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美女老板娘 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山镇是玉水市最富有的一个乡镇之一,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当地人利用这种资源,大力发展旅游业,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青山镇的居民也过上了富足的生活,青山镇每年上缴的利税,占了整个玉水市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所以,玉水市的领导对这个地方也是情有独钟,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这样一来,也更加促进了青山镇的发展,使得青山镇的经济走上了一个良性循环的道路。

小镇最著名的娱乐一条街上,门前挂着一副迷你美发院的店里,进来了一个大约二十四五岁的青年,青年人剑眉星目,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虎背熊腰,显示出男人的强壮和干练,而脸上带着的一丝懒散的笑容,却又使得这个年青人看起来平易近人,这样的男子,自然是女性心中的白马王子了。

正坐在一边和店员们吹牛的老板娘李芬芳,看到来人以后,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露出了几分妩媚的笑容,站起来以后,扭动着轻盈的腰身,李芬芳走到了年青人的面前:“王助理,什么风吧你给吹来了呀,真是稀客呀,来,来,小赵,给王助理倒杯水来。”

李芬芳今年大约在三十七八岁的样子,青山镇上的人也许不知道镇长和书记叫什么名子,但是却都知道这个李芬芳,因为李芬芳可是这个青山镇远近闻名的一枝花,虽然三十七八岁了,但是她的肌肤却如同婴儿一样的娇嫩,岁月的风霜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印迹,相反的,给她增加了几分成熟的风韵,配合着她的魔鬼身材,使得她对男人有着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杀伤力。

李芬芳大约在一米六五左右,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水汪汪的大眼睛,波光那样的一转,足以将上至八十岁,下至八岁的有着正常的生理功能的男人的魂儿给勾了去了,樱桃似的小嘴,在唇彩的衬托之下,显得娇艳欲滴,让人看了以后恨不得咬上一口。

精致的五官,如同经过了独具匠心的画师的精心设计一样的,近乎完美的搭配在了一起,让人找不出一丝瑕次来,如果说真的有的话,也就是随着她的笑容而在眼角显露出来的几乎是微不可见的鱼尾纹了,但是这鱼尾纹不但没有影响到她的整个面部的美感,反而露出了她做为成熟美妇的万种风情,给人带来一种惊艳的感觉。

天鹅一样的脖子下面,是一件大开领的圆领衫,一对结实而丰满的小兔子,正顽皮的将圆领衫给高高的撑了起来,在她的胸前划着优美的孤形,显示着她做为女人骄傲的资本,虽然已经快四十岁了,但是从外表来看,李芬芳的玉女峰却一丝也看不出来下垂的样子,相反的,在圆领衫的包裹之下,那对丰腴和坚挺看起来是那么的结实,那么的充满了弹性,而且还如同少女一样的向上翘了起来,看得男人几乎马上就升起一种想要将那对丰盈和坚挺给抓在手里,好好的把玩,以体会一下那种让人的感觉来。

大开领的圆领衫领口开得很低,低得使得两坐雪白山峰的边缘,从领口的底端给露了出来,也许是在贴身衣物的束缚之下,两坐露在了外面的小兔子的边缘,紧紧的挤在了一起,中间则形成了一条迷人而深邃的深沟,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乳香味,使得王助理不由的暗暗的咽了一口口水。

薄薄的圆领衫,给丰腴和坚挺撑得紧紧的绷在了她的身体上,透过圆领衫,几乎可以看得到正紧紧的包裹着成熟美妇的丰腴坚挺的贴身衣物之上的印花,那样子,又给这个全身都散发着万种风情的中年美妇,增加了几分撩人的风情。

平坦的,看起来结实而柔软,从中间散发出来的那种让人心动的撩人气息,却又是用笔墨无法形容的,这样的腰肢,无疑灵活而充满了力量,如果是在床上的话,这样的腰肢,一定可以玩出许多让男人魂不守舍的花样来,给男人带来一种如同帝王一样的享受。

成熟美妇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弹性而又合体的紧身裤,将美艳熟妇的下半身完美而撩人的身材,也在王助理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玉退结实而均称,在紧身裤的包裹之下,又充满了一种力量的感觉。

黑色的紧身裤,给美艳熟妇的玉退又增加了几分张力的感觉,使得李芬芳的玉退看起来更加的修长,那种圆珠玉润的感觉,相信每一个男人看到以后,都会为之心动的。

这样的魔鬼身材,这样的成熟风韵,这样的万种风情,李芬芳又怎么可能不在青山镇远近闻名呢,再加上她又开了一家理发店,所以,青山镇的老少爷儿们,有事无事都会到迷你美发店里来光顾一下,但是至于是因为真的需要打理头发,还是为了近距离的欣赏一下这个美艳熟妇的万种风情,顺便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和她套套近乎,也只有这些老少爷们自己的心里清楚了,反正那些在家里的女人们,总是会奇怪,自己的丈夫怎么会在一个月里,去理了二十几次头。

被叫做王助理的,是青山镇的镇长助理王一凡,这人今年才分配到了青山镇镇政府工作,因为为人随和,又长得高大英俊,又加上不错的工作,王一凡已经给青山镇的许多末嫁的少女给盯上了,而王一凡自从来到理发店,见到了李芬芳以后,隔三差五的,都会上这里来一趟,有时是理发,有时是按摩,当然,因为王一凡的身份,他每一次来,都是李芬芳亲自给他服务的,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悉了起来。

现在看到美艳熟妇笑盈盈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王一凡不由的微微一笑:“李姐,你看你,我每一次来,你都是那么客气,怎么样,今天忙不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