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华家有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因着这条大运河,老百姓受惠巨大,出行走亲访友也不再如以前那般艰难,更养活了一大批人。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也因此,大运河上从早到晚都是人来人往,靠岸补给的,等着上船的,送人接人的,热闹非凡。九州之一的扬州向来以富贵出名,自从八年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琳琅阁后更是名声远扬,这琳琅阁的老板也有趣,听这名如此雅致,应该是处高雅的所在才是,可偏偏他就认准了这个名字,套用在各种行当上,饭馆,酒肆,当铺,钱庄……但凡是能赚钱的行业他都插了一手,却又谨守着生意场上的明暗规则,不犯规,不逾越,让众商家着恼眼红,却无可奈何。

当你遇着急难向他求援时,他甚至会很大方的无息借本钱给你翻身,可要是别人以着这点打他主意,他又能整得让你一无所有。久而久之,琳琅阁便成了制定规则之人,渐渐的,竟成了扬州一个标志般的所在,只要一提起扬州,就必定会想到琳琅阁,而到了扬州不去琳琅阁,那不亦于白来了一回。扯远了,扬州这段时间远比往日更加热闹,码头上更是早早的就有人占了有利位置等着瞧热闹,随便拉个人问其缘由他都能详细的告诉你,扎根于扬州地界的武林盟主府最近大喜了,皇帝老爷下旨赐婚,将盟主的小女儿嫁入位于冀州的威武将军府嫡孙为妻,以后武林和朝廷当亲如一家……当然,这么冠冕堂皇的话不用理会,谁都不会真信了去,也是,如果朝廷和武林的紧张关系能嫁个女儿就缓和得了,上几任盟主早就这么做了,毕竟有一门贵戚也是抬高了他们的身价不是。

扬州人之所以对这事上心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对朝廷和举动有多关心,天高皇帝远的,这道圣旨吓不倒他们。他们感兴趣的是武林盟主的小女儿这么个人,扬州是武林盟主扎根的地方,武林人士肯定要多于其他地方,关于武林的消息自然就流通得快一些,可是,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武林盟主还有个小女儿?扒着记忆仔细想,十多年前好像确实有这么一桩喜事,可在天纵奇才的哥哥,艳冠群芳的姐姐映衬下,默默无闻的三小姐便成了被人忽视的存在了。可,她真的被人忽视了吗?如果你问的是盟主府的人,他会笑得莫测高深的看着你,静默不语。

“如初,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爹不怕他皇帝老儿,整个武林也不怕他,现如今南朝内忧外患,他不会这时候对武林下手自取灭亡。”“爹,嫁妆都已经准备抬出门了,现在再说不嫁,丢脸的不止是将军府和皇帝,您的脸也要丢没了。”华如初一点没有新嫁娘该有的喜悦,也没有不得不嫁给一个陌生人的不甘,一脸事不关己的看着丫环收拾她最后的东西。华清叹了不知道今天的第多少声气,满眼苦涩的看向发妻。难得看到向来意气风发的夫君这种神情,任雅真安慰的拍拍他的手,“如初历来有主意,她决定了的事便是定下来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要不然全扬州又怎么会没人知道他们夫妻还有个小女儿?可全扬州都没几个人知道的事,那皇帝老儿怎么会知道?只能说武林也不是铁板一块,被荣华富贵迷了眼的只怕不知道有多少了。华清心里知道是这个理儿,可就是觉得难受,嫁人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他总觉得如初的这第二次投胎算是毁在他手里了,怎么想怎么不是味儿,这武林盟主他早不想做了,偏偏想丢还丢不掉,要早知道会给女儿惹来这么个祸事,他赖也要赖给别人去,祸害了别人总比祸害了自己的女儿好,谁的孩子谁心疼。

脚步声从远及近,推门走进来一男一女,男的个子很高,穿着一身玄衣,腰间别剑,另一边系着一个红色的结,华家人身上都有这么个东西,是华如初亲手编织的,除此之外就什么装饰都没有了,一张俊脸没一丝笑容,看着不像去送亲的,倒更像是去找人麻烦的。女的生得艳若桃李,无人可及,偏偏眉眼带挑,生生的给这张美人脸带出来一股煞气,身穿芙蓉色折枝花卉风毛圆领纱衣,逶迤拖地玉绣牡丹湘裙,袅袅婷婷的走到如初面前,伸手捏了捏她面皮,说出来的话带着股咬牙切齿的狠劲,“你要是敢不幸福,以后就再也不要再自认自己是聪明人。

”“聪明人本来就不见得一定幸福。”如初不怕死的顶了一句,看到长姐凤目含煞就要发作,赶紧顺毛捋,“姐,我什么时候让自己吃过亏?你还信不过我吗?”傻妹子,感情这东西不是做生意,用一句吃亏或占便宜就能说得清的,我想要你幸福,而不是去做一单大生意啊!华家二姐华如梦又气又恨又伤心,不知道要怎么和这个极有主见的小妹解释感情这回事。看姐姐这么为她伤神,华如初心里也不是味儿,才十七岁就要嫁人,偏偏还是从南方嫁到北方,和家人相隔这么远,这里远没有上辈子那么发达的科技,要见上一面难上加难,说心里不忐忑不难过是假的,她从来就不是没心没肺的人,她只是,习惯了掩藏真实情绪罢了。

“姐,别担心我,我能过得很好,如果对方是个不错的人,我会试着好好经营夫妻关系,要是对方本来就渣得彻底,我付出再多也不过是把自己赔进去,赔了人和赔了心,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是不是?”不止华如梦无法反驳,华清夫妇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的小女儿从来都是一针见血,比他们看得还要透,思维成熟得一点也不像个十几岁的孩子。“该出发了。”自从进屋后就一直沉默的华家大哥华如逸提醒道,一点也没有以往的爽朗劲。华如初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家大哥这架势,“哥,你是准备去把我未曾谋面的夫君揍一顿吗?”没想到华如逸重重点头,无比认真的道:“很想,以后他要是对你不好,我揍扁他。

”“……”上辈子她亲缘淡薄,可这辈子老天爷却厚待了她,给了她厚重的亲情,在这异世界的十七年里,家人对她的爱护疼爱她都牢牢记在心里,这是她上辈子渴求过,却从来没有拥有过的。“哥,你再等我一下。”想到分别在即,华如初鼻子就一阵酸涩,“嫁入祁家后,短时间内琳琅阁我怕是顾不上了,爹,娘,哥,姐,你们都不善经营,琳琅阁那边我都安排好了,你们坐等着收银钱就行,要是以后我都出不来了……我会另作安排。”任雅真首先不愿意了,“如初,这都是你赚的,你自己好好留着,这几年你给我们的够多了,那大宅门里丫环小厮都要打点,你手里没点银钱不行,你哥一个男人,哪里需要你养,如梦嫁了人,自有她夫君养,你别再替我们想,好好为自己谋划,啊?”华清附和,“如初,你过得好我们才能安心。

”如初想笑一笑来安慰比她还要难过的亲人,可嘴角颤了颤,硬是扯不出一丝笑模样,外头一直有人在猜测她的嫁妆会有多丰厚,等会一抬出门他们就会看到,那是比他们想像还要来得多的十里红妆,她这些年是给家里挣了不少,可爹娘兄姐几乎把所有他们得到的都用这种方式还给了她,甚至更多。她何其有幸,在幸运的重生后还能得到这样的家人。“我有钱,比你们想像的都要有钱得多,你们不用担心我,要是那些个丫环小厮都能欺到我头上来,我又如何能一手缔造出一个琳琅阁来?”几人一想也是,向来只有如初谈笑间宰割别人的事,要是如初真被谁欺负了,那一定是如初在耍什么心眼,他们反倒该祈祷她算计的人不要太惨。

“你们要给我如何大办嫁妆我都没有反对,这是你们的一片心,我接着就是,相对的,我要给你们什么也是我的一片心,你们不能拦我。”“伶牙利齿。”任雅真拉着小女儿在梳妆台前坐下,“我们接下你的心意就是。”用手指给女儿顺了顺头发,任雅真拿起梳子一梳到底,软软的腔调唱着,“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又有尾,大富又大贵。

”所有母亲的爱融入其中,所有的祝福也都包含其中,让如初幸福,是一家人共同的期望。他们能给女儿很多东西,唯独感情,他们无法保证,心在人家心里,要不要给你,会不会给你,都不受你控制,可能你做得再多,人家还是不会爱上你,也有可能你什么都不用做,他却能为你付出一切。爱情,是世界上最无法保证的。华清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拉着她的手交到华如逸手里,“好好照顾你妹妹,就算如初是在祁家门口反悔了,你都给我把她安全带回来。 ”“我省得,我把所有的朋友都召来送亲了,就算将军府家将再多,儿子也不惧。

”“很好,让他们北方人见识见识什么叫做风光大嫁十里红妆。”武林盟主的家并没有这个称号一样那么霸气威武,相反,受扬州奢华风气影响,华家有着精致园林小桥流水,假山溪石亭台楼阁,把南方的诗情画意融入其中,每个地方都能单独成为一景。这是她这几年费尽心力打造出来的家,每个角落都有着他们三兄妹太多的记忆,现在要离开了,华如初才知道自己有多舍不得,十七年的时间,这个家的人,这个家里的一草一木都已经刻印在她脑子里,她会想家的,毫无疑议。

脚尖点地,华如初飞身站到家里最高的楼阁屋顶上,一身凤冠霞帔,如火一般红得耀眼,华家人头一次这么恨自己的视力太好,把如初脸上的不舍和惘然看得这么清晰。在上面转着圈的看了一圈,最后闭了闭眼,再回到地面时她又是那副自在从容的样子。送嫁的媒婆是扬州鼎鼎有名的凤姑,据说她做成的媒就没有不恩爱的,任雅真花了数倍的银钱请了她来保这个媒,希望能借助她的福气让自己的女儿离幸福近一点。擦了擦眼角,凤姑扶着华如初轻声道,“三小姐,就在这里拜别爹娘吧。

”袖中的手握成拳,华如初把喉口的哽咽吞咽下去,重重的跪下去行大礼,“爹,娘,女儿拜别,二老保重。”华清红着眼眶背过身,不愿让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任雅真扶她起身,哽咽着叮嘱,“到了祁家拿出你的本事来,不要让那些逢高踩低的人欺负了去,好好和姑爷相处,感情是培养出来的,咱们的如初这么漂亮,又这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让姑爷离不开你的对不对?”“娘,我会尽力的。”任雅真拍了拍她的手,相信了她的话,她的女儿是个什么性子她最清楚,她要是不愿意做的事根本就不会应承,一旦应承了就一定会认真去做,“娘知道你性子傲,有些事看不得,也容不下,可是如初啊,你一定要记着娘的话,退一步海阔天空,你要是什么都较真了,痛苦的是你,娘希望你幸福,但一定不允许你委屈求全,更不想你难为了自己,变得和那些大宅院里的人一样心狠手辣,我的女儿就现在这个样子最好,不管什么事,要占理,记住了吗?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大宅门里的规矩你要学,但不要尽学,别把自己框死在那些个规矩里面……我只要一想到你要守着那些规矩就心疼,我的女儿什么时候不是自由自在的,打这以后就要关在那高门府第里了,你怎么受得了。

”对着因为担心她而痛苦失声的娘亲,华如初手都有些抖,想哭,却没有眼泪,这毛病从上辈子带到这辈子,是治不好了。“娘,我会很好很好,您别担心我,我会让自己幸福的,笑着送送我,恩?爹,姐,你们也是,笑着送送我,下次见面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了。”美人哭起来都是极美的,华如梦靠在夫婿身上,身体一颤一颤的,他们三兄妹一直亲密,她当初选夫婿最重要的一点要求就是离家近,能经常回家,大哥更不用说,哪次从外面回来不是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

小妹从小就不粘他们兄姐,极有主见,甚至没满十岁就抓着个丫头女扮男装出面弄出个琳琅阁,可她却把他们一家人的喜好记在心里,不声不响的送到他们面前来,外人都道华家大哥天纵奇才,为年轻一代的领头,华家二小姐美名远扬,却没人知道,华家最有本事的是从来都默默无闻,被他们一家人严密保护着的三小姐。该死的,不要让她查出来是谁把华家三小姐的存在说出去的,要是没人提起,万里之外的皇帝怎么会知道她有个妹妹?“姐,不要太欺负姐夫了,快点生个孩子,说不定我还能寻着这个名头回来探亲。

”华如梦的夫婿严柯拍了拍妻子的背,冷厉的脸和眼中的温柔形成强烈的对比,华如初知道,她的姐姐会幸福的,这个男人是这么的爱她。“如初,冀州有我严家堡的堂口,地点如逸知道,到了冀州他会告诉你的,有什么急事就去那里,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送回来,也会全力帮你。”华如初点头接下了这份好意,这将是她的退路,“谢谢姐夫,姐夫,你好好待我姐。”“我会的。”要离开了,好像原本放心的,她从来就没有为之伤神过的事忽然就什么都放不下了,有太多想交待的,也想得到太多的承诺让自己能走得安心,可……“华家老爷,夫人,公子小姐,时辰不早了,再不走就要误了吉时了。

”凤姑没有把话说全,这些天出入华府,她非常清楚这华府究竟给三小姐准备了多少嫁妆,光是把这些嫁妆搬上船,还能不误了开船的好时辰就不是件易事了。要分别了,大家都知道,可再见的话谁也不想先说,嫁那么远,谁知道下次回来是什么时候,这一辈子他们又能见几次面?最后还是华如初先有了动作,再重重的给爹娘磕了三个响头,“爹,娘,女儿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保重。”华如逸背着妹妹上了花轿,抬嫁妆的人俱是一身新衣,蓄势待发。 “起轿!”熟悉的家渐渐抛在身后,华如初后知后觉的觉得心里一钝一钝的疼,她不是没有离开过家,甚至可以说一年的大半时间里她都是在外面的,可是这一次和以往太不一样,这次,她想要再回来……难了。

PS:新坑,希望大家喜欢。小说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