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领导班子建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人阴阳怪气的大喇喇扬长而去。盛林涛怒不可遏,上前抓住两人:“走!跟我去派出所!”那瘦子一把推开他,龇牙咧嘴道:“盛警官,你是流芳的人吧?上祁连派出所辖区抓人,嘿?信不信我告你!”警察跨区执法,属于行政违法,通常会被问责。至于刘羽经常跨区越权执法,理论上同样属于行政违法,不过没人点出来罢了。盛林涛有苦难言,学校早就跟祁连这边打过招呼,断然不会出警,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扬长而去。收拾一番被打烂的摊子,扶着悲痛的妻子,盛林涛屈辱的回到家,这一晚家里气氛势必凝重。

小灵听说妈的摊子被打烂,差点连她人也被打,同样觉得耻辱,但她更多埋怨自己的老子:“爸!警察不要干了,干什么都比干警察强!”陈小兰简单做了两个菜,从厨房出来怒斥她:“闭嘴!你爸轮得到你来说?”盛林涛憋屈的连喝了两杯白酒,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小灵委屈的流眼泪,哽咽道:“本来就是,都是当警察,为什么我们班韩小雪哥哥25岁还不到就是交警大领导?她长得漂亮,穿得又好,成绩又好,老师爱,同学爱,人见人夸!我呢?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对此,盛林涛躺在沙发上长长叹口气,只觉得鼻子发酸,是他对不起女儿。

对不起妻子。曾经他也是流芳派出所的骨干。只是发生了一次巨大的集体**件。他受了牵连,被降职处理,后来的每任领导都无人敢用他。他在公安系统做了一辈子,那是说舍弃就舍弃?心说总有一天会碰上个开明的领导,可一熬就是十来年,至今仍然坐冷板凳,家人不止一次劝他改行,可他一没手艺。二没文化,辞了职能干什么?第二天,带着压抑的心情上班,才坐进治安科,所长办公室接待员马玲就来了,面无表情道:“老盛,新来的刘所长叫你写份的手稿,明天要用。

”盛林涛受宠若惊,让我写手稿?这可是指导员室人干的活?虽然早年,他就是一位副指导员。可多年的基层民警生活,打磨得他快忘掉自己这个曾经的身份。而今。新来的所长点名要他写,莫非是看重我?可新所长为什么看重我?能写文章的,指导员办公室一大把。“小马,刘所长是什么意思?”盛林涛心脏微微抽动,期待道,冷板凳坐得已经太久。“我怎么知道?”马玲对这位盛林涛,毫无尊敬而言,坐了几十年的冷板凳,有尊敬的必要么?盛林涛尴尬的讪笑,知道马玲是伺候所长,不好把她如何,正经是写好这份手稿,没准被新来的所长表扬呢?只要肯正视我,我好好努力,未必没有重新爬起来的可能。

所以,盛林涛利用小块时间,哪怕出警的路上也在琢磨这个的手稿,该怎么写,新所长没有丝毫提示。最为难的是没有方向!队伍建设太笼统,队伍思想建设可以写、队伍作风建设可以写、队伍廉政建设也可以写、队伍团结建设更能写……正因为能写的东西太多,反而没有可写的。这让盛林涛苦恼之余不由仔细思考,新所长是不是对我考验呢?想了很久,盛林涛渐渐悟出一点味道,新来的所长最需要什么?是掌控全局!那么加强哪方面建设还用说?回到家,盛林涛连晚饭都没吃,回来便趴在女儿的课桌上起稿,搞得一对母女你看我我看你,均觉得今天的盛林涛跟打了鸡血似的。

大冬天的,盛林涛精神却亢奋无比,修修改改,忙活五六个钟头,终于写好了一份六千字手稿,题目便是。第二天,刘羽手里就握住了这份讲话手稿。“速度还挺快嘛。”刘羽翻了翻,很用心看,盛林涛从加强领导班子的意义、重要性、具体措施三个方面阐述了自己观点,具体措施一块,能看得出来盛林涛的确琢磨到他的意图了。盛林涛提到,领导班子的建设要加强责任分工,各部门工作人员各尽职能,改变职能混杂的现状,明确领导中心……盛林涛考虑到刘羽跟指导员之间的斗争,适才写出了这部分内容。

“不愧是干过指导员的。”刘羽忍不住赞赏:“脑子够用,也会琢磨事。”盛林涛心怀忐忑的把手稿递上去,下班回家后,叫妻子多炒一盘花生米,心情不错的喝了几杯小酒,嚼着花生米。这时,有人敲门来拜访,陈小兰开的门,发现是一位警察,还是肩膀上有杠杠的那种。“是盛同志家吧。”不等陈小兰应答,他便倒背着手钻了进来,微微皱着眉环视一圈,条件委实太差。盛林涛听着耳熟,回头一瞧,登时一个激灵站起来,恭敬道:“沈所长!”此人便是祁连派出所所长,沈红军,与大口派出所胡红军名字相近。

“呵呵,还在吃呢。”沈红军不客气的坐下来,笑了笑。盛林涛跟沈红军是同一批转干干部,算是半个战友,最初他比沈红军风光,他是副指导员的时候,沈红军还在到处找门路,十几年过去,对方是一所之长,他则倒退成为二级警员。“沈所还没吃吧,一起吃两口?”盛林涛笑道。沈红军微微点头,陈小兰收拾一副干净碗筷来,还给他斟满酒,沈红军却是未动,而是环视一周:“老盛,你该换换房子啦。”盛林涛目中闪过苦涩。他何尝听不明白这句话?沈红军此番前来。

多半是为了学校那处摊子。此刻不过是别有所指罢了,盛林涛能听明白。“呵呵,我就这条件,换房子不容易。”盛林涛坐下来,自顾自的抿了口酒。沈红军淡淡望他一眼,开口准备说什么,盛林涛手机却响了,是个陌生电话。“我接一下。”盛林涛告个歉。沈红军点点头,眼皮微垂,显得不高兴。盛林涛在门外接了电话:“喂,哪位?”“我刘羽,稿子写得不错,明天中午有时间没?来所里小食堂吃饭,有事跟你说。”刘羽说完便挂了。盛林涛目中波动着兴奋,即便那头已经是嘟嘟嘟的声响,仍然恭恭敬敬道:“是,刘所长。

”“熊所长走了?”沈红军对风山调动没有太关注。左右轮不到他进步,随口问道。盛林涛喜悦的点点头:“熊展所长调任了。换来一个叫刘羽的新所长,据说以前干交警的,似乎还挺年轻,还没见过。”沈红军表情僵硬,刘羽,干过交警,挺年轻,除了风山刘羽还有谁?“你是说,刘羽调任你们派出所了?”沈红军不信道,流芳那里是人呆的地儿么?“怎么,沈所,有问题吗?”盛林涛吃不准沈红军的古怪表情。沈红军要多吃惊有多吃惊,刘羽居然跑到流芳了!若是旁人去了,沈红军多半认为此人是给人收拾了,但刘羽去了,一定有文章啊。

“啧,你这菜少了,我打电话,叫几个菜上来。”沈红军轻笑着摇头,指了指桌上的简单的两菜。“哪能让你来呢?小兰,去楼下叫几个菜上来!”盛林涛多大年纪?能看不出沈红军态度变化?怕是刘羽刘所长不是一般人儿。陈小兰还挺不乐意,嘟囔道:“叫菜不要钱呐!”沈红军终于动筷子,还连喝了好几杯,开怀道:“老盛,咱好些年没一起喝酒,这回得多喝。”盛林涛含笑着点头:“沈所,咱们刘所长跟你相识?”沈红军表情微微变了变,顿了好一会,才问道:“刘所长找你什么事?”盛林涛犹豫一下,觉得没啥好隐瞒,将事情简短说了说。

闻言,沈红军盯着菜盘子,愣了好办会,才羡慕的叹口气:“老盛,你运来了!”“沈所,你说的运是什么意思?”盛林涛心都在微微颤抖,新来的刘所长,绝非凡人。沈红军放下筷子,叹息一声:“当初没把握好,不然,现在我也是个交警大队长了。”每每念及曹子仁的升迁,沈红军都忍不住唏嘘,当初刘羽同时跟大口、祁连、敬德派出所沟通,大口配合得好,跑得勤快,所以,曹子仁上了大队长,而他呢?差那么点火候,跟随的脚步不够坚定,最后与他无缘,就说后来上的新所长胡红军,跟着刘羽也拿下了大小好几个功,论成绩,都不比他这个干了三年的老所长差,委实叫人羡慕。

“这位刘所长还是位能人啊!”盛林涛眼睛发亮,看来刘羽在公安里有硬关系。“能人?你还不知道自己靠上了个怎样的人物吧?”沈红军不无嫉妒瞟他一眼“他喜欢抽人脸,而且是大人物的脸,大到教育厅副厅长,小到雷山公安副局长,他拉过正厅下马,扶过处长上墙,他带的队伍是全省焦点,最近新闻看了吧,省委书记考察的交警三中队,全省学习的正面典型,那就是他带出来的队伍!”盛林涛抓着筷子的手猛地颤动,心脏突突狂跳,他着实想不到,新来的刘所长居然这般大来头!一件件一桩桩,无一不是惊天动地!“我看你们所里也未必有人清楚他底细,那个指导员,嘿,我看他是半夜起来骂阎王,等死等不到天亮。

”沈红军撇撇嘴。盛林涛一整晚都处于亢奋状态,脑子里满满都是刘羽那个电话,他明天找我干什么呢?要谈什么呢?我该怎么回答?辗转反侧,他无论如何睡不着,索性开灯起床。陈小兰被惊醒,迷糊的看过去,看清后气得低声斥骂:“你作死啊!半夜起来刮胡子!”何止是刮胡子,连警服都烫了一遍又一遍。第二天中午,刘羽在派出所的小食堂跟盛林涛见了面。说是小食堂,其实就是个打饭菜的点儿。派出所里提供伙食,所里的人基本都是自己带饭盒,打好了拎回办公室吃。

盛林涛见到刘羽时,有点傻眼,这人,这人不是那天开车送他和李丛峰去竹林巷的年轻人么?他是刘羽?是不是太年轻了?看起来还不过25岁吧?“呵呵,盛警官,我们又见面了,打好饭过来坐吧。”刘羽指了指饭桌对面的椅子,自己先随意吃起来。盛林涛打好饭,狐疑不定的坐在对面打量刘羽,年轻得异常!他干警察多少年,都没听过有25岁的派出所所长!而且听沈红军说,还厉害得逆天。“你对流芳乱象有什么看法?”刘羽边吃便问道。盛林涛一个激灵,这个问题恰巧是昨天半夜想过的,脑子里迅速组织出看法。

刘羽很认真的听完,或许是出于个人眼界,并未说得江心月那般到点子,比较中规中矩,稳扎稳打,但他提出了很重要一点,攘外必先安内,所里好多人都跟流芳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治理好内部,对外稍有动静就被人察觉。这一点是刘羽也思考过的,不过盛林涛了解得比较多,他在流芳当了几十年干部,那些警员是流芳的,是哪一个村,哪一户人家,家里都有谁他都一清二楚。对此,刘羽颇为满意,这个盛林涛是可以好好用一用。下午,刘羽召开了领导干部会议,与会的有三个科室,这次社区科依旧无人来,指导员钟敏倒是来了,却是踩着点来的,几乎刘羽前脚来,他后脚跟到。

“哈哈,抱歉抱歉,又来晚了,刘队长,没关系吧?”钟敏看似在笑,笑容中却不乏戏谑,当着所有干部,他依旧是叫“刘队长”。刘羽眼皮都不带扫他:“都坐吧。”待人全部坐好,刘羽拿出手稿,扫视全场一眼:“开了简单会议,强调一下队伍建设。”说着便念叨手稿。起初大家还心不在焉的听,可听到后面杀气腾腾,尤其那句“确立领导中心”,让懒散的干部登时绷直了腰杆,目光不时在钟敏和刘羽之间跳动。“刘队长,告个歉,我上个卫生间。”钟敏在刘羽念到这里时,自顾自的站起来,拉开门就往外走,丝毫不理会刘羽。

刘羽淡淡扫了他方向一眼,继续念稿子,再快要结束时,钟敏才踩着点来到门口,冲里面呵呵笑了笑,拍拍手:“行了行了,会议到此结束,守好自己工作岗位,该干什么干什么,跟以前一样。”这下,钟敏几乎是正面跟刘羽杠了,刘羽还在念稿子,他却喊着解散?如果刘羽还能容忍,流芳派出所没法带了。几个干部闻言踟蹰的站起来,在他们眼中,明显钟敏更有威慑力。刘羽放下稿子,轻飘飘扫了眼站起来的几人:“都坐下,会议继续!”钟敏目中厉色闪烁:“刘队长!同志们下午都有工作,你要开到什么时候?派出机构工作很繁忙,你应该多听取同志们的意见!”刘羽面无表情,侧头道:“还有你,钟指导员,坐回去,会议还没结束!”钟敏瞪刘羽一眼,哼了声:“不自量力!”说完,夺门而去。

刘羽一拍桌子,喝道:“钟指导员!给你十秒钟,马上回来,给我坐好!”“哼!”钟敏鼻孔里哼一声,径直离去,走远了嘴里骂咧:“妈了个巴子,毛都没长齐,想跟老子争?回你.妈肚子再生几年吧!看我怎么往上架死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