对不相信以万洪帮现存的实力,完备的防御监控系统,再加上险要的地势会守不到黎明,便道:“庞大爷,总坛来了多少兄弟?”庞统勋的嘴角掠过了一丝冷笑百。”听他这么一说,张浩天顿时一惊,失声道:“什么,四百,这么少?”庞统勋道:“除了原本的总坛护坛弟子,我没有让一个前来。”张浩天望着他良久,才道:“庞大爷,你是不是把兵力想放在外围,而总坛收缩防守,让外围的兄弟作为主攻。把三联帮的人逼进来再聚歼。”庞统勋没有说话,却抬腕看了看时间晚餐时间了,浩天,跟我走吧,今天的饭菜准备得很丰富,叫你手下的那些兄弟好好吃一顿。

”听着庞统勋亲热的叫自己“浩天”,张浩天此刻越来越感觉到庞统勋有些古怪,忽然想到此人狡滑多端,而且极是多疑,和自己又曾经是敌对关系,多半不会把防御计划告诉他的,也就释然了,不过还是悄悄打电话通知了黄彪,不去动万洪帮准备的晚餐,叫手下的兄弟自己吃干粮解决。庞统勋将张浩天带到了一百米外的一幢仿古建筑的大厅里,却见这里装修得极是雅致,是一个饭厅,中间摆着一个大红圆桌,而此时他看到了几个熟悉的人,却是盟证大爷尹奇国、坐堂堂主廖伯全、执堂堂主庄雪海、陪堂堂主蒋方正,另外还有两个叫做郑强和唐孝全的中年男子,是从桓侯中提拔出来,接替邱光与公孙剑的管堂大爷与刑堂大爷。

这些人正在饭厅一侧的椅子上低声谈论着,皆是一脸的焦虑紧张,显然对应付今晚三联帮的总攻没有信心。见到庞统勋进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向他打招呼,不过对张浩天大多没有理睬,只有陪堂堂主蒋方正对他点了点头,张浩天知道这陪堂堂主蒋方正只是协助坐堂堂全,没什么实权,当初在重选龙头作选择时就颇是犹T自己点头,也点头示意。庞统勋微笑着招呼着众人入席,张浩天见他完全恢复了常态,对今晚之事毫无紧张之色,一付镇定自若的样子,实在对此人莫测高深起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大家坐下之后,庞统勋便一指张浩天道:“浩天你们都认识了,他虽然过去和我们有过分歧,但今日在总坛存亡之际能够不顾自己的生死带手下精锐前来,极是可敬,今日大战在即,酒是不能喝的,大家以茶代酒,敬敬他吧。”听到庞统勋这么说,除了那盟证大爷尹奇国,各位堂主纷纷端起茶杯来敬。张浩天今天的打扮和手下并没有两样,穿着迷彩服,背着军用包,见到众大爷来敬茶,他却不去端自己面前的茶杯,而是从军用包里取出了一瓶矿泉水与一包压缩饼干,先将茶杯里的茶倒掉,然后将矿泉水倒进去,放压缩饼干在桌上,便端起杯与各位大爷喝了起来,只是也不说回敬的话,喝了矿泉水之后,又拿起压缩饼干旁若无人的大嚼起来,对满满的一桌盛宴视若无睹。

他的举动,自然让桌上的大爷们好生的尴尬,别的大爷还没有说什么,尹奇国却一拍桌子道:“张浩天,别以为你带了人过来增援总坛就了不起了,你是什么辈分,敢这样目中无人。”张浩天也懒得去反驳他,只是吃一口压缩饼干,喝一口饮泉水,先把自己的肚子填饱了再说。然后,对张浩天这样的举动,庞统勋却是毫无异色,挥手让大家不要管他。过了一会儿,就见到执堂堂主庄学海放下筷子望着庞统勋,有些焦急的道:“龙头大爷,就算是加上浩天的援军,我们在总坛防御的人数也不足一千,你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是不是将兄弟们都派在外围了?”听到庄学海的话,桌上的各位大爷都纷纷点头,看来对庞统勋目前的布置都是不解。

就在这时,庞统勋却微微一笑,站起身道:“我是怎么安排的,你们到时候就会明白了。”说了这话之后,他对坐在身边的张浩天道:“浩天,你跟我来,去布置你的人手。”张浩天已经将压缩饼干吃饱了,闻言便起了身,跟着他后面走出了饭厅。到了外面,却见成清水已经开了一辆白色的观光游览车在外面等着,庞统勋就带着张浩天坐了上去,成清水立刻向右而行,这种观光游览车小巧快捷,倒是适合在总坛里面的小路上开。几分钟之后,那游览车开到了一块宽阔的草地上,却见张浩天的人果然没有去用餐,全都席地而坐,五百人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但静悄悄的没有\出任何声音,天狼帮的三百人都是由罗毅照全军事化训练过,而另外两百人是黄冲从s市万洪帮七千多人里挑选出来的,素质当然和普通的帮员不同。

见到张浩天来了,罗毅立刻喊了一声:“集合。”随着他的声音,三百名天狼帮众立刻像士兵一样迅的排好的队列,而黄冲带的两百人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但也很快的在天狼帮人的后面排好了。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借着落日的余辉,瞧着张浩天带来的人个个面色沉毅,精神抖擞,生龙活虎。庞统勋凝视了好一阵,才点了点头道:“很好,人贵精不贵多,有这样的虎狼之师,也难怪你能够在s市称霸,我们这一批人,已经老啦,这个世界,是你这样的年青人的天下了。

”张浩天既不谦虚,但也没有得意之色,只是道:“庞大爷,我的人就这些了,你看怎么样布防吧。”庞统勋道:“清水已经是我的护剑大爷,该怎么布防,我已经给他说了,你的人,就全部布置在总坛之内吧。”听到庞统勋这么一说,张浩天却是一愣,要知道他带来的人按说是外人,应该布置在外围才对,想不到庞统勋居然会布置在内圈,也就是说将成为最后的防线。虽然心中诧异,但他也没有多问,这次他带来了黄彪、罗毅,江阳、朱二、王彬、武小龙、黄广生、陈强、阿德,黄冲,甘松共十一名头领,便留下黄彪与自己领一百名预备队居中增援,而其余十名头领各带四十人,考虑到黄广生与陈强要弱一些,那十枝动步枪便分给了他们两人。

成清水带着罗毅等人前去布防了,而黄彪跟在张浩天身后,见到庞统勋是咬牙切齿,目光中似乎都要喷出火来,但庞统勋却视若无睹,带着张浩天向着总坛的中心处而去。而黄彪就领一百名天狼帮成员跟着。大约走了十分钟之后,就见到了一幢大楼,而这幢大楼和总坛里其它的建筑不同,并不是木制的,而是用坚固平整的石条堆砌而成,一共有三层楼,但空间甚市,应该就是整个总坛庄院的指挥中心了。此时天色已经沉暮,石楼的四周照着灯亮如白昼,庞统勋对张浩天道:“你跟我进去,叫你的人在外面等着。

”张浩天做了一个手式,让黄彪带着一百名天狼帮兄弟在石楼四周等着,然后跟着庞统勋走进了石楼的底部,却见前面有一扇铁门。庞统勋此时道:“浩天,你是不是觉得我另有布置。”张浩天立刻点头道:少在大山的树林里和深沟的山石间你应该布置人手,不是说总坛附近有上千个摄像头吗,有这些完善的监控设备相助,敌人是很难攻进来的,我不信你没有派人到里面去埋伏,总坛之内或许只有四百人,但总坛附近绝对不止这些人。”庞统勋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你进来看看就明白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