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选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浴室回到了床上,小薇便将头靠在他的臂弯下,眼眸,嘴角里却泛着甜美的笑容,一付小女人的幸福无限之态。张浩天抚着她的秀发,道:“小薇,明天有件事你陪我去一趟。”小薇轻轻的“嗯”了一声,道:“好啊,到什么地方去?”张浩天道:“静茹明晚八点钟回来,我想你陪我到机场去接她。”小薇闻言,一下子就抬起头来,望着他道:“让我去,天哥,这……这好不好?”张浩天点了点头,用很肯定的语气道:“我一直没有把情感上的事告诉静茹,而静茹很快就会有一个人生中极大的转折,我必须给她一个选择,对她来说,这才是公平的。

你陪我去,如果我不好说,你替我开口。”小薇对张浩天的事很清楚,便摇头道:“天哥,这样的安排不妥,你不了解女人,静茹姐肯定是深爱着你的,对你有别的女人,或许能接受,或许不能接受,你想给她讲明白是对的,可是这必须是你亲自对她说,我和静茹姐并没有接触过,要是贸然替你说话,静茹姐肯定会非常生气的,恐怕会把事情弄僵,你还是原原本本把自己和玉梅姐与玲儿姐认识的经过给她说吧,静茹姐是一个懂道理的人,她会慢慢想明白的,最委屈的其实并不是她,而是玉梅姐与玲儿姐,只是你和蓝姐的关系,或许是可以不说的。

”张浩天却一摇头道:“不,这一次既然要告诉静茹,我绝不对她有任何的隐瞒,不仅是玉梅姐与玲儿,还有你和阿蓝,我都会告诉她,因为过段时间我准备回C市去一趟把们接来了,我有两个最大地敌人,严开镜自己有家人,绝不敢再使阴招,而邱光也是有家有室的人,不会乱来,你们应该安全了。”小薇立刻道:“你是该把玉梅姐和玲儿姐接来了,她们等了你这么多年,那种思念的滋味我很理解,是非常痛苦而无奈的,其实道上的那些大哥谁没有几个女人,也没见到有人拿她们威胁,天哥,现在道上的人都说你是一个什么都不怕的硬汉,不会相信有人能拿女人威胁住你,这一点儿你就放心吧。

”张浩天过去最担心地就是身份不明的严开镜,现在已经不再成什么问题,倒是严开镜怕他动手去追查家人,毕竟家人和情人虽只差一字,但其中亲疏紧要的区别就大了,便道:“我打算在天宏大厦开一个S市最大地夜总会,玉梅姐那边早就给我准备好了,而玲儿的建材公司一直想到G省来发展,现在我已经基本上控制住了G市与S市,她们已经到了过来的时机,所以我希望你们几个碰了面能够融洽相处,不要产生什么摩擦,要是觉得受不了选择离开,我也不会勉强。

”小薇听着张浩天地口气越来越硬。知道他在决定舍弃地事了。这是一个重情地男人。而正因为重情。他自然不想看到跟着自己地女人常常争风吃醋。抓扯打骂。真要是发生了那样地情况。说不定谁也得不到这个优秀地男人。她连忙道:“不会。我想一定不会发生那种事地。”张浩天抚了抚她地脸蛋儿道:“我知道你不会。但这事难免会发生。所以我才会全部给静茹说。让她有一个心理准备。”小薇点了点头。表示他这种想法是正确地。说出了这些话之后。张浩天却是一阵地轻松。一直以来。

在几个女人中。他顾虑地就是戚静茹。因为只有她才有可能不接受自己同时有几个女人地事实。而他在和戚静茹相处地时候。也对这个美丽而自强地女人产生了深厚了感情。爱得越深。就越怕失去。拖着没说实话。就是有这种心理。但现在。他已经起了决断之心。给戚静茹争到戚英航一半地遗产继承权。他是很有把握地。很快戚静茹就会成为拥有数十亿资产地女富豪。对她来说。自然是人生中一个极大地转折点。假如她选择离开。这算是他地一个补偿。也不会去动用她地一分一厘。目前资金上地困难。

就全部通过年初银行放贷解决了。第二天傍晚。张浩天开车到机场去接戚静茹。和上次不同地是。这一次并没有通知媒体。连公司地人都没有说。只有自己一个人来接她。车子也是那奢侈张扬地“宾利726”。而是换成了“奥迪A8站在机场入口等着,半小时之后,便见到一个穿着一件淡绿色羽绒服,米色牛仔裤,戴着一个白色帽子的戚静茹拉着一个红色的皮箱从入口处走了出来,虽然她刻意的打扮得非常普通,脸上没有化妆,帽子的前缘也拉得很低,但高挑的身材与行走间的气质还是引来了周围无数男人的顾眸。

一走出来,戚静茹也看见了穿着黑色风衣,套着深蓝色西服,打着银色领带,高大英武,同样吸引女人眼球的张浩天,立刻笑着挥手走了过来,而且也不避嫌的伸手搂住他,在他的脸颊上快速的吻了一下,然后望着他道:“天哥,你越来越帅了,我真的好想你。”随着年龄的增长与地位的提高,张浩天的确是愈发沉稳,不怒自威,强烈的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过去他走在街上,悄悄瞥他的几乎全是些年青女孩子,但现在,他就是这么站着,也能够吸引无数中年妇女地目光,数年时间,身份与气质变化实在是很大,所以别人常说一的魅力和他的经历有关,这绝对是没错的。

听着戚静茹赞扬自己,张浩天微微一笑,便去帮她拉了皮箱,搂着她的腰,向着外面的停车场而去。到了停车场上车,张浩天载着她去天宏大酒楼吃饭,他决定就在饭桌上,把一切都告诉戚静茹。有些堵车,一个小时之后才到天宏大酒楼,停好车之后,两人就走了上去,正巧晚上黄广生在值班,听说张浩天来了,赶紧过来把他安排到了“冬藏区”的一间豪华包间里,这间房并不大,但整个布置是家庭格调,温馨浪漫,最适合情人共餐,而他们地菜品也是黄广生推荐安排的,说是大酒楼新推出的情人餐,包他们满意。

见到黄广生对工作越来越熟悉了,而且一付积极性很高地样子,张浩天也是暗自欣喜,拍着他的肩,让他这段时间多去看看陆阿甲,目前天狼帮并没有什么大的行动,酒楼这边的事,也可以先放着。黄广生为人憨厚,却是一个感性的人,提起重病中的陆阿甲,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连连点头,说是这段时间酒楼在做推广活动,等忙过了,他就请大假去照顾陆阿甲,这个二舅公没有后人,只有他去尽孝。黄广生的眼泪,却让张浩天心中发酸,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去看养父张世忠了,虽然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打电话问好,然后寄大笔地钱去,早就足够他的用度,可是,对这种年纪的老人来说,多余的钱是没有什么用的,他甚至可以肯定生情节俭的养父已经把所有的钱存起来了,在他的心中最想地,当然是自己能够多陪陪他,过去他不敢去北方,就是怕三联帮的人万一跟踪而至,给养父带来灾难。

就像是上官玉梅和夏玲儿,他并不是一点儿都没有回C市的时间,只是有着很大的顾忌,现在随着严开镜身份的暴露,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了,毕竟黑道上像严开镜这样阴毒而不择手段地人并不多,或者说是像他过去那样有着神秘身份的人并不多,谁都有家庭,谁都有父母妻儿,因此不敢去踏这个雷区让自己引火烧身。和邱光约定了一年地修养期,是该弥补这些情感了,还有师父的遗嘱,罗莎儿在日本仍没查到田野三郎地下落,他打算亲自去一趟,不管能不能找到线索,也要尽一份心。

思想之间,服务小姐已经陆陆续续的将菜端上来了,共是三菜一汤,菜以清淡为主,但搭配得红红绿绿,颜色非常好看,而酒则是香甜地果酒,还未入唇,一股芳香就扑鼻而来。黄广生见到菜来了,便和服务小姐一起退了出去,关上了门。张浩天和戚静茹相对坐在一张小桌子上共同用餐,戚静茹喜欢清淡的食物,一边吃一边称赞,而张浩天的口味儿要吃得重一些,再加上心中有事,没吃几口,喝了一碗燕窝银耳汤后,就坐着不再挟菜了。戚静茹见状,举起酒杯道:“来,天哥,我祝你事业越来越成功,也越来越帅。

”张浩天举着酒杯和她一碰,微微一笑道:“静茹,我也祝你发大财,越来越美。”戚静茹喝了一口酒,然后放下来望着他笑道:“祝我越来越美和你相配,这话我爱听,不过祝我发大财,我却不稀罕,其实钱太多也是没有什么用的,还是平平安安的好。”说到这里,她的神情认真起来,道:“特别是你,天哥,我每天会向上天祈祷你地平安,却不会保佑你发财,刚才说祝你事业成功,其实不是真心的,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是做的什么,你的事业,你的威风,都要靠自己的命去拼,我爸就是一个活鲜鲜地例子,他的事业比你大,钱比你多,在道上的地位也比你现在高,可是却没能平平安安,让我妈后半生活在痛苦与思念之中。

”张浩天当然明白,只要步入黑道,谁又敢保证永远平安,不仅仅是戚英航,庞统勋也没有寿终正寝,而严开镜目前不停地换手机号码,当然也活在恐惧害怕之中,他的未来怎么样,是无法预料的。不想去和戚静茹讨论这个问题,张浩天便笑了笑道:“你妈才四十多岁,对了,你有没有问过你妈,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戚静茹知道他指的什么,摇着头,一脸黯然的道:“我没有提,因为我太了解我妈了,爸爸虽然没有和她结婚,但在她的心里,早就和爸爸成为正式的夫妻了,而爸爸是她最爱地,也是唯一的男人,爸爸太优秀,根本就没有人可能取代他在妈妈心中的地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天哥,你明白吗?”瞧到戚静茹望着自己的眼神开始朦胧痴迷起来,张浩天岂不知道,她嘴里说着父母的感情,可是却是告诉自己,要是他出了事,她的命运将与母亲一样。

戚静茹对自己的感情越深,对他越好,张浩天就越不想把自己的事继续向她隐瞒下去,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静茹,谢谢你全心全意的对我好,可是作为你的未婚夫,我是不相称的,因为有些事,我并没清楚,现在,我要完完全全的告诉你,让你了解张浩天,或许你对我,会有重新的认识。”听着张浩天地话,戚静茹顿时沉默起来了,低下了头,过了好一阵,才轻声道:“是关于别的女人,对不对?”张浩天立刻一点头,很肯切地道:“是。”戚静茹喝了一口酒,然后紧紧抿住了樱唇,又隔了会儿道:“是蓝姐,是吗?”想不到戚静茹会说出这句话来,张浩天也感到好生的诧异,道:“你……你怎么知道?”就在这时,戚静茹忽然抬起头来,直视着他道:“是温小玉告诉我地,她有一次送文件到蓝姐的办公室去,但蓝姐办公室的门关了,她不久前才接到蓝姐的电话,让她把文件送到办公室去。

一时奇怪,就问在大厅里训练的一个模特儿,那模特儿悄悄告诉他,是你进去了。开始的时候,温小玉以为你们两个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商量,不想人打扰,也没有在意。可是等到你走之后,她再送文件去,却发现蓝姐一脸的红晕,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而且她裙子边的拉链还有一半忘了拉上去。”讲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温小玉那时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而且和我最好,就把这个秘密讲给了我,而在北京的那段时间,我看得出来,蓝姐是在处处讨好我,以她的身份,是绝对用不着那么做的,女人对这些事特别的敏感,我要是猜不到,真的是很蠢了。

”张浩天也隐隐记得自己有一次和叶冰蓝在她的办公室欢情,温小玉的确在外面敲过门,而叶冰蓝没有敢答应,想不到会有人给她说自己进了办公室,这也应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句话。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张浩天更是放开了,点头道:“不错,在请阿蓝来帮我的时候,我们两个有关系了,阿蓝到公司来,就是因为我。”虽然已经清楚张浩天与叶冰蓝的关系,但听到他亲自承认,而且口口声声的以“阿蓝”相称,戚静茹的樱唇微微颤抖着,举起酒杯,将里面的酒喝完,不去看张浩天,而是微低着头道:“这件事其实你是不应该告诉我的,难道你不知道,其实很多事女人愿意蠢一些,不想去揭开吗?”张浩天却凝视着她道:“静茹,我爱你,正因为这样,我才不想对你有任何的隐瞒,否则对是你很不公平的,而我和你相处会感到愧疚,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除了阿蓝之外,我还有另外的女人。

”听到这话,戚静茹又把头抬了起来,似乎整个身子都在微微的抖动着,颤声道:“你还有……还有另外的女人,有多少?”张浩天看得出戚静茹此时的心碎,他又何尝忍心,但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举起快刀,挥向乱麻。于是他道:“静茹,我的故事你只是断断续续的听过,并不完整,现在我把完整的故事告诉你,你就会知道了。”见到戚静茹望着自己,当下他便从自己的身世讲起,养父如何艰苦的把自己带大,他怎么学,然后又如何入狱,而在出狱之前又怎么接受了刘景国进入三联帮内部卧底的任务到了C市,遇见了上官玉梅与夏玲儿,与她们如何相处,后来怎样到G省化名阿狼加入天狼帮,到金子村又如何认识的小薇,一直到和她订婚才停住,至于后来如何与叶冰蓝相识的,戚静茹已经知道,就没有必要再提了。

当讲完这些事之后,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戚静茹一直默默的听着,而听到上官玉梅夏玲儿与他交往时,便微微咬着樱唇,倒是小薇,她却没有什么反应,显然认为张浩天和她交往更多的是同情,而不是真正的爱。一口气讲了这么多话,张浩天取了茶壶,倒了一杯茶喝下去,心中忽然好生的轻松,就像是有一砣铁块从腹中排出去了一般。一杯茶喝下肚,见到戚静茹仍然微低着头不说话,张浩天便又道:“静茹,我的故事已经全部给你说了,不过有一件关于你的事却还没有说,我已经找到很确凿的证据,你爸在生前曾经立下了一份遗嘱,留了一些产业给你和你的母亲,但是却被你那个所谓的‘大哥”戚思雄和他的母亲苗芳串通律师毁灭了,并伪造了一份假遗嘱,把所有的财产据为己有,现在那个律师已经在我手里,戚思雄要想吞下全部的遗产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可以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他乖乖拿出戚家一半的财产出来,也是说,你很快就会成为拥有数十亿财产的女富豪,你的人生,也会因此改变。

“谁知,听到他的话,戚静茹并没有显出惊诧之色,而是点了点头道:“其实妈妈早就给我说过,她绝不相信爸爸没有遗嘱留下,也绝不相信他对我们母女没有任何的安排,可是她不想和苗芳争,说爸平常给她的钱,已经足够我们母女用了,苗芳母子要,就全部给他们,否则的话,争来争去,一是我可能还会有危险,二是爸爸在天之灵也不会瞑目。”想不到戚静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张浩天立刻道:“据那个律师说,派人来杀你,你那个哥哥戚思雄是知道的,难道你真的不恨他吗?”戚静茹闻言,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怒色,咬了咬牙道:“他……他那么狠心,我毕竟是他的妹妹,身上有一半的血液相同。

”张浩天摇了摇头道:“你这么想,但戚思雄是不会这么想的,他只会把你视为分割财产的敌人,是眼中钉,肉中刺,要杀之而后快的,如果这样的人不被惩罚,一定是天理不容,相信你爸的在天之灵也希望给他一个教训,让他明白仁义之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