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考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李逸风也清楚张文华故意开个玩笑,是想消除一下他紧张的情绪,嘿嘿一笑,李逸风忙说道:“不敢不敢,书记您先坐,我正打算把您的办公室重新收拾一遍呢。”张文华笑着走了进来,在沙发上坐下后向李逸风招手:“你先坐下,咱们聊两句。”“嗳!”李逸风不敢怠慢,但也没坐,恭敬地站在一边,等待着张文华开口。张文华暗自点头,对李逸风的脾气性格,张文华一点都不了解,今天两人面对面还是张文华第一次见到他。不过,张文华对李逸风的第一印象蛮不错的,清秀的面容有些青涩,略显紧张的神情说明小伙子刚参加工作,对机关里的人和事接触的不多,并未沾染多少官场老油子们乱七八糟的恶俗习气。

张文华启用李逸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基于他“清白”的身份,官场中领导的秘书一旦出自“豪门世家”,无疑会对领导的权威形成强有力的挑战,也会无形中影响领导的决策部署。“我称呼你逸风可以吧?”张文华在李逸风面前很是谦逊,没有表现的和大多数领导人那样不苟言笑、威严十足,他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语气平缓,让人听了如沐春风。李逸风定了定心,笑着应答:“可以的书记,在家里我父母也是这么称呼我的。”张文华给李逸风的印象是和蔼亲切,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稍显瘦弱,不过那是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在行家里手李逸风眼睛里,张文华白色短袖衬衣下那两块结实的腱子肉说明了他肯定长时间坚持了身体锻炼。

“别站着了,在我面前不用拘束。”张文华点头笑着说。见李逸风微笑着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张文华掏出烟来示意李逸风,李逸风连忙摆手,掏出火机给他点燃。张文华呵呵一笑:“我看出来了,你也是个老烟民,两个手指头中间都被烟气熏得发黄了,呵呵,想抽就自己拿。”李逸风不好意思的挠着头,道:“在领导面前,我有些放不开。”张文华哈哈大笑,在心里又给李逸风增加了一道评语,朴实!“你家是双山镇的?”张文华问道。李逸风站起来给张文华泡了杯茶,端到他面前摆好后,笑道:“是的,双山镇李家村,家里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个妹妹。

”张文华点头问道:“家里负担不轻吧?”“也还好吧,农家人靠土地吃饭,赶上好年成,日子也能过得下去。”李逸风回答这个问题时显得很谨慎,他知道张文华这个问题看似问的随意,实际上颇有针对性。想了想,李逸风觉得还是实话实说比较保险。张文华很满意李逸风的回答,点头笑了笑,说道:“造成老百姓日子不好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一点是因为我们的执政者思想观念跟不上时代发展,经济发展眼光极度局限于眼前,导致了执政策略上的偏差,使得我们沂南县始终摆脱不了贫困落后的局面。

第二点,因为老百姓从思想根源上认识不到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观念,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保守思想使得他们不思进取,也是沂南县经济发展不起来,老百姓不能脱贫致富的主要原因之一。”张文华把头靠在沙发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若有所思的说道。李逸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个题目出的太大,说不好就会引起张文华的不满,轻笑了一声,李逸风没有接茬。张文华看了眼李逸风,笑了笑,摆手说道:“不说这个,逸风,说说你修改的那份材料吧,对在全县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再教育活动,你有什么想法?”李逸风敏锐的捕捉到了张文华话里的意思,他说的是想法,不是意见,也就是说,他在问自己有没有建议。

李逸风想了半天,沉吟道:“张书记,按理说这事儿不是我该胡乱发表看法的,既然您问起来了,我就实话实说。”李逸风不能不拿自己当外人,他知道张文华征求他的看法,不过是对他的一个考验,所以,他在发表看法时要格外注意修辞。张文华笑着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切实抓好领导干部作风建设,使领导干部始终保持振奋的精神和良好的作风,始终坚持党的根本宗旨,是我们党在执政情况下必须面对的考验。您提出的,在我县开展党风廉政建设再教育活动,不仅能使我县广大干部职工时刻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面对工作,更能有效地预防和惩治腐败问题的发生,对全县广大干部职工来说,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教育意义。

”“停停停!”张文华不悦的摆手打断了李逸风的话,他蹙着眉说道:“甭跟我来那套假大空的东西,说点实在的。”李逸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直言道:“书记,您这是为难我啊,我刚刚才接手了秘书工作,对县里的情况实在是……”“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张文华笑着说道。李逸风的意思他听明白了,作为刚上任还不到半天的秘书,他对县里各方面的情况根本不了解,也就谈不上了解张文华搞党风廉政建设再教育活动的初衷了,不过,张文华还是觉得李逸风这人实诚,在自己面前毫不拘束的表明意见,显然是无条件的表示效忠啊,这就很好。

张文华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从你的修改稿可以看出,你对党的政策方面,研究的还是比较透彻的,几条意见提的都比较中肯,并且十分具备可操作性,下一步要继续保持。”李逸风点头称是:“我明白了书记,今后我一定会好好学习有关文件精神,争取更上一层楼。”话是这么说,李逸风心里明白,天下文章一大抄,就看你会抄不会抄。事实就是如此,想要写好材料,关键的两条把握住就可以了,一是吃透上面的精神,无论市也好,县也好,自己出台的东西很有限,大多都是根据上面的精神出台一些文件或规定,只有把上面的精神领会透,你才能写出好的材料来。

另一点,就是要准确把握主要领导的意图。从表面上看,材料或文件是发给下面人看的,是让下面的人学习或贯彻的,其实不然,对写材料者来说,你面对的始终是一个人,就是让你着手弄材料的那个人。就李逸风而言,那个人就是县委书记张文华。从他手里出去的每一份材料,要体现的不是全县人民的意志,而是县委张书记的意志,如果你把这个弄错了,就算你的妙笔能生花,那生出来的也绝不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花,很有可能是一朵带刺的花。对于这一点,李逸风心知肚明。

抬手看了看表,张文华说道:“时间不早了,今天晚上我没有其他安排,待会儿你和司机老杜熟悉一下,明天早上七点半钟准时去接我就成。”说完,也没看李逸风奇怪的表情,张文华起身向里屋走去。这就算通过初步考验了?李逸风脑袋里冒出这么个想法,随即自嘲的笑了笑,这位还是书记挺平易近人的。说起来,张文华今天的情绪并不高,原因是他去市里开会,会议结束后被市委书记翟冠群单独请到办公室好一顿训斥,训斥的理由是嫌张文华工作上没有起色。

张文华明白,所谓的工作上没有起色其实就是说他到任半年来一直没有掌握住县里的局面,张文华也窝了一肚子火,作为从省直部门空降下来的干部,处处受制于沂南本土派不说,一点都得不到市里的支持。但是,市委书记当面批评他,他也不好反驳,只能耐着性子连连检讨,表示在今后的工作中一定会履行好县委书记的职责,带领全县的干部职工将沂南县的经济发展上去。翟冠群发了一通邪火后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还是要顾及张文华的面子,翟冠群和张文华出自一系,十分理解张文华在沂南的处境,但理解归理解,他能给张文华的支持力度却有限的很,同时,翟冠群也清楚沂南县政局非常复杂,沂南县委班子几乎被本地派占据了一多半,加之沂南人排外思想严重,张文华想要顺利的开展工作,不付出艰辛的努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见张文华意见不小,翟建群只能苦笑着好言相劝,说什么,相信以他的能力是可以撬动沂南县这块铁板的。张文华听后,也只能苦笑着摇头。为了掌控县里的大局,张文华不是没有做出努力,反而,他做的工作不比县长**少,但受困于县委常委中大多数人抱成团的跟他对抗,张文华看不到这块铁板中一丝一毫的缝隙,想要撬动却无从下手。其实,他出台的党风廉政建设再教育活动,就是一招试应手,用来试探**的反应,此其一。其二,通过学习,如果能抓一些某人的错误,对张文华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他可以趁机打开一道缺口,从而彻底将**一系人掀翻在地。

点燃一支烟,张文华抽了两口,闭目沉思起来……李逸风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他神情严峻地赶忙按下了接听键:“老朱,有什么情况?”PS:感谢昨天打赏的朋友河南小李、骚骚猪,特别是猪哥,谢谢你慷慨解囊惠赠的一万起点币,这是午夜写书到目前为止收到的最大一笔打赏金额,无以为报啊,午夜只能用心写好这本书,一次来回报你和各位书友的支持,再次感谢。另外问一句,手里有推荐票么?给两张行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