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悲惨的一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文华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见党委政府的形象在人民心中一落千丈到了怎样恶劣的程度。他阴沉着脸,无法跟广大人民群众交代啊。你让他怎么说?说什么?说一定会严厉惩治犯罪分子?人民相信吗?谁也不敢保证在这种情形下,他亮明了身份后会不会遭受到情绪激动的群众强烈的反弹。还是少说多做吧!张文华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向前走。李逸风走上前来,他看出了张文华内心情绪的波动,想了想,李逸风低声劝道:“书记,还是不要纠结于群众的言语了吧?咱们把事情做好,把案子查清,给大家一个交代,群众会理解的。

”张文华看了李逸风一眼,面色严整的点了点头,道:“逸风啊,现场咱们不看了,在这里呆着,更会激起老百姓思想上的反弹,你去和老肖交代一声,处理完了,让他把巧玲姑娘带到县委来,我要亲自和巧玲谈一谈。”他不是在推卸责任,相反,他是不愿意看到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引发场面失控,老百姓们的怒火已经到了爆发前的临界点,这个时候,他出现在人群中,一句话说不对付,引发的后果将不堪设想。问题终归是要解决的,但怎样解决是要讲究个方式方法的,不计后果的猛打猛冲,只会造成更大的悲剧。

李逸风显然能够体会张文华此刻纠结的心情,他毫不犹豫的说道:“行,书记,不如您和马书记先回去,我在现场盯一会儿,一旦有意外情况发生,我及时向您汇报。”“也好!辛苦了逸风。”张文华思忖了一会儿,拍了拍李逸风的肩膀,说道。他毫不掩饰对李逸风的欣赏,让旁边的马德胜都暗暗咂舌,心里直说:知道为领导分忧,这才是一个合格的秘书应该具备的良好品德呀。直到张文华的座驾离开五分钟后,县长**才姗姗到来,他下车后很讶然的发现张文华并没在现场,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匆匆把肖明宇喊过来问了两句,听说张书记刚走没多久,**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些,叮嘱了肖明宇两句,他也离开了。肖明宇回头便骂了句脏话,悻悻地走到李逸风身边,掐着腰一脸不满之色,说:“什么东西?!县政府的人惹出了事,他一县之长不应该盯在现场帮助处理问题么?推卸责任,就知道TMD推卸责任!我们公安局该他的欠他的?”李逸风不知道**跟肖明宇说了什么,从老肖一脸不忿的表情上他能看出,**八成没说什么好听的话,“行了肖局,唠叨这些有用么?对了,书记让我转告你,现场处理完后,让你一定把巧玲同学带到县委去,书记要和巧玲同学谈谈。

”李逸风严肃的说。肖明宇叹了口气,道:“你是没见到里面的情况啊,惨极了!谢巧玲母女俩趴在谢志和身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谢志和被车撞得,脑浆子流了一地,根本看不出人模样来,哎,孤儿寡母的,今后让这娘儿俩怎么活啊。”肖明宇连连摇头。李逸风眉头紧蹙,是啊,怎么活?谢志和是巧玲家唯一的男劳力,是一家人的顶梁柱,他死了,这个残缺不全、伤痕累累的家庭就失去了经济来源。还有,这个巨大的阴影会一辈子笼罩在巧玲的心头,她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她的父亲,一个没长大成人的女孩子背负上如此沉重的心理负担,她的下半辈子会一直活在巨大的愧疚之中。

人群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李逸风头一个念头是,不好!接着迈开大步跑了过去,不由分说挤进了人群,他的脚步定在了当场,不由被眼前惨烈的一幕惊呆了……“MLGBD,赶快救人!你们都TM是木头吗?医生呢??医生!!!”李逸风发疯似地狂喊。谢巧玲的母亲胸口上插着一把刀,鲜红的血液顺在刀柄汩汩地往外冒着,人已经倒在了血泊里,眼看着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谢巧玲完全傻了,就那么愣愣的看着母亲直挺挺倒了下去,跪在那里,巧玲的眼神中净是茫然,还有无奈,更多的是一种恐惧。

恐惧啊——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甚至连嚎啕大哭的力气都没有了,似乎,她一颗纯洁无暇的心被这个黑暗而现实的世界完全笼罩,无法自拔。李逸风冲上前来,一把将谢母抱了起来,举目望去,黑压压的人群没有一点松动的迹象,他怒火中烧,歇斯底里地吼着:“都给我让开,救人啊!救人要紧!医生呢?医生在哪里?”跟随着他一起进来的肖明宇看着眼前这一幕,瞬间从慌乱中醒悟过来,拿起对讲机吼道:“林局林局,我是肖明宇,抓紧时间分散人群,把120的医生带进场地,事发突然,被害者家属自杀了,我再重复一遍……”肖明宇急的汗都下来了。

不多时,人群中终于被警察撕开了一道口子,两名医生后面跟着四个抬担架的小伙子一起走来,李逸风脚步匆忙的抱着谢母走上前去,瞪着眼吼了一声:“抓紧救人!!今天这个人你要是救不会来,我……”好在他还没有完全失去了理智,觉得不妥,赶忙收声。医生是个明白人,看李逸风的打扮就知道他不是个好惹的,是政府派来处理这件事情的官员也不一定,不由分说,一声惶恐不安的从李逸风怀里把谢母接了过来,把她慢慢放平在担架上,开始了紧急处理。

这时,醒过神来的谢巧玲才放声大哭起来,姑娘连跑带爬的过来,一把抓住了她母亲的手,泪如泉涌声音沙哑着嚎啕大哭。李逸风心都碎了,感觉像是被人用铁锤砸了一下似地,一揪揪地疼,或许痛彻心扉就是这种感觉吧。看着泪眼婆娑的巧玲,李逸风头一次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一边是被害惨死的父亲,一边是因为大仇不能报一心求死的母亲,自己本身还背负着冤情,所有重担都压在了巧玲年幼的肩膀上,作为一名公务员,自己却无法为他做些什么,李逸风茫然了。

默默地走到巧玲身边,李逸风搂过了她纤弱的肩膀,红着眼圈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又无从说起,就这么死死地搂住她,搂紧她……肖明宇心急如焚地催促着医生,医生说道:“肖局,这位领导,人得马上送医院抢救啊,乐观的估计,刀子没插进心脏里面去,不过,就算抢救不及时,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的。”“那你还等什么?有说这些狗屁话的时间,赶紧去啊!”肖明宇也急了,被害者的问题还没处理完,现场再倒下一位,作为公安局长,他的压力可想而知。

医生连连应是,挥手叫抬担架的小伙子过来,小心翼翼地抬着人上了车。巧玲腾地挣脱开李逸风的手臂哭着追了上去,她知道,母亲是她唯一的依靠了,失去了母亲,她没法活。抹了把泪,李逸风站起身来,对肖明宇说道:“肖局,我跟着去医院一趟,怕是我不去,医院肯不肯救治还两说着,现场这边你多操心了。”肖明宇看着满身是血的李逸风,沉重地点头:“这事闹的!你放心吧,我马上让人把谢志和的尸首拉走,清理完现场,我立刻赶到医院去和你会合。

”李逸风点头后,转身离去。“喂,逸风,开我的车去!”肖明宇喊住了他,随手扔过来一把钥匙。李逸风也不客气,接住钥匙后大步离开。考虑了半天,这事儿还得跟张文华汇报一下,毕竟事情太大了,一个赵国强,差点逼死了人家两口人,李逸风认为,这种人一个枪子儿崩了他都算便宜他了。通过巧玲事件,李逸风总算明白了当官的真谛,真是应了那句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书记,我是逸风……”李逸风声音低沉的讲述了现场发生的惨剧,张文华那边久久不语,好半天,话筒中传出了杯子掉地的清脆响声,张文华还是一言不发,“啪”地一声挂店了电话。

李逸风知道,书记震怒了!PS:这一章很难写,五个小时啊,说实话我自己写的还是不满意,没办法,咱就这水平了,也不是虐主,尽量展现给大家一个好看的故事吧,提前剧透一下,巧玲这个人物,在整本书中是占有很大戏份的,大家可以期待。最后,推荐票啥的,拜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