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求个人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华海明蹙起了眉头,没把王益军的话往深里想,他顺着王益军手指的方向看了眼,瞳孔顿时变的一阵清明,华海明匆匆上前,打量了李逸风两眼,惊诧道:“逸风?你是李逸风?”李逸风笑着说道:“华老师,您好!”“哈哈!真是李逸风啊!哎呀,四年不见,你变化真大呀!”华海明伸手拍打着李逸风的胳膊,一脸惊喜的表情。“华老师,还认识我不?”朱拉风往前一站,嬉笑着说道。“你个猪崽子!穿了身黄皮就当老师不认识你了?”华海明没好气的说。

朱拉风嘿嘿直笑,不搭声了。老朱心里明白的很,在老师们眼里,哥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那一类万恶分子。哥还是别没事找事了。“逸风啊,这到底是咋回事啊?”华海明问道。李逸风气愤异常,见老师问起了缘由,便又把事情怎么发生的细细讲述了一遍,说完拉过李怡群,指着她胳膊上的淤青说道:“老师,按理说我不应该搬弄是非,更不该在学校大打出手,但过错确实不在我们兄妹俩这边,那个王天泽是个什么学生相信你也有所耳闻,我是个啥脾气您更是了解,他王天泽当着我的面调戏我妹妹,我这当哥的能看着不管?”华海明沉默了,事情是明摆着的,要说过错,人家兄妹俩不光没错,还占着理,王天泽是个什么样的鸟学生他华海明太清楚了,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不说,偷鸡摸狗、仗势欺人、调戏女同学那更是常有的事儿。

他班主任三番两次的找到校领导,强烈要求把他开除,可校领导也有校领导的难处,王天泽如果是个普通学生,开也就开了,偏偏他是王益军的儿子,王益军护犊子的脾气谁不知道?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王天泽不仗着有个好老子,他敢如此嚣张么?校领导碍于王益军的颜面,基本上对王天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别做的太过分,能看过去的也就看过去了。可眼下王天泽惹到了李逸风的妹妹,这件事情就不怎么好解决了,何阳虽然没跟华海明明说,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清楚了,王天泽惹了他惹不起的人,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县委张书记过问起来,一中的党委班子弄不好要动一动了。

这句话,让一心想要进步的华海明多少有些心惊担颤了。华海明深深凝望了一眼李逸风,难道逸风就是何主任嘴里说的那个“惹不起的人”?一念及此,华海明心里直打鼓,瞬间没了主意。“逸风,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华海明决定先套套李逸风的底再说。李逸风看出了华海明的犹豫,他对此十分无奈,原来那个在他心目中品德高尚、为人坦诚、教学严谨认真的光辉形象一去不复返了,人步入官场,非得这副德行么?李逸风不由自主的想。虽然心里不耻华海明的行为,但李逸风脸上却没有表露半分,他微笑着跟在华海明身后,走到偏远处驻足,他说道:“老师,是不是让您为难了?”华海明尴尬的笑了笑,想从荷包里掏烟。

李逸风掏出烟来递给华海明一支,帮他点上火,自己也叼了一支在嘴上。华海明深吸两口烟,缓缓吐出后,说道:“逸风啊,不瞒你说,现在学校里乱成了一锅粥,有些事情,让我这个主持工作的副校长很为难啊。”李逸风笑了笑,说道:“老师,如果您觉得为难的话,没关系,学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保证没有一点意见,但是,该追究的责任我不会不追究,在场的同学们都听到了,王天泽的母亲说话有多难听,就凭这个,我也不会放过他们一家子,谁没有母亲,谁不是爹娘生父母养的?不要以为他血统高贵就可以为所欲为,况且,他真具备高贵的血统么?我看未必!”华海明叹了口气,道:“你这是何必呢?王益军是个啥样的人,你不清楚,我很明白,他护起犊子,牛脾气一使,把你往县里一告,给你按上个殴打国家干部的罪名,吃亏的还是你啊。

”“呵呵!”李逸风笑了起来,道:“不瞒你说呀老师,这事他还真奈何不了我,刚才我已经就事情发生的原因跟县委张书记汇报过了,张书记指示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让我不要有顾虑,我把话搁在这儿,别说他一个税务局长,就是县长侮辱了我家人,我照样跟他没完!”华海明等的就是李逸风这番话,他算是彻底明白了,人家李逸风为什么敢对王益军一家子动武,背后站着张文华呢!“逸风啊,你都把老师弄糊涂了,你现在究竟是……”华海明故作惊讶的问道。

李逸风人精似地,哪能看不出华海明这些弯弯绕,既然已经透露给了他,也不怕跟他挑明了说,况且,李逸风还有个想法,他要借华海明的势!小妹今后还要在一中学习下去,把自己的身份透露给华海明,以他聪明的头脑,能不对自己小妹多照顾些么?“老师,我如今跟在张书记身边。”李逸风说道。这话不难想明白,跟在张书记身边的意思就是李逸风如今是张书记的秘书。华海明有些激动了,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不得了啊逸风,出息了!给我们学校增了光!”李逸风笑了笑,没有接茬,这话他今天第二次听到了,根本不会放心里去,李逸风深知,这些官僚尊敬的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文华书记。

“这样吧逸风,依我看你和王局长去我办公室坐下来好好谈谈,毕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我去跟他说说,让他老婆孩子给你和怡群同学道个歉,双方都有个台阶下,就不要麻烦朱拉风那个小兔崽子了,逸风啊,按理说有些话不该我提醒你。”华海明欲言又止。李逸风说道:“老师这么说就见外了,有话请直言。”华海明微微点头,道:“走进社会和身在学校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特别是你选择进入体制内发展,又不一样,能不得罪人的,最好不要得罪人,在体制内,处个朋友很难,得罪个人却是一两句话的事。

王益军这个人,虽说有些护犊子,肚量也不大,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要求到他门上去,有道是,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人啊,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给自己留条退路的,再有,你不能为了图一时痛快,不顾及领导的感受吧?你说是不?”李逸风仔细斟酌着华海明这番话,不能不承认华海明这番话是很有道理的,但是,王益军一家人却触动了李逸风的逆鳞,这让他一时有些想不开,归根结底,是他长时间抑郁的心结在作祟,他把亲人视作他另一半的生命,谁侮辱了他的亲人就等于要了他的命,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妥协。

但转念一想,因为一点小事就把王益军彻底得罪了,未免有些得不偿失,况且,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他的身份也让他有所顾忌,毕竟事情闹大了,文华书记脸上无光,也容易给其他科局的领导们留下个嚣张跋扈的印象,这对文华书记来说不是啥好事,王天泽仗势欺人,自己如果不给王益军留些脸面,硬要把他往死了整,不了解事实真相的人会不会说,你李逸风不也是仗着张文华的势欺负人么?你和王天泽有什么两样?想到这里,李逸风理解了华海明的初衷,他笑了笑,拉着华海明的手,说道:“老师,感谢您的一番教诲,我明白了!”华海明赞许的点头微笑,道:“好,能考虑明白就好,我去跟王局长说说。

”说完,他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王益军见华海明去而复返,心里不大痛快,华海明和李逸风俩人站在远端嘀嘀咕咕王益军全看在眼里了,难不成华海明也和那小子有啥猫腻?华海明不管他王益军怎么想,他拉着王益军的胳膊,低声交谈了几句,王益军听了华海明的话,瞬间愣在当场,怎么,那小子居然是县委书记张文华的秘书?也就是说自己儿子调戏了县委书记秘书的妹妹?怪不得人家有恃无恐的等着自己过来呢,原来根子在这里!王益军脸色阴沉下来,他又羞又愤,羞得是在没弄清李逸风身份的时候就对人家指手画脚甚至还想跟人家动手;愤的是自己的老婆儿子对人家百般嘲讽、肆意辱骂让李大秘丢尽了脸面!败家娘们儿!王益军暗骂了句。

王益军太清楚县里的局势了,据坊间传闻,县委书记张文华之所以能强势夺权,与他秘书李逸风的智慧和谋略是密不可分的,如果没有李逸风在前面趟雷,张文华能不能顺利度过危机都还两说,这件事情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下面科局里的一把手几乎都清楚。虽说国税局不属于县里直接管辖,但王益军还没自大到不把县委一把手放在眼里的地步,真把县委书记惹毛了,人家对你没有任免权,总还有建议权吧?向上级领导反映一下你的情况,说不定就能把你一竿子撸到底!想到这里,王益军脸上的冷汗下来了。

“华校长,你看看这事儿闹的,不管咋说,都怪我对老婆孩子疏于管教啊,李科长那边……”王益军红着脸说道。那意思是,华校长帮忙求个人情吧。PS:第三章奉上,继续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