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1郑宁和沈言一致认为,曾静语是九零后的典型代表,在她身上时刻彰显着着九零后人的特质——装逼,拿逗号当顿号使,拿句号当逗号使,叹号够震撼随便乱使,省略号很有淡定范儿恨不得竖过来使。周末,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偶尔有微风徐徐袭来,吹的树叶悠悠晃动,翠绿油亮的叶面折射出耀眼的光影。X大新建的800米橡胶田径场上,两个穿着军装的短发妹纸,一前一后正忘我的奔跑着,身后留下一个长长的阴影。“静语,算了吧,再跑下去,会死人的啊!!!”跑在前面的妹子突然放慢速度转过身来,气喘吁吁的说。

说话的人叫郑宁,跑在她后面的人叫曾静语,两人都是X大医学部临床学大二的学生。时值六月,盛夏时节。下午五点的光景,太阳依旧炽热的如同火炉,跑道上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子浓浓的橡胶味。一个小时跑下来,两人汗如雨下,脸上通红一片,领口和后背早已被汗浸的透湿。跑在前面的郑宁实在是受不了了,腿肚子一软,直剌剌的一屁股坐在了跑道上。“靠,还说自己是学体育的,连我都跑不过。”曾静语终于赶上来超过了倒下去的郑宁,顺带着给了郑宁一记轻蔑的眼神,“不跑拉倒,我自己跑。

”撂下狠话后,又屁颠屁颠的龟速前进。嘴里还高唱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站在一边歇凉的沈言这时赶紧的跑过来,扶起坐在地上的郑宁,歪着脑袋看着正在龟速前进的某人,深深感叹道:“你说,她这唱的是哪出啊,动真格了?”一个星期前曾静语不晓得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把她们两拉到意湖边上,庄严而郑重的宣布她要当军医。接着,连续一个星期下来,天天拉着郑宁出来陪她跑步,而沈言——她是弱女子,跑步,就算了吧,在一边看看就好。

X大是全国排名前几的军校,前些年学校大扩张合并了隔壁的Y市医学院,拆了中间的隔墙,成立了单独的医学部。X大的宿舍标准的四人间,沈言和曾静语还有郑宁三个人是室友,还有一个叫李玉,李玉是独行侠,所以,每次有事或者去玩儿,都是三人行。郑宁顺着沈言的目光放眼望去,一脸不信的摇了摇头,“装样子的吧,她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装了。凡事三分钟热度,估计这次也一样。”末了又不甘的抱怨:“你说她还好意思鄙视我,我跑三圈的时间,她才跑了一圈,就她那乌龟速度………………”郑宁分外无语,“你说这家伙脸皮怎么就那么厚呢?”沈言认同的点头,随即一脸的不解:“她不是说了自己脸皮堪比地壳吗?你怎么还对她的脸皮抱有幻想啊。

”郑宁幡然醒悟,狠狠的往自己脑门拍上一巴掌,狼声哀嚎:“我错了!!!”这三人感情虽好,不过,这性格,用南辕北辙来形容那都显得太含蓄。曾静语为人直爽,性格彪悍,女王系。在班上,只要那高分贝的嗓门一吼,底下附和声一片,掌声雷动——她是班长。沈言,乖乖女,人长得特别漂亮,一看就属于那种很好欺负的小白兔类型,动不动就害羞得脸红,没少被曾静语调戏。郑宁,原本好好的一个腼腆女孩,可自从跟曾静语混了两年之后,就风风火火的朝着男人婆的行列一路狂奔,有去无回了。

漫长的半个小时过去了,曾静语终于光荣的倒在了田径场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沈言和郑宁赶紧跑上去把人拉起来。沈言是个细心的好姑娘,来的时候还带了矿泉水和毛巾——她跟着就是来搞后勤的。“还跑吗?”沈言边给她擦着脸上的汗,边问。“明天再继续。”曾静语抢过沈言手上的矿泉水,狠狠的灌了一口。关于曾静语为什么突然觉悟,深知作为一名军校生,要坚持贯彻党的指导方针,不畏艰苦,努力学习,发扬爱国主义精神誓要成为一名为广大军人同胞服务的军医,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了——邵俊。

邵俊是她们大一时的教官,当时的邵俊还在读大三。曾静语是被她的军长老爸用竹条逼着来读军校的,对这个地方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排斥,时不时的喜欢找茬,总喜欢跟教官呛那么几句。比如:军训第一天,沈言晕倒了,她平地一声雷,自告奋勇:“报告教官,有人晕倒了,我申请送她去医务室。”学校安排了专门送晕倒的同学去医务室,她就是想偷懒。邵俊丝毫不给她面子,厉声喝斥道:“不准。”自此两人的梁子就在曾静语单方面的意愿下结大了,只要一逮着机会她就会不遗余力的跟邵俊唱反调:“报告教官,我要上厕所。

”“报告教官,我头痛要请假。”“报告教官,今天我亲戚来了,不可以做剧烈运动。”……………………………………刚接下这个班时上头就给邵俊通过气,“那曾静语是首长家的掌上明珠,就是来这里镀金的,凡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可奈何他是个油盐不进的主,管你军长家的千金还是司令家的公子,照罚不误。“曾静语出列,站军姿一小时。”“曾静语出列,解散后去田径场跑20圈,不跑完不准吃饭。”“曾静语出列,100个蛙跳。”如此两人算是结下了不解之仇。

至于后来是如何和好的,此事话来长……………上个周末,轮到曾静语出行,在市里逛了一天,突然觉得肚子饿,就随便找个个饭店祭奠一下五脏庙。可谁知她竟然在那里碰到了邵俊,而且悲催的是,她发现那家伙还是去相亲的。曾静语当时就震惊了,相亲,他才多大啊,据她了解,邵俊在大三入选了特种部队,进去之后一直没有休过假,而且今年才刚满23岁而已,这么小就跑来相亲,要不要那么惊悚!!!曾静语故意找了个相近的位置坐在了邵俊的背面。

只听见那个女的说:“听说你是军校毕业的,现在是什么军衔?”“具体是什么兵阿姨没告诉我,你能跟我说说吗?”“听说你是本地人,家里房子也有,可以直接结婚。”此时菜还没有上来,桌上只摆了一叠花生米,曾静语面对着那喋喋不休的姑娘,嘴里不断的嚼着花生米,心里却是把人家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靠,你是来搞传销的吧,这么眼巴巴的想把自己推销出去还结婚,长成那样还想嫁给邵俊,眼睛芝麻大,塌鼻子,河马嘴,长的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丫丫个呸的,这基因也忒差劲了点。”其实人家姑娘长的虽然没有她好看,但也不至于那么无药可救,大众化而已,既不漂亮也不丑。可是到了曾静语眼里,却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一顿饭吃的她火气十足,味同嚼蜡。不过最后还是被她堪堪忍了下来。也没有主动去找邵俊,默默的出了饭店,然后坐车回学校。2六月里的天气很热,总是会让人冷不丁的冒出几许烦躁来。曾静语本来心里就别扭,这一热,就更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学校有规定,十点钟必须准时睡觉,此时已经十点半了,宿舍里其它三个人都已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她心里搁着事儿,怎么也睡不着,干脆一屁股坐起来,灰溜溜的爬下床,高举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在杂乱的桌子上好一阵摸索,终于找到了那盒子柠檬味的空气清新剂,偷偷摸摸跑进了厕所。

厕所的窗户被她全部敞开,又按了几遍冲厕所的水龙头,徐徐的微风吹来,里面基本上已经没有了异味。清新的柠檬味淡淡的飘散开来。曾静语靠着面向窗子的墙角,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还隐隐能瞧见月亮朦胧的身影,透过层层黑云,慢慢的露出头来,而后,越发清晰。电话拨通的那会儿,她还没缓过神来,直到那边传来邵俊特有的清冷声调,她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喂”久违的声音传来,低沉冷硬,吓的曾静语猛的打了一个哆嗦,“都十点半了,你怎么还没睡?”邵俊也是X大毕业的,对学校的作息时间很清楚。

曾静语紧了紧握着着手机的手指,忍不住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就是不说话,而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觉的心里很烦躁,特别是听到那个女生说什么结婚之类的,她就更烦躁了。“大半夜给我打电话,通了又不说话,大小姐,谁又惹你不高兴了。”这两年来曾静语给他打过很多电话,每次的情况不外乎这三个步骤:第一,表明打电话的中心思想,某某得罪了她,做了多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巴拉巴拉一大串过去。第二,对学校变态的制度进行惨无人道的批判,剥夺了她的自由,毁灭了她对大学生活的美好向往,还有扼杀了她谈恋爱的机会之类的云云,第三,顺便问候一下他,最近过的怎么样,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没有,出任务危险吗等等。

邵俊这个人话不多,可是贵在有耐心,无论曾静语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都会很耐心的听着,时不时的发表一两句看法,尽管他发表的大多数看法都被曾语无情的驳回了他也一点不气馁,反正他觉得对就好了,你不同意是你的事情,为着这点,曾静语还奚落了他好多次,说他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更别提哄女孩子了,将来肯定找不到老婆。只有她这种好心人才大发慈悲,扶贫救灾,时不时的敲个电话过去,慰问一下他孤独的心灵。他也不恼,只是静静的听她无聊的抱怨,然后等那边安静了之后,不痛不痒的来一句“说完了吗,没事我就挂了。

”曾静语那个气啊,恨不得立马一巴掌过去拍死他。不过很遗憾,距离太远,而她的手太短,所以这极其具有建设性的想法每每只能在她的梦里实现。“谁知道你接的那么快,我还没缓过神来呢?”她一般是打给邵俊所在的部队然后转接。十次有九次是找不到人,有时候是训练去了,有时候出任务。她几乎不打手机,部队里面信号不好,而且他们在部队从来不把手机带在身上,手机对他们来说,只是个装饰品而已。要不是今天在饭店临时偶遇,她也不会打这通电话,而且是打在他手机上。

邵俊眉心微皱,他着实不理解曾静语这种独特的逻辑,主动给别人打电话,自己还要先缓神。不是接的人才会觉得诧异吗?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明天还要上课吧,早点去睡。”曾静语猛的打了个机灵,想起来自己要说什么了,故作轻松的抱怨:“我说我怎么半天都找不着北呢?谁让你接电话接那么快的。我压根就没想过你会接,所以才会缓不过神来不知道要说什么的。你还好意思说我,有你这么当朋友的吗?给你打十次电话九次是关机的,所以我才会一时反应不过来。

”曾静语心里有鬼,一段话说的语无伦次,竟然连着解释了两边,说了两个所以。邵俊有些莫名其妙,没缓过神来就没缓过神来呗,有什么好解释的。还那么多的所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