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攻陷困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逸风漠然地目光盯着肖明宇看,像是不认识他一样,肖明宇被李逸风盯得一阵促狭,脸色通红,面容僵硬。 欢迎访问免费小说阅读网站李逸风开了窍一般恍然大悟,他不敢置信的问道:“肖大哥,你不会是?”肖明宇神色略显尴尬,低垂着的脑袋艰难的抬了起来,看了眼李逸风,又低下,叹了口气,说道:“老弟,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李逸风听罢,嚯地站了起来,舒展的面孔瞬间扭曲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方正如肖明宇,在面对强压的时候也有顶不住的一天。

“肖大哥,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李逸风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踱着步,事情已经很明了了,肖明宇被所谓的省委办洪主任一个电话干扰了思绪,私下里对牛根福的案卷进行了调包,这事儿往小了说是干扰司法公正,往大了说他就是从犯!李逸风一时间失去了主意,“糊涂!”李逸风吼了一句:“暂且不说那位洪主任的身份是真是假,你这个行为就不该发生!”肖明宇蹙着眉头狠狠地抽烟,他清楚李逸风这番话的意思,也明白自个这事儿办的挺不是人,但他也没办法,省委办公厅主任,那是个什么拥有多大权力的人他太清楚了,说句不中听的,人家想办你,比踩死只蚂蚁还要简单。

在绝对的权利面前,他手里这点小权根本不值一晒。肖明宇不是没想过此人会不会是冒充的,但理智告诉他,宁可偏听偏信也不能与之较劲,他输不起,只能昧着良心替他卖命。“逸风,我……”肖明宇抬头看着李逸风,此刻他有些后悔了。李逸风重新在沙发上落座,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淡蓝色的烟雾升腾起来,模糊了他的面容。他在思考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首先一个问题是必须让肖明宇悬崖勒马,如果放任他继续胡来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其次,这事儿还得瞒着文华书记,让书记知道了肖明宇背着他干出此等勾当,失去文华书记的信任事小,一气之下免了他的公安局长事就大了。

“对牛根福的审讯材料还在你手中?”李逸风蹙着眉问道。肖明宇道:“在我这里。”李逸风点头放心了,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刘源的电话,响过几声后,话筒中传来了刘源粗犷的嗓门:“我才走多长时间你就想我了?”“别开玩笑,有件事情你帮我查一查。”“说!”“省委办公厅有没有个姓洪的主任?抓紧时间查,我急用。”“你问这个干什么?算了,五分钟后给你打电话。”刘源爽快答应下来。收了电话,李逸风说道:“肖哥,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事情的严重程度你比我清楚,当务之急,是赶紧把牛根福的口供送到市纪委相关办案人员手里,局里有没有你完全信任的人?这事必须要慎重对待,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引来震荡。

”肖明宇点头道:“刑警大队大队长吴东林是我的心腹,这事交给他办没有问题。”李逸风说道:“文华书记的意思是,强奸幼女案也好,贪污腐败案也罢,查到牛根福这一级就此打住,这也是市委翟书记的意思,怕是翟书记也跟市纪委相关办案人员做了交代,文华书记让我告诉你,一定要把王林义的嘴看严实了,别让他跟疯狗似地再乱咬人,当前,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前提。”肖明宇蹙眉道:“我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王林义他……”李逸风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语,道:“肖大哥,这样吧,我去见识见识这个王林义!”“这……”肖明宇有些犹豫,随即说道:“好吧!我马上安排。

”两人正说话间,刘源的电话打了进来,李逸风赶忙接起来:“丸子,是我。”“我查过了,省委大院里,压根就没有什么洪主任,你问这个干嘛?”“具体什么事情我就不跟你说了,就这样,谢了!”李逸风没给他继续发问的时间,径直挂断了电话。“没有姓洪的主任。”李逸风摇头对肖明宇道。肖明宇气的脸色涨红,后槽牙咬地咯嘣咯嘣响,“MLBD,跟老子搞这一套,王八蛋!老子饶不了他!”“行了,再饶不了他,他也得进去了,到时候给他安排个条件好一点的监狱就成。

”李逸风这时候脸上才有了笑容。肖明宇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还是你说的有道理啊,等案子结了,我给司法局老穆打个电话,让他好好招待招待姓牛的,MLBD,差点害得老子丢了饭碗!”李逸风心说,你自己意志不坚定怪得了谁?肖明宇也看出了李逸风对待他态度上的变化,他尴尬的说道:“兄弟,归根结底还是老哥我做的不对啊,我愧对张书记的信任,我……”“老哥,别想太多,谁也难保没有犯错误的时候,你抓紧时间安排一下,事情办妥当了,咱们都好交差。

”李逸风说道。肖明宇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想要挽回影响,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他起身向办公桌旁走去,拿起电话如是这般的吩咐了一通,转回头说道:“都办妥了,口供我让吴东林过来取,稍等一会我陪你去羁押室。”李逸风点了点头。不多时,吴东林敲门进来,肖明宇给他介绍了李逸风认识,吴东林显然对这位最近在沂南县政坛上红得发紫的政治新星早已熟知,客气的跟他握手寒暄。落座后,肖明宇从抽屉里拿出一宗案卷递给吴东林,说:“你亲自跑一趟东盛宾馆,把案卷交到专案组齐组长手里。

”吴东林严肃的点了点头,接过案卷转身就走。李逸风喊住了他:“吴大,一定要告诉专案组的领导,案卷之前没送到,是因为工作马虎了,遗忘在档案室里,明白?还有,如果有机会见到牛根福,你只需要跟他说一句话就成,洪主任是假的。”吴东林思虑了一会儿,点头说道:“请局长和李书记放心,我知道该怎么说。”李逸风笑着扔了包烟给吴东林,说:“吴大,谢谢了。”吴东林微笑着接住了香烟,摇了摇头,快步走了出去。“老弟,牛根福那边不会出问题吧?”肖明宇担心的问道。

李逸风道:“他能出什么问题,除非他想死的更快,否则,他是不会把你咬出来的,到了副处级这个层次,有些事情他比咱们看的明白。”肖明宇激动地抓住李逸风的手,道:“多亏老弟你今天点醒了我,否则老哥这一关过得去过不去真不好说了。走,我陪你去羁押室看看我们那位无所不能的王局长。”李逸风笑了笑,跟在肖明宇身后向楼下走去。反反复复被审问了两个多礼拜,王林义早就被折腾的不成人样了,脸色蜡黄,一点精神都没有,头发乱糟糟的,像一个鸡窝扣在上面似地,胡茬老长,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坐在还算干净的铁床上,半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铁门的响声惊扰了王林义的思绪,他满是疑惑的抬起头,看清了来人的面孔后,他冷冷一笑道:“呦,肖局亲自过来审问我了?”肖明宇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后面的李逸风快走了两步,在王林义身前驻足,冷森的目光盯着他看。王林义见李逸风站在了自己面前,顿时心下一惊,颤巍着说道:“李、李秘书。”李逸风点了点头,掏出烟来递给王林义一支,王林义赶忙接了过来,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无声的摇头笑了。李逸风掏出火机打着后送到他面前,王林义凑到近前点燃了香烟,“谢谢。

”李逸风摇了摇头,在他对面的床上坐了下来:“老王,何必呢?”王林义显然明白李逸风的意思,他抬头看了李逸风一眼,他咬牙切齿地发恨道:“想让我不舒坦,我也不能让他们舒坦!李秘书,你不用劝我,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挑唆的,哈哈!报应来的真快啊!没想到啊没想到,那些人也有担惊受怕的一天,爽啊,爽!”王林义说着,情绪激动了起来,“呼”地从床上弹起身来。李逸风道:“老王,坐下说话。”见王林义重新坐下,李逸风继续道:“说实话,你走到今天这一步,怪不得别人,要说原因,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自己,被蝇头小利迷惑了眼睛,大道理我也不跟你讲了,你是个老党员、老干部,那些道理你比我懂的多,我过来只和你说一句话,多为自己的妻子孩子考虑考虑,你虽然触犯了法律,但他们还要正常的生活,你在里面图一时痛快,可以不顾及后果的乱咬,他们在社会上怎么立足?会成为千夫所指的!”王林义明显一愣,猛然抬头看着李逸风,半晌,点了点头道:“李秘书,我、我求你个事情行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