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理解万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来李逸风就没打算瞒着他,自己和刘源的关系瞒也瞒不住,首先罗倩就知道自个和刘源关系不错,从她那天看刘源的眼神中,李逸风就能捕捉到她眼中的一丝华彩,李逸风心里盘算,罗倩大概见过刘源,很有可能罗倩去过刘源家里。女人的心思很难猜,既然她知道了自己和刘源的关系,指不定哪天一高兴,顺嘴便跟张文华漏了底。再说,张文华对自己的殷切期望李逸风看在眼中记在心里,有些事情提前跟他说了,也是向他表明自己真心实意效忠的心思,免得日后引起他的猜测两人脸上都不好看。

“书记请放心,我同学刘源,是省委刘书记的儿子,虽说他没在政界发展,但也是凭自己本事挣钱,这车,抽时间我会给他送回去的。”李逸风解释道。听了李逸风的话,张文华愣到那儿了,怎么着?省委刘书记的公子?他和省委刘书记的公子是朋友?刘书记是谁?省委大院里姓刘的书记独此一位,分管党群的副书记刘东亭是也。这小子跟刘书记的儿子相交甚笃不能不让张文华感到欣喜,不是关系深厚,刘东亭书记的儿子能一出手就送给逸风一辆车么?人家省委副书记的儿子凭什么巴结你一县委书记的秘书啊?事实上张文华在省委工作的时候,有幸去过刘书记家一次,不过,那时候的他还只是个副处级干部,跟领导去刘书记家,干的也是抄水表的活儿[微软用户1][微软用户2][微软用户3],他知道自己这种级别的干部上不到刘书记的台盘,也没奢望着能和刘书记产生任何交集。

如今,听李逸风自己说起他和刘书记的儿子关系深厚,怎么能不令他感到振奋,张文华深知,朝里有人罩着对一名基层官员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能通过李逸风,跟刘书记挂上钩,对他来说,就等于似锦的前程在向他招手了。老天爷给面子啊!千算万算没算计到小小的沂南县委大院,居然隐藏着李逸风这么条大鱼。并且,这条鱼居然在自己身边潜伏着。一时间,张文华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张文华刚想开口说两句,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他满面笑容立刻变化成了严肃而郑重的神色,沉下声音,张文华道:“进来。

”李逸风寻着声音望过去,见推门而入的是招待所经理赵化成,老赵亲自端着两盘菜,一脸谄媚的笑着走来,后面跟着一名女服务员,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身大红的旗袍罩在身上,两边的叉能开到咯吱窝里去,站着不动,活像一道破门帘子挂在门脸上一样,服务员搬着一箱啤酒,浓妆艳抹的脸上笑的跟朵花似地,不笑还好,一笑,增白、粉蹭蹭往下掉,看的李逸风差点没憋住笑,赶忙咳嗽了一声掩饰住到了嗓子眼的笑声。赵化成笑着把两盘菜放在了茶几上,说:“书记,菜做得了,您尝尝还合不合胃口,不行撤了我让厨师重做。

”继而,转头对李逸风说道:“呦,李秘也在呢。”张文华微不可知的蹙了蹙眉,对赵化成这个人,他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他就是十足的一个狗腿子似地人物,跟在**屁股后面,也只有吃屁的份儿,别人拿他不当回事,他自己优越感倒是十足,一直以来都以为张文华看不出他的本来面目,其实,他早就看出了这家伙不是个好鸟。“就这样吧,好吃不好吃的,也不差这一顿,这里没你事了,你出去吧。”张文华一句好听的也没有,直接赶人了。赵化成脸色不自然起来,也不敢说啥,其实他是感受到了危险信号,找了个机会特意来跟张文华打探消息的,下午在县委大院里发生的事儿,赵化成听人说过了,知道**在张文华面前吃了瘪,他觉得自己的位置将要不保,颠颠跑过来希望能和张书记拉拉近乎,借机钻个空子啥的,没想到自己的一厢情愿换来了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赵化成瞥了眼张文华的脸色,知道待下去没啥意思了,讪笑着退了出去。

“小马,伺候好领导们。”走之前,赵化成努了努嘴,给女服务员打了个暗语。“怎么,赵经理,我们俩吃顿饭你也不放心么?都给我出去!”张文华不阴不阳的讽刺了一句。赵化成一愣,身子一抖,知道自己做得过分了,触怒了张书记的逆鳞,旋即一迭声的道歉,躬身退了出去。“都什么年代了,还整美人计?”李逸风笑着打开箱子,早在冰柜里冰着的啤酒由里向外散发着凉气,抽出两瓶启开后给张文华倒满,笑着说道。“逸风,你什么眼神?那姿色的也能称其为美人儿?”张文华难得开了次玩笑。

李逸风被他逗得笑了起来:“是啊,书记注意没有,那女人也不知道在脸上扑了多少粉底,一笑起来噗噗直往下掉,看得我想笑又不敢笑,主要是害怕伤了人家的自尊心。”张文华哈哈大笑,用筷子指着李逸风道:“你呀你,平时看你老实巴交的,肚子里的花花肠子不比别人少。”李逸风嘿嘿一笑,没有接茬。“走一个!”张文华端起酒杯朝李逸风示意了下,一口喝了个底朝天。李逸风见书记正在兴头上,知道他今晚没喝够,索性陪他乐一回,满满一杯酒一口干掉。

“行啊,你小子酒量不赖啊。”张文华夹起一筷子土豆丝塞进嘴里,打趣了李逸风一句。李逸风抹了把嘴,笑道:“不瞒书记说,上大学那会儿,穷!真穷!学费都是靠着勤工俭学挣来的,平日里哪舍得喝啤酒啊,系里或是学院有活动时才能解解馋,好不容易逮到那么一次机会,还不得往死里灌自己,酒量也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张文华点着头,抽出两支烟丢给李逸风一支,点燃后说道:“上大学那会儿都不容易啊,你是靠勤工俭学读下来的,我何尝不是?但有一点咱俩不同,我的家庭条件比你好,可好有什么用?家里采取‘三不管’政策,进校门前就跟我明说了,考上大学就是踏入社会的第一步,以后啊,衣食住行全靠你自己了,吃不吃得饱,穿不穿得暖家里不再管你,也不会给你一分钱的支援,自己想办法吧。

四年大学读下来,我也没少受罪,不过,现在想想,当初受的那些罪,值!那是一辈子的财富,是用钱买不到的精神食粮。”李逸风深以为意:“书记,没想到您也是从苦日子中走过来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张文华说道:“好了,不说这个,回忆起来,全是心酸。对了逸风,你和刘书记的公子是大学同学?”李逸风猜到了张文华会有此一问,他说道:“是的书记,我和刘源在一个宿舍共度了四年时光,那小子上学时很能装,隐藏身世不说,居然为了隐瞒身世,找了个开出租的活儿,每天下了课跑出去开夜车,弄得大家还以为那货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呢。

”张文华听到这里,乐了。这个刘源还挺有意思。“说明他有心计,咱们都是从大学时代走过来的,知道在大学校园里过分张扬的,往往都没啥好下场。”张文华笑道。“书记,我得敬您一杯。”李逸风笑着道。“怎么个题目?”“理解万岁啊。”张文华哈哈大笑,举起酒杯道:“好!理解万岁!”PS:今天把章节提前贴出来就是为了睡个好觉啊,昨晚一宿没睡啊,困死了啊,怎么办啊,睡觉去啊,推荐票啥的拜托各位了啊,谢谢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