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人不要脸则无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呦,这就六点半了,李书记,你是回县城,还是在单位住下?”贺援朝抬手看了看表,问李逸风道。李逸风笑着说:“辛跃主任问我来着,我在县城有地方住,就不麻烦单位上再安排住房了,贺书记,您也回县里?”贺援朝咧着嘴一笑,道:“可不是咋的,我们家你嫂子在县国土局工作,我是自打开发区一成立就扎根在这儿了,对此你嫂子没少唠叨我,没办法,为了不让人家一脚踹了咱,只能每天来回跑呗,命苦哦。”李逸风听了贺援朝调笑的话,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掏出一支烟递给贺援朝,帮他点着火,李逸风说道:“贺书记,言不由衷啊,家里有个知冷知热的人等着你,你应该感到高兴啊,不像我似地,每天回到家,面对着冷冷的墙壁,饿了没人管,病了没人理,比起我来,你幸福多了,还有啥不知足的?”“倒也是啊,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平衡多了。

”贺援朝也跟李逸风开起了玩笑。李逸风哈哈一笑,道:“贺书记啊贺书记,我算是明白你的心思了,你这是典型的见不得别人比你过的好,否则你心里就不舒服。”贺援朝被李逸风的话逗乐了,他大声笑了起来,好半天,止住笑后拉着李逸风的胳膊说道:“走走走,这个点也没有公交车了,你也别嫌弃我的车破,跟我一起回去吧。”李逸风也不客气,笑着跟随贺援朝下了楼。贺援朝每天上班自己开着辆破面包,见李逸风绕着面包车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就说嘛,千万别嫌弃我这辆车破,关键时刻,它能遮风避雨,李书记,上车吧。

”李逸风笑呵呵的打开车门上了车,见贺援朝在驾驶室坐下后,李逸风说道:“不错了贺书记,咱们开发区这么多领导,有私家车的怕是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吧?”贺援朝看了李逸风一眼,他不想给李逸风留下什么误会,于是解释道:“李书记别多想,我弟弟红军自个开了个汽修厂,这辆车原来是财政局的报废车辆,让他回收过来重新改装的,我家爹妈去世的早,打小就是我们弟兄两个相依为命。”说着,贺援朝打着了火,熟练地启动起来,车子缓缓向前驶去。

贺援朝继续说道:“不瞒你说啊李书记,我考上中专那年,红军才十四岁,家里没钱念不起书,为了供我读书,红军瞒着我去学校退了学,跟着城南赵师傅学习修车,学徒之前就跟赵师傅说好,要预支一年的学徒工资,保证学成后五年内给他打工,这样,我头一年的学费才有了着落。”“我弟弟不容易啊,不过他还算争气,学了门手艺,自个也有了自个的事业,去年见我风吹雨淋的上班下班,知道我一个国家工作人员不能干损害国家人民利益的事情,就花了心思给我改装了这么一辆车,让我不至于风吹日晒。

”贺援朝的话,李逸风听起来颇为心酸,没想到眼前这个汉子还有如此悲戚的身世,不由对他另眼相看了,说是对他另眼看待,李逸风觉得他弟弟红军才是真正值得他尊敬的人,为了哥哥能圆读书的梦,毅然决然的放弃了自己的学业打工让哥哥上学,为了不让哥哥风吹日晒,自己花钱给他弄辆汽车,不能不说,手足之情在贺援朝兄弟俩身上诠释的非常完美。“贺书记,听了你的故事,我真是觉得,哎呀……”李逸风感到胸口跟堵了块石头似地,压抑的难受,一些到了嘴边的话反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贺援朝呵呵笑着摆了摆手道:“不说这个,你不怀疑我这辆车来路不正我就很高兴了。”李逸风有些尴尬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你是纪委书记嘛,我若是再怀疑你,岂不是侮辱了你的党性原则?”“哈哈哈!”贺援朝很是高兴的笑了三声,道:“要说纪委书记这个职务的由来,我还真得感谢你。”“哦?怎么说?”“没有前阵子的反腐倡廉行动,我怎么会从管委会副主任的位子上提拔为纪委书记?”李逸风不解的看着贺援朝,稍微一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怕是他把自己荣升纪委书记一事,归结为哥们儿在中间使劲的结果上了吧?李逸风赶忙解释道:“贺书记,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能提升一格,是你工作做出了成绩决定的,不是别人在中间使了劲。

”李逸风心说:可不能让贺援朝有了这个误会,不然,今后怎么跟他相处?满脸是嘴也解释不清啊。贺援朝笑了笑,说道:“想不多了不是?呵呵,不提了,李书记,我送你回家还是去别的地方?”说话间,车辆开进了县城,贺援朝问李逸风去向,李逸风犹豫了片刻,说道:“麻烦贺书记把我送到县委招待所吧。”贺援朝笑了笑,没有说话,打了把方向,车子向县委招待所方向开去。他心里清楚,李逸风去县委招待所,肯定是奔着县委书记张文华去的,李逸风能跟自己如实相告,说明他对自己是信任的,如果他想瞒着自己,大可以随便找个地方下车,然后再独自去县委小招,贺援朝对李逸风的坦诚有些激动了,虽然嘴上没说出来,但看向他的眼神透着一股真诚的味道。

破烂面包车不出意外的在县委招待所门前被拦截下来,门卫咧着嘴走了过来,倨傲的眼神四下打量着眼前的破车,李逸风摇下车窗,瞪了一眼牛逼哄哄的门卫,道:“是我。”门卫见副驾驶位置上的李逸风露出了脑袋,立马换上了副讨好的笑容,嬉皮笑脸的说:“哎呀,是李书记啊,我不知道是您,我还以为……”“以为什么?到这里来的能是外人吗?你个小子!赶紧开门。”李逸风被他这番表情气笑了,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砸到他脸上,没好气的说道。 门卫乐呵呵的接住香烟,放到嘴边亲了一口,道:“每次都蹭您的烟抽,把我嘴都养刁了,得嘞,您等着,我给您开门。

”说着,向传达室跑去。栏杆缓缓上升,贺援朝笑着把车开了进去,“李书记,还是你面子大,不然就凭我这破车,想顺利开进来,难度不小。”“什么面子大?都是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不过这些人你还得罪不得,官面上的事情,我不说你不说,可是咱们心里都明白,对不?”李逸风笑道。贺援朝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闫明光早就等候在招待所楼门口,跟他站在一起的,是招待所经理赵化成,李逸风微微一笑,从车上走了下来,贺援朝见文华书记的秘书亲自在楼门前迎接李逸风,心里惊讶,也跟着下了车来。

闫明光笑着走上前来,朝李逸风伸出双手,道:“李书记,书记在屋里等你了。”“闫科,辛苦,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开发区纪委书记贺援朝同志,贺书记,这是闫科。”李逸风自动忽略了等在旁边目光灼灼望着他的赵化成,只给贺援朝介绍了闫明光认识。贺援朝笑着和闫明光握手道:“闫科长你好。”“呵呵,贺书记你好,久闻大名,只是一直无缘相见。”李逸风引荐的人,闫明光自然不敢怠慢,同时他心里也再向,李逸风就是不一般,去了开发区短短一天时间,就和开发区班子里的同志搞得关系如此熟稔,手段不是一般的强悍啊。

闫明光和贺援朝客气的说着些没营养的话,可急坏了旁边的赵化成,他面红耳赤的搓着手,眼珠子盯着鞋尖看,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打个招呼,表情有些木。老赵这段时间老实了很多,原因是什么自不必多言,问题是张书记一直没露出要调整他的意思,这让他更加的寝食难安,真睡不着觉啊,做的梦都是噩梦,半夜惊醒过来,浑身都是冷汗,他也想过跟张书记坦白错误,请求书记的原谅,哪怕被张书记臭骂一顿,然后随便找个地方等待退休,也比这么不上不下的吊着强啊,但张书记就跟没事人一样,死活不开那个口,对他也没啥好脸色,这让赵化成心里像是有十五个吊桶似地,七上八下个没完。

赵化成知道李逸风是文华书记身边的红人,于是就把心思打到了他身上,得知李逸风今天要来,他死磨硬靠的跟在闫明光身边,非要等李逸风来了后跟他见一面,他心说:自个的前程可全在李逸风一句话上面了,能得到他一句准话,豁出这张老脸不要了,就当老娘生我时,压根没把脸皮子带来又如何?这年头,前程比脸重要的多。“李、李书记,呵呵,我是老赵啊,你还记得我不?”赵化成见李逸风闲了下来,凑过来腆着脸说道。PS:好像缓过来了,状态这个东西,真是无语的很,一会有一会没有的,呵呵。

今儿很高兴,偶然从都市周榜上看到了这本书,很兴奋的说,午夜虽然不是个新人,但很丢人的说,上周榜还是头一次,觉得很新鲜啊,还是那句话,无以为报,只能努力写好故事回报大家的支持厚爱,感谢,鞠一躬!另外,谢谢最近打赏的朋友们:亮堂的正午、剑指眉峰、想飛ぐde笨漁、精巧笔、cn2541、秋夜№‰私语,排名不分先后啊,谢谢大家支持,不要脸的说一句,我不嫌钱多了烫手的,多多益善啊嘿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