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我是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秀蓉听见儿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愣了一下,手忙脚乱的把满地的衣服收拾了起来,塞进衣柜里。李逸风有些好奇了,走上前来看了一眼,问道:“老妈,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穿过的衣服吧?”说着,他翻了翻,目光定在一件襁褓上,襁褓是缎面的,上面绣着大红的牡丹花,额外刺眼,李逸风拿起来看了看,打开来,从里面发现了一块洁白晶莹的软玉,把玉坠拿在手中,居然有种沁人心脾的温暖感觉,玉坠是圆形的,正面刻着腊梅花,漫天的飞雪将腊梅衬托的栩栩如生,反面是个大气磅礴,一看就不是个俗物。

李逸风有些不解,这块玉即便是在前世,他也不曾见过,更没听老爸老妈说起过家里有这么块宝贝,疑惑的眼神望着赵秀蓉,想从她那里得到一个解释。赵秀蓉见儿子发现了玉坠,心里一个哆嗦,接着脸色就不自然起来,稍微冷静了一下,她勉强挤出个笑容,说:“这块玉原是你奶奶的嫁妆,一直留在我们家,说是要代代相传的,风儿,既然你找出来了,就把它戴在身上吧,起个保平安的作用。”说着,赵秀蓉从李逸风手里接过玉坠,给他挂在了脖子上。 以李逸风对老人的理解程度,他根本不相信赵秀蓉说的这番话,家传之物可能是真的,但怎么都不该传到自己家里,老爹上面有个大哥,虽说是个鳏寡老人,不会跟自家争什么家产,可底下还有个弟弟李大江呢,他岂能不知道奶奶生前有这么个宝贝存在?知道后以他骄横跋扈的脾气能不跟老爹争?“妈,这块玉不是奶奶留下来的吧?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李逸风敏锐的从赵秀蓉眼睛里发现了一丝慌乱,他问道。

赵秀蓉不自然的笑了笑,道:“妈还能骗你不成,不是你奶奶留下来的,是你妈偷的呀?”赵秀蓉白了李逸风一眼,装作不悦的说道。 她心里一阵阵揪着疼,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痛涌了上来。李逸风笑着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算了,我还是不说了,这块玉您收起来吧,到时候群群出嫁时给她当嫁妆。”说着,李逸风就想把玉坠解下来。赵秀蓉赶紧制止了他,“孩子,这块玉你奶奶走之前说过,传男不传女的,你作为李家长孙,最有资格继承,再说了,一块玉石,值不了几个钱,如今咱家的日子过的不紧巴,你妹妹嫁人,还早着呢,妈有准备,这块玉说啥都不能给她。

”李逸风无奈的笑了笑,摇着头把玉坠又塞回到衬衣里,“好吧妈,我暂时戴着就是了。 ”赵秀蓉笑着点了点头。这事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古怪的味道,李逸风从老妈迷茫的神情中看出了一点什么,很明显老妈不愿意多说,李逸风自然也就不好多问了,压下这个念头,李逸风跟她打了个招呼,回屋休息去了。晚饭吃的很简单,却很香甜,很意外的是,吃饭时赵秀蓉李大海都不怎么说话,赵秀蓉愣会神,好半天才夹一筷子菜,李大海瞪了她好几眼,她才醒悟过来。

一顿饭吃的李逸风很是郁闷,匆匆扒了碗饭,他便回屋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紧贴在胸前的那块暖玉散发出丝丝光彩,李逸风把它解了下来,借着月亮散出的亮光细细观看起来,李逸风前世对玉石是有研究的,那时候纯粹是挣多了钱没地方消费瞎收藏,慢慢的也就成了兴趣爱好。 这块玉石应该是明万历年间的宫中藏品,具备很高的收藏价值,并且被人把玩的有了灵性,玉面光洁,拿在手中细细抚摸,如同触摸婴儿的肌肤般滑嫩,应该是一块和田玉,但李逸风又不敢十分确定,冲着月光看去,玉面正面的雪花似在飘动,雪花包围下的腊梅傲然耸立,李逸风不禁想起了一副对联:春笋破土一点绿,腊梅斗雪万里红迷迷糊糊的,李逸风在暖玉的温润下沉沉睡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夜里…钟了,他是被尿憋醒的,起身从床上翻了下来,手中还握着那块玉坠,李逸风笑了笑,把它重新挂在脖子上,向外面走去。

经过翻盖的房子成了两层小楼,原来的厢房全部铲平了,院子里的空场显得很是空旷,李逸风走到一楼时,发现老**卧室还亮着灯,他心里一阵阵犯嘀咕,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屋里爹妈似乎在低声说着什么,偶尔还伴着老**嘤嘤哭泣声,李逸风愈发好奇起来,耳朵贴在门上听了起来,这一听不要紧,半晌,李逸风如木头般呆在了当场。自己居然不是爹妈亲生的?这块玉石就是当年被人送来时的相认信物两位老人的对话和叹息如同晴天霹雳般在李逸风头上炸响,他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前世里没有发生的事情这一世居然莫名其妙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一时根本接受不了李逸风感到腿都麻了,全身上下动弹不得,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的六神无主,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养育了自己二十多年,不,加上前世算起来五十多年的父母啊,居然不是亲生的亲生父母在哪里?怎么就如此狠心的遗弃了自己?种种念头一瞬间涌上了心头,李逸风紧闭着眼睛,眼泪无声的滑落,痛彻心扉的感觉这一刻是那么明显的存在着,这突然发生的一切犹如万箭穿心般搅得他痛不欲生。

屋里赵秀蓉坐在床边还在诉说,李大海叹着气劝导着她,看开一些吧,该来的早晚得来,咱们不能瞒孩子一辈子,那是对他的不负责,更不能把他拴在身边一辈子,孩子大了,迟早有一天会知道这个事情,况且,当初那位汉子也说过,会来和孩子相认的,老伴儿啊,看开一些,风儿不是个无情无义的孩子,他虽说不是咱们亲生的,但对他有养育之恩,这些,孩子心里有数。听到这里,李逸风的泪水开闸泄洪般涌了出来,他一把推开了门,疯了似地冲了进来。

李大海老两口一时间目瞪口呆,赵秀蓉腾地站了起来,两个大步走上前来,拉住李逸风的手,说:“孩子,你这是……”说着,眼泪滴滴淌落下来。“妈,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李逸风近乎于咆哮似地喊道。赵秀蓉抚摸着李逸风坚毅的面孔,衣袖轻拭他的泪水,她自己却是嘴角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啊……”李逸风仰面长啸,撕心裂肺的喊声久久回荡在夜空。“孩子,冷静,冷静下来妈求你了”赵秀蓉用力搂住李逸风,试图用自己温暖的怀抱化解李逸风那颗冰冷的心。

李逸风并没有冷静下来,他觉得天都变了,仿佛命运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如果说老天爷给了他个弥补前世过错的机会,他感谢老天爷对他的关照,现在却恨透了这无良的老天他宁愿没有这次重生,也不愿意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他不住的咆哮,发了疯般无助的叫嚣,世界似乎离他越来越远,童年美好的一切却近在眼前,他感觉所有事情都那么不真实,除了眼前的父母,其余的都是虚幻。“啪”从小不舍得动他一根手指的李大海一个巴掌抡在了李逸风脸庞,“混蛋你这个不孝子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德性?这点事情你都承受不了,将来还能做什么大事”李大海怒声道。

他是怒其不争啊,他也知道李逸风短时间内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但他又不能不这么做,儿子失心疯一般狂啸起来,如果不及时打醒他,后果不堪设想。“老头子,你疯了?”赵秀蓉心疼地摸着李逸风红肿起来的脸颊,怒斥李大海道。“我要让他长长记性风儿,从小爸就不舍得打你,现在看来是我错了爸**确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可是爸妈给你的爱不比别人的父母给予自己孩子的爱少哪怕一点你今天的行为让我很失望这算什么?一个男子汉,这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吗?天塌下来了么?”李大海怒道。

一巴掌把李逸风彻底扇醒了,他泪眼婆娑的望着老父亲,心里的愧疚无法言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爸”赵大海眼珠子通红,颤巍着双手把儿子扶起来,拉着他在床边坐下,叹息了一声,随手拿起烟盒,抽出一支烟来递给李逸风,“抽吧。”李逸风接过香烟,拿在手上却不点燃,垂着头,鼻头攒动,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看的老两口心都碎了。门外刮起了风,吹的院子里那颗枣树的树叶刷刷地响,屋里的气氛凝重起来,谁都不说话,谁也不知道该说啥,该从哪儿说起。

“啪”李逸风点燃香烟,狠狠地吸着,半晌,他问道:“爸,您能跟我说说吗?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