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记忆中的稀土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四平把马扎往前挪了挪,拿起条树枝在地上划拉着,似乎在考虑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好半天,李四平问道:“逸风,我就想问问你,有没有啥脱贫致富的好路子,叔知道你是大学生,在外面上学见的世面也多,知识面也宽广,肯定能给叔出个好主意。你看啊,咱们村里男女老少的加一块儿千数口子人,真正的富裕户没几家,大多数人家就靠着那几亩地种些粮食过日子,这日子过的紧巴巴的,遇上好年景还成,一旦老天爷不开眼,赶上汗了捞了的,粮食减产,大家的日子就不好过,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

”听李四平这么一说,李逸风也感慨不已,李家村的情况李逸风是清楚的,就像李四平说的一样,总人口超过一千的李家村,老百姓基本上是靠天过日子,因为背靠大山,道路崎岖,使得李家村乃至整个双山镇的发展都受到了极大限制。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李家村人来说,背靠两座光秃秃的大山,还真就没沾上山的什么光,靠西边的一座山上,除了漫山遍野盛开着的映山红还能吸引人眼球以外,仅剩的一线作用就是遮挡阳光,使处在两山之间的李家村夏天不至于炎热无比了。

东边那座山上更是……想到这里,李逸风愣了一下!大脑皮层深处的记忆像是被绳索牵动了一下,波涛汹涌地往外直冒。前世的2005还是06年李逸风记不清楚了,村里一家人去山上采石头准备盖房时,无意中挖掘出一块云母类矿石,这家人觉得好奇便拿回了村中,巧合的是村里李元林在省城矿业厅工作的大儿子回来探亲正好在家,听人说起了有人在山上采回来一块矿石,他觉得稀奇便过去看了下。李元林的儿子毕竟是专业人士,这一看不要紧,职业敏感性很强的他当即觉得这块矿石中很可能带有稀土元素,他决定连夜带回省城进行化验取样,如果真在这座山上发现了稀土矿,那可是震惊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大事。

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那块被带到研究所的矿石确实是稀土矿,李元林的儿子得到结果后兴奋异常,当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省矿业厅领导知晓,该领导显然是个官场老鸟,眼下这么一大笔唾手可得的政绩自然不容许旁落,没怎么考虑便派了一个工作小组深入到李家村驻扎,对东山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勘测。勘测结果令大家振奋异常,东山上不仅有稀土矿,并且矿脉走向为东西方向,倾向210°——245°,倾角60°——75°,存储量相当丰富,如果开采出来,对丰富国家稀土资源的储备将会起到莫大的作用。

而后,经过层层上报,国家有关部门审批,东山矿业公司应运而生,今后的数年中,李家村的父老乡亲因为背靠稀土矿这一巨大资源,很快脱贫致富过上了好日子。李逸风还是从电视新闻报道中和老父亲打来电话的讲述中得知这一消息的,当时也为家里人能过上好日子兴奋了好长时间,没多久,这一事件就在他脑海中渐渐淡忘了。如今想起来,还要多亏李四平不经意间的提醒。李逸风心里有些激动了,但转念一想,这事儿还不能让李四平知道,主要是没法解释啊。

再有,他也存着私心杂念,既然决定在体制内拼搏一番,这份政绩李逸风就不打算拱手让人了,没办法,谁让自己具备重生的优势呢?“四平叔,你说的情况我都了解,你看这样好不好,我明天回县城后好好琢磨琢磨,一定想个好办法让咱们李家村的父老乡亲脱贫致富,您给我半个月时间,如果我办不到,那就真没脸回村里来了。”思虑良久,李逸风大包大揽的说道。看的出来李四平很高兴,对李逸风的话,李四平是深信不疑的,同时心里对李大海有这么个能干的儿子羡慕不已。

李四平笑着站了起来,说道:“你叔还能不信你咋的?漫说半个月,一两个月叔也能耗得起,逸风啊,叔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心里记挂着咱们村儿的老百姓,这就够了,叔回去了,那事情你多上上心,呵呵。”农村人就是这么朴实,看着李四平黝黑的面孔,李逸风为自己的小心眼子有些后悔了,没等张嘴再说点啥,李四平已经走出了李家大院。李逸风连忙追了出去,李四平笑着把他往家里面推,一个劲说着:“回去吧,不是外人送啥哩。”李逸风尴尬的笑出声来。

昨晚睡的很踏实的李逸风不到六点就睁开了眼睛,因为要赶回县城,李逸风不敢赖床太久,伸了个懒腰下床来,端着牙缸来到院子里才发现老娘早就起来了,正在厨房里忙活着早饭。南下厨房里传出了一阵阵的香味,屋顶上的烟囱冒着一缕缕青烟,使李逸风觉得夏日的清晨空气都格外清香。早饭很简单,自家大铁锅蒸的白面馒头,一盘萝卜干一盘黄瓜条外加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喝的是老娘熬得棒子面粥,虽然菜式简单李逸风吃的却很香甜,两个大白馒头不大会儿工夫下了肚,一碗冒着热气的棒子面粥呼噜噜几口就喝了底儿掉,看的李大海两口子眉开眼笑。

“这孩子,你慢点喝,没人跟你抢着什么急呀。”赵秀蓉笑着拿起块手绢慢慢擦拭着李逸风嘴角边残留的稀粥。李逸风嘿嘿一笑,接过了手绢,胡乱抹了一把,说:“妈,我自己来就成,都这么大人了,还让您动手,别人看见笑话。”“这有什么?你就是活到了80,也是我儿。”赵秀蓉慈祥的看着李逸风笑,对这个儿子,赵秀蓉打心眼里感到骄傲自豪。“逸风,出来!”门外传来了三蹦子的噪音,接着,朱拉风的大嗓门也传进了李逸风一家人的耳朵里。李逸风苦笑一声,起身说道:“老爹,妈,我要回县城了,您二老保重身体,家里有啥事给我打电话,我也会常回来的。

”李大海哈哈一笑,大手一挥说:“家里不用你惦记,倒是你妹妹那里,抽时间你去学校看看,赶紧走吧,别让小朱子等急了。”李逸风笑着答应一声,在老妈不舍的目光下转身出了门。“你小子抽的哪门子风?不会是想把我送回县里吧?”李逸风从朱拉风手里接过一部新手机,笑着坐上了偏三轮摩托的挎斗,打趣他说。朱拉风对李逸风的打趣毫不在意,撇了撇嘴说道:“怎么?嫌坐我这破摩托掉价是咋的?你不愿意坐我还不愿意拉呢,我费了老鼻子劲把这摩托要出来我容易么我?走不走?不走赶紧给爷下去!”“吆喝,你还真拿自己当大爷了?得得得,走还不成?”李逸风笑着说。

“这还差不多。”朱拉风呵呵一笑跨上了这台幸福750,哐哐!两脚把摩托踹着,一松油门,破摩托“呼”地窜了出去。李逸风措不及防之下,差点没跟着飞出去。“我说你能不能悠着点?”李逸风没好气的埋怨朱拉风。老朱哈哈大笑,说道:“瞧你胆小那样,放心好了,哥什么水平,别说一辆摩托车,给我架飞机我都敢开。”见李逸风鄙视的眼神瞪过来,朱拉风赶紧打住了话头,不大会儿,他接着说道:“说真的,我送你去县里是跟所长请了假的,并且一请就是三天,我估计三天之内应该能查出不少东西,逸风,到了县城之后该怎么办,你有谱没有?”李逸风哪里想的到这货为了帮自己连班都不上了,当下有些感动了,掩饰了下激动的心情,考虑了一下,李逸风说道:“既然你假都请好了,那么暂时就顾不上郝大斌这一头了,这样,到了县城后,先把王红霞盯住再说,估计能从她身上打开缺口,老朱,你记住一定不要轻举妄动,只需要弄清楚王红霞的作息时间,以及她平时和谁接触的比较频繁就行,其他的等谭哥那边的消息到了再做打算。

”朱拉风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估计盯死了王红霞就不愁遇不上郝大斌,那家伙最近没少往县里跑,他回到县城,能不去他老情人家里坐坐?”李逸风笑了笑,朱拉风毕竟是专业人士,看问题的角度和自己截然不同,但往往分析的一针见血,他比自己要明白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这个概念,拉他过来给自己帮忙,李逸风觉得这个决定英明无比。说话间摩托车已经在县委大门口停了下来,李逸风下车后跟老朱交代了两句,等他驾车走远后才向院子里走去。

一辆桑塔纳从后面开了过来,经过李逸风身边时他总感觉里面有双眼睛盯着自己看,李逸风好奇的打量了一眼,车牌号为海C17001,显然,这是县委书记张文华的座驾,李逸风微微惊讶了一下,闪开身子往旁边让了让,等车子开过去后,李逸风后背的冷汗都吓出来了。刚在办公室坐下,李红军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小李,你跟我来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