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紧急召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也是现今为止国内政坛上存在的一大弊端,招商引资前期多数官员唯投资商马首是瞻,一旦招商引资成功,官员们那副丑陋的嘴脸必定暴露无遗,在他们看来,不管你多么有钱,到了我的地盘上你就得听我使唤,你就是我攒足政绩升迁的筹码,至于你以及你企业的死活,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李逸风也清楚,这趟之江之行不会那么简单的就完成文华书记交给他的任务,他也为这个事儿犯愁,眼下听冯宁说起了他与之江不少汽车零配件生产商关系不错,李逸风眼前一亮,这可给他解决了大问题。

“兄弟,客气话我就不跟你说了,行程定下来后,我给你打电话。”李逸风感激地说道。冯宁嘴角上升一个弧度,摇头说道:“这么说就见外了,放心,明天回去后我抓紧联系,多了不敢说,帮你引进两三家企业过来,还问题不大。”李逸风畅快的笑了笑,和刘源冯宁对视了一眼,颇有些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味道。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送走了刘源两人,李逸风准备去西山看一看,前些日子捡回来的两块矿石被冯宁拿走一块,他准备在捡些回来,下午去县里跟文华书记大体上说说。

正准备出门,口袋里的手机唐突地响了起来。李逸风掏出来一看,屏幕上清晰的显示出“书记”两个字,他不敢耽搁,立马按下了接听键:“书记好,是我。”李逸风心里直打鼓,以他对文华书记的了解,没有要紧事情,他是不会在自己放假的时间内打电话过来的,莫非,又有事情发生?李逸风所料没错,张文华听到话筒中传来的声音,有些急切的说道:“逸风啊,恐怕你得提前结束休假了。”“书记,工作要紧,有事情请吩咐。”张文华暗自点头,要说贴心,还得是这小子!“肖明宇刚刚打电话过来,王林义这条疯狗什么话都往外说,他陆陆续续的又咬出不少干部来,市委翟书记雷霆大怒,指示我说一定要把案情控制在一个适当的范围内,县里经不起折腾了,况且今天新县长要来上任,待会儿我得去交界处迎一迎,一些事情恐怕顾不上了,闲话不多说,你抓紧过来吧,代表我去公安局和肖明宇见个面,把我的意思转达过去。

”李逸风头疼了,这事说起来真不是他能掺和的了的事情,王林义这么做摆明了就是要通过咬出职务高的干部进来,以此减轻自己的罪行。李逸风心里骂上了:MLGBD,**咬人没错,也得分时候吧,在这个节骨眼上咬人,不是存心给书记找不痛快么?顾不得想太多了,张文华的指示还是要坚决贯彻执行的,李逸风立刻说道:“书记,我马上赶到县里去,您在办公室稍等我一会儿。”“嗯!”张文华果断地挂了电话。跟老爸老妈打了招呼,李逸风怕老人不放心,撒了个谎说县里有工作需要处理,他得马上赶回去,老两口知道儿子工作忙,没说什么,立马放行了。

一路风驰电掣,李逸风赶到县委时不过用去了十多分钟。急匆匆上了楼,文华书记的新任秘书闫明光早已在楼梯口处等着他了,闫明光对李逸风是很羡慕的,能得到书记毫无保留的信任,这是多大的一份荣光啊?李逸风跟闫明光简单寒暄了两句,大步向文华书记办公室走去。文华书记脸上看不出哪怕一丁点焦虑的神情,他依然平静的坐在靠椅上,眼神中偶尔闪现出的一丝寒光显示了他内心的烦躁。见李逸风表情严峻的推门进来,张文华没有和他客套,指着对面的椅子道:“坐吧,小闫给逸风来杯茶。

”“嗳!”李逸风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拿起他办公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支,自顾自的点燃喷云吐雾起来。张文华对李逸风这番动作暗暗发笑,却又对他这种坦然的姿态极为欣赏,换个人你试试?别说敢在县委书记面前如此放肆了,那真是说话都得加着小心,生怕一句话说不对付就会引来书记的一顿怒火。闫明光给李逸风泡好茶,恭敬地端到他面前,对他在书记这里享受到的待遇羡慕不已,什么是心腹?这就是心腹,心腹就是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超规格待遇。

李逸风接过茶杯,客气地说道:“谢谢。”闫明光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在外面关上了门。“逸风,情况是这样的,昨天夜里临近三点钟了,肖明宇接到案审人员的电话,说在审讯王林义的过程中,发现了不少疑点,经过进一步审讯,王林义咬出了县政府副县长牛根福有收受他人贿赂的违法犯罪行为,肖明宇觉得兜不住了,连夜向我进行了汇报,经过紧急常委会开会讨论,决定对牛根福的涉案情况向市委领导作出汇报,翟书记听过我们的汇报后,指示大家,要把涉案人员违法犯罪的事实彻底查清查实,对他们所犯罪行不要姑息迁就,要严办、重办。

同时,书记担心事情查到了这个地步,县委会失去对事态的控制力度,让我们千万要把事态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不要肆意再扩大了,否则,事情闹大,市里跟省委领导也不好交代。”张文华娓娓道来。李逸风明白了他的意思,或者说明白了翟冠群书记的意思,总的要求就有一点,案子查到牛根福到此为止,要想办法让王林义闭上嘴巴,如果他再乱咬下去,谁都不好收场。李逸风蹙眉问道:“书记,您的意思是……”“牵扯面很大啊,昨天晚上得到翟书记的指示后,市纪委连夜派人来对牛根福实施了双规,牛根福也是个没卵子的家伙,刚进去就全招了,不仅把县里不少部门的主要领导人交代了出来,更牵扯到了原任县长**头上去了,市里已经对**采取了双规,对他存在的问题全面进行调查,这个咱不去管,县里目前乱成一锅粥,各单位各部门人心惶惶,谁都无暇开展工作。

哼哼!没做亏心事,他们怕什么?逸风啊,开发区班子成员也牵扯进来不少,我看你处理完王林义的事情后,抓紧去上任吧,时间不等人啊。”“还有,我的意思是,你出面和肖明宇聊聊,让他就此打住对王林义的审查,马上把人移交给检察院起诉,这件案子到此为止吧。”张文华忧虑的叹了口气。李逸风看得出来,他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于是毫不犹豫的接下了这趟差事:“书记放心,我马上去公安局走一趟,相信肖局会深明大义的,您等我好消息就是了。

”张文华点了点头,摆手说道:“去吧,早去早回!”李逸风点头后起身走了出去。事情并不像李逸风想象的那么简单,来到公安局,在肖明宇办公室坐下后听他介绍完案情,李逸风彻头彻尾的傻了。造成今天这个难堪局面的,其实不是王林义乱叫人而引发的,根源还在赵国强身上,强奸幼女案发生后,赵国强忍了三天,终究没扛过去公安干警们连番的审讯,交代了事实真相,其中更是说了不少王林义的卑劣行径,王林义刚进来时还梗着脖子拒不交代,当干警们把赵国强的证言证词摆到他面前时,王林义傻了眼,陆续将这些年来的一些犯罪事实交代了出来,同时也咬出了不少高职务的干部。

牛根福被牵连进来实际上很意外,说穿了王林义有些穷图匕见了,看不到希望的人往往会犯浑,显然他清楚自己目前所处的境地,只有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才能减轻自己的罪行,人在脑子不清醒的时候说出口的话是不足以让人相信的。开始时大家也不相信王林义的胡言乱语,但他分肯定的说曾经给副县长牛根福送过一块纯金手表,这一重大案情引起了专案组同志们的注意,于是就有了肖明宇连夜赶到公安局来,亲自审问王林义,以至于后来和文华书记汇报的事情发生。

“兄弟,这事儿吧,说起来也怪我,昨天夜里,市纪委对牛根福实施双规后,我接到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是省委办公厅的,姓洪,目的是给牛根福说情,让我们公安机关在侦查时手下留情,我觉得这事儿反常的很,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谁知道今天早上他又打电话过来,威胁我说我这个局长干到头了啥的,呵呵,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肖明宇苦笑着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