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婚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京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把柄这么快就会被李逸风抓在手里,她看向李逸风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的火焰,这种整人的办法在她看来十分下作,利用别人sī生活进行打击报复绝对称不上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李逸风如此做法,应该被千刀万剐。一时间,秦京兰心绪难平,从她口起伏的幅度上可以看出,如果不是自己力气小,宰了李逸风她也不是做不出来。秦京兰脸sè涨红,站在桌旁郁闷的大口喘着气,其实,她换一个角度考虑一下的话,不难想明白李逸风为什么会这么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句话不是凭空来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恐怕没有一句话能够很贴切的形容秦京兰此刻的感受,她招惹上李逸风,实际上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如今被这个坑埋了进去,能怨得了谁?但是秦京兰转不弯来,她始终认为李逸风在张文华面前极力表现是为了抢风头,作为县委办主任,她才是县委书记的第一秘书,李逸风抢的是她秦京兰的风头,你把风头抢干净了,让我这个第一秘如何开展工作?县委书记不支持自己的工作,即便你是县委常委,话语权也不会很大,下面的人肯定不会对一个没有实际权力的县委常委给予尊重,在秦京兰看来,这就是现实,是官场中的现实。

李逸风也承认实际上秦京兰的想法没什么不对,在官场中挣扎的人,谁也不会轻易放过每一个可以和领导亲密接触的机会,但是,李逸风认为,这种机会要看时机,也要靠自己争取,而不是踩着别人的肩膀来创造亲近领导的机会,这么做是最让人反感的。所以说,秦京兰的做法触及了李逸风的底线,导致了李逸风只能对她进行打击。看着李逸风笑眯眯的脸,秦京兰感到一阵阵恶心,这个人在张文华面前表现出来的谦虚和彬彬有礼在她眼中全是假象,实际上李逸风骨子里透出来的都是虚伪和yīn险狡诈。

“你无耻”秦京兰撑不住了,脸红脖子粗的怒声骂道。“当不起秦主任如此夸赞,无耻两个字,还是用在你秦大主任身上比较合适,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李逸风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茶叶的苦涩感在口腔里弥漫开来,让他感到十分不适应,“服务员,来杯白水。怎么,秦主任打算一直站着吗?”李逸风招来服务员后,继续笑着对秦京兰说道。李逸风的这份轻蔑神情对于秦京兰来说是莫大的侮辱,但她又不得不面对现实,此刻她有一种被李逸风扼住喉咙的感觉,只要李逸风加大些力气,绝对有把握把她掐死,秦京兰气呼呼的坐了下来,看了眼桌子上那盘刺目的录像带,她不会很傻很天真的认为李逸风手头上只有眼前这一盘,要知道这个东西是可以随便翻录的,前提是你有在市面上有人,李逸风无疑可以轻松办到这一点,秦京兰打心底里害怕了。

任人摆布的滋味不好受,但是如果让她从锒铛入狱和失去官位做个平凡人却拥有自由两方面去选择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嗅到危险的信号但危险还未来临的时候,人的劣根xìng就会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尽管她不舍得手中的权利,但也没有丝毫扭转局面的办法,秦京兰有些后悔招惹上李逸风了,更让她后悔的是,得罪了这个冤家,结局会如此的悲惨,还有,冯和平……秦京兰突然觉得十分好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想什么冯和平,秦京兰低着头想了半天,再抬起头时,脸上愤懑的神sè早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情绪低落的一张素脸,“你想怎么样?”秦京兰低声问道。

李逸风笑着拿起水杯,向秦京兰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喝了口水,放下水杯,他又不紧不慢的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两口,夹着香烟的手放在桌面上,笑着盯住秦京兰看了半晌,道:“秦主任是个聪明人,你应该知道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官场女人的sī生活被人曝光出去的后果有多么严重,我还是那两个要求,第一、你自己辞职,这样做起码可以保证这些录像带不会被曝光,你也可以走的堂堂正正,当然了,不那么光明正大是可以预见的,对你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了,下半辈子找个单位安置下来有口饭吃总比身陷牢笼要强的多吧。

第二、如果你执意跟我对抗下去,我也没办法,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这些无聊的游戏,只能把这些东西交到市纪委,让市纪委的领导查一查你除了生活作风问题以外,还有没有其他方面的问题,到时候,怕是你的结局不会太好,这年头,是个官员就怕查,谁敢说自己的屁股是洁白无瑕的?”纵然是秦京兰已经准备面对现实了,但是对于李逸风的冷嘲热讽还是觉得忍受不了,这个心高气傲的女人眼睛喷火的看着李逸风,又有了当场掐死他的冲动,好一会儿后才暗淡平静下来,秦京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李逸风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秦京兰纵横官场十余年,居然败在了你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手下。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你或许可以认为自己的鞋被河水打湿不过是意外而已,这么想,你的心里或者能好受一些,不过还有一句话我要奉劝你,在这个圈子里hún,就要遵循这个圈子里的游戏规则,背后捅刀子的事情早晚有一天会暴lù在对手面前,刀子捅出去了,或许会对对手形成威胁,同时也要考虑到捅出去的刀子能不能收回来,万一要是被对手抓住了刀子,反捅你一刀你是不是能承受的了?做人,嚣张跋扈可以,但是,嚣张跋扈之前,要考虑考虑你嚣张的对象是谁,你有没有那个本钱跟他嚣张,一味的不计后果的嚣张,换来的只能是对手毫不留情的打击。

说实话你三番五次的挑衅于我,我起初并不打算跟你计较,但你一次次的干扰到我的正常工作,就让我不能够忍受了。秦主任,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想唱什么高调,咱们俩以前也不认识,更谈不上有什么本质上的矛盾,我也明白你针对我作出的这些勾当是因为什么,说穿了是你的嫉妒心在作祟,我虽然不打算跟你计较,但也容忍不了你一次次的用这些下作手段来对付我,有句话说的好,六月的债还得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解决麻烦的最佳途径,虽然我并不想用同样下作的办法对付你,换位思考一下,你处在我这个位置上,你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么?我一直以为咱们俩之间的矛盾不过是内部矛盾,完全可以坐下来聊一聊,把误会消除就可以了,谁知道,那只是我的臆想罢了,咱们俩窝里斗受到伤害最深的其实是文华书记,你但凡能为文华书记多考虑一点,做事不那么愚蠢,事情也不会闹到今天这一步,你可知你在翟书记面前的一番话给文华书记带来了多大的困扰?我不妨实话告诉你,甚至于他的升迁都会因为你这一番话而被连累,这是一个被文华书记所认定为心腹的干部干出来的事情?你是在害他,因为你的自sī言尽于此,你自己考虑考虑吧。

”李逸风索xìng把话全部说明白了。秦京兰被李逸风这番话说的面红耳赤的抬不起头来,手哆嗦着发青,仔细一想,是啊,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看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了呢?自己是文华书记点名要下来的人,只要不挑事,谁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有数,知道自己是文华书记的人,还需要刻意争宠向别人表现什么么?糊涂啊糊涂李逸风说的没错,都是自己的自sī心在作祟,这么一来,破坏了在文华书记心里的形象不说,给他带来的冲击也是非常大的,这个冲击直接影响到的是他的升迁进程,让市委翟书记怎么看他?这个女人就是你张文华点名要来的干部?除了争风吃醋外,就这水平?自己是典型的耗子扛枪窝里横,也就是能挑起自己人之间的矛盾,这是什么行为?是傻B加**行为李逸风说的还算是客气,有句话他虽然没有,但是我也能听得出来啊,怕是有些人恨不得张文华拉拢的这些人内部出些大乱子吧,他们好趁虚而入,失败啊,失败自己怎么就看不明白呢?最苦恼的就是文华书记了,被别人嘲笑识人不明不说,利用这件事情大做文章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一念及此,秦京兰的脸sè顿时yīn暗下来,这可如何是好?她抬头看着李逸风,此刻早已悔恨交加,“小李,对不起,大姐真是糊涂了,做了这么多让你为难的事情,给你的工作增添了不少麻烦,这句对不起,我是发自内心的,大姐知道你不会原谅大姐,大姐真是后悔啊,我办的这叫什么事儿?”秦京兰说着,居然掉下了眼泪。李逸风有些不忍了,毕竟这是个女人啊,女人发了疯不管不顾,一旦跟她讲清楚缘由,作为在官场上挣扎多年的女人,她还是能明白官场中存在的凶险的。

李逸风递过来一张面巾纸,叹息一声:“擦擦吧。”秦京兰接过来,说了声谢谢,擦了把眼泪,又说道:“小李,你放心,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向文华书记解释,大姐也没脸在沂南待下去了,回头我就跟文华书记提出辞职,对于给你带来的伤害,我再一次表示歉意。”李逸风摇了摇头,道:“你给我能带来什么伤害?不过是制造了一点小麻烦罢了,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其实你也清楚,就凭他冯和平,还不足以对抗县里领导制定的政策,他也不敢怎么样,我讨厌的是,利用职务之便刻意阻碍开发区的发展,这给县里和开发区制造的困难是不可原谅的,权力变现行为所带来的后果我不说你也清楚,他为难开发区,拖着不给我们办手续,实际上是自寻死路,我时候我不找他县领导都不会放过他,他侵犯的是我们县招商引资的大事,阻碍了县里的经济发展大计,这是领导们绝对不允许的,所以说,我根本不着急,着急的反倒应该是他。

秦主任,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比我都明白。好了,录像带你拿回去吧,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不会继续追究下去,你走吧。”秦京兰一是转不过弯来了,什么意思?不继续追究了?也就是说我不用辞职了?她不明所以的看着李逸风,一双星眸闪着光辉,就是不好意思问一句。李逸风摇摇头,他确实不打算追究下去了,也有放秦京兰一马的意思,还是那句话,人在官场都不容易,如果因为这么一点事情便把秦京兰的前途毁了,于情于理说不过去不说,传到别人耳朵里,嚣张跋扈这个词儿,怕是就会变成他李逸风的代名词,这女人怎么就不明白呢?李逸风叹息道:“秦主任,今后的工作,希望我们能携起手来共度难关。

”李逸风主动向她伸出了手。秦京兰被李逸风的大度感染了,她哆嗦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两手握住李逸风的手,上下摇晃了半天,久久无语。李逸风又说:“不过,我不打算再给冯和平任何机会了,这一点,希望你能谅解。”秦京兰预料到了李逸风会如此说,此刻她也无话可说,虽然冯和平是代她受过,但总不能让李逸风吃了哑巴亏还没有个发泄的机会吧,冯和平对于秦京兰来说就是个棋子,她也知道冯和平接近她目的不纯,否则,就凭他冯和平也不会如此干净利落的答应自己的要求,冯和平对李逸风是下了死手的,他严令建委众人,只要自己不开口,谁也不准给开发区所有企业办理手续,如果李逸风没点情绪那才让秦京兰更觉不安呢。

“小李,这件事情大姐不会管,但我希望你能给冯和平一条活路,毕竟他是受到我的指示才对你进行阻扰的,虽说牺牲一个冯和平算不了什么,大姐这心里难免会觉得对不起他,你看能不能给大姐一个面子,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也让你觉得强人所难了……”秦京兰的意思很明确,建委主任这个位置他去说服冯和平让出来,只求李逸风抬抬手,别把冯和平弄进去就行。李逸风思量了半天,说道:“建委主任……”“你放心,常委会上我会支持你提出的人选。

”秦京兰怎么能看不出李逸风的心思,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李逸风笑了,“多谢秦大姐支持。”这时候,他把“大姐”的称呼送给了秦京兰。官场就是这么现实,交易无处不在,只有在各种交易里占得了先机,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张文华不知道李逸风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这小子不是喊打喊杀的一定要把秦京兰踢出沂南么?为什么眼看就要成功了,他又偃旗息鼓了?张文华十分费解。正在他琢磨着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的时候,秦京兰一脸歉疚的敲门进来。

“书记,我是来跟您道歉的。”秦京兰尴尬万千。张文华倒是摆出一副死鱼脸,他笑了笑,把秦京兰请到沙发上落座,笑眯眯的看着她不言语。闫明光走进来给秦京兰泡了杯茶,看了眼张文华办公桌上喝干了的茶杯,端起来把残茶到掉,重新泡了杯新茶,请放在文华书记跟前后,闫明光才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秦京兰面sè潮红的拿出她写的检讨,推到张文华面前,道:“书记,请您原谅我的无知和无礼,对于给您带来的困扰,我表示道歉,也请县委常委会对我进行纪律处分。

”“呵呵”张文华依旧笑眯眯的看着秦京兰不置一词。秦京兰怕的就是张文华这种没有表示的表情,这说明什么?说明县委书记同志对自己有了看法,并且这个看法非常不好。没奈何,李逸风原谅了自己那时因为李逸风大度,并不是说李逸风原谅了自己的行为张文华一样能够原谅,县委书记心里怎么想到秦京兰大体上能够猜得出来,换一个男xìng干部做出了如此伤害同志们之间感情、并且给大家的工作带来这么多麻烦的事情,恐怕文华书记连面都不会让你见到。

如今他还能让自己坐在他面前跟他说话,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还会给自己一个机会?秦京兰有些吃不准。看着文华书记有些戏谑的表情,秦京兰一咬牙,说道:“书记,昨天逸风同志把我约到茶馆里谈了半天,道理他跟我讲了很多,我也没想到我这么一捣乱会给大家制造这么多麻烦,我深感歉意,对于我的行为,我自己都认为是不可原谅的,人为的耽搁了县里的发展,给逸风同志的工作使绊子更是让我无比内疚,幸亏逸风跟我说清了要害,否则,我就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我辜负了您对我的信任和赏识,不管县委对我进行怎样的处罚,我都会吸取教训,总结经验,改正错误,并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加以改正。

”张文华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秦京兰能认识到错误,是他乐于见到的,从秦京兰这番话中,张文华也听出了能使她转变态度的根本原因,张文华也不禁感叹,逸风这小子还是以大局为重啊,他完全可以不给自己面子,用雷霆手段把秦京兰拉下马,但是他还是考虑到了自己的感受,如果秦京兰被赶走,自己的威信将会大跌,如果连自己亲自从市里要过来的干部都在沂南带不了几天就被自己人赶走,那是会出笑话的张文华心里潮涨潮落,对于李逸风,他没什么好说的了,什么是心腹?能时刻考虑到领导感受的,才是真正的心腹要说秦京兰干的这些勾当张文华一点都不清楚,那也是不可能的,她和冯和平之间的故事,早已经在县里传开了,张文华对秦京兰有了悔恨之意和当前的态度是满意的,他认为最难以处理的,是秦京兰和冯和平的事情,在官场上,sī生活出了问题并被人抓住了把柄,对一名干部的杀伤力是巨大的,一个处理不好,被政敌利用上,就会给予致命打击,相信有些人不会放过这个打击张文华的最佳时机,这才是最让张文华感到头痛的地方,秦京兰的事情必须要快刀斩乱麻的处理掉,否则,被有些人利用到,一个不作为的理由就能让张文华陷入困境。

张文华还是想力保秦京兰的,从他内心来说,李逸风都能原谅秦京兰,自己有什么不能原谅她的。“京兰同志,你呀,糊涂”张文华说道。秦京兰非常了解张文华的脾气了,只要他还批评你,那就是没有放弃你的打算,就怕他什么都不说,那才坏了菜呢,那是放弃你的前兆,领导都对你无动于衷了,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你自己的作为,大家都是成年人,做了就要有承担的勇气,作为领导,他要是不打算管,你还真就啥也说不出来。秦京兰低下头,说道:“书记批评的对,我被猪油méng了心,一时只知道争宠了,把工作都抛在了脑后,给大家添麻烦了。

”“现在知道错了吧?”张文华问道,语气不那么生硬了。“是的书记,我错了,错的非常离谱。”张文华拿起放置到桌子上的检讨书,长达六页的检讨说明了秦京兰确实心生悔意并且愿意改正这些错误,张文华看了一会儿,放下后说道:“你也是个老党员干部了,有关于怎样自觉的遵守党纪政纪的话用不着我跟你强调,就像你说的,纪律处分避免不了,我希望你能吸取教训,在今后的工作中多站在其他同志的立场上考虑问题,避免类似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好了,你回去吧。

”秦京兰站起来,对着文华书记鞠了一躬,她清楚,文华书记这一关就算是过了,眼含热泪,秦京兰向外走去。“再给你三天的休息时间,下周一过来上班,利用着三天时间,好好处理一下你的破事”文华书记说了这么一句。秦京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说道:“我知道了。”等秦京兰走出去后,文华书记苦笑了一声,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么个结局,想到李逸风,张文华拿起电话给他打了过去,“臭小子,长能耐了你”张文华笑骂了一句。接到文华书记电话的李逸风被他没头没脸的话吓了一跳,连忙问道:“领导,我没什么地方得罪你的吧?”“嗬你把我得罪大了知道吗?事前怎么没跟我说?今天早上秦京兰来到我这里我才知道你小子搞的把戏,行啊你,连我都瞒着了。

”张文华的话怎么听都不像是批评的语气。“嘿嘿,我不是怕给书记增添烦恼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好给书记添乱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见面再聊。”张文华笑着发出邀请。“求之不得我是能省就省,书记管饭,多少干部腆着脸都没有的待遇我自然要好好把握。”李逸风说道。“少跟我贫,就这样,晚上见面再细聊。”张文华挂断了电话。李逸风对于文华书记的“蛮横不讲理”早就无可奈何了,听到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李逸风也只能摇头苦笑,电话拿在手里好半天他才慢慢放下。

这边把话筒刚放好,贺援朝就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呦,贺书记,遇到什么喜事儿了把你乐成这样?”李逸风起身把贺援朝拉到沙发上坐下,笑着问道。贺援朝扬了扬手里的报告,说道:“老朱让我送过来的,县建委对科研所的审批报告通过了,到底是没抗住你一阵闹腾啊,这帮小鬼儿还不是乖乖的把报告批了?”“嗨,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建委批复在建项目报告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对了老贺,老朱让你来送报告,他人呢?”李逸风好奇的问。

贺援朝一咧嘴,笑着说:“这份报告是冯和平冯大局长亲自送过来的,大概是觉得没脸见你吧,这会儿正在老朱办公室蘑菇着呢,老朱那意思是让我过来问问,你见不见他?”李逸风笑了,这时候知道着急了,早干嘛去了?你冯和平不是tǐng有种的嘛,任凭风吹雨打,你自巍然不动那份气概呢?现在找上门来,请求原谅么?制造障碍的时候你姓冯的傲慢无礼,一副柴米不吃油盐不进的嘴脸,如今一看形势不对了,巴巴跑过来请求谅解,让我放你一马可能么?你当我开发区是福利院,是个乞丐就接收?靠李逸风笑的有些邪恶,贺援朝看了他这幅表情就知道他不打算让冯和平好过了。

李逸风说道:“你和老朱出面接待一下冯大局长就成了,我就别掺和了,待会儿我还得出去呢。”这就算把话说死了。贺援朝无奈的摇摇头,“这算不算我们给领导背黑锅?”李逸风哈哈一笑,道:“你应该说,给领导背黑锅是我们的荣幸。”贺援朝也笑了起来。“好了,不开玩笑,冯和平这个人我不了解,单就他做的那些事情,我觉得我们开发区的众位就不应该把他待为上宾,他不配老贺,我给你漏个话,县纪委正在针对冯和平违规违纪的问题进行调查,用不了几天估计他就得进去,你待会儿和老朱简单招待他一下,没什么要紧事情赶紧把这个人给我打发走,我的意思你明白吧?”贺援朝眼神一亮,说道:“知道,你放心吧,我和老朱绝对不会留他在开发区吃饭的。

”“呵呵,你就算留他,他好意思留下来?除非他不要脸了。”李逸风还真小看了冯和平,他这次到开发区来,真就没打算要脸,关键是要脸有用么?能解决实际问题么?他不是清楚纪委最近正在调查他的问题,更明白纪委之所以咬住他不放的根由在哪里,官场之人品尝到了权利带给他的好处后,想让他放下权利,比要了他的命都令他难受。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这句话被冯和平奉为真理,县建委主任虽说只是个正科级干部,但架不住建委是个热门单位,一切建筑项目审批都离不开建委这个实权部门,坐在建委主任这个位置上,不能不说油水丰厚。

这也是冯和平硬着头皮亲自到开发区来给李逸风道歉的原因,打死他都不愿意从建委主任的位置上把屁股挪开,冯和平觉得自己冤枉,当初说什么也不应该听信秦京兰这个女人的谗言和李逸风对抗,人家背后站的是县委书记,自己凭什么跟他斗法?要不是秦京兰信誓旦旦的说即便是文华书记要保李逸风,也得给她三分薄面的话,冯和平说什么都不会去招惹李逸风。现如今搞得这叫什么事?你秦京兰拍拍屁股没事人一样了,弄得老子不上不下的,还被县纪委追着调查,真以为老子吃了个苍蝇不敢吐么?冯和平原本准备主动找县纪委谈一次,把问题交代清楚,还没等行动,就接到了秦京兰的电话,秦京兰在电话中跟他说,让他千万冷静,纪委调查他不过是走个过场,如果他不想死的太难看,就不要擅自行动,以免触怒了某些人敏感的神经。

冯和平问她怎么办,秦京兰说,关键点在李逸风手里握着,你去主动找他道个歉或许还有转机,但是建委主任你就别妄想还能保住了。冯和平不甘心啊,当初朱拉风给他送来录像带的时候他就感觉大事不妙,但万万没想到李逸风做事如此果断果决,一点余地都不给他留,被逼无奈之下,他不能不低头,赶紧吩咐具体办事人员把该审批的项目全部给开发区审批完毕,然后他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开发区,他原本想着李逸风如果能原谅他,备不住自己这个建委主任还能保得住,却没想到人家连见都不见自己一面。

看着坐在对面笑眯眯的贺援朝和朱锦文,冯和平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算是彻底明白了,连贺援朝和朱锦文对待自己都是虚与委蛇,说明说明问题,自己得罪的不仅仅是李逸风,连开发区上上下下的干部职工全都得罪了,人家碍于在一个县里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份上还能对自己笑脸相迎,已经给足了面子,否则大可不必摆出这个阵势,直接给自己个没脸,把哥们儿打发走便是了。冯和平坐不住了,他站起来硬挤出个笑容道:“两位领导,时间不早了,我不能耽搁领导们的工作,先回去了。

”朱锦文见冯和平如此说,同贺援朝对视一眼,也站了起来,边往外走边笑着说:“冯局长好不容易来一趟,在我们开发区吃顿饭再回去吧。”话是这么说,行动上却一点留人的意思都没有,都把冯和平送到门口了,任谁也看得出来,这就是一句客气话。冯和平咧着嘴说道:“算了算了,咱们又不是不见面了,来日方长,我就不叨扰各位领导了。”冯和平面sè涨红,心说今天这一趟是真不该来。朱锦文也不再虚让了,笑了笑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往前送他的意思,“那好吧,冯局长走好。

”见冯和平笑着下了楼,挂在朱锦文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了,回过头来,朱锦文骂道:什么东西?”贺援朝哈哈大笑,锤了朱锦文一拳道:“你这老东西怎么不敢当面骂在他脸上?”朱锦文也是笑了起来,道:“他配么?”于是两人都笑了。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转眼间又是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李逸风全心扑在工作上,开发区的面貌有了很大的改观,李家村的茶园大丰收,刘源的公司因为收购过来的茶叶品质良好在市场上非常畅销,如今已经向国外市场进军。

肖明宇等人尝到了甜头,赚了个盆满钵肥。和Z大合作的茶饮料项目十分顺利,李逸风联合刘源牵头组建了茶饮料公司,已经把研发成型技术转化为产品投入市场,反响良好,伸手广大市民的欢迎。想当初记得冯宁说过,他不是个一般人,李逸风一笑而过还没怎么当回事,通过稀土矿的开发,李逸风意识到了冯宁还是具备相当强悍的运作能力的,通过他在京城的关系,冯宁硬是拉来了六家企业入驻开发区,同时,拿到了国家有关部委的批文,允许他对稀土矿进行小面积的限量开采。

县里的财政收入再一次创了新高,其主要表现在,公务员的工资大幅度上涨,老百姓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过,开发区经过不断的整合调整,入驻企业越来越多,给沂南县提供的岗位数量也多了起来,大部分失业下岗的人员通过再就业培训重新在开发区找到了合适的岗位,自产自销这个名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广为流传。大家都知道,开发区有今天的成绩,得益于有个叫李逸风的年轻书记真抓实干才能出现如今的胜景,连李逸风自己都没想到,他的官声在民间上升到了一个无以伦比的阶段。

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李逸风一把抓起,客气的说道:“你好,我是李逸风。”“臭小子,年都不回来过,不知道老头子惦记着你么?”电话中传来了老爷子爽朗的笑声。李逸风被老爷子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过年那段时间确实太忙,他连回趟京城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嘿嘿,爷爷,我也惦记你呀,这不是没办法么,您也知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的道理,即使我想回去,这样那样的工作就把我绑架了,体谅一下哈。”李逸风打着哈哈说道。老爷子哈哈大笑,道:“我怎么能不清楚你的难处,你爷爷我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年轻人多奉献一点是应该的,风儿,咱们是不是应该把你的婚事办一办了?不能老这么拖着吧?”李逸风挠头一笑,道:“这事儿我还真没想过,方妍那边怎么个想法我也不清楚,不过,老爷子们定下来了,我看方妍也不好拒绝吧,我这边没问题,全凭您老做主了。

”其实李逸风想结婚想的比谁都难受,他恨不得今儿定下来明儿就结才好呢,任谁身边有那么个如huā似玉的女朋友能看不能吃都会受不了这种煎熬不是?老爷子笑的很是开怀,“行啊,我还以为做不通你的工作呢,你有这个想法爷爷就放心了,好好工作,你婚礼的事情有我们老人来操办就行,你就别操心了。”李逸风嘿嘿一笑道:“那行,爷爷辛苦了。”又问了老太太的身体情况,李逸风等老爷子挂断电话后,才把话筒放下。张文华的电话打到李逸风手机上的时候,他正准备去食堂吃中午饭。

“逸风吗?下午上班后抓紧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张文华的声音永远是那么从容自如。李逸风心里清楚文华书记找自己有什么事情,笑了笑,他说道:“好的领导,待会儿我就过去。”[..]..(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