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之江行(五)老爷子要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之江行.五.老爷子要来“孩子,我想你是误会你爸妈了,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没断了找你,无数次打探你的消息,甚至亲自去武江县寻找你,都无功而返,当时你爸在武江担任县委书记,受的磨难是你无法想象的,一个壮年汉子,从早上一睁眼就被所谓的‘红小鬼’拉出去游街批斗,一斗就是一天,晚上还会被拉到临时搭建起来的会议主席台上羞辱,这还不算完,苦活累活全都安排给他,人被折腾的不成样子。”说道这里,尹亚茹又嘤嘤哭泣起来。

zhuZhuDao.com百度搜索看最新小说“这种日子持续了半年,才得以返,城。你爸为了保全你母亲,不让你母亲受到牵连,一个人受的苦是其他人的两三倍还多,好在他咬牙坚持下来了。后来,国家给你家老爷子和你父亲平了反,老爷子和你父亲才得以重返工作岗位,也就是从那时起,家人始终在想尽办法打听你的下落,可是从把你送走至今,都过去四五年了,中间又赶上了你们村搬迁,想找到你,谈何容易?”“为此,你妈妈整日以泪洗面,眼看着精神便一天不如一天,作为你母亲的好姐妹,我反复劝过她,让她放宽心,但无奈你母亲人太倔强了,她觉得对不起你呀孩子,这件事情就这么耽搁下来,但找寻你下落的行动,李家人从未放弃过。

”最新小说就在zhuZhuDao.com百度搜索“听阿姨一句劝,逸风,这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遗憾,与某个人没有关系,你一定不要怨恨你的父母,行么?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处在当初那个年代,你是不是也会把自己的孩子保全起来呢?”尹亚茹的一番话触动了李逸风内心最柔软的部分,他的眼泪无声滑落,这里面饱含着父母对孩子无私的爱,又有自己对父母不理解的悔恨,百味杂陈,李逸风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方妍坐在李逸风身边,握着他的手默默流泪,她没想到李逸风的身世竟会如此离奇,听完老**介绍后,方妍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逸风,鼻头攒动,嘤嘤而泣,李逸风不觉间把她搂的更紧了。尹亚茹见两个孩子惨兮兮的模样,心头掠过一道欣慰,又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伤,情投意合的两个孩子无疑是十分般配的,无论从两家家世来说,还是从两个孩子的感情上来说,都无可挑剔,毕竟京城陈家和李家都是数得上的名门望族,是政治豪门,两个孩子的结合,只会促进两家的政治合力,形成一股不可抗拒的政治新势力,但是,从目前李逸风的状态上看,他还没有完全接受这番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于他来说,心里的结解不开,一切都无从谈起,包括婚姻。

也许,解开他的心结,小妍或许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吧。尹亚茹如是想。楼梯上传来一声猛烈的咳嗽声,方林鹏面色严肃的走了下来。今天的事情太过曲折离奇了,以至于方林鹏到现在还没从这份“惊喜”中醒悟过来,见情投意合的两位小儿子紧紧搂抱在一起,当爹的都有些失措了。“呵呵,我说逸风、小妍,你们俩差不多就行了,干嘛呀这是?我和你妈当年腻乎的时候,也没敢当着家人的面就搂搂抱抱的不撒手,顶多也就是眉来眼去的勾搭两下,哎,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候可开放多啦。

”方林鹏打趣了一句。“呀这死老头子,你都多大岁数了,当着孩子们的面说这些,你也不觉得害臊”尹亚茹娇嗔的说了一句。老两口你来我往的这么一打岔,李逸风和方妍兄妹禁不住笑了起来,尴尬的气氛稍微有所缓解。李逸风也逐渐想开了,尹阿姨说的对啊,处在那么个动荡的年代,换做谁,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受到牵连,把他送走,保全性命或许是最妥当的处理方法吧,这件事情本事父母做的就没错,如果没有他们的当机立断,自个还能不能活到现在都两说着,更谈不上什么重生了。

不过,让李逸风感到困扰的是,为什么前世父母没找自己呢?很快李逸风就释然了,那是因为前世中自己并不在沂南县工作,甚至很少回家看看,和养父母几乎没有交流,没有玉佩这个信物,自然不清楚自己身世的秘密,恐怕这也是家人寻不到自己的最大原因吧。目前,李逸风迫切想知道关于自己那个家的一切,于是他问道:“伯父,阿姨,京城李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族?”方林鹏笑着和尹亚茹对视了一眼,介绍道:“李家可了不得,李远平这个名字你听说过吧?”李逸风一愣,随即说道:“当然听说过,李远平是我国杰出的老一辈无产阶级**家,为了国家的崛起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功勋政治家。

”“那是你爷爷。”方林鹏笑眯眯说道。“啊?”李逸风腾地从沙上站了起来,教科书上出现的人物居然是自己的亲爷爷,让他一下子,起来。“呵呵,坐下吧孩子。”李逸风依言坐了下来,心里却禁不住一个劲儿狂跳不止,对于他来说,这种情况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一下子真不知道该怎样应对。方林鹏见李逸风有些木然,接着解释说:“那个年代里生的故事,我也不再说了,你也清楚。李家,在全国的政治地位,仅次于三大顶尖政治豪门,那三大,指的是谁想必你也明白吧?”李逸风点了点头,道:“听说过一些民间传闻,是太祖爷、南巡长和当今领袖吧?”方林鹏点着头,丢给李逸风一支烟,李逸风不好意思的接过来,又轻放在茶几上,方林鹏感到好笑,道:“抽吧,你又不是不会抽。

”李逸风这才笑着点燃了。“目前,你爷爷奶奶都还在世,可以说,李家是个大家族,但是到了你这一代,人就不是很兴旺了,你爷爷弟兄三个,老大李远东战死在朝鲜战场上,老2李远华去年过世了,你爷爷是老三,也是李家对国家做出贡献最大的一位老将军。你父亲这一辈兄妹三人,你父亲李辰南是老大,现在是国务院副总理,你父亲的弟弟,也就是你小叔,叫李星南,在中纪委任职,你还有个小姑,叫李灵芝,在中央某报社担任专栏记者。”“我明白了,李家也不缺继承人啊。

”李逸风的话有些酸溜溜的。方林鹏摇头说道:“你错了孩子,旁系家族人是不少,但你爷爷的直系亲属中,第三代却没有一个男孩子,你,是唯一一个。你叔叔李星南膝下一个女孩儿,你小姑三十多岁的人了一直不肯结婚,到现在还只身一人,你母亲陈雪梅自从你被送走后,抑郁成疾,早就失去了生育能力,孩子,纵然你心里有恨,也不能把恨意全加诸在你父母身上,明白么?”李逸风了然的点了点头。听了方林鹏两口子絮絮叨叨的话,李逸风无地自容,心结也在慢慢打开。

抬头看了看时间,方林鹏笑着说道:“呦,这都快一点钟了,吃饭吃饭,逸风啊,你阿姨为了你今天过来,特意一大早出去买了写新鲜蔬菜,不然我们家小祖宗非得跟她妈拼了不可。”“爸,说啥呢?”方妍娇嗔道。“呵呵,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老爸说两句都不行了。”见方妍横眉立目的看了过来,方林鹏笑着说:“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这孩子。”说着,他便起了身。尹亚茹准备的饭菜很丰盛,李逸风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方林鹏和方毅爷儿俩兴致挺高,拉着李逸风多喝了几杯,酒桌上,军人豪迈的气质展露无余,弄得李逸风只能硬着头皮应对着,酒量不错的李逸风一斤茅台下了肚,也感觉微微有些醉了。

京城李家,这时候乱成了一团。李辰南安静的坐在老爷子书房的藤椅上,老爷子一脸严肃的倒背着手来回踱步,从他的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得出来,他内心是非常激动的。老太太坐在旁边眼泪叭叭往下掉,陈雪梅陪坐一旁,肩头抽*动,掩面而泣。“消息属实吗?经过确认了没有?”老爷子连声问道。李辰南点了点头,恭敬的说道:“来之前在车上,国强又打过来电话,说逸风那孩子在之江方家,雪梅当初留给他的玉佩他就带在身上,这块玉佩雅茹是见过的,应该错不了。

”老爷子仰面长叹:“二十多年啦我的孙子呀爷爷对不住你”李远平禁不住老泪纵横。“马上和办公厅联系,我要连夜赶到之江去,不,现在就走”老人家徒然间散出来的气势,隐隐能看出当年在战场上杀敌的威势。虎老雄风在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李辰南劝解道:“爸,您老人家岁数大了,还是不要亲自去了吧?这件事情您放心,我和星南去一趟就成,保证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再说,国强明天也会过去,您去了,身体吃不消,反倒增加了负担。”“扯淡”老爷子厉声一喝,眉毛立刻扬了起来,“我过去能给你们增加多少负担?我还没老的走不动路,不用你们瞎操心,我一定要亲自把孙子接回家来二十多年了,我亏欠孩子的太多,良心每天都在经受着谴责煎熬,不亲自把孩子接回来,你们让我死后,怎么面对李家的列祖列宗?咳咳……咳咳咳……”因为激动,老爷子满脸通红,连连咳嗽起来。

李辰南吓坏了,赶忙起身,走到老父亲身后,轻轻给他揉着后背,“行,爸,我听您的还不成么,我也想早日见到我的儿子啊,我这个当爹的,何尝不是日夜牵挂着他?”见老父亲沉静下来,李辰南朝门外喊了一嗓子:“俊彦,马上给我接通旭阳同志办公室的电话。”沈俊彦闻言立刻拿起红色电话拨打起来,片刻,沈俊彦敲门进来,道:“总理,电话接通了。”李辰南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拿起桌子上的话筒,简略的把事情向对方讲述了一遍,对方听过之后也大感欣喜,随即应下了老爷子的要求,表示马上做出妥善的安排,李辰南说了几句客气话后,遂挂断电话。

“爸,辰南,我也要去”陈雪梅泪眼朦胧的说道。李辰南看了眼老爷子,沉重地点了点头。李星南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李灵芝。“爸、妈。哦,大哥和嫂子也在啊,这是怎么了?大家都哭什么?”李星南诧异的问道。“星南啊,你侄子找到了。”李辰南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彩,激动地说道。“啊?真的假的?哥,这么多年没消息,到底是怎么找到的?”李星南一激动,上前拉着李辰南的手,大声问道。李灵芝听说后,眸子里立刻沁满了泪水,她清楚自己侄子的事情是哥哥嫂子乃至全家人心里永远挥之不去的伤痛,如今孩子找到了,一家人焉有不激动之理?李辰南把事情简单介绍了一下,听的李星南连连感叹“运气啊运气”一斤白酒下了肚的李逸风,此刻正在方妍闺房里小酣,方妍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神态安详的李逸风,美眸中爱意无限。

醉酒之后的李逸风不哭不闹,就这么安静的睡觉,嘴角挂着淡淡地笑,似乎梦到了什么一般。外面方林鹏却急作一团,突然接到京城打来的电话,说是李家老爷子要亲自过来,这下可了不得啦,要知道类似于老爷子这种对国家政局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前辈高人出行,会是多么严谨的一件事情,安排国家一级保卫都不为过。方林鹏如热锅上的蚂蚁,全然没了主意。思索了一番,他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半晌,放下电话后,方林鹏笑了。老爷子的个性他还是清楚的。

李逸风醒来时已经快到六点钟了,翻了个身,见方妍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自己,托着下巴笑容可掬的小模样异常喜人,他笑着握住方妍的手,凑到嘴边亲了亲,“小妍,辛苦了。”方妍嗤地一声笑了,道:“傻瓜,我有什么好辛苦的?不过,看着你熟睡的样子真的很有意思呢。”“呵呵,我睡着了是什么样子的?”李逸风问道。拢了拢额前的刘海,方妍笑道:“一个字儿,憨四个字儿,憨态可掬一句话,憨起来跟笨狗熊似地。”“好啊,你敢嘲笑你老公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李逸风双手向方妍腋下挠去。方妍咯咯咯娇笑不已,边躲边说道:“坏蛋你是谁老公呀,我可没承认过,咯咯,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咯咯……”“哼哼,看来惩罚的力度还不够,我再给你加点佐料。”李逸风又冲上前来。方妍想躲却没躲开,被李逸风一把拉进怀里,接着,就感觉嘴唇被堵上了,一阵电流从身上划过,方妍嘤咛一声,脸红心跳的不知所措,不知不觉间,她的双手勾到了李逸风的脖子上,笨拙地回应着,心里如同喝了蜜一样甜,唇齿相依的美妙感觉让她情愫顿生。

“小妍,逸风醒了没有?”方毅推门走了进来,正巧见到了两人蜜吻的这一幕,方毅瞪大了眼睛,连连,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哈,你们继续,我是无意的。”说完,方毅一转身带上门出去了。方妍羞涩的把脸埋进李逸风怀里,娇声喊道:“方毅,你这个,”李逸风嘿嘿嘿直笑,方妍打了他一下,俏脸羞得更红了。“下去吧,估计伯父找我有事情谈。”李逸风说道,方妍点了点头,红着脸跟在他身后下了楼。方林鹏见两人走下楼来,女儿一张小脸粉红一片,当即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哈哈大笑着说道:“果然如此啊,这个事情可有意思啦。

”“爸,说什么呢?”方妍不依道。“就是啊老头子,你都多大人了,老不正经的开孩子们的玩笑。”尹亚茹笑着接了一句,接着,她欢喜的看着李逸风,有点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味道。李逸风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道:“伯父,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今晚还得招待一些企业家。”“呵呵,逸风啊,你还真就走不了了。”方林鹏笑着说。李逸风面露不解之色,道:“伯父,您也知道我来之江,是带着任务过来的,说好了的事情,如果我不去,我们县的招商引资工作就会十分被动了,您看……”方林鹏大手一挥,很有气势的说:“不就是引进几个项目么?等你爷爷今晚来后,你跟老爷子说说,他一出面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李逸风惊讶道:“老爷子要来?”他有些紧张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