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暗中较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和辛跃说着话,眼看一上午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中午李逸风在开发区食堂随便吃了点饭,回到办公室小酣了一会儿,就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与他办公室的冷清相比,龚昌平屋里可就热闹的多了。孙涛、朱锦文两位管委会副主任和龚昌平相对而坐,三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一股阴厉之色浮现在他们脸上,乍看上去有些狰狞。“书记,那小子来者不善啊。”孙涛打开了话头。龚昌平自然明白孙涛嘴里的“那小子”指的是李逸风,他阴翳的笑了笑,笑容中透出一股淡淡的不屑,“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又能怎么样?他还能在开发区扑腾起大浪来?别忘了,开发区上上下下百十口子人,有几个不是领导的关系放到这里来的?他要想玩什么花样,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把他淹死,你们瞎担心啥?”龚昌平心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孙涛心里怎么想的,跑到我这里来嚼舌头根子,你是怕一旦李逸风揭开盖子,你也在劫难逃吧。

孙涛尴尬的笑了笑,没能从龚昌平嘴里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孙涛有些不满了,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可谓是茶壶煮饺子——心里有数,这时候激怒了龚昌平,绝对不是个明智的选择。“书记,我是说不能由着他胡来吧?上午县领导摆出的阵势您也看见了,两个常委来送他上任,这说明什么?说明张书记对我们开发区非常不满了,把那小子弄过来,摆明了就是来接替您位置的,您不能坐以待毙任其他欺负到咱们头上来啊。”孙涛进一步说道。

“肤浅!”龚昌平瞪起眼睛喝斥了一句,觉得不妥,又呵呵一笑,道:“上午临下班时,我给马书记打了电话,他指示我说,开发区的重点工作,还是应该由熟悉开发区运作的同志们来挑大梁嘛,对于新上任的同志,和他搞好团结的同时,也要尽力保护好他,开发区周边的环境异常复杂,新同志在不熟悉工作的情况下贸然介入,不利于他的成长。”孙涛听了龚昌平的话,眼睛顿时一亮,“书记,您的意思是说,马书记……”“你们俩心里有数就行,有些话放在心里比说出来稳妥的多。

”龚昌平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美的不得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他内心的焦躁恐慌情绪尤为激烈,特别是在他最大的靠山**被市纪委双规后,这种焦虑情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失去了靠山相当于位子的不稳固,县委书记张文华不止一次的流露出想换掉他的意思,别看开发区目前发展的不怎么样,可大小也是个一级部门,再穷的单位也穷不着领导,让他龚昌平从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位子上挪开屁股,他非常不甘心。但是,龚昌平深知,想要让张文华改变态度,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反正他办不到,他已经做好了从开发区撤离的准备,千算万算没算出来最后张文华还是放了他一马,前段时间县里调整各个单位的班子,出人意料的没有把他列为调整对象,这让他悬着的心暂时放了下来。

龚昌平并没有因为张书记暂时没有调整他而有所懈怠,反而他认为张书记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对他就此置之不理了,达摩克利斯之剑一直在他头上悬着呢,握着这把剑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把剑锋向下砍过来。他不能不万分小心,龚昌平再狂妄,还没有愚蠢到主动和张文华书记作对的程度,他不是看不出文华书记派李逸风前来开发区任职的目的,但苦于没有过硬的靠山,他不敢过分为难李逸风。就在这时,马德胜的出现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在龚昌平眼中,马德胜犹如一根救命稻草,他自己就是落水的草鸡,如果这根稻草抓不住的话,结果是什么不猜可知。

关键问题是,在和马德胜交谈中,龚昌平敏锐的品味出一些别样的味道,马德胜胃口不小,语气中流露出了想全盘接手**人马的意思,这就不能不让龚昌平心动了,如果他能作为马德胜和**旧有人马联系上的牵线者,那么,对于马德胜来说,自己就是首功一件,他必然会对自己刮目相看。对于自己来说,好处更是显而易见的,不仅有了新靠山,更有了和李逸风相抗衡的资本。有了这个想法龚昌平的眼界就大过来天了,天上掉下来一块云彩,他也不认为一定能砸到他的头,他反倒以为这块云彩会给李逸风带来灾祸,事实证明,他是错误的,天上固然掉云彩,但砸到的必然是他,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朱锦文是个沉着的人,相对于孙涛而言,他不会轻易把自己内心的感触放在脸上,有一个词儿来形容朱锦文,宠辱不惊无疑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孙涛和龚昌平的一问一答全都被朱锦文听进了耳朵里,说实话,朱锦文是看不上孙涛的,看不上他的原因不在于孙涛为人张狂,而是因为他没有大局意识,看不透风云变化,他认为,孙涛此人总算失败,也是因为他这张破嘴早晚惹祸,心里有什么话藏不住不说,不说出来心里就不痛快似地。要知道官场上话多了容易生事!朱锦文之所以跟孙涛联合起来,也是逼不得已,同样作为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赵鹏和金雨辰(进去那两个)的前车之鉴近在眼前,如果开发区内部再不团结起来,被李逸风攻破堡垒,那是早晚的事儿。

同时,朱锦文也清楚,他和孙涛的利益是紧密相连的,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两人之中任何一个人进去了,势必会牵扯到另外一个人。不过,朱锦文心思缜密,对孙涛沉不住气的一番话嗤之以鼻,他也看出了龚昌平对孙超心存不满,于是打圆场道:“书记,老孙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依我看,还得在内部分工上对李逸风进行制衡,否则,以他表现出来的强势,未必不会对咱们形成威胁。”龚昌平诧异的看了一眼朱锦文,在他心目中,朱锦文一般不会表露心迹,但是,朱锦文每说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龚昌平从来不认为朱锦文是他的左膀右臂,他没那个福气,以朱锦文的性格,也不会因为谁是一把手而对谁另眼相看,这人很有一股子恃才傲物的个性,但是,今天朱锦文的一番话却给龚昌平提了个醒。

别人的话龚昌平或许可以不听,但朱锦文的话,龚昌平却要好好思忖一番,他看待问题的方向和自己完全处在两个方面,或者说,人家是旁观者清,朱锦文既然说出了要提防李逸风的话,那绝对是有道理的。至于是什么道理,龚昌平有一把手的尊严不屑于问,他淡淡说道:“哦?依朱主任的意思,咱们要怎么对待李书记?”这句话说的很巧妙,他并没有说“我要怎么对待李书记”,而是把事情扩大到“咱们”这个方面,那意思是,我们目前是一条绳上的俩蚂蚱,跑不了你,也逃不了我。

朱锦文岂能听不出龚昌平话中之意,但他不以为意,对龚昌平人质上的了解使他清楚的知道,即便是自己计较这些,也无济于事,你根本撼动不了他的地位。朱锦文貌似憨厚的一笑,说道:“马书记不是说了么,要注意和新同志的团结,同时也要关注年轻同志的成长。”说道这里,朱锦文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神秘莫测,他看了眼龚昌平,见龚书记一脸狐疑的表情,随即解释道:“书记,虽然说他是县里安排下来任职的干部,具体分工也早就确定了,不过,对您来说,这算什么?上面有马书记的支持,下面有同志们的鼎力相助,想要架空他,不过是旦夕之间的事情罢了。

况且,这开发区上上下下的企业,哪一个不是您亲手引进过来的?您还怕企业的经理老总们不听您的招呼不成?”龚昌平哈哈大笑,指着朱锦文说道:“锦文啊锦文,你就是你我肚子里的蛔虫,妙啊,妙!!经你这么一提醒,犹如醍醐灌顶,令我茅塞顿开啊。好!这事儿你去安排,李逸风不是要去企业转转么,你去告诉那些经理们,让他们好好招呼李书记!”PS:第三章不辱使命送到了,我先大笑三声,哇哈哈哈!爽啊!谢谢弟兄们支持,看现在,收藏涨势不错,用郭德纲的话说:我很欣慰!啥也不说了,午夜努力写,大家给脸午夜不能不兜着,会用更好的故事回报大家!鞠个躬吧,无以为报,明天继续奉献给大家更精彩的章节,谢谢大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