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找茬的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找茬的来了刘源两人都看出了李逸风眼睛里的异色,自然明白天色这么晚了还有人给他打来电话肯定事出有因,刘源问道:“有很要紧的事情?”方妍同样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看,那一抹担忧的神色深深感染了李逸风的心。李逸风笑着看了看他俩,解释道:“单位上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一下,抱歉了,因为事情比较急,所以我得提前走一步了。”方妍理解的说:“你现在也是县委书记的秘书了,作为领导秘书,时间肯定是不属于自己支配的,我们理解。

”随即,方妍站起身来,走到李逸风面前,像是送丈夫出门的妻子一般,十分自然的伸手整理了一下他的衣襟,红着脸叮嘱道:“万事小心。”李逸风原本坚硬起来的心脏被方妍这番动作重新撬开了一道裂缝,他情不自禁的握住方妍柔润的小手,目光如炬,死死盯着她如水的双眸,神色凝重的点头:“放心,我会小心的。”突然被李逸风抓住了小手,方妍禁不住面红耳赤,一颗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嘴角微微一翘,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感觉涌上心头,方妍迎着李逸风炙热的目光看过去,羞怯的低下了头,轻轻“嗯”了一声,如蚊子打喷嚏般细不可闻,点了点头,从李逸风厚实的手掌心里抽出了小手。

刘源笑眯眯看着两人卿卿我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见李逸风回过神来,豪情万丈的把车钥匙丢过来,道:“这车归你支配了,另外跟你说一声,明儿一早我跟方妍的车打道回府,你也别觉得不好意思,用不着专程来送我俩了,回去后我要赶紧忙活筹款的事情,有了眉目,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李逸风笑了笑,走上前去在刘源肩膀上打了一拳,颇有些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味道,退回两步,李逸风想了想,一把将方妍搂在了怀里,轻声道:“保重,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

”方妍羞涩的点了点头,挣开李逸风温暖的怀抱,美眸在他身上来回打转,继而沉默不语了。李逸风笑着和两人摆手,大踏步走出门去。朱拉风监视王红霞的一举一动整整一天时间,他找的位置十分隐蔽,王红霞和郝大斌幽会的秘密住所是一栋三层别墅,别墅的正对面恰好是公安局交警大队废弃的一栋宿舍楼,这栋宿舍楼是八十年代初的产物,因为年久失修,呈现出一副破败的景象,楼内的大多数住户早就因为大楼不能遮风挡雨搬走的搬走撤退的撤退,仅剩的几家住户也不是交警大队的民警了,多数是租住在这里的外来人员。

朱拉风选择的监视地点,恰巧没人居住,并且从窗口处往外看直接能观察到别墅里的一举一动,朱拉风准备的十分充足,高倍望远镜、照相机什么的一应俱全,此刻他正密切观察着别墅内来来往往的人群。李逸风走进来时,朱拉风神情严峻的向他招手,示意他赶紧过来,等李逸风走近时,老朱低声道:“目标出现了,估计今天晚上就会行动。”李逸风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走到望远镜旁,俯下身子往外观察着,压低了声音说:“郝大斌什么时候来的?”朱拉风也不知从哪里拿出块面包,撕开包装后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道:“有二十分钟了,和镇上的治安联防员二虎子一起过来的,我就说二虎子这几天怎么鬼鬼祟祟的,原来在等着郝大斌差遣呢。

”李逸风没接他的茬,瞄了一会儿,问道:“据你观察,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目前还看不出来,下午六点的时候,魏自立和廖开河率先离开了别墅,估计魏自立那小子得到了吴胜利的什么应承,走的时候美滋滋的。不过,王红霞一下午都没露面,据我观察,这娘们不可能不在别墅里,这么大的事情,没有她掺和一脚,怎么可能?”“嗯!”李逸风点了点头。五分钟后,他突然说道:“出来了!”只见郝大斌、二虎子一前一后匆匆出了门。朱拉风兴奋的走上前来,不由分说,一把将李逸风扒拉到旁边,顺着望远镜观察起来,没过一会儿,朱拉风快速收拾起望远镜,说道:“赶紧走人,MLB,估计他们要采取行动了。

”李逸风显得有些紧张,忙问道:“需不需要找些帮手?”“找谁?这个时候你能相信谁?”朱拉风瞪起眼珠子驳斥道。李逸风突然想起了何阳给他的公安局副局长肖明宇的传呼机号码,他试探着问道:“肖明宇这个人靠不靠谱?”朱拉风一愣,道:“你认识他?算了,甭管靠不靠谱,这时候咱们谁也指望不上,拿到证据再说吧。”说着,他已经把器材收拾妥当了,不费劲的一手拎着一个箱子,催促着李逸风赶紧下楼。李逸风从他手里接过装望远镜的木箱,跟随他的脚步轻声下了楼。

“靠!你从哪儿弄来的车子?”看着停在楼门口阴暗处的蓝鸟,朱拉风讶疑问道。李逸风也顾不上解释:“甭管那么多,赶紧上车,晚了怕是追不上了。”李逸风快速打开车门上了车,朱拉风满脸疑惑的在副驾驶位置上落下,关上车门,李逸风拧着了钥匙,挂档、松手刹、松离合、踩油门一气呵成,车子向离弦的箭般呼啸着开了出去。“嗯?动作满利索的,老手啊。”朱拉风笑着打趣了一句。李逸风自傲的笑了笑,驶出大门,正好见郝大斌的奥迪车在前面不远处行驶,李逸风轻点油门,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稍微拉开了点距离。

“你说他们会往哪儿去?”李逸风问道。朱拉风拿出相机,调好焦距,“咔咔”照了两张,道:“从行驶的方向上看,应该会出城,这是通往临清县的方向,我有些糊涂了,他们去临清干什么?”“寄匿名信?靠,不会这么老套吧?”李逸风说道。还真让李逸风猜着了,不过,他也只是猜对了一半,吴胜利在布置这个局的时候就想到了,仅凭一份匿名信是不足以扳倒张文华的,在寄出匿名信之前,他早已吩咐人把一笔数额不小的款子打入到张文华的私人账户中。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吴胜利亲自经手办理的,幕后操控这些的是他小舅子郝大斌,吴胜利相信,只要今天晚上的事情进展顺利,张文华离开沂南就指日可待了。说话间,两辆车一前一后驶进了临清县境内,再往前行驶了大约三公里后,前面的奥迪车在邮政局前停了下来。不大会儿,二虎子贼头贼脑的下了车,前后张望了一下后,鬼鬼祟祟的从内衣兜里掏出信封,迅速投进了邮筒中,接着一路小跑着奔奥迪而去,拉开车门上了车,“哐”地一声将车门关闭,奥迪车绝尘而去。

这一切看似做的神不知鬼不觉,但统统没逃出李逸风的眼睛和朱拉风手里的相机,看着呼啸而去的奥迪,李逸风嘲讽般的笑了起来,直到此刻,他的神经才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掏出烟盒抽出两支烟,递给朱拉风一支,互相点燃后,李逸风笑着说:“你这相机照出来效果怎么样?”“放心好了,绝对是专业水平!”朱拉风大言不惭的笑道。李逸风呵呵一笑,重新打火跟了上去。转眼间三天过去了,吴胜利那边似乎没有了动静。出于谨慎,李逸风在第二天就把情况向何阳做了汇报,何阳听过后很是高兴,连连夸奖李逸风行动迅速,为张书记立下了汗马功劳。

两人在办公室密谋了半天,最终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件事透露给张书记,一切等市纪委的人找上门时,再打对方个措手不及,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利益最大化。何阳考虑的很明白,既然事情尽在掌握之中,那就不用让张文华劳心费神了,这件大功,怎么算都是他和李逸风的,这么做虽然有些卑鄙,从政之人嘛,谁不为自己的前程考虑考虑?事情正如他俩所预想的一样,在事发后的第四天上午,接到举报信的市纪委书记黄凤武在请示过市委书记翟冠群的意见后,向沂南县派出了工作组,对县委书记张文华涉嫌贪污受贿的问题进行初核。

工作组一行六人,由市纪委副书记郑南山带队,同行的还有市纪委纪检二室主任金伟民以及二室的四名办案人员。郑南山一行人刚到县委,便急不可耐的直奔张文华的办公室而来,坐在外间的李逸风见几人不打招呼就往书记办公室里闯,心下一惊,再看几人阴沉沉的脸,跟死了亲爹没啥两样,就知道这些人干什么来了,他心说:该来的可算是来了。对这些人,李逸风觉得实在没有客气的必要,人家来沂南,本来就存了找事的心思,你再跟在卑躬屈膝,他们也不会高看你一眼。

李逸风从屋里走了出来,客气的问道:“请问几位有什么事情?”郑南山威严的目光从李逸风脸上扫过,似乎不屑于回答他的问题,站在旁边没有说话。金伟民适时的站了出来,眼神中充满着不屑:“你是张文华书记的秘书吧?我们是市纪委工作组的,来找张书记落实些情况,他在吧?”语气中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李逸风心说:市纪委的了不起咋的?摆出一张臭脸给谁看?“请问各位领导找书记有什么事情?”李逸风摆出一副寸步不让的架势,脸上虽然挂着笑,但不爽的味道却很明显。

言外之意是,市纪委的也不能不按规矩来。金伟民随即一愣,他没想到一个县委书记的秘书竟然敢挡市纪委工作组的驾,并且还是在他暗示了来意的情况下挡驾,一时间金伟民的脸色涨红起来。“市纪委来干什么还需要跟你一个秘书汇报么?赶紧通知张文华,就说郑书记来了,让他出来迎接!”金伟民说话不那么客气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