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聪明和二的区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聪明和二的区别李逸风的眉头蹙的越深了,他显然是明白辛跃嘴里的“职工闹起来了”是什么意思,李逸风心里是有谱的,闹起来了实属正常,闹不起来反倒不正常了,职工们对人员分流有情绪是正常的,这并不能说明朱锦文的思想工作做的不到位,体制内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上去容易下来难,更何况是砸人饭碗的事情,搁谁身上也不能一下子就接受的了。李逸风不满的是辛跃的话,我李逸风在你辛跃眼里就是个没担当的人么?想到这一层李逸风说话的口气就不那么客气了,他多少带上点训斥的味道说:“辛主任,同志们过来反映问题,不觉得不应该吗?作为办公室主任,你的工作职责就是协调好上下级关系,把大家带到会议室去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李逸风也是点到即止,不过就这两句,足够辛跃琢磨一番的了。辛跃听到李逸风语气不善,心里也在暗暗后悔,自己跟在李书记身边有些日子了,岂会看不出来李书记的处世为人,怎么就一时不慎犯了糊涂,让他避一避呢,要知道在领导身边工作,一句话说不对付,惹得领导不乐意了,那是会有后遗症的。得赶紧弥补吧“书记,都是我的错,我考虑不周了。”辛跃谨慎的道歉。李逸风对这个倒是没多少看法,他知道在体制内混,谁都不容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是官场人的显著特点,特别是辛跃这种不上不下的干部,待人接物更是谨慎异常,办公室主任这碗饭不好端,没有八面玲珑的心思,办公室这个活你根本就干不了。

“算了老辛,我明白你的意思,下次注意吧。你先去把大家领到会议室里,好茶好烟招待着,告诉大家,我马上就过去,有什么问题,我当面跟他们解答。”“好的书记,我这就去办。”李逸风嗯了一声挂断电话,这时朱锦文敲门进来了。李逸风看着他一脸的愁容,微微一笑道:“咋了?这么点事情就把你难住了?”“这叫什么事?明明谈的挺好的,全都答应了咱们开出的条件,谁知道这些人转过脸来就不认人”朱锦文气呼呼的在沙上坐下,屁股还没挨到沙上,就唠叨起来。

李逸风丢给他一根烟,说道:“预料之中的事情,你跟他们接触过了?”“嗯,刚才和他们在院里交涉了一下,听他们的意思,不仅不打算解除劳动合同,还要把我们擅自违反劳动法的行为捅到上面去,真他**邪了门了”朱锦文愤愤不平的说道,抽了口烟,朱锦文又说:“李书记,我怀疑这里面有人捣鬼”李逸风立刻道:“可有证据?”朱锦文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没有,不过从这帮人的表现上还是能看出一丝端倪的,前天还一口答应下来,仅仅过了两天,就推翻了先前的意思,上上下下口径出奇的一致,要说没人指使,打死我也不信。

”“你和谁一起给大家做的工作?”“劳资科老郑。”“哦?这个人你了解么?”这句话问的就很有味道了,朱锦文抬头诧异的看了李逸风一眼,琢磨了一番道:“老郑这个人在开区算是老同志了,平日里也见不到他跟谁走的特别近乎,倒是和下面的职工们相处的都不错,李书记,你是说他……”“没有根据的事情不好乱下结论,走,咱们去会会来闹事的人。”李逸风说着便往外走去。朱锦文赶忙灭掉了烟头,起身随着李逸风的步伐跟了出来,边走边问道:“要不要通知派出所那边?”李逸风笑着说:“又不是阶级敌人,通知他们干嘛?”朱锦文呵呵一笑,“我倒是有点多想了。

”李逸风笑笑,没有说话。两人走进会议室时,里面早已炸了锅,三十多个职工济济一堂,几乎是人挨着人,把不大的会议室塞得满满当当,大家嘴里不停抱怨着,口沫横飞,一个个歪着脖子腆着脸,把腿架在会议桌上的,盘在椅子上的,叼着烟一副无赖模样的,什么姿势难看他们摆出什么姿势。李逸风扫视着全场,原本满面的笑容瞬间凝固起来,看这些人摆出来的架势他就明白了如果没人捣鬼算是真出了鬼了,他咳嗽了一声,大步向会议桌中间的位子前走去。

大家见李逸风和朱锦文阴沉着脸走了进来,乱哄哄的声音戛然而止,神色不善的盯住李逸风看,李逸风浑然不觉的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刀锋般锐利的目光挨个从众人脸上划过,碰触到他目光的人禁不住有一种掉到冰窟窿里的感觉。“说说吧,谁起的头?”李逸风从容的点了支烟,一开口便语惊四座。距离他最近的一名男子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李书记,你这么说啥意思啊?难不成我们来反映问题就非得有人起头?大家是自的,都看不惯你的**作风”李逸风目光炯炯盯住他,朱锦文凑过来低声说道:“他叫刘木根,后勤上招聘的锅炉工,一年有三个月在管委会上班,领的是全年的工资。

”李逸风点头表示明白,“刘木根,你说我**,我倒是想问问你,你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吗?”刘木根一愣,随即涨红了脸,像斗鸡场上的公鸡似地,高昂着头道:“李书记,你少跟我们玩那些文字游戏,我是不知道啥叫**,可我知道把大家一刀切了,让大家下岗是你的主意,你是利用手中的权利让大家吃不上饭,这就不行开区不是你李家开的。”“哦?谁告诉你开区是我李家开的?”“郑科长就这么说”刘木根梗着脖子吼道。“刘木根,放你母亲的屁”坐在旁边的郑学礼面红耳赤的站了起来,指着刘木根的鼻子骂上了。

刘木根一愣,随即知道自己失了口,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笑眯眯的李逸风,又看看暴跳如雷的郑学礼,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俩耳光。这李书记太狡猾了,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两句话就把自己套了进来,刘木根急的脸红脖子粗,太阳穴一鼓鼓的乱跳,颓然无措的站在一旁,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斗败的鸡。众人见刘木根一激动把底兜了出来,禁不住一片叹息声。李逸风愤然拍了下桌子,出“嘭”地一声巨响,他凛冽的目光直直射向郑学礼,“郑科长,你还有什么话说?”李逸风语气中的不客气是个人就能听得出来。

郑学礼无地自容的垂下头,事到如今他确实没话说了,心里却在暗骂刘木根的愚蠢,早知道这货如此不中用,何必让他担此“重任”呢,现在后悔都找不到地儿哭去,郑学礼显然意识到在开区是没了自己的容身之地,眼下他只期望李逸风别把事情闹大,给自己留个借故调走的机会,一念及此,郑学礼抬起了头,道:“李书记,我承认,这事儿是我在背后蹿腾起来的,要打要罚,我认了。”这是策略么?李逸风冷笑道:“你倒是敢作敢当郑学礼,我问你,你知道你这么做要承担什么后果么?公然对抗县委县政府的文件精神,说的客气些,你是一时头脑热,没有考虑后果乱来,说的不客气,你就是反党反*政*府不要拿那种眼神看我,不是给你扣帽子,搁到过去,你这种行为拉出去枪毙了都不冤,你好好想想,你今天的行为,是一名党员干部应有的行为么?煽动职工闹事,你胆子不”说着,李逸风有些压不住火气了。

郑学礼冷汗频出,他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听李逸风那意思,并不打算轻饶了他,这时候郑学礼真害怕了,龚昌平的前车之鉴近在眼前,和李逸风叫板的结果开区无人不晓,他艰难的抬起头,羞愧的说道:“李书记,我、我错了,我不该起坏心思,煽动大家闹事,您原谅我这一回吧。”李逸风摆了摆手止住了他的话,像扫落一粒灰尘般随意,旋即和朱锦文对视一眼,朱锦文点了点头,李逸风说道:“从现在起,停止郑学礼劳资科科长的职务,留岗查看,辛跃,通知纪委贺书记,对他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辛跃赶紧起身道:“我马上去通知贺书记。”说完,走出了会议室。郑学礼听了李逸风的话,颓然的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脸色变的煞白起来。李逸风扫视着全场,语气淡然的说道:“同志们,大家都清楚了县委县政府做出人员分流安排的目的,我想说的是,让大家暂时分流,不代表不会给大家提供工作岗位,我们开区面临着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大家心里也都有数,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开区班子领导经过研究,还是决定拿出一部分资金来给大家提供一个学习技术的机会,经过朱主任的协调,县劳动局答应为你们专门办一期技术培训班,我相信大家经过劳动技能培训后,会在开区各企业中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我们开区也在积极努力的招商引资,我给大家做个保证吧,年底之前,一定让大家重新走上工作岗位。

”小说来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