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之江行(七)如此父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其实李逸风误解了老爷子的意思,老人家不过是想让他跟随自己回京,一家人好好团聚几天,毕竟他觉得李家亏欠孩子的太多,如果不弥补一下,总感觉心里说不过去。这是人之常情。但是老爷子听了李逸风的一席话后,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从李逸风的话语中,他了解了李逸风的心思,随即心中连连感叹:这是个有责任心的孩子,能够脚踏实地的干点事情,知道民间老百姓的疾苦,有一颗为劳苦大众谋幸福的心,这比他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成绩更让老爷子觉得高兴。

老爷子看向李逸风的目光里充满了柔和,他嘴角含笑淡淡点头,和李辰南对视了一眼,遂说道:“孩子,你给了爷爷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啊,好好啊你有一颗拳拳奉献的心,就比什么都强。呵呵,实际上你曲解爷爷的意思啦,爷爷让你回京,并不是要把你调回京城工作,爷爷没那么狭隘,你看着爷爷身子骨还算硬朗是吧?”李逸风笑着点头,老爷子含笑说道:“说句不中听的,爷爷还能活几年?在有限的时间里多跟我孙子呆几天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李逸风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他完全能理解老人家的心思,换做自己,找到了失去多年的亲人后,心里的那份歉意一时半刻也转不过来,需要时间来慢慢抚平内心的伤痕,李逸风说道:“爷爷,请您给我两天时间,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完后,我跟大家回京。

”“好爷爷答应你,做事情就应该有始有终,不过,两天后我们还不能回去。”老爷子对李逸风的回答深感欣慰,他笑眯眯的说道。李逸风不解的眼神看向老爷子,不知道他为什么有此一说。老爷子呵呵一笑:“来之前我和你爸妈商量了一下,我们要去沂南感谢你的养父养母这么多年来对你的抚养,养育之恩没齿难忘啊,他们为李家培养了一个好孩子,这份恩情,李家要记一辈子。”李逸风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爷爷,我……”“呵呵,好孩子,爷爷知道你想说什么。

”老爷子摇着头,气势徒然收敛起来,坐在李逸风对面的老爷子,与他当年的荣光比起来,完全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大家笑眯眯的看着爷儿俩,心头一时间感慨无限。陈雪梅招手喊过来忐忑不安的方妍,把她拉到身边坐下,笑着从手上摘下了个翡翠手镯,亲自给方妍戴在手腕上,说:“小妍越来越漂亮了,没想到啊,你居然跟我家逸风成了一对,这真是,呵呵,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方妍羞涩的低下了头,不好意思看陈雪梅,出生于京城的她,岂会不知道陈雪梅在李家的尊崇地位,小时候起,方妍是拿雪梅阿姨当做偶像的,因缘际会下,自己居然成了她的儿媳妇,这个变化让方妍有些适应不了,同时,小丫头心里也美滋滋的,说明自己选择了李逸风,眼光还是不错的嘛。

倒不是方妍势力,原以为自己和李逸风的感情会受到家里人的阻挠,如果李逸风是农家出身的话,地位上就非常不匹配,京城豪门政治家族,对于政治联姻还是十分注重的,出生于豪门的孩子,有他们的困扰,那就是时刻准备着为家族的政治利益牺牲自己的幸福生活,方家也不例外,对此方妍深感无奈,不过现在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方妍自然心花怒放着。陈雪梅笑呵呵的看着羞涩的方妍,转头对尹亚茹说:“雅茹,你同意的话,抓紧时间给孩子们把喜事办了吧?”尹亚茹自然乐意,她矜持一笑,道:“听你的。

”李逸风、方妍两人傻了眼,这都是哪儿跟哪儿?不征求当事人的意见,说办就办了?“呃……那啥,妈,我看还是等一等吧,我们岁数还小,不着急结婚。”李逸风说完,方妍也猛烈的点头。“什么不着急?你不急我急,你不着急要儿子,我还急着抱孙子呢,这事没商量,听你**。”一直没说话的李辰南开口了。李逸风一愣,这是亲爹么?如此蛮横不讲理剜了李辰南一眼,李逸风嘟囔道:“副总理也不能不讲道理吧?结婚的是我又不是你。”“你说什么?臭小子”李辰南腾地站了起来,随即哈哈笑了,笑的很畅快,哪还有一点副总理的派头,“到底是我李辰南的种啊,有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李逸风再次说了声,这是啥爹?他也嘿嘿嘿笑了三声,不过笑的很牵强。

“好了,婚可以先不结,但要先定下来,可着满京城找,也找不出小妍这么懂事的孩子。”老爷子笑着转头对方林鹏说:“你爸那个老不死的知道了么?”方林鹏一脑门子黑线,两位老人家铁的搭档,抗战那时候起就始终在一起浴血奋战,京城里老一辈人还健在的一巴掌就能数的过来,就数这两位关系融洽,如今两家孩子结成了秦晋之好,两家老人自然明白这里头的政治意义大过于实际感情,当然,关键是两个孩子感情甚笃,不能不说这是桩两全其美的婚事。

“李伯,不敢瞒您老人家,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家父呢。”方林鹏这个部队高官,在李家老爷子面前,全然没有了共和**人的英武气势,说话都陪着小心,谨小慎微的回答老人家的问题。“呵呵,回京后我跟他说吧,风儿回家了,我要请老朋友到家里来坐坐,让大家也替我高兴高兴。”老爷子这么做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李家在京城各大政治家族里虽然地位崇高,但也并不是没有政治对手,这里所谓的政治对手,指的是政治理念和李家不合的家族,那些人欺负李家无后,一直以来都没断了取李家而代之的念头,到了李家这种层次的世家,他们所代表的政治集团牵扯到的政治利益说是事关全国利益都不为过,一个大集团的倾倒,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这也是老爷心头一直解不开的一个结,后继无人对于一个政治世家来说,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他要借李逸风的回归,向世人证明,他们李家不会沉沦下去,另外一点,派系内部有些对李家逐渐失去信心的干部也会重新看到希望。“李伯,就按您说的办吧。”方林鹏自是应允下来,他也不是傻子,李家老爷子想些什么,到了他这个层次,自然能看的明白。“李伯伯,阿姨,大家都饿了吧,我准备了些吃食,大家吃些东西填填肚子吧。”尹亚茹笑着说道。“呵呵,让雅茹一提醒,我还真有些饿了。

小鹏子,有酒没?老头子今天晚上高兴,要和我的孙儿喝一杯”老爷子笑着说。这个称呼让方林鹏感到非常尴尬,他又不好说什么,打小老爷子就是这么称呼他,做人晚辈,就得用做晚辈的觉悟,他老脸通红,讪笑一声,道:“老爷子,看您说的,酒还能没有吗,不过,您的身体……”“我身体怎么啦?去去去,赶紧拿酒来,哪儿那么多废话”老爷子一瞪眼,吓得方林鹏赶紧找酒去了。众人哈哈大笑,李辰南笑着跟随方林鹏上了楼,在楼梯间,李辰南拍着方林鹏的肩膀,道:“兄弟,谢谢了。

”方林鹏摇着头笑道:“总理客气了,我为你感到高兴。”叹了口气,李辰南道:“历史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啊,非人力能够改变,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孩子。”“都过去了”方林鹏劝慰道。“是啊,都过去了”李辰南叹道:“话又说回来了,这孩子在农村长大,经历的磨难是京城那帮公子哥所没有经历过的,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看得出来,风儿还是非常踏实的,通过他表现出来的沉稳劲头就看得出来,老李一家人的家教非常好,这一点,我很欣慰。 ”方林鹏点着头,道:“所言极是,老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人在年轻的时候,多吃些苦头,多受点罪,对他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嗯,走吧,别让老爷子等急了。”李辰南结束了这个话题。楼下李逸风跟老爷子老太太聊得十分畅快,客厅里笑声不断,他把老爷子老太太哄的眉开眼笑,陈雪梅温柔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离开过自己儿子的脸庞,懂事的儿子带给她的心灵震撼无疑是巨大的,她打心眼里感到由衷的高兴,儿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血脉相连,这种感受是旁人无法体会的。 见李辰南两人走了下来,众人移步餐厅,好在方家餐厅够大,满满一屋子人倒也不显得拥挤,落座后,老爷子把李逸风方妍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和蔼可亲的笑容始终荡漾在脸上,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酒,喝了一杯又一杯,不是众人一个劲的劝,老爷子怕是真要痛痛快快的醉一回了。酒宴散时已经临近十一点钟,把两位老人家送往军区招待所休息,李辰南拉着李逸风进了方家书房。陈雪梅跟了进来,见父子俩相对而坐,一个笑眯眯的,一个沉默寡言,陈雪梅内心涌起了一阵温馨,眼前这个场景她苦盼了二十多年,如今近在眼前,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油然而生。 陈雪梅默默地给这爷儿俩端过茶杯,坐在一旁笑着不语。李逸风看了眼面前的杯子,对陈雪梅道:“谢谢妈,不过,我不喝茶的。

”陈雪梅一愣,孩子跟自己还是生分啊,不过她接着笑了:“这孩子,跟妈妈用得着这么客气么?”李辰南倒是非常高兴,他哈哈一笑,道:“雪梅,习惯也能遗传么?”陈雪梅不明所以,愣怔着望向李辰南。李辰南笑着说:“你忘记了?咱们李家的男人,没有一个有茶瘾的。”经过李辰南这么一解释,陈雪梅也笑了,她站起来,端起杯子就想把茶叶倒掉,李逸风赶忙拦住了她,“妈,我自己来。 ”“孩子,让妈妈为你做点事情好吗?”陈雪梅握住李逸风的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李逸风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分可能伤害了老**感情,随即反握住老**手,道:“妈妈,应该是儿子伺候您呀,不管我们分别了多久,我永远是您的儿子不是吗?您不用觉得亏欠儿子什么,我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养父母跟我说过,历史是人类抗拒不了的,我们没必要为历史的错误买单,儿子不会埋怨您和我爸当初做的决定,换做是我,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保全孩子的性命要紧,我能理解您当初的心情,真的妈妈,我不怨您。 ”听了李逸风这番感人至深的话语,陈雪梅泪如雨下,抚摸着儿子略显憔悴的面容,她心都碎了。

李辰南坐在椅子上长吁短叹,半晌才说道:“雪梅啊,风儿是个好孩子,能体会我们当时面临的危险处境,你也不要过于伤心了,孩子回来了,这不是值得大家高兴的事情吗?”陈雪梅泪眼朦胧的点着头,拉着李逸风的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中难掩怜惜之情。通过跟陈雪梅断断几个小时的接触,李逸风能够感觉的出自己这亲妈对待自己那真是疼到了骨头缝里,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随风飘远了,她恨不得找根绳子把自己绑起来,时刻牵在手中才会觉得安心。

一种难以言喻的浓浓亲情萦绕在心头,这种奇妙的感觉是李逸风从来没有享受到的,挽着老妈胳膊的手又紧了紧,陈雪梅显然感受到了儿子的变化,她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李辰南看着面前的娘儿俩,一张老脸容光焕发,嘴巴恨不得咧到耳根子上去,摸着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他哈哈笑了起来。“风儿,听说你在沂南县开发区搞了个汽车零配件生产基地?”李辰南笑着丢过来一支烟,随和的问了一句。李逸风对这个老爹有些生疏感,在老爷子面前,老爹是沉默寡言的,李逸风不知道这是他的性格使然,还是他作为国家领导人必须要做出的一种姿态,老爹摆出的漠然神态让李逸风有些不习惯。

如今,近在眼前的老爹又换上了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这让李逸风觉得有些难以适应,到底哪个才是他真实的面孔?来不及多思考,考题都出来了,李逸风就得回答。踌躇了一番,李逸风习惯性的点燃了香烟,狠狠嘬了两口,喷出一股浓重的烟气,李逸风手握成拳,在脑门上轻敲了两下,遂变的严肃起来:“是的爸,前面我也跟爷爷讲了这个事情,沂南县是个贫困山区,本身可供开采的资源不多,又没有工业基础,只能靠着招商引资来实现经济腾飞,从而带动全县发展。

”“嗯,招商引资,全国都在招商引资,这是大势所趋。但令我很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选择汽车零配件制造行业,作为开发区今后的产业发展方向,而不直接引进汽车制造企业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就项目的产出比状况来看,显而易见的是,汽车生产出来以后,它所产生的利润要比零配件大得多,从这一点上来看,似乎你的选择并不是那么正确,你觉得呢?”李辰南的笑容依旧非常和蔼,变化的是,他从桌子后面绕了出来,在李逸风身边坐下,笑眯眯的看着他。

李逸风心里有一丝的亲切感产生了,刚才李辰南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时候,更像是上级对下属说话,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让李逸风非常不习惯,面对亲人,即便父亲是高官,难道也要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来么?李逸风不希望自己的亲情是这个样子的,他不需要政治路途的引路人,对他而言那些没用,如果说他想在政治场做出些成绩来的话,凭他对国内大势后二十年发展的超前目光,就算坐不到多高的位置上,谋一个厅级实权位置还是蛮轻松的。李逸风十分清楚自己现在需要什么,他需要的是亲情,是亲人的关心爱护,是一种家的归属感,目前来看,李辰南放下身段主动来到自己身边,这种归属感,李逸风体会到了。

笑了笑,李逸风说道:“爸,您说的情况我不否认,单就项目投产后所产生的利润上来看,汽车制造业,和车辆相关配套产品所产生的利润没办法相比,但我认为,这里面有个重复投资的问题。”“重复投资?”李辰南截断了李逸风的话,“你是说,沂南县周边地区有类似产业发展方向的开发区存在?”“是的爸,临清县经济开发区主打品牌就是汽车生产制造行业,目前包括韩国大宇、美国通用等多家车辆生产商在临清县开发区投资建厂,我们沂南开发区如果再把发展方向定位为汽车制造业,无疑会加剧不良竞争,对两个地区的发展都起不到好的推动作用,那么,我们为什么非要抢别人地盘上的生意,闹得两头都不落好呢?况且,这种重复性质的投资,必然会受到将来国家宏观调控政策的打压。

”李逸风语不惊人死不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