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折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百分之三十五,李逸风在心里大体算了算,也有不老少钱了,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道:“反正我暂时没有用钱的地方,你们看着投资就成,至于占多少股份,按规矩来吧。对了,家里盖房估计钱不太凑手,再给我拨个一两万的过来就成。”刘源倒是没说什么,他清楚李逸风的脾气,就是在上大学那会儿最艰苦的时期,这哥们儿也把钱财看得很淡,也可以说他根本没有那个意识,钱多钱少的,生活一样过,并且过的有滋有味,刘源看着李逸风,笑了笑,没有说话。

冯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李逸风,在他的思想意识中,一个农村娃要说对金钱不感兴趣那是不可能的,况且这笔钱也不是小数目,好几千万的资金,搁谁面前不会眼红心跳?偏偏这家伙就摆出一副随便、淡然的态度,他是真没把钱放在眼里?还是故作姿态?冯宁有些吃不准了。冯宁笑着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李逸风,道:“逸风兄,这张卡里钱不多,三十万,你拿去零花吧。”零花?李逸风笑了,心说你出手可真大方,三十万给我零花还是试探我恐怕你自己心里有数吧?他目光楚楚地望着冯宁,脸上的笑容很是玩味,看的冯宁有些不好意思了,李逸风也不客气,接过来径直把卡揣进兜里,说道:“这是我应得的,我一个点子怕是不止三十万吧?”那意思很明白,我拿了我应得的钱,你还想让我承你的情?李逸风的不卑不亢让冯宁多少有些局促,他确实存着压李逸风一头的心思,倨傲的原因是他引以为傲的身份和一颗聪明的头脑,但他没想到李逸风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他自觉通天的身世在李逸风眼里基本上等同于狗屎,人家压根看不上,反倒是自己还要求着他,再说些不着四六的话,自取其辱就成了必然。

冯宁想展示手腕的伎俩被李逸风识破后,他也不觉得有多么丢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现实世界,你技不如人就只能甘拜下风,冯宁深知,负隅顽抗的结果不是沉沦就是毁灭。一个圈子大致也是如此,圈子的存在就是给大家提供个互相交流、互帮互助的平台,那么,这个圈子必然会有核心人物的存在,大家只有围绕在核心人物身边,才能谈的上共同发展、共同进步。冯宁比谁都想做这个圈子的核心,起初他认为,也只有他才有能力领导圈子里的人共同发财致富,他不认为这是自大,反而是一种自信,但是,见到李逸风后,他才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逸风兄,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冯宁咧着嘴想解释一句。李逸风站起身来打断了他:“时间不早了,你们早些休息吧。”说完,他抬腿就往外头走去。对冯宁这种从小在福窝里长大的纨绔子弟,说实话李逸风是不大看得上的,也正是因为家庭条件的优越养成了他们牛逼自大、目中无人的怪异性格,不在民间不知道农民的苦,李逸风岂能让这种人牵着鼻子走?你越是想展现你的与众不同,我越是对你不屑一顾,想进入我的圈子,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在我面前摆你公子哥的臭架子,对不起,哥不伺候!李逸风性格中是有强势的一面的,只不过初入官场的他时常告诫自己要谨慎再谨慎,位置的不同决定了他不能肆无忌惮的发挥他的强势,试想一下,作为县委书记秘书的他,如果过于强势,会引来怎样的疯言疯语?不过,他低调不等于他没有脾气,分对谁不是?对冯宁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想要折服他,想要让他死心塌地跟你混,就得时不时展露一下你的手腕。

李逸风也明白,这个手腕要以理论为主,以坚忍不拔的性格为辅,两者相辅相成才能发挥出最佳效果。李逸风倒也不是对冯宁有多大的意见或是不满,相反,他对冯宁出色的经济头脑还是比较欣赏的,但欣赏不等于纵容,前世的经商经验告诉李逸风,以冯宁这种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不懂得变通的性格脾气,在商场上混,早晚有一天会被商场上尔虞我诈的滚滚浪潮淹死吞噬。现在及时点醒他,不是害他,是为了他好。刘源眼见着两人一句话没说到一起去瞬间翻了脸,不由有些心急了,他狠狠瞪了冯宁一眼,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了李逸风的胳膊,说:“逸风、逸风,都是哥们儿不至于,看我面子成不?”说着,一个劲的给冯宁使眼色,那意思是说,赶紧说两句好听的吧我滴个活祖宗,你把他气走了,不就等于把钱气走了么?李逸风笑着说道:“没事,时候确实不早了,你们赶了一天路,早些休息,别想太多。

”李逸风越是这么说刘源越觉得不踏实,他拉着李逸风的胳膊不放手,扭过头来对冯宁吼道:“冯宁你个龟孙子嗳!我在路上跟你说多少遍了,让你收敛一下你那些个臭毛病,**故意拆老子台是吧?我告诉你姓冯的,今儿小爷把话撂这儿,你要是不让逸风把这口气儿顺过来,咱俩今后桥归桥路归路,一拍两散去球的!”冯宁被刘源一顿狂吼弄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煞是好看,他哭笑不得的站起来,走到李逸风身边歉然一笑,道:“老兄,你也看见这哥们儿的劲头了,你要是再不原谅我,他扒我皮的心思都有,先前是哥们儿考虑不周,今儿我算是彻底服气了,原谅我一回,成不?”“戏演得不错!”李逸风戏谑地看着两位,平淡的说道。

“呃……”刘源冯宁面面相觑,像是喉咙里塞满了驴毛似地,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好半天刘源才结巴道:“这,这个你,你也能看的出来?”“哼哼!你们玩的这些,都是哥多年前玩剩下的!好意思拿出来蒙我?”“禽兽啊!天理难容啊!老天爷,你把这个妖孽收了去吧,生活真操、蛋,我们不想太操心啊。”刘源双手合十、泪流满面、仰天长叹的说。他这一番惺惺作态引得李逸风二人哈哈大笑不已。李逸风笑着捶了刘源一拳,说道:“行了,大半夜的不怕把狼招来?”刘源嘿嘿一笑,道:“狼倒是不怕,色狼有两头,就是没有合适的花姑娘让爷们儿调戏啊。

”刘源仰面长叹道:“嗳!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哎呦……”冷不防屁股被冯宁踹了一脚,刘源捂着硕大的屁股跳了起来:“干嘛?!”“我让你改不了作湿的臭毛病!”冯宁嬉笑着说道。刘源对着冯宁怒目而视,撸起袖子就像上前招呼。李逸风对这俩活宝直接无语了,“好了好了,说正经的,过段时间我要去之江走一趟,你们俩要是感兴趣的话,一起过去吧。”一说这个刘源来了精神:“去干嘛?会情人吧?”“滚蛋!”李逸风没给他好脸色,接着说道:“县里派我去考察项目,招商引资。

当然,有机会见个面也是不错滴。”李逸风笑了。“就知道你这家伙目的不纯。”刘源嘟囔道。冯宁接了一句:“逸风老兄,大约什么时候过去?行程定下来没有?”李逸风掏出烟来分了一圈,点上后说道:“估计得上任后了,具体什么时候去还没定下来,怎么,那边你有关系?”冯宁抽了口烟,笑着说道:“基本上是根据地,临州的市长是我叔叔,你过去后不妨跟他联系一下,或许他能给你提供些便利,我会跟他打招呼的。”李逸风摇了摇头,之江之行,他不打算跟当地政府联系,就算是想联系人家,人家知道你是谁?你一内地欠发达县城的开发区小干部到了之江,引不起多少重视,与其给人家添麻烦,遭受白眼,不如自己蒙着头闯一闯来的痛快。

有道是,出门在外,投亲戚不如住店。这次过去,主要是找张远谈谈,看看托他的关系,能不能引进一两家汽车配件生产厂家过来,乐观的估计,就算两家不成,凭着自己跟张远的关系,蹿腾着他来沂南投资,应该没多大问题。“还是不麻烦领导了,我这次去,主要是考察一下零配件市场,如果能引进来一两家企业最好,如果不行,也不勉强,不瞒你说,县里没给我下硬性指标。”听了李逸风的话,冯宁的心思活络了起来,汽车制造业他虽然不懂,但他和之江当地的汽车零配件生产商有着不错的关系,想了想,冯宁说道:“这样吧,明天回去后我和几个朋友联系一下,联系好后,咱们一起过去,我帮你引荐几个伙计,都是做汽车零配件生产买卖的,你肯定会用得上。

老兄你在之江读了四年书,对南方人的做派了解的很透彻了,他们做生意,那是无利不起早,没有过硬的关系,说句实在话人家根本不屑于到沂南这种偏远的县城来投资,我和你一起过去,居中调和一下,绝对能帮得上你的忙。”[..](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