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人在屋檐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是这家饭店的经理吧?”张文华突然开口问道,语调冷冰冰的,听不出愤怒或是严厉。女人羞愧的抬起头,见问话的是坐在中间位子上的张文华,心里一突,随即明白过来,此人才是三位食客中的老大,又一想,能让何阳陪伴左右的,职务能小得了么?最差也是个县委副书记级别的领导吧?认清了这一点,女人心里恐慌起来,心说:今天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一家伙招来两名县领导,偏偏还让人家遇上这么恶心的事儿,完了完了啊!这事儿解决不好,小店想要继续经营下去,基本上没戏了。

想到这里,女人双腿禁不住痉挛起来,脸色徒然一片涨红,赶忙回答道:“这位领导,我叫岳雅丽,小店是我和我们家那口子开的。”张文华面无表情的点着头,点了支烟,又问道:“那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他指了指跪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景阳明,又看了看躲在李逸风身后的瑟瑟发抖的小姑娘,面容渐渐严肃起来。岳雅丽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又不能不解释两句,想了想,她咬牙道:“这位景公子是我们店里的常客,丽华在店里打工,是我们这儿的服务员,大概是,大概是景公子看上丽华了吧,两人谈恋爱闹着玩儿呢,误会,这是误会。

”她到现在还想着怎么才能两不得罪,又能顺利渡过危机,以免被牵连到,话说的便有些违心了。“对对对,我和丽华在谈对象呢,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景阳明听了岳雅丽的话,一下子来了精神,他猛然抬起头,大声辩解道。“住嘴!我们想的什么你怎么知道?”张文华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呵斥了一声,“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景阳明惊讶地张了张嘴,见张文华铁青着脸,摆出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架势,没敢反驳,又心虚的低下了头。李逸风站在旁边乐了,心说这小子也不是个傻瓜,知道他的作为弄不好连他老爹都给牵连进去,这才想着改口,岂不知张书记早就动了拿你老爹开刀的心思。

李逸风摇了摇头,拉过两把椅子来,让女孩坐下,接着问道:“你叫丽华是吧?”女孩点了点头,李逸风又说:“你不要紧张,这两位都是县里的领导,你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领导们一五一十讲一遍,有委屈,领导会给你解决的。”丽华原本低着的头,缓缓抬了起来,见张文华和何阳都冲自己温和的笑,丽华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李逸风递给她一张纸巾,丽华接住后擦了擦眼泪,说了声谢谢,这才开始讲述事情发生的原委。景阳明晚上带着他两个朋友过来吃饭,点名要丽华给他们服务,原因是前些天景阳明过来时早已盯上了丽华,被洋溢着青春光彩的丽华迷得五迷三道,最近几天来,打着吃饭的幌子时常性的来骚扰丽华,丽华农家出身,今年正好高中毕业,学习成绩不错的她,考上了外地一家大学,趁着暑假期间来饭店打工想挣些学费再去学校报到,却没想到碰上了景阳明这么个混蛋。

她也隐约听其他姐妹说过背景深厚的景阳明无恶不作,经常调戏店里有些姿色的年轻服务员,大家惹不起他,只能忍气吞声,最近几天,也不知道景阳明哪根筋不对了,三番五次的找上自己,点名让自己为他服务,语言上有些放浪丽华还能忍受得了,老板娘说了,这种人自己是得罪不起的,发展到后来,景阳明手上就不规矩起来,今天晚上过来后,更是动手动脚的没个完,天真的丽华哪能忍受的了他如此卑劣的动作,愤怒之下便忍不住说了他两句,景阳明勃然大怒,指使着他那两位狐朋狗友把丽华强行按在椅子上,就撕扯她的衣服,想要对她用强。

丽华惊恐万分,挣扎着也不知道踹了谁一脚,趁着这个当口,她跑了出来,于是有了前面发生的一幕。三人听完丽华的讲述,脸色变的一片黑青,张文华坐在椅子上,愤怒的抽出一支烟,手中的火机打了三下没有打着,气的他嗖地将火机扔到了墙上,李逸风赶忙掏出火机给他点燃了香烟,张文华蹙着眉头猛吸了两口,两道烟雾从鼻孔中缓缓喷出,他猛地抬头,眼神中两道寒光不加掩饰的直射向岳雅丽:“这就是你说的误会?嗯?”岳雅丽禁不住浑身一颤,脸色由红转白,接着,又变成了一副青灰色,她嘴唇哆嗦着,羞愧的不敢抬头看张文华,面对张文华的发问,她无言以对。

肖明宇姗姗来迟,跟在他身后的,是一脸惶恐的景华东,两人走进屋里来,肖明宇见张文华、何阳和李逸风三人坐在餐桌前,旁边还坐着个满脸泪痕、衣衫不整的女孩子,景华东的儿子跪在地上,门前躺着一个,门后面色惨白的站着一个,岳雅丽低垂着头呆在一边不敢说话,地上的酒瓶碎屑崩的随处可见,肖明宇摇了摇头,恭敬地来到张文华身边,道:“书记,我来晚了。”张文华看都不看他一眼,冷哼一声,道:“你带的好队伍!”就这么一句话,肖明宇脊梁后面的冷汗就下来了,站在旁边不知道该说啥,李逸风站起身来,走到肖明宇面前,说道:“肖局,你也别怪书记生气,今天晚上的事情幸亏我们遇上了,不然的话,又是一起恶性事件不可避免的发生。

”肖明宇点了点头,赶忙跟张文华道歉:“对不起书记,是我御下不严,没有掌握好下面同志们的思想状态,放松了对他们思想意识的教育,出了这种恶劣事件,我请求县委给予我严厉处分。”张文华不悦的拍了下桌子:“肖明宇,你甭跟我耍滑头,思想教育工作都要你这个局长亲自来抓,你们公安局的政委是干嘛用的?”“是是是,书记,明天上班后我就召开党委会,明确工作职责,把您的指示传达下去。”肖明宇一迭声的应承道。张文华淡然地看了眼肖明宇,又把眼神转到了景华东身上。

景华东见文华书记凌烈的目光逼视过来,紧咬着嘴唇垂下了头。接到肖明宇电话的时候,只是听他说儿子出了事,却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肖明宇也没跟他说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原因是什么他们俩都清楚,无非就是权利争夺。一进门来,景华东看到了眼前的状况,心里顿时一突,心想又是自己这个好儿子惹出来的是非,惹事都惹到县委书记头上来了,你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啊!看着儿子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那副熊样,他气不打一处来,当时就恨不得揣他两脚出出心头这口恶气。

自己儿子是个什么鸟变的景华东太清楚了,这小子仗着自己的势,平时没少在县里干一些欺男霸女、为非作歹的勾当,自己平日里工作忙,无暇顾及他也就罢了,原以为他自己会收敛一些,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小子越来越放肆,调戏妇女都调戏到县委书记面前来了,当然景华东也有些故意放纵他的意思,不然就凭景阳明一个无业游民,能作到今天这个地步?现在想想,景华东肠子都悔青了,自打进了门他就知道景阳明肯定是为了女人的事情犯到了张文华手里,这小子从小就有这个毛病,见了年轻漂亮的女人就拔不动腿,为此景华东没少给他当灭火器、擦腚纸,无奈这小子就是个狗改不了吃屎的脾气,三番五次的调戏妇女,要不是自己给他兜着,他早就被弄下去劳教几年了。

景华东见文华书记凛冽的目光瞪了过来,心说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护短肯定不行,弄不好儿子没保住,自己这引以为傲的常务副都得被他撸了去,赶紧的承认错误吧先。“张书记,何主任,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管教好这个兔崽子,他才会肆无忌惮的为非作歹,我、我也请求县里给予我严厉处分。”景华东低着头不敢看文华书记,这番话说完,他长出了一口气。同时,景华东心里也在微微叹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有时候,暂时的低头是为了今后腰杆子挺得更直!这件事情必须摆平,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PS:第一章送到,我继续写第二章,预计八点左右就能上传,该铺垫的都铺垫完了,下面会有一连串的高潮上演,请大家继续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