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深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深谈陈国强笑了笑,“老爷子是非常希望你回来后第一个春节能在家过的,看来老爷子要失望了。请锁定读书阁”李逸风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的脑袋微微垂下,笑道:“我明白爷爷的意思,我也想陪他好好过个节,可是身为单位负责人,我溜了,让大家怎么看?影响还是要注意的。”陈国强点头道:“这就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你舅舅我,自从进入体制内以来,从副科到正科,从副处到正处,一直走到今天正部级岗位,就没有一个年头在家里好好陪老人过个年,体制内的高官,看似风光无限,我们承担的压力,岂是这个圈子外的人能体会的到的?”陈国强摇着头,言语中净是无奈。

李逸风对他的话感同身受,不可否认,踏入这个圈子,在某种程度上说,就等于失去了自由,当然,这个自由不是人身自由,而是特指官场上身不由己的自由,就像中国象棋中的“马”或是“象”,众所周知,马走“日”字象走“田”,你只能在游戏规则的范围内活动,超出这个范围,那就是逾格了,也是不符合游戏规则的。李逸风笑了笑,说道:“舅舅,你的感慨有些不对味儿了。”陈国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着说:“臭小子,甭给我上套,你那点政治智慧也少在我面前显摆,老舅从政多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还是有分寸的。

”龙丽华笑着走了过来,打断了甥舅两人的谈话,“我说,你们俩别一见面就是政治,一天到晚的,难得有放松的时候,回到家也不让人安生,有工作老陈你单独把孩子招办公室说去,风儿,走,跟舅妈吃饭去。”龙丽华一个劲儿给李逸风使眼色。陈国强哈哈一笑,站起来说道:“夫人不满意了,好好好,不谈工作了,逸风啊,今晚上陪舅舅喝两杯。”李逸风笑着站起来,紧随陈国强身后,进了餐厅。晚上陈国强兴致很高,爷儿仨开了两瓶茅台,居然全部消灭了。

平时总是唠叨着让陈国强少喝的龙丽华见外甥难得到家里来吃顿饭,也就随陈国强去了。晚饭过后,心情不错的陈国强拉着李逸风在常委大院里散步,天色早已黑透了,常委院道路两旁的灯光却明亮照人,一阵冷风吹过来,李逸风禁不住缩了缩脖子,陈国强呵呵一笑,道:“年纪轻轻的,这么不抗冻可不行,**说的好,身体是**的本钱,风儿,我看你呀,得注意多锻炼身体了。”李逸风笑着说:“其实也不是我不抗冻,寒冬腊月的,实在是阴气太重,您还不知道吧,从小我就跟大伯学了些野把式,身手不能说超级厉害,三五个棒小伙子,想近我的身难度也不小。

”“哦?这我倒是头一次听说。”陈国强手握成拳在李逸风宽厚的胸膛上锤了两下,笑着说:“不错不错,是挺结实的。对了,你跟东亭同志家刘源关系不错?”李逸风没想到陈国强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想想便明白了缘由,自己和什么人来往,对于陈国强来说,想查清楚太轻松了,况且上次自己和刘源到他家里来,正好是碰到陈国强的车子开进大院,如果不是陈国强看了那么一眼,或许找到家人,还会费尽周折,亦或是遥遥无期。“我和刘源是大学同学,在我们班,我们俩是仅有的两个来自滨海的老乡,这家伙那时候比较能装,对自个的身份隐瞒的很深,不过他性格非常开朗,我们俩是宿舍里为数不多的能聊到一起去的朋友,您也知道,上大学那会儿,我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刘源没少接济我,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毕业后我们俩并没有因为地域的距离越走越远,反倒越来越亲近了。

”李逸风笑着说道。“这么说,你毕业的时候还不知道刘源的父亲是省委副书记?”陈国强笑眯眯问了一句。李逸风汗了一下,心说我早就知道了,但他却不能和老舅说,总不能跟他解释说,你外甥是重生回来的,对刘东亭的了解,比你都深刻吧,说出去他也不信啊。“嗯,确实不知道,刘源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去沂南找我的时候,无意中说出来的。”李逸风给了个比较恰当的解释。陈国强点着头,目光中那一丝欣赏的神色自然流露,起初他也认为这小子接触刘源,看重的是刘东亭的职位,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的外甥借用刘源的手生生打下了不小的基业,自始至终,都是小家伙儿在影响着刘源。

这不能不让陈国强对李逸风另眼相看,这孩子最大的优点是什么,陈国强多少有些了解了,有一点,他绝对不是敷衍趋势的势利小人,眼里只有高官,只盯着官位,容不下老百姓,这一点让陈国强深感欣慰。体制内不缺官僚,缺的是真心实意为百姓办事的官员,对于这一点,陈国强心知肚明。这孩子,好好培养一下,将来必成大器。一番谈话后,陈国强心里有了决断。“你们沂南县发现了稀土矿?”陈国强倒背着手,边走边问。李逸风的神经始终是紧绷着的,自家老舅看似随意的问话,句句都问到了点子上,每一句包含的深意让他不敢有半点懈怠。

“嗯,省矿业厅相关专家已经去勘察过了,稀土存储量不少,是一条完整的矿脉。”这个年头,稀土矿还没有真正引起国家的重视,但是不少专家已经在着手研究稀土在工业、生活、军事等领域内的应用了,李逸风记得,上辈子一直到九十年代末,国家战略资源的储备,都没有把稀土元素列为必须要重点保护的战略资源进行储备,为此,李逸风下了不少功夫,连写了三篇文章,对稀土这种不可再生资源的价值对国家各领域内所能产生的影响做了详细的阐述,文章一经发表,引起了各部门的重点关注,蝴蝶振翅多带来的结果是,国家相关部委将于年后派出专门工作组对沂南县稀土矿进行实地勘察。

陈国强问起这些,是因为有关情况刘东亭向他今夕你过专门汇报,李逸风这三篇文章,也是经过他审阅后,才得以发表见报的。陈国强对李逸风超前的战略眼光非常惊讶,到了他这个层次的官员,自然清楚稀土元素的发现会给国家带来怎样的收益。李逸风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事情的重要性,绝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风儿,总体来说,沂南县有一条稀土矿脉存在,是件好事情,对你们县的经济发展,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利用好它,沂南县在未来两年内实现跨越式发展,也不是纸上谈兵,就看你们当地领导如何利用了,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又是一道考题,李逸风对这些大人物动不动就给自己出考题,已经麻木了,他苦笑一声,道:“舅舅,恕我直言,这件事情我还真没考虑过,我又不是沂南县的当家人,考虑这些,不是庸人自扰么?”“胡扯,怎么能叫庸人自扰?我可是听说了,你号称张文华身边的第一谋士,只要张文华在沂南县干一天,你的角色就一天转变不了,按照你的性子,这么大的事情,你能不提他考虑周全了?别跟我打哈哈,有什么说什么。

”陈国强递给李逸风一支烟,笑着拆穿了他的小伎俩。李逸风接过烟来,掏出火机先给老舅点燃,然后自己也点着了,抽了两口,被看穿心思的李逸风笑着说道:“什么事都瞒不过舅舅你锐利的眼睛。”“少拍马屁吧你。”陈国强瞪了他一眼。李逸风嘿嘿一笑,继续说:“稀土矿脉的存在,对于沂南来说,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至于怎样利用好它,我认为可以从三方面入手。”见陈国强期待的目光看过来,李逸风没有让他等待太久,吸了口烟,道:“舅舅,你是否知道,稀土,有‘工业黄金’之称?”陈国强微微点头。

“那,我就说一说它的应用吧,军事方面,我不太懂,没有品头论足的资格,在玻璃陶瓷方面和新材料方面我还是研究过不少资料的,先说稀土在玻璃陶瓷方面的应用范围,稀土氧化物或经过加工处理的稀土精矿,可作为抛光粉广泛用于光学玻璃、眼镜片、显象管、示波管、平板玻璃、塑料及金属餐具的抛光;在熔制玻璃过程中,可利用二氧化铈对铁有很强的氧化作用,降低玻璃中的铁含量,以达到脱除玻璃中绿色的目的;添加稀土氧化物可以制得不同用途的光学玻璃和特种玻璃,其中包括能通过红外线、吸收紫外线的玻璃、耐酸及耐热的玻璃、防X-射线的玻璃等;在陶釉和瓷釉中添加稀土,可以减轻釉的碎裂性,并能使制品呈现不同的颜色和光泽,我琢磨着,如果在开发区建立一个眼镜生产基地,把相关工艺引入到眼镜片生产中来,会大大提升稀土元素的应用性,这是第一个方面,由此,也给沂南县以及周边地区带来了财政收入。

”“第二个方面就是你说的新材料研发上吧?”陈国强笑眯眯地问道。李逸风点了点头,道:“稀土钴及钕、铁、硼永磁材料,具有高剩磁、高矫顽力和高磁能积,被广泛用于电子及航天工业;纯稀土氧化物和三氧化二铁化合而成的石榴石型铁氧体单晶及多晶,可用于微波与电子工业;用高纯氧化钕制作的钇铝石榴石和钕玻璃,可作为固体激光材料;稀土六硼化物可用于制作电子发射的阴极材料;镧镍金属是70年代新发展起来的贮氢材料;铬酸镧是高温热电材料;近年来,世界各国采用钡钇铜氧元素改进的钡基氧化物制作的超导材料,可在液氮温区获得超导体,使超导材料的研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此外,稀土还广泛用于照明光源,增感屏荧光粉、三基色荧光粉、复印灯粉。另外,稀土在农业方面的应用也是非常显著的,向田间作物施用微量的硝酸稀土,可使其产量增加5~10%;在轻纺工业中,稀土氯化物还广泛用于鞣制毛皮、皮毛染色、毛线染色及地毯染色等方面。如何把它利用好,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也是个系统的工程。舅舅,我说实话吧,要想短时间内利用好沂南县的稀土资源,使他真正走入到千家万户,让老百姓受益,短时间内很难实现。

”“为什么这么说?”陈国强听了李逸风的话,两道眉毛蹙到了一起。李逸风苦笑了一声,自家老舅真有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儿,非要把自己嘴里的话全掏干净了才算完,没办法,李逸风心说,说吧,反正到了这一步。“这是明摆着的事儿,刚才我也说了,利用好它,是个系统的工程,那么,系统的工程必然要有政策上的连贯性,考虑到沂南的现实情况,没有个稳定且团结一致的领导班子,想实现这个目标很难。”“小兔崽子,你这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吧?”陈国强斜睨了李逸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可不敢,不过我说的都是大实话,稀土这种稀缺战略资源,应该被国家重点保护起来,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还引不起国家的重点关注,对沂南来说,或许这是个有利的发展时机,抓住了,当地经济会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抓不住,只能怪领导没有那个眼光。”李逸风耸了耸肩膀,双手一摊道。不可否认,这小子的话确实值得深思,陈国强也承认,政策的连贯性是关系到一个地区能否发展起来的关键性因素,有些地区为什么连续几年发展不起来,根本原因在于班子变动频繁,前一任领导制定下的发展战略,接替的领导上任后立马给推翻,究其根本还不是为了凸显政绩?一个领导一个思路,这是不能否认的,我们的官员最大的缺点出现在哪里?说白了,就是一切唯政绩论,他们根本不管前任做出的规划是不是正确的,上任后首先要表示自己的存在,标榜自己的价值,无论前任的决策正确与否,都会毫不留情的予以否定,然后就是推倒重来,导致了政策出现不连贯,地方经济能发展的上去才奇也怪哉了。

陈国强停下了脚步,把手中的烟蒂摁灭后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这么个细节落在李逸风眼中,让他对自家这个便宜老舅深感佩服。“嗯,这个问题是得好好考虑考虑,说说你的第三步。”陈国强沉思良久后,缓缓开口。李逸风也不矫情,径直说道:“保护不可再生资源是我们肩头所必须要承担的责任,利用好它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准备向张书记谏言,在全县范围内开展普法教育,把普法教育和保护不可再生资源有效结合起来,另外,成了专门的矿业执法机构,对滥采滥开现象进行打击,尽最大努力保护稀土矿脉的完整。

”陈国强哈哈一笑,说道:“这才说到了点子上,你能有这个想法,我很高兴,作为国家干部,眼光是要放的长远一点,不能被眼前的利益所蒙蔽,那样的话,是对子孙后代的不负责,也是对国家的不负责。”李逸风笑了笑,没敢接这茬。绕着院子走了一圈,陈国强有些疲惫了,看了看手腕上的梅花表,陈国强道:“呦,时间过的真快,眼看就十点了,走,回家睡觉。”李逸风点点头,和老舅并肩回了家。次日一早,吃过早饭后李逸风准备往县里赶,陈国强笑着从书房拿出一个黑塑料袋递给李逸风道:“省着点抽,我看你小子烟瘾也不小,这玩意儿抽多了没好处。

”李逸风嘿嘿笑着接了下来,不用看也知道这里面装的是啥货,陈国强微笑着拍了拍李逸风的肩膀,道:“臭小子,好好干啊。”“放心吧舅舅,您的话我记住了。”李逸风赶忙表态。主动给陈国强递上大衣,陈国强微笑着走出了大门。龙君天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李逸风不用问也知道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肉疼似地吸了口气,打开塑料袋,咬牙切齿地拿出一条烟扔给龙君天道:“省着点抽,我看你小子烟瘾也不小,这玩意儿抽多了没好处,记住了”李逸风把陈国强教训自己的话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了龙君天。

“我x哥,没你这么玩儿的打击报复么这不是?”龙君天苦着脸吆喝道。说完,哥儿俩哈哈笑了起来。一路疾驰,回到沂南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钟了,左右没事,李逸风决定去县委逛一圈。车子还没进县委大院,手机响了起来。李逸风掏出来看了一眼,接着苦笑连连。“哦,是我。”李逸风有气无力的说道。“切,好像很不高兴听到我的声音啊。”乔珊脆生生的嗓音传进了李逸风耳中。“哪有,我开着车呢,马上进院子了,怎么,想我了?”李逸风辩驳了一句。 “鬼才想你。

”乔珊嗔道:“到县委来有事儿?”“也没啥事,好长时间没跟书记汇报工作了,来打个逛。”“哼哼,别有目的吧?”读书阁感谢各位书友鼎立支持dushuge.ne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