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楔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亲密进行时:退出他的“包围圈”,她委屈兮兮地说:“嘴唇都被你咬破了,不知道轻点啊,粗鲁——”他凑过去看了看,有点心疼:“对不住了,我都忘了接吻这种常规战术动作更该注意要领了。”打开他伸过来搂她的手,她跳得老远地控诉:“我看啊,和你在一起高度警觉程度绝对不能亚于一级战备。”不满她的“抵抗”,他习惯性拧眉:“你要是行动听指挥我也不用强攻。躲那么远干嘛,我是阶级敌人?过来!”“就不!敢施以暴力,给你全军通报。”她淘气地将抱枕丢过去,一蹦一跳着推门跑出去了。

交流进行时:结束和蜜友的单线联系后,她皱着秀眉嘟囔:“我成了你的军用物品,你却是国家和人民的,属于公有财产,这太不公平了。”轻轻掐了下她嫩嫩的脸蛋,他忍不住笑了:“都有这认识了?不错,进步了。和我在一起,你的个人素质已经得到了飞速提高。”奇了怪了,嘻皮笑脸不是他的作风啊?她朝他瞪眼晴:“解放军叔叔,我在和你讨论很严肃的问题。不许笑!”叫他什么?解放军……叔叔?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惯得没个样了。他敛笑拎她小巧的耳朵:“那就别枕着我大腿。

起来,端正态度和我说话。”又来了。和他聊天他给你整得像开会。她气愤了,怪叫一声将他扑倒……吵架进行时:“武力触及体肤,语言触及灵魂”的话,对恋爱中人而言,是得不到验证的,不信,看看下面这个场景。为了弥补身高差异,她跳到矮凳上朝他嚷嚷:“你以为你是高仓健啊?我难道非你不行吗?不要你了,我要分手!”本就不多的耐心被她的“怒发冲冠”消磨怠尽,他在原地转了个圈平息了下火气:“要和我划清界线拉开距离是吗?告诉你,不批准!”不等她回嘴,他沉声“警告”她:“分手的念头给我嚼着咽回去,要是再有想法,我给你开个单间扔禁闭室去。

不信?你试试?”似是被他的霸道激怒,失去理智的她抓起他的枕头使劲砸自己的脑袋,然后叉着腰吼道:“我是你的兵啊?你给我下命令?我就要分手!分手,分手!”耍赖的样子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深邃的眸子流露出无奈与宠爱,他抬手耙了耙短短的头发,两大步迈过去,不由分说将她拦腰抱起:“别闹了啊,适可而止!”不理会她的拳打脚踢,他以磁性十足的音质宣布:“我明天打结婚报告!”哪跟哪啊?她说分手他要结婚?她抓狂了,以最为惨烈的方式试图挣脱他的钳制,同时荼毒他的耳朵:“你去娶猪吧。

”声音大到震得他快聋了。想到她常常反驳自己不是小猪时面红耳斥的憨态,他被气得笑了,手臂用力一擎,将不安份的她像扛沙袋般扛到肩上,戏谑道:“那就更得——娶你!”看来,对付这个毫无心机的小女人,他必须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术一举攻克,免得夜长梦多。紧接着,某团家属区二楼的某个房间里响起噼哩叭啦的声音,不知道,是在摔东西,还是……打起来了……如果是摔东西,问题不大,正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大不了事后被某人骂败家呗。

确切的说是“败国”,军用物品嘛,不用自己出钱。如果是打起来了,事情就比较严重。某人是爱好和平没错,但不等于他每次都会像上帝一样宽恕她的小任性,尤其是在她居然敢挑衅地说出不要他的话。再者说,谁不知道侦察兵出身的他单兵作战能力那是相当强的,她,会是对手吗?答案,昭然若揭。那么,为我们可怜的牧可小同志默哀下?或者,拿个锅盖做盾牌,保护PP?=============================================================================这是一部不能完全称之为军旅题材的小说。

讲述他和她之间远比童话更温暖悠长的情事。为什么提到“不完全”这个词呢?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并不打算涉及太多专业的东西,只不过人物的身份的设定有所不同罢了。其实这篇文我准备了很久,花了很多时间查阅资料,也向身边当过兵的同事请教,做了自认为很足的功课,可是很遗憾,对于军事方面的知识依然没能吃透,再加上涉及到保密守则,我无法获知更多。所以,万一行文中出现什么错误和偏差,希望亲们给予指正,但不要较真。新文尝试新风格,想走轻松路线。

至于能否让亲们会心一笑,对我来说,是一大挑战。无论如何,我会很用心,很努力地让他们有血有肉,希望能展现出军人的刚毅,塑造出军人的柔情。废话就不多说了,希望跳进坑来的亲收藏幸福,撒花捧场,不要霸王在下,清雨在此给各位鞠躬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