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反击(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反击闵志恒眸子里的精光顿时一闪,他抑制不住心里的,,用屁股想也知道这是李逸风对自己发动的反击,此刻闵志恒有些后悔不计后果得罪李逸风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务之急是想尽一切办法阻止纪委工作组的调查,他清楚,如果工作组把账目封存起来带走,肯定会调查出一些东西,而那些没来得及处理的东西,是会要了他的命的。wWw.zhuzhudao.com闵志恒眼珠子一转,佯装镇定的说道:“张书记,去我办公室坐坐吧,你看在楼道里站着让同志们看到了,还以为我们双山镇领导层不会待客一样,呵呵。

”张天一此时根本不想和闵志恒频繁接触,他明白闵志恒被县委张书记盯上了,后果很可能是被罢了头上的顶戴花翎后扔到某一监狱去服刑,这时候跟他接触的过于频繁,除非脑子进了水。“闵书记有工作就忙你的,我还要去财务科督促一下同志们的工作,就不讨扰你了。”张天一淡淡的拒绝。闵志恒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肌肉抽搐着,讪讪一笑,搓着手道:“也好,你先忙,我办公室待会儿。”说完,他点头朝办公室走去。wWw.zhuzhudao.com”小说“张天一阴阴一笑,不屑一顾的表情说明了他对闵志恒所做的事情心里是有数的,看向他的眼神就像看个死人似地,没有一丝怜悯。

回到办公室,闵志恒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颤巍着手点燃一支烟,猛吸两口,却被呛得一阵激烈的咳嗽。他的眉头蹙的很深,瞳孔中放射出来的愤怒的光芒不加掩饰,前思后想,真不该把李逸风得罪狠了,也没想到李逸风居然会动用如此雷霆手段来对自己进行回击,这下子,一击便打在要害上,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给自己留下来。想到这里,闵志恒对李逸风的怨恨更深了,将烟蒂狠狠摁灭在烟灰缸里,他的思绪一团混乱,怎么办?使劲揪着头发,愣是没有一点头绪。

镇党委副书记冉玉奎敲门走了进来,一脸阴郁的说道:“书记,这算怎么回事啊?纪委的人不打招呼就封了我们的账目,怎么个意思?”闵志恒看了他一眼,逐渐平静了下来,“怎么回事?还不是让李家村那帮人闹的”言语中气愤的语调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冉玉奎一愣,心说:所料不错“那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把账本带走?”他心里也惶恐不安,原因是有些钱他也经受处理了不少,牵一发动全身,虽说纪委工作组是冲着闵志恒来的,他冉玉奎也在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这种事在政界里太常见了,冉玉奎也不敢说他的屁股底下一点黄泥也没有。

闵志恒思索了一会儿,道:“刘美香人在哪里?”刘美香是镇政府财务科科长,说起来其实和闵志恒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双山镇镇长年龄差不多到线了,因为看不到上升的希望,人比较消沉,政府的日常工作基本上撒手不管,平时都交给几位副镇长处理,一个礼拜也见不到这位老镇长来几次,刘美香虽说仅仅是一个财务科长,却是闵志恒安排进镇政府的耳目,这女人手里的权责比副镇长都大,可以说是个实权人物。冉玉奎作为闵志恒的党羽,自然明白闵志恒问刘美香的意思,他急忙回答道:“刘美香目前在科里,但是看那意思像是被纪委的人控制住了,书记,一旦让他们把账目带走,事情就大了。

”闵志恒没好气的瞪了眼冉玉奎,沉声说道:“我还用你提醒?”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的冉玉奎悻悻地没有说话,他看出来此刻闵志恒完全失去了方寸,其实里面的事情冉玉奎多少知道一点,闵志恒即将倒台的根本原因是,他得罪了根本得罪不起的人物,眼珠子亮不起来,这又怪得了谁?闵志恒到了这一步,冉玉奎仿佛看到了他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不免产生了兔死狐悲之感,张了张嘴,冉玉奎把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劝他,有用么?………………“张书记,账目基本上弄清楚了。

”张天一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后,审计局局长王道林的声音从话筒中传出。“哦?核实的怎么样?”张天一问道。“经过核实,农业局给李家村拨付的项目扶持款确实被闵志恒挪用了,一笔笔的款子去向非常详细,批复人一栏中有闵志恒的签名,这是不符合规定的,党委书记没有权利签字拨款。”王道林言简意赅的说了一下。“我知道了”张天一挂断了电话,转头对纪委监察室的工作人员说道:“查实了,可以对闵志恒实施双规”工作人员点头出去了。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的时候,闵志恒感觉到大事不妙,见两名纪委监察局的干部黑着脸走了进来,闵志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样子还算平静。

“闵志恒同志,现在我代表县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向你宣布,从即日起,针对你所犯问题,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做出交代,带走”语调中不带一丝感情。闵志恒终于听到了那个他不愿意听到的结论,整个人瘫软了下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两名工作人员走上前来,架着他的胳膊把他带出了门。冉玉奎满脸惊惧的合不拢嘴。县委会议室,书记办公会议正在有条不紊的好开,一条条议题一条条过,会议进行的很是顺畅。“下面通报个情况。”见邱浩然冲自己点了点头,收到暗示的张文华淡然开口了。

众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张文华身上。马德胜的眼皮微微一跳,一丝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根据纪委相关工作人员的调查,基本上查实了双山镇党委书记闵志恒同志有挪用公款的行为,目前,闵志恒已被纪委双规……”张文华简单的交代了下事发原因,“同志们,在我县当前经济步入到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职务犯罪的情况越来越严重,这是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啊。”张文华的目光扫向四位副书记的脸庞,一干人禁不住同时一愣。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除了邱浩然犹如老僧入定般浑然不觉,包括代县长高建平在内的其余三人,均是一脸骇然的神色。

马德胜心里暗骂不已,这算哪门子事情,这么大的事儿张文华居然不通过书记办公会讨论,就擅自安排纪委的人动了手,他也太嚣张跋扈了吧?马德胜跟张文华刚刚建立起来的联盟面临着分崩离析之态,他算看明白了,自从上次和李逸风暗示过以后,张文华对待自己的态度就变的疏远起来。李逸风,又是李逸风双山镇闵志恒做过的事情马德胜岂能不知道,他不光知道,闵志恒事前还跟他提起过,他是默认了的,马德胜一直认为,作为县委书记的张文华,即便是维护李逸风,也是有限度的,他不可能在李逸风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的支持他。

但马德胜错了,他完全没弄明白张文华对李逸风的态度,那是毫不迟疑的支持态度,这也使得马德胜在对待李逸风的态度上面出现了偏差,以至于造成了他跟张文华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对于代县长高建平的,,马德胜是非常不满的,他一直以来都期望自己能坐上那个位置,但愿望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市委在讨论沂南县代县长人选的时候,名单中根本就不存在马德胜的名字,当然,这些情况马德胜自己是不清楚的。马德胜当初选择跟张文华联盟,也有他自己的考虑,他的主要心思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高建平挤兑走,然后由他顺势接位,另外一点,他也想做个得利的渔翁,最好是张文华和高建平斗起来,斗的越激烈越好,那么,他就能从中间起到个平衡的作用,顺势得到一些利益。

马德胜此人,败就败在他的小心眼太多,他自认为把沂南县官场的众人都看清楚了,实则是他雾里看花,什么也没看清,即便是他看清楚了一些,那也只是表象,人在过分自信的时候,往往代表的是自负,自负的后果将是一无所获甚至一败涂地。张文华这段时间对待马德胜的态度,让老马感觉到压力非常大,从目前县里的情况来说,张文华基本上掌控住了全局,原本指望着代县长高建平上任后能跟张文华掰掰手腕,高建平却一点斗争的意思都没有,这让马德胜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从县委办原主任何阳去了县政府的担任常务副县长一事上可以看出,张文华的谋篇布局正在有条不紊的渗透到各个单位上去,他的触手已经染指了县政府,何阳去县政府任职,看似平调,实际上确实不折不扣的提升了一个层次,怕是里面还有制衡高建平的意思吧。而信任县委办主任秦京兰,是市委办副主任下挂的,要说秦京兰下来任职,背后没有张文华的推动,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马德胜如今在县委领导中位置是比较尴尬的,县委大院里,他这个分管组织人事的副书记手上没有一点实权,人事调整方面,张文华把控的非常严格,一般来说,县里某个部门调整干部,组织部长罗倩拟定好名单后直接向张文华汇报,两个人关起门来一商量,就拍板定案,然后拿到书记办公会上过一下,书记办公会便毫无争议的通过了,无疑,在场的五位正副书记,张文华稳稳地掌控了三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使得马德胜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县委大楼里那些人,关键位置上基本上都是张文华安排下来的干部,马德胜更是一点后招都没有,他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寻求地方保护中央的政策,从下面各乡镇拉拢干部,徐徐图之,想办法一点点积蓄力量,以图慢慢对张文华形成制衡。不能不说,他的这个策略还是非常正确的,要说错误,识人不明是他所犯下的最大的错,龚昌平的下场近在眼前,如今又多了个闵志恒,这给马德胜带来的打击无疑是很大的。老马蹙着眉头显得十分不悦,听完张文华的话,他开口说道:“张书记,我看闵志恒同志的问题还是要彻底调查一下的好,不能偏听偏信嘛,当然了,也不是说纪委的同志们在查案过程中有疏漏,我是说,对待一名干部,我们要本着为该干部负责的原则,认真查清查实他的问题,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闵志恒的问题不严重,还是要给他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不能寒了干部们的心啊。

”张文华眼中闪现出一道不为人知的愤怒,这个老马,你是真糊涂还是装样子?我都把闵志恒存在的问题解释的如此明白了,你还跳出来给他辩驳,你什么意思?“德胜同志,我提醒你注意一下,闵志恒的问题是经过纪委工作组确定了以后才对他实施双规的,什么叫没有证据?没有证据我们纪委的同志们会抓人么?你说的这些话,也有你自己的考量,为干部考虑是对的,为触犯了法律的干部们考虑也是对的么?如果闵志恒早有改过之心,他何尝能落到今天的局面?我说过,在当前我县进入到经济大发展时期,任何阻拦县里发展的干部,县委都会毫不犹豫的砸了他的饭碗,他们怀着什么心思?这么做分明是和我们制定的政策过不去嘛,没有什么好说的,对于闵志恒这样的干部,就要把他一撸到底。

”张文华的话掷地有声,驳的马德胜一张老脸无处可放,继而,有涨红变成了惨白。“我同意书记的意见。”高建平淡然说道:“一切阻碍县里发展的不安定因素和个人,都要予以彻底肃清,这是顺应我县发展的必要手段,如果向闵志恒这样的干部多一些,我们县的发展势必会进行的缓慢一些,当前的经济大环境下,已经不容许放慢发展的脚步了,打个比方,其他经济发达地区发展一年的财政收入是三个亿,我们这种欠发达地区是一个亿,也就是说,人家本身就比我们要快两年,我们要向追赶上去,要花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原因何在,干部问题是最大的制约点。

要把干部们的思想转变过来,才能解决好制约发展的根本因素。说实话,闵志恒此人我不了解,但这并不妨碍我在他问题上提出个人看法,一个村子都能利用自身的优势招商引资,并取得了成功,他作为镇党委书记,却横加阻扰,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他从思想上就没有意识到招商引资给地方政府带来发展的重要性,这样的干部,我们留他何用?指望他带领人民发家致富奔小康么?我看悬正如张书记所说,在其位不谋其政,是我们沂南县众多干部们固有的工作习惯,这一点很不好,思想上必须要尽快扭转过来,这种情况今后决不允许出现。

”张文华淡淡的点了点头。高建平这一开口附和,马德胜彻底没了招,他不认为高建平和张文华达成了某种协议,但高建平在他身上捅刀子的做法,却让他警惕起来,这不是一个正常现象。马德胜的脸一阵白一阵红之际,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负责记录的办公室副主任乔珊得到张文华的指示,走上前打开了门。张天一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书记,县长,各位领导,有件事情跟领导们汇报一下。”张文华意识到了什么,说道:“你说。”“闵志恒交代了不少违法犯罪事实,包括他擅自挪用项目扶持款的事情,书记,我请求检察院介入,对闵志恒进行立案侦查。

”张天一说道。张文华扫了眼众人,见高建平、邱浩然同时点头,张文华说:“可以让检察院介入,浩然书记,这事儿你就亲自负责一下吧。”邱浩然点头说:“书记放心,我待会儿便安排下去。”张文华点点头,道:“各位同志还有没有其他议题?”见大家摇头,张文华道:“散会吧。”…………李逸风得到闵志恒被双规的消息时,正在会客室接待那帮从之江过来投资的商人,肖明宇给他打电话说,闵志恒被双规了,他作为调查组的一员,正在对闵志恒调查取证,基本上闵志恒对自己的事情供认不讳,不过那十万块钱,却被姓闵的挥霍一空。

肖明宇的话音里透出愤怒,钱被闵志恒挪用完了,就等于项目暂时启动不起来,也就是说,肖明宇发财致富的梦想暂时搁浅了。李逸风笑了笑,说道:“肖局,先别着急,不就是十万块钱么,没关系的,我来想办法,先把项目开展起来。”zhUZhudao.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