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回京(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回京(二)老爷子笑了笑,对孙儿的体贴,他深感欣慰,“逸风啊,祭祖就不用了,我们老家不是京城的,远在湖南,家里的祖辈排位都供奉在祠堂,你有这个心爷爷明白,好了,你去休息一下吧,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你也累了。 ”李逸风听完老爷子的话,笑着答应下来,陈雪梅见状微笑着引领李逸风上了楼,推开早已给他准备好的卧室的门,娘儿俩走了进去,“乖儿子,看看房间满意不?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安排人重新布置。”打量了一下四周,李逸风很满意,整个房间布置的非常温馨,深黄色的暖色调墙壁,复古的红木家具,羊绒地毯踩上去发不出一丝声音,床上用品都是崭新的,三十平米左右的房间冰箱电视一应俱全。

“妈,已经很好了,我何时住过这么豪华的卧室?您操心了。”李逸风笑着说。陈雪梅不禁莞尔一笑,说道:“儿子满意老妈就高兴,好了,抓紧时间睡一觉,待会儿醒了妈给你做点吃的,估计晚上方家老爷子要过来吃饭,得把你和小妍的事情敲定下来,这几天有你忙的。”说着,陈雪梅把李逸风按到床上,“睡吧,晚一会儿妈过来喊你。”陈雪梅出了门。这一觉,李逸风睡得很踏实。陈雪梅先后进来看过两次,见李逸风嘴角含笑、睡得很沉,没打扰他的美梦,一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如今李逸风都得到了。

醒来时已是华灯初上,伸了个懒腰,李逸风并没急着起身,靠在床头上四下里看了看,床头柜上摆放着一盒特供熊猫,一支火机,李逸风笑着拿起香烟,撕开包装后抽出一支,夹在两指间看了起来,这支香烟要比普通烟长出一截,特别是烟嘴部分狭长,凑在鼻子前闻一闻,格外芬芳,点燃后,猛地吸了一口,尼古丁顺着喉咙直抵肺部,转了个圈,从鼻孔中喷出了两道气龙,精神为之一震,李逸风回味着香烟的独特味道,缓缓起身下了床。打开衣柜,里面全是早已准备好的衣物,挑了件居家服换上,走近卫生间洗漱一番,李逸风抬腿下了楼。

客厅里人满为患,知道李老爷子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孙子的各路大员纷纷前来恭贺,见李逸风从楼上走下来,一干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李逸风看,眼神中全是好奇而又赞叹的神色。李星南走过来,笑着对李逸风说道:“风儿,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李逸风喊了声“小叔”,跟随着李星南的脚步,缓缓走过来,在李星南的介绍下,这个伯伯那个叔叔的握手寒暄了半天,李逸风头都大了。他知道今天晚上过来大多数都是所谓的“李系干部”,也就是说,这些人有些是李家的亲眷,有些是依附或是紧靠在李家这棵大树上生存的官员,这些人位高权重,起码很得老爷子或是老爸的赏识,不然也不可能刚刚得知消息就被允许过来恭贺,要知道西山这个地方,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

所以,李逸风对他们也颇为敬重,言语上真诚又不失分寸,给大家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等众人离开后,方家老爷子在方妍的搀扶下姗姗来迟,一进门,老爷子便扯着大嗓门笑声朗朗的说:“老李头,还不快出来接着老子,哈哈,让我看看你那孙子我那孙女婿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弄得我孙女一下午在家魂不守舍的。”李老爷子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李逸风赶忙上前搀扶,爷儿俩迎出门来,李老爷子说道:“这个老方,你都多大岁数了,还跟个孩子一样,凭空让孩子们笑话。

”方老爷子一点也不恼,笑眯眯拉着李老的手,眼睛却在李逸风身上打转,嘴上一个劲儿说着:“不错不错,是个英俊的小伙子,难怪我们家丫头老是惦记着。”方妍娇嗔着说:“爷爷,你说啥呢?”小女儿的姿态很足。李逸风嘿嘿一笑,向老爷子鞠躬问好:“方爷爷,您好,我是李逸风。”方老爷子眉毛一横,不悦的说道:“什么方爷爷?把方字去掉!”李逸风一愣,随即吐了吐舌头道:“是,爷爷。”方老爷子哈哈大笑,和李老进了屋。方妍情深意切的注视着李逸风,李逸风感受到了她火辣辣的眼神,笑了笑,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上楼聊聊,方妍羞怯的连连摇头,眼角撇了撇两个老头子,言外之意是,不敢!李逸风笑了。

两人这番动作没有逃过老爷子的观察,老头笑着说:“风儿,带着小妍上楼玩儿吧,我和你方爷爷聊会儿天。”李逸风咧嘴笑了,赶忙答应着去拉方妍的手,方妍俏脸一红,跟着李逸风上了楼。进了卧室,李逸风迫不及待的把方妍拉到怀里,血盆大口印了上来,方妍“嘤咛”一声,小拳头打在李逸风的胸膛上,耐不过李逸风无耻的嘴脸,她笨拙的回应着,渐渐地,房间里一片春光……半晌,娇喘呼呼的方妍连说不行了,李逸风才放开了搂着她身子的手,嘿嘿一笑,李逸风无耻道:“那就歇一会儿继续?”方妍俏脸通红,美眸瞪了李逸风一眼道:“我怎么早没发现你的色狼本性?”“怎么?后悔了?”李逸风笑着问道。

方妍道:“是啊,后悔了,后悔的不得了。”“哈哈,现在后悔也晚了,被贼带上了船,贼会那么容易把你放下船去吗?”“我想也是,哎,认命吧,谁让我碰上了一个无耻的采花贼呢。”方妍说完,在李逸风脸蛋上捏了一把,自己先呵呵笑了起来。陈雪梅敲门进来,见方妍一脸红霞,就知道自己儿子没干什么好事,瞪了李逸风一眼,陈雪梅笑着说道:“吃饭了两个小祖宗。”说完,她摇头下了楼。“都怪你,看,把陈阿姨气坏了吧?”方妍气咻咻说道。“怎么能怪我呀,男女朋友亲热一会儿,多正常的事儿啊,你放心,我老妈不是那种老封建,她啥事都能看的开。

”李逸风大言不惭的说道。牵着方妍的小手下了楼,大家早就在餐厅就坐了,难能可贵的是,李辰南也回来了,见两人走进来,李辰南笑着招手,把两人拉到身边坐下。陈雪梅没好气的说:“哎,我这命啊,刚把儿子认回来,又得让出去了,大公鸡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众人听了陈雪梅的话,一致哈哈大笑起来。李辰南接了一句:“行了,你有啥不平衡的?娶了媳妇他就不是你儿子了?”拿起筷子夹了块鱼,李辰南继续说:“不过你这句话我还是蛮认同的,现在的孩子,不光是媳妇比娘亲,比爹更亲,我加一句吧,大公鸡尾巴撅,娶了媳妇忘了爹。

”“大公鸡尾巴粗,娶了媳妇忘了姑。”李灵芝!“大公鸡尾巴斜,娶了媳妇忘了爷。”李老爷子方老爷子异口同声!李逸风彻底遭不住了,他哭笑不得的望望这个,看看那个,“得!各位亲爱的长辈,我认输了行不,好嘛,吃顿饭都能被你们批斗一顿,我滴个天儿啊,你们看我像个不掉毛的鸡么?大公鸡!”说着,李逸风拿起筷子夹了一个鸡腿,放进方妍盘子里:“吃了它!”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方妍笑嘻嘻的看着李逸风,“大公鸡尾巴瘸,没了媳妇喊大爷!”方妍说着,把鸡腿又夹给了李逸风。

李逸风一脑门子黑线,差点没晕死过去。当晚,李逸风喝的不少,劳累了一天,饭量出奇的大,笑声始终环绕在李家餐厅里,李逸风觉得这种气氛很温馨。连续两天被老爷子拉着四处见人,家宴摆了一场又一场,老爷子性质高,李逸风也不忍拂了他的心意,一直到三天后,才逐渐安稳下来。李大海、赵秀蓉是被李星南、李灵芝兄妹专程去沂南接到京城来的,同行而来的还有小妹李怡群。在飞机上,李大海夫妇听说了李逸风的身世后,也不禁感慨万千,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居然是京城老李家的嫡亲血脉,一时间老两口既感到惊喜又觉得失落。

李家老爷子老太太亲自迎出门来,连公务繁忙的李辰南都赶了过来,和陈雪梅陪着两位老人在门口等候。李大海两口子走下车,李逸风眼含热泪快步过来,拉住两位老人的手,未语泪先流。“孩子,不哭,不哭啊,这是好事儿啊,找到了亲人,好!好啊!”李大海有些语无伦次,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李辰南搀扶着两位老人走了过来,老爷子抓住李大海两口子的手,深情道:“他爸,他妈,感谢你们对孩子的培养,谢谢啦。”说着,老头就想给李大海两口子鞠躬,这个礼数不可谓不大。

“老人家,使不得,使不得啊。”李大海忙抬手扶住李老爷子,对面前这个华夏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老爷子,李大海只有尊敬的份儿。陈雪梅拉着赵秀蓉的手,两人说着话已是泣不成声。李逸风头一次生出了一种感觉,两家人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原来是如此的接近,眼下,没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没有平民百姓,因为自己,两家人变成和睦相处的一家人。进了屋落座后,李辰南陈雪梅郑重地向李大海两口子鞠躬表示感谢,千言万语在一躬,李辰南心里也明白,沂南李家对京城李家的恩情,鞠个躬不足以表达感谢,但这个躬不鞠,李辰南两口子一辈子良心不安。

李大海赶忙伸手相扶,让副总理给自己鞠躬,他怎么消受的起。坐下后,几人聊了起来,都是一阵感叹,一阵唏嘘。李怡群乖巧的坐在李逸风身边,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李逸风笑了笑,摸着小妹的头,道:“咋?不认识哥了?”李怡群眼泪汪汪的看着李逸风,小嘴撅起来,能挂两个酒瓶子,也不说话,小丫头怎么也想不通,原来的亲哥哥,转眼间就不属于自己了,她心里的纠结是别人无法体会的。李逸风怎么能看不出小妹异常的情绪,他把小妹搂到怀里,叹了口气说道:“群群,听哥哥说,不管怎么样,这辈子我都是你亲哥,是咱爸妈的亲儿子,明白么?”李怡群泪眼朦胧地点着头,脑袋顶在李逸风肩头,嘤嘤而泣。

陈雪梅叹着气在两个孩子身边坐下,抓着李怡群的手,对李辰南说道:“辰南,群群这孩子我喜欢,打算收她当干闺女,你没有意见吧?”李辰南自然没什么意见,他知道老婆如此做是有深意的,当然也有回报李家两位老人对儿子养育之恩的意思,李辰南笑着说:“我当然没有意见,我也喜欢这丫头,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我做梦都想有个女儿,呵呵,这下好了,雪梅,咱们也儿女双全了。”李逸风一愣,随即也就释然了,老爸老妈想的很周到,这里面也有自己的面子在内,见李大海两口子有些放不开,李逸风上前来,拉着爸妈的手,道:“爸妈,这事就按我父母的意思办吧,否则他们会不安的,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我有两个家庭父母的关爱,群群也是,我们是兄妹,我们是两家父母的孩子。

”李大海和赵秀蓉对视一眼,笑着点了点头。“群群啊,喊妈妈。”陈雪梅有些迫不及待了,她笑着说。“妈,干妈。”李怡群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喊了一句。“不要那个干字,直接喊妈妈。”陈雪梅笑了。“妈妈。”“嗳,好孩子。”陈雪梅起身,拉着李怡群进了屋,不大会儿出来了,李怡群怀里多了个四方木匣。李逸风有些不明所以,李怡群红着脸把木匣放在李逸风手里,低声说:“哥,妈妈非要给我这个,我、我不要。”李逸风打开看了一眼,被匣子里琳琅满目,散发着光华的金银首饰惊得目瞪口呆,“妈,她一个小孩子,你给她这么多珠宝首饰干嘛?”李逸风板着脸问道。

“怎么,妈妈的首饰送给女儿你还吃味儿啊?去去去,我的东西我乐意送给谁就送给谁,我这后半辈子还指着群群孝敬我呢,不提前打好基础怎么行?”陈雪梅一把将木匣从李逸风手里抢过来,不由分说塞给李怡群。李逸风苦笑一声:“妈给你了,你就拿着吧。”李怡群这才不好意思的收下了。“奶奶也有礼物。”老太太眉开眼笑的走了过来,从手腕上摘下了翠玉镯子,亲手给李怡群戴上,笑眯眯的看着李怡群,老太太说:“都是好孩子啊。”“谢谢奶奶。”李怡群怯生生的喊道。

相聚总是短暂的,十天时间飞速而过,李逸风准备会沂南上班了。经过陈雪梅的劝说,李怡群被留在了京城读书,李大海老两口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他们也知道京城的学习环境和师资力量是沂南那种小地方无法相比的,再说,有李家照料,女儿也不会吃亏。老爷子把李逸风喊到了书房里,嘱咐他戒骄戒躁,在地方上作出点成绩来,李逸风自是答应下来。临行前,老爷子送给李逸风一本《徐光启传》,李逸风打开看了一眼,扉页上书: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八个苍劲的大字,后面提有老爷子的名讳,李逸风郑重说:“爷爷,我明白了。

”“去吧!一路顺风!”老爷子大手一挥,气势凌然的说。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终于回到了海滨省。李逸风来之前通知了刘源前来接他,走出候机大厅,刘源远远地向李逸风招手。两人拥抱后,刘源接过了李大海两口子手里的行李,出门上了车,奔着沂南开过去。电话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李逸风掏出来一看,快速接通:“你好,我李逸风。”“李书记,我是林志刚。”话筒中传出了老林的声音。“哦,林局您好,怎么,有事情?”李逸风问道。林志刚颇有些不好意思,沉吟了片刻,他说道:“李书记,这个事情,哎呀,我真有些不好开口。

”“呵呵,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就是了。”林志刚说道:“是这样的,前两天按照规定我把李家村的茶树种植款下拨到了双山镇,今天早上,李四平支书找到了我,说是十万块钱的划拨款一分都没有下发到村民手中,我给镇党委书记闵志恒打了电话问了问,他又是推脱镇上有这样那样的困难暂时没办法下拨款子,又是说什么没经过镇上同意,李家村的茶树种植就不能开展,你看这……”“混蛋!”李逸风怒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