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思忖着怎么打发剩余的时间,乔珊迈着优雅的步子笑眯眯走了过来,李逸风笑着凑上前去,心虚的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找我有事?”乔珊笑靥如花,嘴巴一翘说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嗳,听说你升官了?”李逸风苦笑道:“消息传得真快。”“本来嘛,你堂堂县委书记的秘书,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背后盯着你看呢,知道大家都怎么说你的吗?”乔珊露出了个狡黠的笑容,戏谑的盯住李逸风闪着精光的眸子看。“爱怎么说怎么说,我哪有心思管别人怎么说我?”李逸风心说,我就不相信你能憋得住。

果然如此,乔珊见李逸风一副无所谓的姿态,顿时不乐意了,她撇了撇嘴,说道:“老娘放下身段主动替你打听消息,就这么不招你李逸风待见?”她见李逸风笑呵呵的不说话,就知道又上了这小子的当,随即嗔道:“坏蛋,就知道拿姐姐寻开心。我告诉你啊,现在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你这次提拔,是借了张书记的势,张书记任人唯亲,想把开发区搞成他们家后花园,还有人说,张书记把你火线提拔起来,是做给新县长看的,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一句好话。

”“哼哼!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不去管别人说什么,我干好我的工作就成。”李逸风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他清楚自己被提拔起来,必然会招来一帮无所事事的人的红眼,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些人工作不好好干,就喜欢在背后乱嚼舌根子,你想制止吧,显得肚量小,要是放任这些流言蜚语继续扩散下去,对他的形象是个巨大的损坏。想了想,李逸风说道:“乔姐,这事还得你出面给我正正名才行。”乔珊看着李逸风狡黠的笑容,心里没来由的一颤,接着说道:“我?我能帮你正什么名?”“附耳过来。

”李逸风笑着说。乔珊大眼睛一转,凑上前来,听李逸风如是这般的一说,她小鸡啄米似地连连点头,然后“噗嗤”一笑,道:“这主意真损,不过,此招一出,所有流言蜚语顿时消于无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是我的信条,我的忍耐也是有底线的。”李逸风冷冷的说道,眼眸中瞬即闪过一道寒光,看的乔珊心尖一颤。“走了,回家看看。”李逸风迈开大步向前走去,突然,他又回过头来,对乔珊说道:“对了乔姐,我下去任职了,那套房子怎么办?”乔珊莞尔一笑,道:“你继续住着呗,书记都不说别的,谁敢有意见,有意见也不敢提啊。

”李逸风呵呵一笑,也没说别的,摆了摆手,继续向前走去。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他的手机就没有断过,隔一会儿电话响了,李逸风一次次拿起来接听,大部分是道贺的电话,肖明宇、谭颜辉、老朱分别打过来,让李逸风惊讶的是,王益军听到消息后,也专门打电话来道喜。李逸风苦笑不迭的一一回应着。肖明宇打来电话,倒是让李逸风想起了一件事情,随即把自己想给父母翻盖房屋的事情跟肖明宇说了,肖明宇二话不说就大包大揽下来:“兄弟,这事你找我还真找对人了,我内弟在县里有个小工程队,盖两间房还真不算什么大活儿,这样,你到局里接我一下,我带着你去跟他接个头,不就是在原来的宅基地上翻盖一下么,不是啥大事。

”李逸风一听,说道:“也好,那就麻烦老兄你了,我马上过去。”李逸风一打方向盘,奔县公安局而去。肖明宇早早的在楼下等候了,见李逸风的车开了进来,一头钻进了副驾驶,笑着递给他一支烟,道:“我给那小子打了电话,他自己有车,说一会儿自个去双山镇家里看看,心里也好有个数,走走走,刚才我给老谭他们打电话了,今晚都去你那儿喝点。”李逸风笑着发动了车子,说道:“求之不得啊,你公安局大局长光临寒舍,我家里肯定蓬荜生辉。 ”肖明宇哈哈一笑,道:“酸!真酸!我说你小子啥时候也跟那些个酸秀才一样了,学的咬文嚼字的。

”李逸风笑着说:“不是我酸啊,是这个时代到处充满了酸腐的味道,我是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已,肖局,你在全局会议上,不也是咬文嚼字的指点江山?”“哈哈,倒也是,不然,底下人还真不拿你当个领导看。”肖明宇感慨了一句。车子一路疾驰,二十分钟后到了家门口。李家村的众人听说李大海的儿子开着小车回来了,纷纷眼热的跑过来观看,这年头,在老百姓眼里,能坐上小轿车的,不是富豪就是大官儿,听说李大海的儿子在县里上班,难不成也当了大官了?李逸风对左邻右舍的乡亲们非常热情,刘源把车留下时,在后备箱里留了十几条中华烟和两箱好酒,李逸风打开后备箱,拿出一条烟来拆开包装,给大家分了分,得了好处的众人自然眉开眼笑的离开。

肖明宇打趣似地说道:“逸风啊,一条中华分出去,你不心疼?”李逸风笑着说:“乡里乡亲的,我生长在这片土地上,小时候谁家的饭我没吃过?一条烟算啥?”说道这里,他突然想起了村支书李四平交代给他的事情,不由的心中愧疚起来,工作一忙,把四平叔交代的事儿往到脑后去了,见了四平叔,可咋交代?想了想,李逸风拉着肖明宇问:“肖局,有件私事我得跟你打个商量。”肖明宇见李逸风说的如此郑重,神情也严肃起来,他抽了口烟,道:“你说。

”“临去县委报道前,村里支书跟我说了件事,一年二十四个节气,除了农忙时,村里的男劳力还能使把子力气,过了时候,大家都闲下来,一天到晚的不是喝酒就是打牌,全村上下风气不正不说,隔三差五的就有邻里纠纷发生,四邻八舍的闹意见甚至大打出手的事情屡有发生,不怕你肖局笑话,两家人闹矛盾,冲到前面的往往都是老娘们,后面还跟着四五个壮小伙子,派出所的同志们到了后也无济于事,只能调解调解,然后打发他们各回各家,时间久了,造成的治安隐患十分巨大。

老村长找到了我,希望我能想想办法,给村里解决些就业问题,村里的五保户多,本来不多一些的资金基本上都用在孤寡老人身上了,大多数村民只能靠天吃饭,赶上天公不作美,吃不上饭绝对不是笑谈,老村长愁啊。我把这事儿应下了,可工作一忙,没顾得上打听,你既然找上门来了,给指条明路吧。”“哎呦喂,我说兄弟,你这不是给我出难听吗?你也知道哥哥我是公安出身,经济上的事儿我一点都不明白。”肖明宇叫苦不迭,随即一想,李逸风轻易不求人,他张开嘴了,还不是为了自个的事情,这个事想什么办法都得给他解决了。

肖明宇蹙着眉琢磨了半天,见李逸风笑眯眯地看着他,苦涩的一笑,道:“这样吧,农业局林局长和我是高中同学,他们局里每年都有一批农业扶植项目专项拨款,相应的项目也有不少,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找个适合李家村发展的项目,给你救救急。”李逸风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肖大局长有门路。”肖明宇哭笑不得的看着李逸风说道:“别恭维我了,我怎么摊上你这么个好兄弟,好谁说理去?”说着,肖明宇一伸手:“手机给我!”李逸风赶忙奉上手机,肖明宇接过来,拨通了林家栋办公室的座机号码,五分钟后,挂断了电话。

“他知道是你的事情,马上赶过来,说要和你当面谈,逸风,老哥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成不成的,你们俩谈着看。”“承情承情,这我就感激不尽了,来来来,进屋进屋。”李逸风笑着把肖明宇拉进了屋里。李大海老两口见儿子回来了,笑着迎了出来,逸风妈赵秀蓉拉着李逸风的手,温情脉脉的上下打量着他,嘴里直说着:“瘦了瘦了。”李逸风扶着母亲瘦弱的肩膀,心头一荡,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他呵呵笑了笑,道:“妈,别看长得瘦,浑身是肌肉,你儿子什么身子骨您不清楚?”赵秀蓉笑了起来,说道:“这孩子,这么大人了还跟长不大似地,妈的玩笑你也开。

”像是埋怨,更多的是母亲对儿子的疼爱。李逸风没再反驳啥,他拥着父母的肩膀,笑着介绍说:“爸、妈,这是我大哥,县公安局局长肖明宇同志,我在县里上班,明宇大哥很照顾我的。”李大海老两口赶忙上前和肖明宇寒暄,那份热情劲就甭提了,赵秀蓉还不觉得怎么样,李大海多少明白些官场里的弯弯绕,公安局长,在他看来就是个了不得的大官了,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是镇上的书记、镇长,还没和人家说过话,眼下见公安局长都到自己家来了,还非常和气的跟自己老两口说话,心里自然高兴的紧。

他也知道这是因为儿子出息了,才能结交上这么大的领导,李大海脸上有光啊。肖明宇笑着和李大海老两**谈,说的全是些李逸风的事情,肖明宇看的出来,老两口疼李逸风是疼到骨子里去的,这让他不由想起了自个那早已过世的父母,一时间心里百味杂陈。“逸风啊,在家没有?出来接客。”外面响起了谭颜辉粗犷的大嗓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