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银行职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满哥坐在电脑前,耷着脑袋,眯着眼睛,可最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却如同放电影般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肖芳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竟然是个国际刑警通缉的恐怖分子,而且她的手上,竟然存在着那么些惊天大案。她这一走,她又会去哪里呢?她会不会在中国制造恐怖事件?肖芳的走,让满哥感觉有些悲哀,让人惋惜,她的走,同样也给扑朔迷离的案情带来了转机,同时也给满哥留下了太多的疑问。周林鹏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死在肖芳的手里?肖芳说她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亲自杀人,但是并没有说她就不指使别人去杀人,如果是她指使的,她为什么要杀周林鹏灭口,周林鹏要到底知道她的哪些秘密?满哥的心里又想到了杨彪,杨彪是谁杀的?为什么要杀他?还有那个出现在杨彪别墅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她跟肖芳不是一路人?她为什么还要扮演刘新建第二个老婆的身份,她身边的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满哥冥冥中最在这个女人有种同情的感觉,也许是关于男人抛妻弃子,妻子寻仇杀人的报道看多了,容易升华到他们的身上。

而且满哥感觉到,那个女人对自己并没有坏意,因为如果对方要杀自己,似乎很简单,她的那个手指向下的动作仅仅是挑恤还是有别的意思,或者说,她是在向自己暗示什么?满哥摇晃了一下脑袋,从电脑桌上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毫无疑问那个女人是杀害杨彪的直接凶手,应该把其抓起来严加拷问,自己怎么会替她说话呢?杨彪临死前所说的浏阳河到底跟她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她是不是就是这中间的河?如果她是,会不回跟刘新建的绑架暗自有直接的关联?一想到刘新建,满哥的心又被揪了起来,现在距离他被绑架已经整整过去一个月了,一点线索都没有,尽管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刑侦支队副队长的身份,但神圣的责任和使命感让他决定一定要将这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既然肖芳说她没有杀人,可见这起绑架案子跟她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没有,杀人的会是什么人?背景是什么?会不会是金三角的人?一想到金三角,满哥又想到了自己的劣友朱永强,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处何处,是否还活着。满哥想到的还有陈佳和陈好双胞胎姐妹,她们到星城来到底的目的是什么?按照满哥后来知道的情况,陈佳和陈好是接国际刑警和香港国际刑警的任务,前来取安插在张若冰身边卧底谢杰伟手一里一张磁盘,在陈好取到了那张磁盘送到香港以后,香港那边传回消息说磁盘已经被人改动,香港大毒枭的资料已经被专业化彻底删除,怎么也恢复不了,陈好由此受到牵连,差点受到处罚。

太多太多的疑问萦绕在满哥的心里,他甚至还想到了张若冰,这个金三角的老三级的人物是否已经离开了星城?职业的敏感让满哥再次紧张起来,他整理了思绪,决定一件一件的事情来,他觉得应该先银行的抢劫案子开始。去银行看看,刚好自己的工资卡也是商业银行的,顺便看看自己的工资有没有到帐!不一会,满哥就到达了星城市商业银行,这家以前牛B得不得了的银行重新装修过了一次,职员换了,大堂经理换了。连前面的卷闸门也换了。此刻银行里一个人也没有,保安伏在桌子上打盹,满哥走进银行,将银行卡递给银行的柜台小姐,让其查查里面的余额,银行的工作小姐微笑着接过满哥手里的卡,将卡在读卡器上划了过去,只听到“滴”的一声。

突然,满哥感觉到那个小姐的脸变化了一下,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但是职业的原因让其很快恢复了原貌,站了起身来,微笑着对满哥说:“我请示一下经理!”然后几乎是飞一般的跑进了隔壁的经理办公室,然后就听到经理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就是关门的声音,到最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满哥心想该不会是自己去了一次太空,保险公司把死亡赔偿金都给汇进帐户了吧,正要询问,却看到那保安猛的一下从那桌子上爬了起来,飞一般的蹿了出去。

满哥正在想这银行怎么回事,职员都中风了还是怎么回事情,却看到门口的卷闸门猛的一下关了下来,出和地面撞击的巨大声音,紧接着自己的四周也降了了铁栅栏,呈方形状将自己死死的围在了里面。警声四起,异常刺耳。“小姐!”满哥叫了几声,没有人回答,连忙打开火眼金睛,透过窗户往大堂经理办公室一看,哪里还有人影,早跑得一个不剩了。满哥一楞,不过心里很快明白过来这肯定和自己的那张银行卡有关,打开千里眼,看到自己的那张银行卡此刻正躺在大堂经理的办公桌子上,尽管只有短短的半米,但是一张防枪击的钢化门将他阻隔起来。

满哥急切想知道这银行卡上的秘密,他这个时候现了员工通道的门,对于一个刑侦支队的副队长,要打开这样一张门不是难事,他很快用他专业的开锁技术打开了门,走了进去,拿回自己的那张银行卡,重新走到柜台前,在刚才那个工作人员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满哥学着那个女孩子的动作,将卡往刷卡器上一刷,只听到“滴滴“两声,满哥连忙低头,电脑上马上显示出一个方框,要求输入密码,满哥将密码输入进去,随着滴的一声轻响,电脑屏幕上马上显示出文字,第一映入满哥眼帘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和一组数字,数字的前面是一个5,后面一大串的o,满哥数了数,整整8个,满哥扳了扳手指头,才算清楚这个数字原来是五个亿,也就是说,这个帐户上有5亿的资金,而且这个帐户的开户名是自己。

满哥想起银行工作人员慌张的表情,她是否现了这卡里的秘密,而同时满哥也想起这家银行在一个月钱被抢劫转帐了2o亿,根据当时那个大堂经理的口述,有5亿资金是转入国内一个帐号的,难道这笔钱,竟然到了自己的名下?满哥的头上开始有冷汗冒出。可就在这个时候,满哥听到刺耳的警笛声响起,由远而近,由大而小,然后在某一处嘎然而止,接着就是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和枪栓拉动的声音。满哥知道,自己肯定被包围了,而且包围自己的,绝对不是本地的警察,满哥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刑侦支队的副队长,他知道星城警察的能力,他们的度,绝对没有那么快。

这不难解释,2o亿的资金丢失,上面肯定会派专案组下来的,这个专案组,肯定就驻在附近。满哥的第一感觉就是不能在落到他们手里,自己也是干刑警的,进去了估计就出不来了,而且满哥也想查明,这5亿的资金是怎么来的,估计自己又要成为媒体大力宣传的对象了,这念头狗仔队最喜欢的就是家里有上千万来源不明资产的纪委书记,每天在赌场豪赌和在妓院里泡妞的公安局长,当然也就不会放过自己这种反盗窃反到自己头上的前刑侦支队队长。可怎么就有五亿到了自己的帐上呢?满哥马上想到了肖芳,这钱肯定跟她有直接的关系,专案组已经查到了小芳的电脑有大额资产的转移情况,难道她就是往自己的帐户上转?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行,得要找她问问去,这就更加不能让专案组的人控制自己。

走,得赶紧走,满哥将那张银行卡放在裤兜里,想到这里,满哥朝经理办公室那边的后门走去,因为他知道前门肯定已经被警察团团包围住了,可后门比前门结实多了,不过没有关系,满哥找来一把起子,插进门锁里捣鼓了几下,门就开了,刚将后门拉开一条小缝,只见两辆军车呼啸着走进了银行后面的院子,满哥赶紧将门合上,退了回来,眯着眼睛从猫眼往那边望去,只见军车上下来几十个荷枪实弹的军人,迅分散警备在周围,接着一辆同样挂军牌的车迅开了进来,嘎的一声停住了,旁边两个军人赶紧将车门打开。

车门一开走出一个人来,满哥仔细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下车的,竟然是本省驻军的司令。满哥此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严峻狌,地方部队出动了还说得过去,可真没想到连总司令都亲临了现场,这种事情千年难遇的事情竟然被自己碰到了,而且自己还是主角。满哥知道他们肯定是冲自己来的,自己也是黄泥巴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此刻别说是跳黄河,估计就是跳太平洋也洗不干净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千万不能让他们给抓住,想办法走出去以后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可是此刻前门是警察,后门是军队,自己该往哪里跑呢?不用五分钟,警察肯定就是攻门,到那时候自己就插翅难飞了。

满哥思绪如飞,很快感觉到自己要逃出去只有两条路,要么学《封神榜》里面土行孙走地下,那么学小鸟从天上飞,可自己一不是小鸟,二不是土行孙正在无可奈何冥思苦想的时候,满哥无意间抬头往头上望了一下,却猛然现天花板的墙角上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谁?”满哥小声的喝了一声。“是我!”墙角应了一声,上面的人也跳了下来,满哥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劣友朱永强。“怎么是你?”看到朱永强的出现满哥忍不住兴奋了,正要问他这些天去哪里了,被朱永强伸手阻止道,“他们是来要你命的,此刻逃命要紧。

”“要我的命?”满哥反问道,“谁?为什么?他们能得逞吗?”朱永强并不说话,而是打开旁边的柜子,从里面取出两套银行的工作服,将其中一套丢给满哥,将另外一套自己披上。满哥接过工作服,正要穿上却现是女式的,抬头一看朱永强不见了,眼前却多了一个标准的银行女职员,柳眉细腰,丰胸肥臋的。满哥不由的暗暗佩服朱永强的化装功能,而且显然是受到了易容专家的指点,不过此刻也顾不上问,还是朱永强那句话,逃命要紧。朱永强弄完以后在满哥的脸上描了一会,又在他的胸口捣鼓了几下,根据朱永强的表情,似乎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这才拉开那张后门,拉着满哥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在出门的时候满哥回了一下头,在钢化的门板上他看到自己也完全成了一个高挑的银行美女,甚至比朱永强更妖艳。

两人扭着腰走了出来,两旁的军人先将枪口其刷刷的对准这里,见是两个妖艳的女人,赶紧将目光转了过去。满哥心里暗暗吃惊,尽管这批军人目光不怎么好,没有看出自己是伪装的,不过定力很是了得,竟然可以对美女视而不见!这正中满哥和朱永强的下怀,他们也同样对旁边的军人而不见,箭步如飞的朝前走去,那些军人见是两个银行女职员,以为是逃命的,也没有太在意。往前走了几十米远,只见前面的警车一字形排开,所有的枪口齐刷刷的对着银行的大门,一个看样子是头的家伙手臂高高的挥着,似乎在等待攻门的命令。

趁着那些军人不注意,满哥拉着朱永强朝后面的围墙走去,之所以不走正门,是因为他知道就算朱永强的化装技术再好,到了警察那里也会要受到盘问的,肯定会看出破绽。警察和军队的到来,让银行后面的群众基本上都被迅转移了,满哥和朱永强几乎没有花多大的工夫就到了墙角的尽头。满哥观察了一下,这里的围墙不高,两人都是警察出身,爬过去问题不大,于是定了定身,回头走了几步,转过身来,猛的一下“蹭”了墙头,然后将手伸下来,将朱永强拉了上去,然后迅爬下了墙头。

所幸的是这墙头的那头是一块荒废的山头,朱永强将身上的衣服去掉,将塞在胸口的几块碎布也扯出来扔掉,这才对满哥道:“你到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取车。”“你还有车?”“此时的朱永强已经不是以前的朱永强了。”那厮回头对满哥笑了笑道,“我不打无准备之仗。”“我*!”满哥也同样笑了笑,回过神来却现他已经蹿出了好几十米远,心里不由得暗叹,这家伙果真今非昔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