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恶讯,父亲跳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霓虹的灯光在黑夜的城市里面点缀不少的色彩,偌大的城市人流也十分多,高楼大厦林立,犹如城市的守护神,静静的守护着城市。<<>>扩宽的马路是这个城市发展的交通条件,同时许多名牌的轿车,跑车也趁着夜色轰鸣的开出来,想要炫耀一番自己的车子。一辆银色的跑车轰鸣的马达声飞驰而过,穿梭在黑夜的马路上,犹如一天长长的闪电,嗖的一声,身边只剩下一阵风刮过。欧阳凌风开着银色的兰博,犹如御驾狂风,在马路上刮起。

车子里面,喇叭里面放着流行的摇滚歌曲,整个车厢都震动,欧阳凌风晃动着脑袋,叼着一支烟,慢慢用力的踩着油门,享受着视觉带来的刺激。飙车才是欧阳凌风最喜欢,这辆银色的兰博是意大利的进口车,花了欧阳差不多五百万才买到车身,然而其他的手续加起来,七百万就可以解决。兰博本是世界著名的跑车,虽然比不上保时捷,奥斯顿等一系列,可都是以跑车著名的品牌。兰博的那种菱角分明的风格是欧阳凌风最喜欢。今天晚上,欧阳凌风照旧还是约了一帮朋友下场子玩,想起那些身材超级正点,前凸后翘的漂亮妹妹,欧阳凌风更加的有动力,踩油门就更加的用力,银色的兰博再次的发飙,像白虎凶猛的下山,疯狂的在公路上咆哮,开车的人听到这疯狂的叫声都心惊。

银色的兰博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闯进灯红酒绿,人来人往的酒吧街。一间名为“ANDONE”的酒吧,门口泊车十多岁的年轻人,远远就听到银色兰博马达的轰鸣声,眼睛一直注视着街道尽头,只见银色的兰博尾巴一甩,在转角处忽然出现,一眨眼的瞬间,刹车的摩擦声传来,银色的兰博停在酒吧门前。泊车的青年听到声音就意识到欧阳凌风的兰博,脸上笑容堆满,马上迎上去。欧阳凌风是这就把的常客,酒吧里面的人基本上都认识这个公子哥。因为他花钱从来不看多少,也不问,每天都会给侍应小费,出手就过百。

大方的欧阳凌风在酒吧里面是出名的,很多人都抢着去看他的房间,服侍他。欧阳凌风时髦的穿着和发行,从兰博里出来,泊车的年轻人迎了上来,毕恭毕敬:“风少,我帮你把车子放好。”欧阳凌风把车钥匙一甩,笑容满面春风得意:“小强,小心别刮花了,今晚我还要泡妞呢。”今天听说几个好兄弟请来日本的美女过来玩,欧阳凌风当然开心。“知道了,风少。”小强唯唯诺诺的应到,他可不想刮花,这样高级的车子,他卖了底裤也陪不起。可是小强也很兴奋,毕竟这样高级的跑车,可是他梦寐以求,能得带凌风的青睐让他泊车,可不容易。

欧阳凌风刚走进酒吧,酒吧的经历身穿一套黑色西装,见凌风进来,马上恭迎:“风少,今天来早了,我带你去房间。”“来早了?已经十点多了,还算早。”欧阳凌风的心情好,说话也面带微笑。“雷少他们都没有来,所以今天你是第一个。”经理打开VIP房间08号的门,红色的外墙,红色的沙发,红色的地毯,都是一派红色的气氛,令人迷醉。房间很干净,欧阳凌风走进空无一人的房间,心里觉得不妥。因为今天下午开始,他的那帮好兄弟就没有一个人打过电话给他,然而晚上又不见人。

凌风随便的点了几首流行歌曲,声音调大,整个房间都震动。~~~~几首歌下来,凌风时不时的看着手上的表,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怎么今天不同寻常,平常他们很早就来了,就算有事情不来,也应该给一个电话。凌风手上拿着电话,翻来通讯录,想打电话,却犹豫不决。欧阳凌风的心理有种揪着的感觉,仿佛是不好的预感。不管,先打过去问问。凌风正要拨通,手机却传来震动,一看之下,原来是雷天明的电话,也就是他的好兄弟之一。“天明,我已经到了,你不是说有几个日本来的美眉要介绍吗?怎么还不来,我快等不急了。

”凌风调侃到,一阵淫笑的声音。可是雷天明却沉默,他犹豫很久,才鼓起勇气打电话给欧阳凌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雷天明鼓起最大的勇气:“凌风,你这次惹大了,上次你在酒吧打伤的那小子,原来是美达公司的二公子,今天下午他们公司正在狂轰滥炸你爸爸的公司,现在你爸爸的公司已经崩溃破产。”一连串的话说得肯快,甚至连雷天明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可是欧阳凌风起码最主要的信息还是听到,一瞬间,他的脑袋仿佛有个炸弹轰然炸开,变成一片空白。

“美达公司是什么来的?”欧阳凌风脱口而出,这是他本能的反应,已经不受意识的控制。欧阳凌风知道,老爸的公司是花了一生的心血,才有现在的规模,也算略有小成,小有财产。可是在这个大城市里面,算不得什么大公司。前天,欧阳凌风跟往常一样跟一帮好兄弟在酒吧的吧台喝酒,把妹是很正常。凌风看中的正妹,当凌风正在泡着的时候,竟然有一个不识体面的家伙来打扰。凌风趁着酒意,什么都不问就叫人拉他到外面暴打了一顿。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这样被人惹过的凌风火大,下手也重,一不小心就把人送进医院。

“美达公司是全国十强企业之一,排名第六。”雷天明艰难的说,沉重的心不禁替凌风担心,更替自己担心。因为雷天明的父亲也是企业家,可是却没有美达公司名堂响亮。雷天明也怕惹祸上身,毕竟那天他也有份出手。欧阳凌风仿佛遇到惊雷一闪,随着撕裂天空的雷电轰隆响起,脑海彻底的雪白,丝毫没有思考的能力,只是再重复想着“这次惹大了”。平常欧阳凌风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哪里,都是很嚣张,仗着家里有些钱,到处的嚣张。学校里面连老师都怕他,学生更是闻风丧胆。

欧阳凌风可谓是臭名昭著。“我也不可以多说,虾米,熊子他们都不会来了,他们都怕惹祸上身。”雷天明良久没有听到欧阳凌风的声音,也不多说,怕惹祸,挂了电话。欧阳凌风彻底的傻了,只有令人迷醉的音乐在耳边不断的旋转,可是却无心倾听。忽然,欧阳凌风关掉音乐,打开电视,新闻频道。一名漂亮的女主播正在播报一则新闻,甜美的声音抑扬顿挫的语气缓缓道:“晚上九点多,欧阳集团公司总裁欧阳华在公司大楼楼顶十八层跳下,已经身死,据说是不堪破产的重负,心理承受不起压力。

警方正在介入详细调查中。”老爸,老爸!欧阳凌风心里疯狂的呐喊,一个箭步的冲出去,用力的关上门。看着欧阳凌风风风火火的冲出去的侍应,根本没来得及说话,已经不见了身影。欧阳凌风跑到门口,朝着泊车的小强大吼:“拿我的钥匙来。”小强被凌风着一吼,吓得不轻,可是却呆呆的说:“我这就把车开来。”“我说拿我的钥匙来,你耳朵有问题。”欧阳凌风口水喷飞,继续对小强大吼。他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一切的事情其实早就发生,可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老爸跳楼就在一小时前,他也不知道。

小强马上拿出钥匙,欧阳凌风一把抢过来,朝着停车场飞奔而去。恶讯传来,欧阳凌风独自一人承受了连绵不断的恶讯,当天晚上,已经证实了他老爸欧阳华死亡的事实,然而更令他心碎的是,连他老妈也经受不起打击,送院治疗。然而正在欧阳凌风为老爸举行不算盛大的葬礼时,法院强制令下来,由于欧阳集团破产,欧阳华虽然死亡,可是也要承受一定的赔款。法院说的一定的赔款,可对于欧阳凌风来说,简直就是没收了他家里全部的财产,就连他的卡仅剩的十多万也被没收,要来填公司破产那个无底洞。

好在,老妈的卡里面还有几万,那是欧阳凌风现在的全部家产,可是要用来挽救他老妈的生命。直到现在,他老妈依旧在医院的深切治疗室里面躺着,昏迷不醒。今天,是欧阳华的头七!欧阳凌风已经几天没有上课,家产被没收,连居住的地方也没有,只好便宜的租下一间旧旧破烂的房间住下,连家具都没有,三十多平方的房子只有一张床。凌风这样的大款少爷当然很不习惯,可是形势所逼,只好硬着头皮熬下去,这样也可以为他老妈多积攒一些医药费。现在的医院真是坑人,做个普通的检查都要几千。

以前欧阳凌风都不觉得贵,可现在觉得很贵,超级贵。阳光依旧和煦的落在挂着烂窗帘,射过窗前,透进墙壁灰暗的破烂房子。蜘蛛网挂在墙角,硕大的蜘蛛正在编织着它的捕猎网。欧阳凌风似乎已经习惯这个地方,前两天都彻夜未眠,今天却早早起来,因为昨晚睡得很香。早上起来洗了个澡,清水流遍全身,洗刷整晚的霉气。刮掉下颚的胡渣,整个人清爽很多。这几天想了很多,以前那个欧阳凌风,已经不复存在,现在,他要重新来过,一切都靠自己,肩上有母亲的担子。

用力的打开夹紧的门,破烂的木门基本上可以看到里面,锁头也是坏的,可欧阳凌风不在意,现在的他一贫如洗,小偷也不会光顾。“小子,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一名中年肥胖汉子从楼上走下来,手里拧着一瓶啤酒,脸上带有酒后的红晕,张开喷出一股浓浓的酒味。曾经十分喜欢喝酒作乐的欧阳凌风,如今闻到这股酒味,都觉得讨厌。“房东,今天有事,要早点起来。”欧阳凌风也不多说,知道房东每天都打麻将,喝酒通宵,跟他以前的生活很相似,就是那种堕落的生活。

凌风快步走下楼。“装什么啊,欧阳家的公子现在沦落到我们这里,还摆什么公子哥的款,哼。”房东借着酒意大胆的对着远去的欧阳凌风吼叫。近期电视上的热闻就是欧阳集团,城市里面穿得沸沸扬扬,房东也在电视上看到过凌风的一些消息。欧阳凌风假装没有听到,快步的走出,可是心里却揪着。欧阳凌风心底愤恨,以前的他确实是靠着老爸欧阳华,仗着家世显赫,倒装彰显摇摆,每天过得浑浑噩噩,在市区里面确实是恶名昭著。然而从七天前,什么都变了,欧阳凌风的一切都变了。

欧阳华被逼跳楼身亡,老妈听到恶讯,精神崩溃,送进医院,一直昏迷不醒。公司倒闭,法院要求拍卖还债,连欧阳凌风最心爱的跑车银色兰博都被卖掉一切,一夜间全部没有。欧阳凌风在着几天挣扎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他到处惹是生非,简直就是坏事做尽。他身边的人不敢说,一切都是因为欧阳华在后面为他撑腰。连他那些“好兄弟”也只有雷天明那天晚上打过一次电话,之后再也没有联系。其他的更加不用说了。欧阳凌风成了禽流感,朋友都避之不及。我要立志,势要出头!这是欧阳凌风这么多天来,总结的一切。

以前,无论是老爸还是老妈,都对他爱之切,不顾一切的溺爱。在路边买了一束花,欧阳凌风坐上了去墓地的公交车。逼公交的日子,欧阳凌风总算是深刻的体验到普通人的生活,挤得根本无法挪动身体,汽车的汽油味跟乘客的汗味夹杂在一切,变成一种不知名的味道,车厢内清晰可闻。“哎呦,那不是我们的欧阳大少爷,怎么今天那么有空挤公交。”欧阳凌风今天身穿一套黑色便装,戴着墨镜,衣服是唯一不用变卖的物品。然而一名时髦的青年,头发染黄,皮肤黝黑,坐在车尾,翘起脚,极具讽刺口气。

黑子!欧阳凌风眼角瞟了一下他,原来是这一带的流氓小头目,跟欧阳凌风不算熟悉,可却曾经得罪过。欧阳凌风找人教训他一顿,仗着他家里的身世,黑子也只好忍住。现在一切都不同,黑子也知道是报复的时候。当欧阳凌风刚上车他就注意到,就算是当着车上众多人,也敢大声的喊。众人一看黑子就知道他是流氓,在车上大叫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目光却全部都聚集在欧阳凌风的身上,有鄙视,有疑惑,有看好戏,什么样的目光都有。任谁都会愤怒!何况是曾经不可一世的公子哥欧阳凌风。

心底愤怒,却强烈的抑制自己!不能!以后机会大把!欧阳凌风用全部的精神抑制住心情,不断起伏的胸口证明他已经愤怒到极点,眼睛只是看着地面,不言不语。要是以前,早就把黑子打趴下!黑子仿佛得理不饶人,继续热潮冷讽:“欧阳公子,好歹我们也一场相识,怎么叫你都不应,这么大牌。”公车停靠,黑子也站了起来,走到车门,刚好是欧阳凌风站的地方。“我要你偿还我的一切。”黑子裂开嘴,手指着牙齿,露出雪白的牙齿,可是却有一个黑黑的洞,那是少了一个牙齿。

上次欧阳凌风就是打掉黑子一个牙齿,这个仇,埋藏在黑子心中很久,很久!公车再次的开走,黑子下了车,可是欧阳凌风依旧不好受,因为周围的人已经开始对他指指点点。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更加的激起欧阳凌风争强好胜的心理,无论如何,他都要忍住。垂下的手紧紧的掐住大腿,用**的痛来提醒自己。公车上的欧阳凌风仿佛每一秒都像是过了一年,煎熬的在公车上,终于到达终点站,也就是这次欧阳凌风的目的地,公墓!七天前,欧阳华的葬礼,就只有欧阳凌风为他送行。

以前跟欧阳华称兄道弟的人都没来,一个也没有来,葬礼也很简单。如今头七,想必也只有欧阳凌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